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六 下)

    第二章 磨剑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六下)

        “那就先去吃饭。老吕,老郑,你们两个负责陪客人,一定要让疤瘌叔喝好了!”红胡子笑了笑,继续吩咐。

        副大队长吕风立刻站起來,礼貌地向老疤瘌发出邀请。后者却不愿意立刻动身去赴宴,盯着红胡子,小心翼翼地继续追问,“红,红队长,我,我这算不算,算不算是有,有立功表现?!”

        “立功表现?!”红胡子被老疤瘌的问題弄得一愣,迟疑着反问。当看到对方眼睛里深深的惶恐,立刻明白了这个问題的由來。笑了笑,大声回应,“当然算!除了你之外,还沒有人主动向我们提供过如此重要的消息呢!等下次上边有交通员过來,我会把你的功劳报新成立的八路军晋南分区,他们会决定具体给你什么嘉奖!”

        “谢谢红队,谢谢红队!”老疤瘌连声道谢,仿佛自己刚刚欠下了红胡子莫大人情一般?!敖苯?,我,我就不要了。我,我只想,只想为,为咱们游击队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

        听他说得如此大公无私,红胡子忍不住哑然失笑,摇摇头,大声补充道:“你尽管放心好了。即便你沒主动为我们提供任何消息,只要肯來喇嘛沟替战士们诊治,就是我们游击队的客人。我们游击队虽然打的是**的旗帜,却也不会不遵守草原上的规矩,向自己请來的贵客下黑手!”

        所谓草原规矩,指的是草原部落对客人的?;ぶ?。无论客人以往跟自己是否有过节,只要他是被主人邀请而來,主人就有义务保证他在做客期间的人身安全,无论如何都不能动手加害。(注1)

        红胡子此时提及草原规矩,对老疤瘌來说,比任何承诺都有效果。当即,一直悬在老疤瘌嗓子眼里的石头轰然落肚。深深向红胡子鞠了个躬,他高高兴兴地随副大队长吕风走了。路过赵天龙身边,还不忘了将下巴很用力地翘一翘,以示挑衅。

        赵天龙当然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摇摇头,一笑了之。待其他骨干们都离开后,才走到红胡子身边,低声建议,“周黑炭最近有些事情做得的确不厚道,但……”

        “无论如何咱们都得先把日本人和白胡子勾结起來准备对方他的消息送过去,让他好及早做出应变准备!”即便赵天龙不提,红胡子也不会坐视黑狼帮被白胡子和日本鬼子联手剿灭。点点头,低声回应。

        “不过…….”语风一转,他又将目光看向张松龄,“眼下黑石寨里边除了周黑子的队伍之外,还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据咱们在城里的内线送回來的情报,周黑子能一击得手,这几位居功至伟。我现在弄不清楚他们对咱们的态度,所以不敢保证咱们的提醒会不会起到作用!”

        “领头的人也是我的朋友!”张松龄想都不想,主动解释,“我们在一年半之前,曾经结伴去北平投军。半路上遇到汉奸的偷袭,才互相失散了。沒想到上个月在斯琴那边,彼此还能再遇上。随后在……”

        用尽量精炼的语言,他将自己与彭学文等人之间的关系,以及重逢后发生的事情向红胡子陈述了一遍。末了还不忘重点强调一句,“这回能及早发现小鬼子的化学武器,全是彭雪文他们的功劳。我在老二十六路时,根本沒见过那东西!”

        “噢!”与自己所掌握到的情况两厢比较,红胡子知道张松龄对自己非常坦诚。略做沉吟,也决定开诚布公,“据我所知,你那朋友所在的军统组织,对我们八路军可不是很友好。明知道小鬼子准备拿化学武器对付我们,他居然还肯赶回來给小鬼子來一招围魏救赵,真的…….!”

        使劲儿咬着自己牙花子,他也沒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汇來说明自己的真实想法。彭学文的举动很是出乎他的意料,张松龄的举动一样让他始料未及。从个人角度,红胡子愿意与这样的朋友肝胆相照,哪怕对方是军统。但一些组织原则和国共之间的摩擦先例,又让他不得不考虑自己的立场。

        好在张松龄并不介意他的措辞,张松龄咧了下嘴,笑容里都隐约带上了几分无奈,“他在一年半之前,跟我一样,都是什么都不懂的书呆子!只是阴差阳错,才加入了不同的队伍而已。说实话,这件事对他本人來说影响很大,弄不好,会耽误他以后的前程!”

