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五 上)

    第二章 磨剑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五上)

        “就凭你?!”赵天龙回过头,涅斜着眼睛看了看老疤瘌,满脸不屑?!俺酥尾『屯媾?,你还会干什么?!”

        “我的情报是方圆五百里内最准的!”老疤瘌被戳得又羞又怒,再度腾地一下跳起來,一只脚踩着子弹箱子大声抗议。

        “坐下!”赵天龙将眼睛一竖,低声喝令。

        老疤瘌立刻乖乖地坐了回去,一只手把着子弹箱子边缘,探出半个脑袋來低声嘟囔,“沒良心!以前要不是我总及时把消息通报给你,你怎么可能打下这么大的名头?!”

        “我哪次沒给足你钱?!你卖的消息哪次便宜过?!并且转头就把我的消息卖给了日本人??!”一提买消息的事情,赵天龙心里头的气就不打一处來,撇了撇嘴,大声奚落。

        “我……”老疤瘌被奚落得脸色发黑,用手拍了一脚子弹箱子,低声替自己辩解,“我就贪心了那么一次,你不用老挂在嘴边上!这世界上,谁还沒个犯迷糊的时候?!”

        “对你來说,是犯了一次迷糊。对我來说,却差点儿连命都沒了!”赵天龙永远无法真的谅解曾经出卖过自己的人,一边赶着马车,一边低声冷笑。

        “不是沒抓到你么?不是沒抓到你么?!”老疤瘌气得连眼睛都红了起來,抽了抽鼻子,低声回应,“况且我都答应赔偿你了!你放心,我去了红胡子那,绝对不会靠看病讨好他,那算替你干的,跟我自己沒关系。我手中有他最需要的情报,随便拿几条出來,都足够让他高看我一眼!”

        “呸,连红胡子是**都不知道!还消息灵通呢!”赵天龙根本不相信老疤瘌的话,冲地上吐了一口,深表不屑。

        “我不是不知道,是不太相信他真的是**!”事关自己的业务信誉,老疤瘌纵使心里头再害怕挨打,也不得不全力替自己辩解,“我现在手里的消息,对他肯定有用!就在他跟小鬼子拼命的时候,周黑子……”

        猛然发觉自己又上了入云龙的当,他愣了愣,死死地用手捂住的嘴巴。赵天龙乐得直摇鞭子,侧转身,斜着眼看着他,继续等待下文。

        老疤瘌当然不愿意把自己知道的重要情报免费说给他听,可是看到他手里的马鞭,又不得不屈服,“好吧,说给你听其实也沒什么!反正你现在也是红胡子的人,跟他说和跟你说都沒啥两样!”

        “别啰嗦!说正題!黑子怎么了?!”赵天龙在半空中用力挽了个鞭花,大声催促。

        “就在红胡子跟日本人拼命的时候,周子带人拿下了黑石寨县城。把里边的所有日本人和皇协军头目杀了干净!”老疤瘌被逼不过,抱着肩膀,咬牙切齿地说道。仿佛被杀的日本鬼子和伪军头目之间中间,也有一个人名字叫赵天龙一般。

        “有这事儿?!”赵天龙听得一愣,迅速将目光转向张松龄。

        “我当初怕咱们对付不了日本人,就请他到黑石寨附近围魏救赵!”张松龄因老疤瘌提供的消息大吃一惊,皱着眉头想了想,低声回应?!霸局淮蛩闳盟檎派?,真沒想到,他真的能把黑石寨给拿下來!”

        “这家伙简直太疯狂了,据我所知,光是架在城墙炮楼里的机枪,就有四五挺!”赵天龙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周黑炭能攻破黑石寨县城,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大声赞叹。

        “强攻当然不可能,人家不会智取么?”老疤瘌终于得意了一回,耸了耸肩膀,笑呵呵地反问。

        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相对苦笑。除非亲身经历过那场战斗,否则,他们两个谁也凭空想象不出在沒有大炮的情况,如何才能攻破黑石寨那又高又厚的城墙!唯一的办法恐怕正如老疤瘌说的那样,找机会混进城内智取??商偬锎慷俪龇⒅?,肯定会把保卫老巢的任务交给他能信得过的日本鬼子。凭着周黑炭的演戏水平,恐怕沒等将守城的日本鬼子骗到,就得被对方用机枪打成马蜂窝。

        此刻正是深夜,天色极暗。然而老疤瘌却借着马灯里射出來的昏黄的亮光,清晰地发现了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脸上的困惑。当即心中愈发得意,缓缓从子弹箱子后探出大半个身躯,摇头晃脑地说道:“这条消息算我白送给你们的。我手里头对红胡子有用的消息,可不止这一条。据逃到我这里來治伤的吴四眼儿说,当天晚上,有人冒充了日本军官,先骗倒了阎福泉。然后由阎福泉带着上了城墙,拿下了当值的所有皇协军头目。再然后就开了城门,把周黑炭和他麾下的马贼全给放了进來!”

        “谁这么大本事?!”“是谁!”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本能地追问。随即,一个满脸惊诧,另外一个则继续满脸茫然。

        受过专业训练,装谁象谁,骗死人不偿命的家伙,张松龄这辈子只认识一个。那就是军统外围组织铁血锄奸团的负责人,他的名义大舅哥彭学文??墒撬背醪皇瞧疵柚棺约焊旌颖ň??怎么他自己居然也赶了回來!

        赵天龙反应非常敏锐,很快就发现了张松龄的表现不对。皱了下眉头,试探着追问:“那个混进城里的家伙莫非你认识?!什么时候介绍给我见一面!能把全城的鬼子和汉奸都骗得团团转,真是好胆色,好本事!”

        “这个人你在那达慕大会上跟他照过面儿!”回忆着自己跟彭学文分开时的情景,张松龄缓缓摇头,“就是那个牛气冲天的王爷特使!我这回能知道鬼子带了毒气弹攻打喇嘛沟的消息,也多亏了他!当初我就觉得他身份可疑,沒想到居然是自己的老熟人!”

        “那更好了!既然你跟他很熟,咱们干脆把他请到游击队里头來。这样的英雄,王队长肯定会举双手欢迎!”

        “他是军统的人!军统你听说过么?就好比评书里说的锦衣卫!而咱们…”张松龄又摇了摇头,满脸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