•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纵横 (四 下)

    第三章 纵横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第三章纵横(四下)

        一个半月前,二人还都是无拘无束的绿林好汉,此番再度于战场上重逢,却一个成了晋绥军的营长,一个成了八路军的骑兵教头,想想昨日,真有恍如隔世之感?!靖咂分矢隆?br />
        “你刚才”比起感慨世事无常,周黑炭更关心的是赵天龙先前纵马踏阵时采用的战术,斟酌了一下,赔着笑脸请教:“刚才你收拾镇国公时用的招数是跟谁学的,看起來可真过瘾?!?br />
        “我师父?!闭蕴炝α诵?,低声回应,随即将目光转向战场西北侧,那边的白胡子匪帮已经逃得干干净净,然而先前气势汹汹准备给白胡子匪帮拦腰一击的援军,却迟迟沒有赶到,反而声势比先前突然变弱了很多,连战马踏起的烟尘都越來越单薄。

        “这个,也是你师父教的?!敝芎谔恳惨馐兜搅饲榭龅墓钜?,刀尖儿顺着赵天龙的目光方向指了指,再次追问。

        “这是张飞教的?!闭蕴炝乱痪浠?,策马向援兵方向奔去,留在战场上负责断后的鬼子兵已经被消灭干净,扫尾的工作不需要他亲自完成,而那支來历不明的援军,却令他的心脏在胸腔内狂跳个不停。

        “张飞,你师父的汉人名字叫张飞?!敝芎谔亢軟]眼色地跟上來,继续刨根究底。

        “三国演义里头的张飞,当阳桥用疑兵之计吓退曹军那段儿?!闭蕴炝鷽]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用力磕打马镫:“驾?!?br />
        黄骠马知晓主人心意,立刻四蹄撒开,风驰电掣向援军冲去,周黑炭拉了一把沒拉住,皱着眉头,低声嘟囔:“糊弄谁呢?不想告诉我就直说,三国演义谁沒听过??!张飞什么时候使过计谋,?!?br />
        话音刚落,他脑子里突然有灵光一闪,策动坐骑一边追,一边大声喊道:“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张飞在马尾巴后绑树枝那段,然后就是当阳桥上一声大喝,吓得百万曹军不敢过河,哎,你跑那么快干什么,你等等我??!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赵天龙对來自背后的呼唤充耳不闻,此时此刻,他的眼睛里只有那支援军,那支援军队伍正前方领路人,上次别后,本以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再相见,却不料只是短短一个來月,那张熟悉的笑脸就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你,你怎么來了?!毙脑嗵每焓?,男人的嘴巴就会变笨,一边感受着血脉里的炙热,他一边语无伦次地喊道。

        “你能來,我就不能來么?!蔽谄胍短赜移斓呐坛腥怂骨俨呗碛蟻?,笑面如花。

        “我,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闭蕴炝钡昧谑?“我是,我是说,我是,我是,唉!我这”

        “你们在流花河畔打败小鬼子的事情,旗里边早就传开了?!笨凑蕴炝钡寐肥呛?,斯琴主动将坐骑靠过來,跟他肩并肩靠在一起:“老人们都觉得,小鬼子也就那么回事儿,所以就不再瞻前顾后了?!?br />
        “那就好,那就好?!闭蕴炝朗虑槲幢叵袼骨偎档媚茄崴?,感动地伸出手去,将对方左手的无根手指轻轻握在掌心:“他们也是为了保全你父亲的基业,有些话即便说得过头一些,你别跟他们计较?!?br />
        “知道,管好你自己得了,就跟你多聪明似的?!彼骨偾崆岚琢怂谎?,小声数落,内心里终是觉得甜甜的,好像刚刚喝了一大碗蜜水般。

        “嘿嘿,嘿嘿?!闭蕴炝ㄚǖ啬恿思赶潞沽芰艿暮竽陨?,不知道自己还该说什么才好。

        “傻样?!彼骨俪槌鍪种?,笑着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然后抬起头來,从头到脚仔细检视他的每一寸肌肤:“就知道笑,人家大老远带着兵來帮你,也不说声谢谢?!?br />
        “咱俩谁跟谁??!”也不知道是突然开了窍,还是习惯使然,赵天龙终于说出了一句“恰当”的体己话,随即,又慌慌张张地补充:“我是说,我是说,我心里头知道你好,嘴上,嘴上就是不知道怎么,怎么说,才,才合适?!?br />
        “行了,心里知道就行了?!彼骨偬鹆硗庖恢皇?,轻轻擦去他额头上急出來的汗水:“不用说出來,其实,即便你不说,我也知道?!?br />
        赵天龙飞快地收起刀,将斯琴的两只手都握在了自己的掌心处,仿佛一留神,对方就又可能飞走一般:“我,我在游击队里边过得很好,红胡子很重视我!我,我现在是中队长了,还是全队的骑术教头?!?br />
        “知道,我已经听说了?!泵靼渍蕴炝夥跋氡泶锸裁?,斯琴点点头,低声回应,彼此之间身份的巨大差异,一直是旗里那些老古董们反对她“下嫁”的理由,而现在随着赵天龙的努力,这条看不见的鸿沟已经开始变浅,变窄,终究有一天会被两人之中的一个轻轻松松地跨过去,然后手牵着手直到永远。

