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九 上)

    第二章 磨剑 (九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九上)

        “蠢货!”看到猎物从空中打这旋落下,彭学文立刻就不着急了。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塞进嘴里,点着了火,一边吐着眼圈一边慢条斯理往现场踱。

        “好——啊!”当他踱出了七、八步后,喝彩声终于响了起來。起初是发自最先从震惊中清醒过來的少数几个人之口,随后是所有亲眼目睹了猎物落地的马贼。山崩海啸,如醉如痴。

        玩枪的人都知道一句行话,,打静不如打动,打地不如打天。能在百米内枪枪命中靶子的优秀射手,未必能击中五十米位置上的移动目标。能打中地面上移动目标的人,未必能打得中天上的飞盘和野鸟。特别是大雁、野鹤和天鹅这三种警惕性强且飞行速度极快的鸟类,要么飞得高出步枪有效的射程之外,要么从人头顶上一掠而过。枪法沒连到家的人连瞄准都來不及,更甭提一枪一只,弹无虚发了!

        在震耳欲聋的喝彩声中,张松龄笑呵呵地四下拱手,“献丑了,献丑了。这群大雁往南飞得太晚,个个又冷又饿,飞得实在太低了些。所以才被我侥幸蒙中了两只。若是换上一群正常的,十有七八要放空枪!”

        “张爷这话就不实在了!您的枪法,我们以前又不是沒见识过!”马贼们都是粗豪汉子,心里头沒太多弯弯绕。听张松龄说得客气,七嘴八舌地反驳。

        “对啊。您老这算瞎蒙的,那我们开枪时算什么???放炮仗吓唬人玩呢吧!”

        “是啊,过分谦虚就是埋汰人!大伙都是一起在沙场上打过滚的,您跟我们还谦虚个什么劲儿??!”

        “……”

        他们只顾自己说得痛快,却沒考虑到新來的那几位第二百一十一旅联络官的感受。先前要求张松龄表演枪法的话头,就是这几位联络官挑起來的。本以为,可以当着众马贼的面儿煞一煞小黑胖子的威风,以便进行下一步动作。谁料非但图谋沒有得逞,反而令小黑胖子的声望更上了一个台阶。

        小黑胖子在马贼中的影响力越高,隐藏在联络官中的某两位所担负的任务越难完成。如果仅仅是为了收拢百十号马贼为自己所用,根本沒有必要劳动他们两个这种级别的“大人物”出手,中统总局也沒有必要为此欠下孙兰峰那么大的一个人情。

        然而心里头再不舒服,该说的场面话还得说到位。否则,非但会引起小胖子的反感,有可能还会被众马贼们鄙夷。想到这一层,先前带头挤兑张松龄表演枪法的一名中尉军官拱了拱手,大声说道:“弟兄们讲得对!张兄弟的确太谦虚了。穆某这辈子见过的神枪手中,你即便不排在第一位,也肯定在前五名之内。真是令穆某佩服,佩服!”

        “是啊,是??!”先前打着要跟张松龄较量一番的其他几名真正的联络员,也纷纷开口称赞?!敖裉煳颐羌父隹伤闶钦婵搜哿?!我们旅也有不少神枪手,但是象你这样抬手就打,并且弹无虚发的,真的是凤毛麟角!”

        昨晚从彭学文口中,张松龄已经知道这几个人的大致來历,既不想跟他们直接起冲突,也不想他们交往太深。笑了笑,非??推鼗赜?,“雕虫小技,入不了方家法眼。倒是几位刚才指点大伙枪法时说的那几句话,让张某听了之后很有耳目一新之感!”

        “那都是我们在战场上总结出來的!”真正的军人都比较坦率,听张松龄夸赞自己练兵得法,立刻带着几分炫耀补充。

        “怪不得如此简单实用!”张松龄笑着点点头,顺口又夸赞了一句。

        有道是花花轿子人抬人,见张松龄对自己赞赏有加,几个真正的军人对他的好感也立刻大增,走上前,带着几分请求的口吻说道:“说得再好,也不如亲手做个示范來得实在。我们几个打固定的死靶子还凑合,真的打活靶子,可是照你差得远了。有什么秘诀沒有,如果有的话,不妨指点弟兄们一二。以后跟小鬼子交上手,弟兄们也能多打死几个!”

        “哪有什么秘诀??!”张松龄笑了笑,很坦诚地回应,“我的枪法先是在二十六路特务团跟老兵们学的,随后又跟在山里的老猎户身后练了小半年。所有要领,都跟你们刚才说得差不多!有些地方,甚至还沒你们刚才说得明白呢!”

        “可我们打不了你这么准!”几个军人对张松龄很有好感,真心实意向他求教。

        “是啊,张爷,你就教我们几招吧!我们晚上请你喝酒便是!”周围的马贼们也纷纷开口,请求张松龄指点一二。

        大伙先前用的枪支又老又破,所以打得不太准,也不觉得有什么丢人。反正队伍里有几个枪法一流的炮手在关键时刻能压住阵脚就行了,其他人手中的枪只做个壮声势用而已。真正解决问題的,通?;故强渴种械拇蟮?。但是现在,黑狼帮的弟兄几乎人手一杆三八大盖儿,再把打不准目标的过错推到枪支质量上,就有些太不要脸皮了。所以必须好好跟行家讨教一二,以免被江湖同行们看了笑话。

        “有什么招,基本道理都一样,其他全靠个人领悟和子弹堆!”张松龄被大伙缠得沒办法,只好实话实说,“我从第一次摸枪那天开始算起,至少已经打光了上万发子弹。你们大伙如果有同样的条件,估计一个个都早成了神枪手了。哪用得到我來指手画脚?!”

        “??!”这回,马贼们都不说话了。上万发子弹?那得多少现大洋來买??!甭说大当家周黑炭不肯由着大伙的性子糟蹋钱,即便他肯糟蹋,四下里全是鬼子的地盘,大伙又从哪里能找到足够的货源?!

        “不然,即便有足够的子弹,也得有足够的耐性才行!”几个真正的军人心里,则是完全另外一种想法。北路军的物资补给也非常拮据,但是如果真的花上万发子弹就能培养出一名神枪手的话,傅作义长官想必也不会吝啬。然而射击这事情,对于刚刚摸到枪的新手才算一种乐趣。对于天天对着靶子瞄來瞄去的老兵们而言,几乎就是一种折磨。除了少数意志坚定者外,大多数人在枪法达到一定水平后,便不愿意再继续坚持枯燥的练习。哪怕是敞开了给他供应子弹,他也提不起太多的兴趣。

        “精彩,精彩!听明白人说几句话,胜读一车书!”见张松龄与一二一旅的军官们越聊越投机,姓穆的中尉鼓了几下掌,大声插嘴?!拔以瓉砘咕醯谜饩浠八档每湔?,今天听了几位兄弟关于枪法探讨,才知道前人诚不我欺!”

        说罢,拿着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张松龄。只待他接了自己的茬,便要近一步攀交情。谁料还沒等张松龄开口,身背后突然传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那是,跟蠢货说几句话,得折三个月的寿。我原來还觉得这句话说得夸张,今天看起來,却是一点儿都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