        “原來是这样!”红胡子皱着眉头,反复斟酌。防人之心不可无,军统特工在草原上出现,肯定会对黑石寨附近地区今后的势力格局,带來巨大影响。但无论处于什么考虑,彭学文等人这次的行为,都帮了游击队一个大忙。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当他们陷入困境时,游击队无法坐视不理!今后跟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也应该是合作大于竞争,甚至彼此联合起來共同对付日寇,也不无可能。

        想到这儿,他点点头,非常郑重地对张松龄说道:“你那朋友帮了游击队大忙,这个人情咱们得认。所以无论如何,这次咱们都必须跟他共同进退。眼下游击队里边恐怕只有你一个,跟周黑炭和他都有交情。所以这次去黑石寨那边送信的任务,还得着落在你身上!我知道这样会让你很累,但是……”

        “不累,现在就可以出发!”张松龄站直身体,大声回应。

        “先吃过饭,然后再让伙房给你带足路上用的干粮!这次我让小邹陪你去,老赵身上有伤,就不要逞强了?!?br />
        “我,我的伤沒事儿!”赵天龙趔着肩膀,大声抗议?!罢娴臎]事儿了,伤口上的疤都快掉了,在路上就能好起來!”

        红胡子摇了摇头,很认真地解释:“俘虏的马贼中,有六十多人想留下加入游击队。他们的骑术都不错,你得抓紧时间把他们训练成军!万一周黑炭那小子舍不得放弃黑石寨,咱们即便再困难,都得把队伍拉出去。就这么两三天功夫,你的担子可不比小张轻!”

        “??!”这下,赵天龙再也不敢提陪着张松龄去黑石寨示警的茬了。马贼们不比游击队的战士,每个人都把组织性和纪律性刻进了骨头里。甭看他们打顺风仗时个个如龙似虎,稍微遇到一点儿挫折,就会作鸟兽散。哪怕用机枪在背后顶着,都很难再将他们重新梳拢起來。

        “有难度是吧!”红胡子根本不看赵天龙的表情,笑呵呵地补充,“丢个馒头狗都会干的事情,我又何必让你入云龙出手?!赶紧去做准备,吃完饭,我会立刻让新战士找你这个骑兵教头报道!”

        “是!”赵天龙自尊心得到了极大了满足,敬了礼,大步流星地走了。

        目送他的背影离开,红胡子笑了笑,继续对张松龄说道:“你的第三中队,我也帮你补充了六十名新兵。一小半儿是从附近拓荒村子里招募來的,另外一大半儿也是刚刚金盆洗手的马贼。你不在的时候,我先替你训练他们。等你从黑石寨回來,就可以立刻接手!”

        “我,我……”张松龄沒想到红胡子真的会这么快就让自己独当一面,愣了愣,非常感动地摆手,“我怕自己做不好!我以前只当过连副,从沒……”

        “沒人天生就会!”红胡子皱了下眉,大声打断,“我手头已经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这个中队必须由你來带?;褂?,今后只要沒任务,每天晚上,这间大会议室都归你使用。包括我和老吕在内的所有干部,都会來听你讲跟小鬼子交手的经验。你自己提前要有心理准备!”

        “??!”张松龄心里愈发震惊,嘴巴张得大大,半晌才重新开始上下运动,“我,尽力准备。尽力不辜负您的信任!“

        “这就对了,年青人。沒点儿闯劲儿怎么行!”笑呵呵拍了拍他的肩膀,红胡子低声鼓励?!安还阋膊挥锰粽?,需要的时候,我和老吕都会全力帮你!”

        “谢谢,谢谢王队!”有股热乎乎的感觉从肩膀处一直传到心里,张松龄点点头,郑重承诺,“我一定会尽早把第三中队带出來。保证不拖大伙的后腿!”

        “嗯!”红胡子再度点头,想了想,又低声交底,“去黑石寨那边,如果能劝周黑子他们主动撤离最好。如果周黑子不听劝,也不要硬來。毕竟他是咱们的朋友,不是敌人。无论是什么结果,你都尽早往回赶。我在家里也会提前坐好准备,万一有什么不测,就带领队伍杀出山去。无论如何,咱们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周黑炭他们被白胡子给堵在城里!”

        注1:草原规矩,?;た腿嗽谧约旱牧斓啬诓皇苌撕Φ墓婢?,据传出于对铁木真之父做客时遇害一事的反思。事实上,非但一些蒙古部落,古代欧洲一些地区,也有类似传统。但欧洲人?;す罂偷囊逦?,仅仅限于他们的白种同类。对于印第安人,则能骗则骗,骗到自己的包围中,酒桌上翻脸绑票,丝毫不觉得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