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纵横 (三 上)

    第三章 纵横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第三章纵横(三上)

        连续大半个月都是在马背上渡过。张松龄早就累得筋疲力尽。闻听红胡子命令自己抓紧时间休息。立刻道了个谢。随便找了间别人搭好的临时帐篷钻了进去。倒头便睡。

        这一觉睡得又香又长。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被外边零星的枪声给炒醒。凭着当年在老二十六路军养成的本能。张松龄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盒子炮。一个轱辘爬起。半个身子已经冲出了帐篷。才猛然看到帐篷里好像还站着其他两个人?;毓?。大声问道:“怎么回事……哪里在打枪。!王队长已经跟蒙奸打起來了么?!?br />
        “赵中队长正率领骑兵试探敌军的虚实?;箾]跟他们短兵相接。王队长见你睡得香。所以才沒让大伙叫醒你?!闭逝衲谄渲幸蝗嗣兄P”?。曾经跟着张松龄一道骚扰过小鬼子的车队。心里头早就对眼前这位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神枪手佩服得五体投地。第一时间更新听张松龄问得焦急。立刻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如竹筒倒豆子般说了出來。

        另外一个人则是军统局的老余??戳苏潘闪湟谎?。撇着嘴说道:“亏你还是打过娘子关战役的呢。居然睡得这么沉。枪已经响了好一阵子了。要是敌人杀上來。你早已经成了俘虏?!?br />
        “嘿嘿。睡迷糊了。睡迷糊了?!闭潘闪湫α诵?。讪讪地解释。自从娘子关下跟老部队失散以來。他还是第一次睡得这样沉。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一般。连噩梦都不会做半个。

        “王队长说了。张队长你今天白天的任务就是睡觉?!奔约旱呐枷癖煌馊吮梢?。郑小宝立刻跳出來替张松龄辩解?!霸偎?。有我爹和赵队长他们在。敌人哪那么容易就杀进营地里头來……”

        “睡梦中被小鬼子偷袭得手的多了。第一时间更新事前个个都信心十足?!崩嫌嗨仕始?。继续对着身边的电台比比划划。

        “你!”郑小宝气得火冒三丈。却又不能对客人过于失礼。瞪圆了眼睛看着老余。胸口上下起伏。

        “余大哥说得也沒错?!闭潘闪浣凶优诓寤匮?。伸手拍了郑小宝一巴掌?!靶」碜拥娜贩浅I朴诎盐栈?。当年在娘子关。沈。沈团长就是因为过于疲惫。沒有防范。被小鬼子占了一个大便宜?!?br />
        他说的是当年八路军团长沈重道白天狠狠教训了小鬼子一顿。夜里却又被小鬼子摸进了指挥部一事。非但郑小宝沒有听说过。军统老余也是第一次听人提起。然而当二人的兴趣都被勾起來之后。张松龄却又突然意识到此刻拿这场战斗当例子并不是非常合适。笑了笑。转回帐篷中。低头去寻找自己睡觉前解下來的另外一把盒子炮以及子弹袋、匕首等零碎物品。

        “王队长。王队长说你刚从外边回來。对很多情况都不了解。让我”见张松龄慢吞吞地收拾起了行装。郑小宝挠了下自己的脑袋。大声说道?!叭梦夜齺砀拍?。无论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都可以安排我去做?!?br />
        “沒啥要帮忙的地方。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闭潘闪涓詹牌鸬锰?。神智多少还有些迷糊。摇了摇头。顺口回应。

        “王队长让我以后都跟着你?!敝P”τ智康髁艘痪?。声音里头带上了几分焦急。

        “跟着我。跟着我干什么……”张松龄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追问。旋即。便想起了自己现在是游击队的新兵总教头。而郑小宝曾经向自己请求拜师学习枪法。做师父的赖在被窝里头不肯起床。做徒弟的当然不能把师父一个人丢下独自跑到前边去看热闹。

        “你到前边给赵队长助威去吧?!毕朊靼琢酥P”ψ偶钡脑?。张松龄笑着吩咐?!傲鸥远映ぱ耙幌略趺粗富悠锉??!?br />
        “哎?!敝P”Υ鹩σ簧?。掉头就跑。刚冲出了十几步。却又将身体猛然刹住。转过脸。期期艾艾地问道?!澳?。您不过去。过去给赵队长助威么……”

        “我收拾一下。马上就去?!闭潘闪湫ψ呕踊邮?。示意郑小宝不必等自己。然后将自己浑身上下又检查了一遍。笑着向老余发出邀请?!澳阋黄鹑タ慈饶置??;故窃谡饫锪碛腥挝瘛?br />
        “已经跟城里头联络过了。暂时沒什么新任务!”來自军统局的老余伸了个懒腰。跟在张松龄身后往帐篷外边走?!安还前偈斯婺5恼蕉?。能有什么看头……你又不是第一次上战场……”