        感觉着掌心处传來的柔弱与温暖,赵天龙心脏也变得软软的,柔柔的,仿佛里面有一股温泉在流,他无法用语言來描述这种滋味,只是笨拙地将斯琴的手按在自己的左胸口,那种温柔又缓缓穿透他的肋骨,肌肉和皮肤,缓缓渗入斯琴的指尖,然后缓缓淌过对方的手指,胳膊和肋骨,渗入对方的心脏中,与里面的血液融合在一起,流遍身体与灵魂的每一寸空间。

        双胞胎姐妹荷叶与青莲看到了,红着脸退向了一边,顺手推开了几个试图上前跟赵天龙打招呼的小伙子,避免他们大煞风景,不放心赵天龙安全跟过來的几名游击队战士看见了,也笑着拉住了坐骑,目光里充满了幸福的憧憬。

        只有周黑炭,愣愣地站着距离赵天龙与斯琴二人不远处,百无聊赖挥着钢刀乱砍空气:“呼呼,呼呼,呼呼”,砍了半天见二人还是腻起來沒完,重重咳嗽了一声,拨转马头:“嗯哼,龙哥,我就那啥,我就先回去了??!白胡子和小鬼子估计不会这么认输,我得赶紧回去盯着他们?!?br />
        被他拐弯抹角一提醒,赵天龙猛然意识到自己还有任务在身,歉意地冲斯琴笑了笑,放开她的双手:“仗刚刚打完,我得赶紧回去向王队长缴令,你自己多加小心,附近说不定还有白胡子的溃兵?!?br />
        “我跟你一起去见王队长?!备袅苏饷淳貌藕貌蝗菀字匦孪嗑?,斯琴心里充满了对恋人的不舍,反手抓住赵天龙的腕子,紧握不放。

        “轻,轻点儿,有人看着呢?”赵天龙挣了一下,沒敢太用力,低下头來,小声跟斯琴商量。

        “看就看呗,我都不怕,你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弊奂?,斯琴身上小儿女姿态尽去,代之的是一种女中豪杰的霸气。

        赵天龙愈发感到不好意思,低着头,小声提醒:“我现在是中队长,手底下管好多人呢?让他们看见我跟你拉拉扯扯,那多不”

        “是我跟你拉拉扯扯,你想挣脱挣脱不了?!彼骨俨挪辉诤醵嗌偃丝?,只要自己喜欢,就绝不轻易将手松开:“走吧,别废话了,你又不是第一次被我抓着?!?br />
        “嗯?!蔽蘼凼敲娑晕氯崴扑乃骨?,还是霸气外露的斯琴,赵天龙显然都沒什么办法,只好认命地与对方挽着手,并辔返回游击队的阵地。

        战场已经被独立营和游击队打扫干净,确切的说,沒有什么需要打扫,鬼子和白俄匪徒撤得太“果断”,人数又太多,独立营和游击队追之不及,而留在战场上打阻击的十几名小鬼子,根本不可能活着被俘虏,上百匹战马冲起了速度,即便是一头熊也照样踩成肉酱,更何况东洋人一直以矮小著称。

        至于小鬼子和白俄匪徒仓皇撤退时丢下的,自然是两家二一添作五,不过如今的黑狼帮已经变成了正规军,又刚刚抄了黑石寨里的鬼子军营,眼界略微有点儿高,已经不太在乎敌人撤退时沒來得及带走的那些破烂货色,随便挑的几样,剩下的就统统送给了游击队,把个红胡子乐得合不上嘴吧,拱着手向周黑炭谢了又谢,仿佛欠了对方天大人情一般。

        “你大老远跑來帮忙,按道理,该我谢你才对?!敝芎谔孔钍前孀硬还?,见红胡子对自己如此客气,心里头登时觉得好生满足,想了想,大声宣布:“打黑石寨的缴获,我还给你留着一份儿呢?前几天因为怕路上不安全,就沒给你送过去,今天你既然來了,咱们就当面交割了吧,老九,一会儿带几个人去仓库,把红爷应得那份给他送过來?!?br />
        “哎?!崩罾暇糯鹩Φ梅浅M纯?,眼睛却如同进了沙子般向周黑炭眨个不停,扣着该分给游击队的缴获不放,当初是彭专员的主意,如今独立营刚刚与中统局的人交恶,按照常理,无论如何都不该再得罪军统局派到草原上來的专员。

        “彭专员也是这个意思?!备么厦鞯氖焙?,周黑炭绝不装傻,轻轻踢了李老九一脚,笑着补充。

        “是??!既然是两家联手对付日本鬼子,就该互通有无?!迸硌男呛堑亟恿艘痪?,快步上前,将手伸向红胡子:“察北行政公署专员,彭学文,早就听说过王队长威名,今日一见,果不虚传?!?br />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