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七 上)

    第二章 磨剑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七上)

        担心周黑炭的安危,张松龄吃过午饭,立刻就与红胡子的警卫员小邹结伴下了山。沿途不停地换马,只花了一天半时间,就赶到黑石寨县城。

        城门口当值的黑狼帮九当家李老九是他的旧识,看清楚來的是张松龄,赶紧打开城门将其接了进來。一边上前领着他往城里边走,一边笑呵呵地说道:“张爷來的可真是时候,我们家大掌柜今天早晨时还念叨您來呢!说是您不露面儿,就把留给您的那份转送别人了?!”

        “留我那份?留我那份什么?”张松龄愣了愣,有些诧异地追问。

        黑狼帮九当家李老九的眼睛转了转,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几分:“当然是合伙做买卖的分红了!我们家大掌柜说了,这回能掏了小鬼子的老窝,除了我们黑狼帮之外,功劳就得数您的大。所以该分给您的那份彩头,绝对不会比任何人少!”。

        “他不知道我已经投了红胡子么?”张松龄又愣了愣,有些猜不透周黑炭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按常理,从接到自己托人送给他的求援信的那一刻,周黑炭就应该明白自己已经选择了喇嘛沟游击队。计算战利品分配时,当然也应该把自己那份算在游击队应得的部分之内!怎么还特地单独分割了开來?!

        “这个?!”李老九犹豫了一下,目光开始闪烁,“这个,我们家大掌柜还真沒跟我提起过。也许他以为您这次去喇嘛沟,只是为了还红爷一个人情吧!我不太清楚,见了面儿您自己问他吧!反正给您的战利品,都在仓库里存着呢。沒有我家大掌柜的手令,谁也不能动!”

        “这周黑子!”张松龄苦笑着耸肩。李老九肯定说得不是实话,但他也沒必要跟对方较真儿。毕竟李老九只是黑狼帮的一个大头目,不是离间计的真正主谋。

        “这边!走这边稍微近一些!”李老九已经探明了张松龄的态度,也不愿在此事上过多浪费时间,借着给对方指路的机会,主动岔开话題?!澳醋耪饴繁叩穆蚵?,原來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只要跟日本人沒关系的,我们都做到了秋毫无犯!”

        “嗯!”张松龄点点头,笑呵呵地四下张望。已经临近日落,但沿街的店铺都沒有打烊。掌柜的和大小伙计们枯坐在空荡荡的柜台后,对着同样空荡荡的铺面发呆。听到李老九的说话声从外边传了进來,立刻如同被蜜蜂蜇了一般跳到了门口,强堆着笑脸大声朝外边招呼,“这位老客,您又來了。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我立刻给您拿!我们家是经营了三代的老字号,保证价钱公道!”

        “老客,老客,不妨进來看看。新到的洋货,物美价廉哪!”

        “进來坐坐,进來坐坐。本店专营南货,都是一等一……”

        招呼的声音虽然热情,目光却无论如何不敢与李老九等人想接。张松龄一看这阵仗,就猜到掌柜和伙计们的热情全是装出來。点点头,笑呵呵地跟李老九说道:“我早听人说过,你们黑狼帮是伙替天行道的好汉。今天一见,传言果然不是瞎话!不过我今天过來找你们大当家,是有一件要紧事要通知他。咱们就别在路上耽误功夫了,改天有了时间,再麻烦你领着我好好逛逛!”

        “不麻烦,不麻烦!”李老九赶紧加快脚步,一边走,一边大声回应,“张爷您看得上我,是我的荣幸。大掌柜就住在城内的兵营里,穿过这条街,再拐个弯就到!”

        掌柜和伙计们正提心吊胆的唯恐李老九找茬,猛然听他一口一个张爷叫的谦卑,忍不住偷偷地抬起头,朝马背上观望,“这小伙子是谁,居然能让李狗子给他牵马?!难道是哪家寨子的大当家?不像啊,他顶多二十岁出头,怎么可能爬到大当家位置!除非他象周黑子那样,子承父业!可这方圆五百里地,也沒听说哪个大土匪头子姓张?!”

        正困惑间,耳畔突然听到一阵锣鼓声响。再扭头看,只见一波黑狼帮的马贼敲锣打鼓地迎了过來,为首的壮汉正是大当家周黑炭,远远地就冲马背上的人张开了双臂:“好兄弟,你终于來了!我这些日子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你!”

        “周兄这是哪里话,我刚去了一趟老疤瘌那边,随后就急火火地过來找你了!”张松龄立刻跳下了坐骑,远远地迎了上去,一边说着客套话,一边伸手在周黑炭的后背上重重拍了几下。

        周黑炭被他拍得直皱眉头,赶紧向后退了两步,双手拉着他的手用力摇晃,“找老疤瘌?你受伤了?!严重么,要不要我再找大夫帮你看看?!我这边活捉了个日本郎中,人虽然长得歪瓜裂枣了些,手底下的医术却还过得去!”

        “一点小伤,已经不妨事了!”张松龄笑着摇头,然后迅速将目光转向跟在周黑炭身边的彭学文,“你呢?沒受什么伤吧!说实话,我真沒想到你居然也返了回來??!”

        “不想那么早就给你收尸罢了!”彭学文瞪了他一眼,冷笑着回应,“同时也想让你知道知道,这世界上不止你一个人有勇气跟小鬼子拼命!”

        好歹对方刚刚帮过自己大忙,张松龄倒也不与他争口舌上的风头,笑了笑,非??推厮档溃骸澳銢]受伤就好!这次多亏了你帮忙!大恩不言谢,以后如果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尽管派给我捎个信。只要能做得到,我绝对不推辞就是!”

        “包括让你跟我一起回南边么?”彭学文看了他一眼,继续冷笑。

        “我已经加入了游击队!”张松龄摇摇头,很认真地回答?!敖裉焓欠畲蠖映ね鹾?,也就是大伙口中的红胡子之命,前來给二位送个口信。如果二位觉得有必要听一听的话,咱们最好进去说!”

        “这么快?!”彭学文的眉头迅速皱成了川字,眼睛里头的失望之色清晰可见,“他们不在乎你曾经当过二十六路的连长?!也是,一群土鳖关起们來称大王,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会打仗的投奔过去,还不赶紧当作宝贝给供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