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六 上)

    第二章 磨剑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六上)

        “那可不行,您老远道而來,怎么着也得先吃了饭再说!”心里虽然恨不得将老疤瘌立刻拉到病床前替伤员们医治,红胡子却非??推木芫?。

        自打进了游击队的山门,老疤瘌心中就一直敲着小鼓。唯恐红胡子象传说中的苏联**人那样,一言不合就将自己当作反革命分子给镇压掉。所以刚一见面就拼命卖好,只希望对方念在自己态度积极的份上能高抬贵手放自己一条生路。谁料红胡子根本不像传说中那么凶残,反倒对他客客气气。这令老疤瘌的心里愈发恐慌了,以与年龄不相称的敏捷向前窜了半步,扯住红胡子的衣袖大声喊道:“不用吃饭,不用吃饭!我现在真的一点儿都不饿,不饿!我有一件重要情报,需要当面向您汇报!”

        “重要情报?!”红胡子诧异地看了一眼满脸惶恐的老疤瘌,又看了一眼在旁边含笑不语的赵天龙,皱着眉头询问:“那就到会议室里头说吧!刚好我让伙房烧了奶茶,您老先喝上几口润润嗓子!”

        “唉!唉!”老疤瘌连声答应着,跟在红胡子身后走向了会议室。不待大伙全部落座,就迫不及待地喊道:“洪爷,您老这回可是亏大发了!黑狼帮趁着您老把日本皇,把日本鬼子拖在外边的时候,一举拿下了黑石寨!”

        一边喊,他一边偷偷观察众人的脸色。期待能看到几张怒不可遏的面孔。谁料屋子里的人反应都非常平淡,好像黑狼帮拿了县城,与游击队拿下县城根本沒任何区别一般。

        这让老疤瘌预先在心里准备好的其他说辞全都失去凭借,尴尬地收起了满脸义愤,讪讪地看向赵天龙和张松龄。却见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也沒有半点儿恼恨他从自己头上抢功的意思。只是各自端着只木头碗,“吱溜吱溜”不停地往肚子里猛灌奶茶。

        “您老,您老已经知道了?!”老疤瘌最后将目光转回红胡子身上,讪讪地询问。

        “知道了,不过还是谢谢您老的提醒!”红胡子笑了笑,轻轻点头。随即冲着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解释道,“你们走了之后,吕队长开始着手审问俘虏,从他们口中所描述的小鬼子的反常举止,分析出鬼子的老巢那边可能出了问題。第二天,不,应该你们走之后的是第三天,周黑炭又派人过來向咱们通报了他已经拿下黑石寨的消息,并且还说过后会有十几车粮食送过來,感谢咱们替他拖住了小鬼子的主力!”

        “是我请他帮忙威胁鬼子后路的,沒想到他真的拿下了黑石寨!”张松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那几天忙得晕头转向,忘了向您汇报这件事。真的很不…….!”

        “责任根本不在你!”红胡子笑呵呵地摆手,“那几天我也忙得一个头赛两个大,根本沒问问你是否还请了其他援军,就把你和赵队长给派出去了。好在沒耽误什么事情,周黑炭那厮也算仗义!”

        “仗义个屁!”赵天龙突然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打断,“这小兔崽子,简直连心肝都是黑的!他是想跟咱们划清界限!粮食送过來了,黑石寨里头的其他缴获,就跟咱们游击队都沒关系了!如果您再派人去讨要,就是坏了江湖规矩!”

        “??!这小子!我还在想,该拿什么给他回礼呢!原來他打的是这么一个主意!”红胡子愣了愣,裂开大嘴苦笑,“不过也好,有粮食分总比沒有强。反正黑石寨是他自己打下來的,咱们游击队也沒出上什么力!”

        “账不能这么算!”赵天龙又是愤怒,又是惭愧,恨不得立刻飞到周黑炭面前,跟他理论一番是非曲直,“如果沒有咱们游击队跟鬼子主力死拼,他哪來的机会去偷袭黑石寨县城??銮椅壕日哉飧鲋饕饣故切∨肿酉氤鰜淼?。那时候小胖子还沒加入游击队,理应单独算做参与的一方,单分一份战利品!”

        “是啊,周黑炭这小子的确不太地道!”

        “不过人家毕竟帮了咱们的大忙!这账沒法算得太仔细!”

        其他几个游击队骨干也纷纷开口,或者表态支持赵天龙,或者觉得周黑炭的做法无可厚非,一点儿也不忌讳还有老疤瘌这个外人在场。

        老疤瘌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愈发觉得喇嘛沟游击队跟白俄人嘴里的苏联**大不相同。至少,红胡子沒有因为赵天龙当众反驳自己,就叫人进來将此人拖出去枪毙。而那些游击队骨干们的表现,也与自己平素接触到的普通人差不太多,有的大度,有的小气,还有的笨嘴拙舌,连话都说不太利落。每个人都有血有肉,平凡至极,每个人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

        “看來白俄人的话未必完全属实!”结合自己耳闻目睹到的情况,他心中偷偷嘀咕。既然游击队员们都食人间烟火就好办,他将來就能找到机会平安离开。甚至有可能跟红胡子结个善缘,让对方成为自己的潜在客户和做黑道生意的?;ど?。这可比什么孙家兄弟,江家五虎可靠得多,随便把他的字号往外一报,那些想招惹自己的人就得仔细掂量掂量!

        正在心里悄悄打着小算盘,他突然又听见红胡子大声说道:“好了,好了。周黑炭虽然是个小滑头,但他毕竟间接帮了咱们的大忙。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无论吃沒吃亏,咱们都认了。改天送粮食的人过來,咱们还是要拿他们当贵客招待。不能因为一笔账有争议,就不顾两家之间过去的交情!”

        “是!”众骨干齐声答应,立刻停止了议论。包括赵天龙在内,都沒觉得红胡子的决定扫了自己的面子。

        “那就散会!张队长留一下,我还有些问題需要跟你核实!老吕和老赵负责接待疤瘌叔,一定要让老人家吃好喝好,休息充足了再替咱们干活!”红胡子用手指敲了下榆木桌子,大声宣布。

        “是!”游击队的骨干答应着,纷纷起身出门。老疤瘌见自己先前的情报根本沒起到博取红胡子好感的作用,心里立刻又着了急。双手抓住桌子角,抢在赵天龙过來搀扶自己之前,大声叫嚷,“我,我还有其他重要情报,其他重要情报需要当面向您汇报!藤田纯二,藤田纯二沒有死,他带着残兵败将跑到镇国公那里去了。最近几天镇国公的人一直在联系白胡子,准备请白胡子出马,替日本人收复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