        话虽然说得冷淡。他还是跟在张松龄背后一道走向了山坡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隔着老远。就看见赵天龙骑着黄骠马。拎着一个铁皮卷成的喇叭。在两军之间的地段冲着敌人大声咆哮?!扒狗ǘ际鞘δ锝痰拿?。打了这么半天连老子的寒毛都沒擦到??旃龌丶胰シ叛蛉グ?。就这准头还出來混?;共还欢讼盅鄣哪??!?br />
        如此嚣张的举动。令镇国公麾下的一众蒙奸们怒不可遏。纷纷端平了步枪、骑枪。冲着黄骠马不断扣动扳机。

        只可惜他们的枪法准头有限。而赵天龙的又刻意跟他们保持在四百米直线距离之外。呼啸飞來的子弹只是在黄骠马的身前身后的草地上打出一道道青烟。却根本奈何不了赵天龙分毫。

        见到蒙奸们的表现如此差劲。在游击队阵前呈疏松队列慢慢移动的一众骑兵们也纷纷扯开嗓子。大声挑衅?!拔?。对面的伙计。你到底会不会放枪啊。不会就别浪费子弹了。把枪拿过來。老子好好指点指点你。第一时间更新”

        “喂。枪法是跟师娘学的吧。别出來丢人了。赶紧回家放羊去吧。马上就要下雪了?!?br />
        “喂。早晨沒吃饭么。连枪都拿不稳”

        嚣张的呐喊声伴着凌乱的枪声。在黑石寨城下此起彼伏。城头上观战的周黑炭部听得热闹。很快也扯开嗓子加入了进來?!拔?。爷们儿。水平忒次了些吧。就这两下子还出來现呢。早点滚回家抱孩子去吧?!?br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焙逍ι映悄谙斓匠峭?。连绵不绝。

        “乌合之众?!本尘值睦嫌嗍巧偈父隽成蠜]有笑意的人之一。撇了撇嘴。低声点评?!罢饽睦锸谴蛘?。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要是放在关内”

        “这边和关内的情况不一样?!闭潘闪溆械闶懿涣舜巳说陌谅?。第一时间更新低声打断。对于经历过大兵团会战的他來说。眼前的这种战斗方式。的确有些象小孩子过家家。交战双方的举动都太儿戏了些。包括在敌军面前卖弄骑术的入云龙。

        但是。草原上的实际情况与关内有着巨大差别。无论从双方的兵力投入角度还是从后勤供应角度。草原上都支撑不起关内那种动辄十万人以上的大规?;嵴?。而交战双方的武器配备标准。也远不能跟关内双方的正规部队同日而语。

        换句话说。关外的小鬼子和蒙奸队伍跟关内的小鬼子、皇协军相比。只能算三流中的三流。而游击队们眼下的情况。也谈不上兵强马壮。敌我双方是下驷对下驷。倒也旗鼓相当。无论使出多么离奇的招数。都算是量力而行。沒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更不必抱着一幅兵法大家的模样冷嘲热讽。

        “倒也是?!痹谡潘闪湔饫锱隽烁鋈矶ぷ?。第一时间更新老余的态度稍微放端正了些。收起脸上的傲然神色。定睛细看。只见赵天龙拎着铁皮喇叭在蒙奸队伍正前方兜了两个圈子。突然丢下铁皮喇叭。一人一骑由横转纵。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直奔七窍生烟的镇国公而去。

        “杀?!逼渌该锉庇昧辛艘幌侣矶亲?。跟在赵天龙背后。组成一个稀疏的刀锋型队伍。狠狠地捅向了蒙奸队伍正中央。

        “乒、乒、乒?!闭蚬庀碌拿杉槊蔷诺乜?。却依旧效果聊聊。赵天龙等人冲得太快太急。而蒙奸们一个多月前才被赵天龙和周黑炭两个联手教训了一回。心有余悸。根本沒胆量仔细盯着黄骠马背上的人看。更甭提端稳了枪支从容瞄准。

        转眼间。赵天龙和他麾下的骑兵们就冲出了一百多米。并且还在不断继续加速。而对面的大多数蒙古私兵们却在慌乱中打空了枪里头的子弹。根本來不及重新装填。拉着战马的缰绳。不断向队伍的两翼挤。唯恐被已经冲起了速度的入云龙迎头撞上。成为对方的刀下之鬼。

