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七 下)

    第二章 磨剑 (七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七下)

        这话,问得可是有些居心叵测了。然而张松龄既然事先已经有了警觉,回答起來就不怎么耗费力气了。笑了笑,淡然回应:“游击队不比正规军,沒有什么军衔一说。不过我加入游击队,也不是冲着升官发财去的!所以安排不安排官职也无所谓!只要能痛痛快快打鬼子就行!”

        “老弟这话,我可不敢苟同!”周黑炭摇摇头,大声反驳,“国难当头,我辈男儿自然该扛枪杀敌??烧夤γ?,也不能过于含糊。要不然,在前线舍死忘生的都得不到好报,躲在后边花天酒地的反而高官厚禄,这世界还有什么意思?!底下的弟兄跟着你,也看不到任何奔头!彭专员,你说是这个理儿吧?!”

        既然在酒桌上跟张松龄讨论这些问題,周黑炭事先肯定下了一番功夫。只是他做政客的天分实在差劲了些吗,花了好大心思才准备好的话经嘴里说出來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张松龄听了之后,本能地就侧过头去看彭学文,却看见后者端着个白瓷酒盅正在慢慢的欣赏,仿佛那是什么名贵古董般,目光片刻不肯稍移。

        “原來不是彭学文给他出的主意!”一瞬间,张松龄就得出了结论,心态立刻就轻松了不少。对于彭学文这个大舅哥,他一直有些忌惮。首先,双方在权谋手段方面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彭学文随便动动脑子,就足够他晕头转向好几天。其次,彭薇薇在他心里头始终占据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让他在潜意识里就不想跟彭学文起任何冲突。

        张松龄这边念着香火之情,彭学文有何尝不是如此?!否则,他就不会明知道张松龄已经铁了心要跟着**人走,还冒着断送自家性命和前程的危险跑回來帮忙!更不会在刚才遇到张松龄的第一时间,就故意恶声恶气地嘲讽对方,提醒对方情况可能不妙了。

        他们两个都闭着嘴巴不肯接茬,周黑炭这个做主人就感觉有些尴尬了。皱了下眉头,将声音提高了数分继续说道:“你们都是读书人,我知道我这些话听起來有点俗!可即便不考虑建功立业,位置走得高一些,也更有利于收拾小鬼子不是?咱就拿张老弟來说,学问和本事都是一等一。甭说当个连长、团长,就是当个师长,军长,也绰绰有余。至少,你比政府军里头那些王八蛋强,不会拿手下的弟兄不当人看,也不会还沒见到日本人的影子呢就望风而逃!而留在洪爷那里,这辈子充其量就是个游击队长了,哪里还有机会带着几万弟兄直捣黄龙!”

        这话真不是你教的?张松龄愣了愣,再度将目光转向了彭学文。后者这回沒有继续研究手里的酒杯,抬起头,笑嘻嘻地说道:“周兄弟的话的确有点儿道理!至少我认为,你需要再考虑考虑自己的选择。反正该还的人情你已经还清楚了,现在离开,也沒有人能说出什么來!”

        “这个,我还真沒想过!”张松龄耸耸肩,似笑非笑?!爸痪醯酶醵映ざ云⑵?,无论一起干什么事情心里头都痛快。也许我就是这么一个胸无大志的人吧,让诸位见笑了,见笑了!”

        沒想到自己费了半天唇舌,就得到这么一句答案。周黑炭被张松龄油盐不进的态度弄得好生窝火,又皱了下眉头,干脆直奔主題,“以前呢,我这黑狼帮庙小,即便想请你这尊大佛來,也拉不下那个脸??上衷?,我们黑狼帮也算闯出了一点名堂了。张老弟与其跟着红胡子,不如到我们这边來。想坐哪张椅子,你自己随便挑。即使想当黑狼帮的大掌柜,我也可以立刻让贤!怎么样?如果你觉得我的建议可以考虑的话,咱们哥俩就再走一个!”

        说着话,端起满满的一盏白酒,直接举到了张松龄眼前。张松龄当然不能举杯跟他相碰,笑了笑,站起身來拱手,“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不能再喝了。为了及时给你报警,我骑着马跑了整整两天一夜,这会儿浑身上下都提不起半点儿力气!再喝下去,肯定得直接往桌子底下钻了!”

        “张胖子!”周黑炭端着酒杯无法往回收,两只铜铃大眼里头立刻开始冒火,“你到底拿沒拿我当朋友?红胡子救过你的命,难道我黑胡子就坑过你?!他手中不过百十号弟兄,两三挺机枪。我这边现在光歪把子就不下十挺!论实力,论名头,哪里比不上他了!你就真的连半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我今天可是特地跑來向你示警的?周兄——!”张松龄笑了笑,拖长的声音回应?!熬让髂阆朐趺椿?,可以画出个道道來!我张某人只要能做得到,绝不推辞就是!可眼下强敌压境,你还光顾跟我说这些,是不是目光太短浅了些!”

        “嗯!”周黑炭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來,仿佛有人在肚子里放了一把火,“这么说,你就是不打算给我面子了?”

        凭心而论,他也不想动手挖红胡子的墙角。然而张松龄的一身本领和其本人的离奇背景,对黑狼帮今后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周黑炭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以便将此人收在麾下。哪怕为此与红胡子翻脸,也在所不惜。

        张松龄虽然性子绵软,自己认准的道路却是要一直走到黑。听周黑炭用上了威胁语气,也开始大声冷笑,“面子这东西,都是自己给自己挣出來的。张某大老远跑來向你示警,怎么着也算是你们黑狼帮的客人吧!莫非周兄今天,还打算摔杯为号不成?!”

        闻听此言,周围的黑狼帮头目们都坐不住了,纷纷站起來大声抗议,“张兄弟这是什么话!我家大掌柜是诚心想交你这个朋友,才希望你能留下一起打江山!”

        “姓张的你别埋汰人!不想答应直接走就是,我就不信了,离开了张屠夫,还真得吃带毛猪了!”

        “拿下你还用摔杯子,老子一只手,就让你竖着尽量横着出去!”

        “……”

        “你们这些人,怎么不知道好歹!”见张松龄受到了围攻,跟随他一道前來送信并奉命?;に踩男∽抟踩涛蘅扇?,腾地一下站起身,双手按在了腰间的枪柄。

        眼看着双方就要当场翻脸,彭学文用力咳嗽了一声,举着酒杯站了起來。先与周黑炭手中的酒杯碰了碰,然后大笑着说道:“怎么了,怎么了!不就是一杯酒么,哪有这么多说道??!张胖子跑累了喝不下去,我替他喝了就是!來,周兄弟,彭某先干为敬了!”

        说罢,扬起头,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无弹窗小说网)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