        “机枪?;?。给我拦住他。拦住他们!”镇国公保力格也吓得冷汗直冒。扯开嗓子。大声命令机枪手赶紧开火阻截。

        “哒哒哒。哒哒哒”蒙奸队伍前的两名轻机枪手扣动扳机。冲着赵天龙等人射出成串的子弹。一名游击队员被子弹击中。胸口处冒出数点血花。其他游击队员则和赵天龙一样迅速來了个镫里藏身。凭借娴熟的骑术增加敌军机枪手的瞄准难度。令对方无法继续扩大战果。

        又有两匹战马中弹。悲鸣着双膝跪倒。将自己的主人摔出老远。镇国公保力格麾下的蒙奸们哈哈大笑。冲着受伤的游击队员指指点点。他们的得意只持续了不到五秒钟。很快。游击队中的马克沁与拐把子就都咆哮了起來?!暗钡钡?。当当当。当当当”。几个精确地点射。将蒙奸队伍前的轻击枪手们统统送上了西天。(注1)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刚刚更换过的枪管的马克沁喷吐出长长的火舌。舔进蒙奸的队伍。保力格和他麾下的蒙奸们登时就被打懵了。丢下十几具尸体。抱头鼠窜。

        旁边掠阵的藤田纯二见状。赶紧组织火力支援。奈何刚刚经历了一场大败。他手中只剩下了三挺轻机枪。无论从火力密度?;故谴踊股涑谭矫?。都远不及游击队的马克沁和拐把子组合。才刚刚打了两个弹夹。就被压得再也打不出持续节奏。连带着队伍中小鬼子们也遭受了池鱼之殃。被马克沁接二连三地扫下坐骑。躺在血泊中大声哀鸣。

        “给白胡子发信号。请他火速支援保力格?!碧偬锎慷涝诔晌砜饲叩哪勘曛疤铝俗?。趴在地上大声叫嚷。

        几颗信号弹飞上天空?;鲆坏赖拦钜斓暮奂?。藤田纯二许下重金礼聘而來的白俄匪军按照双方约定。携带着轻重武器。迅速向战场左翼移动?;箾]等他们移动到位。两声凄厉的尖啸突然从小山坡上响起。紧跟着。就是两声剧烈的爆炸?!昂??!薄昂??!?br />
        尘烟滚滚。血肉横飞。跑得最快的数名白匪被迫击炮弹直接送上了天。变成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大炮。红胡子有大炮?!奔嗍豆愕陌锥矸送矫抢魃?。再也不敢继续向保力格部靠拢。乱纷纷朝來路退去。

        “嗖?!薄班??!庇质橇缴植赖募庑?。炮弹以肉眼可见的轨迹砸进白俄匪徒队伍中。带起更多的尸骸。

        九七式步兵炮优秀的射程和巨大的威力。在红胡子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挨了当头炮的白俄匪徒们顾不上再管蒙奸和日本人的死活。纷纷跳下坐骑。原地卧倒。

        就在他们乱成一锅粥的时候。赵天龙带着一个排的游击队员已经冲进了蒙奸队伍内。手中钢刀借着马速奋力一抽。便抽起数颗血淋淋的头颅。

        “啊……”未被砍中的蒙古伪军被迫应战。奈何胆气已丧。队形又混乱不堪。被陆续冲过來的游击队队员们一个接一个砍落坐骑。人仰马翻。

        “别恋战。跟上。跟上?!闭蕴炝执颖澈罂乘酪幻晒盼本?。扯开嗓子大声命令。为了避免成为机枪的靶子。在发起冲锋时。他与麾下战士们尽可能地保持了疏散队形。这种古老的骑兵攻击队形可以有效地降低敌军机枪的准度。却同时也极大影响了自身的攻击力。在摆脱了机枪的威胁后。第一时间便需要做出调整。

        “跟上赵队长。跟上赵队长?!逼锉前凑掌剿氐难盗芬?。纷纷放弃追杀对手。果断向赵天龙靠拢。虽然动作略显生疏。却绝不拖泥带水。很快。他们的战马就汇聚在了一起。以黄骠马为核心。聚合成了一堵高速移动的刀墙。所过之处。当者四分五裂。(注2)

        注1:拐把子。二战期间日制重机枪。因为形状怪异。被称为拐把子。与歪把子轻机枪一道。被鬼子和中国游击队大量使用。

        注2:墙式冲锋队列是在近代骑兵冲锋中所采用的普遍战术。然而随着机枪的出现。墙式冲锋便不再适合战场。轻骑兵的冲锋再度退回十七世纪前的分散队形。移动中队形变换组合。也成为骑兵作战的重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