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磨剑 (四 上)

    第三章 磨剑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磨剑(四上)

        “噢!”老疤瘌不敢违抗,磨磨蹭蹭地开始找衣服往身上套。赵天龙朝张松龄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盯住老疤瘌,然后快步到毡包门口,冲着外边又大喊了一句,“还不把地上那几个赶紧抬下去止血!我兄弟心善,故意避开了要害!如果你们敢再玩什么花样,下次可就沒这么好的运气了!直接拿子弹往脑门上招呼,看你们躲得快,还是他的枪快!”

        “谢龙爷不杀之恩!”一众早已被打沒了士气的保镖和小徒弟们高声答应着,快步跑回來,将正在血泊中翻滚挣扎的伤者抬走。从始至终,沒人敢往毡包里头再多看一眼。

        “上次老子卖给你的马刀,已经出手了么?”转过身,赵天龙又向老疤瘌发问。

        “沒了,沒了!”正在举着毛衣朝自家脑袋顶上套的老疤瘌哆嗦了一下,连忙大声回应,“卖了,早就卖了。下家是黄胡子,不信你可以派人去摸他的底儿。我当初可是跟你财货两清了的,你是有名的大侠,不能……”

        “老子又沒跟你说要翻旧账!”赵天龙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屑地呵斥?;坪由洗胃毡救税锩κ?,被自己和黑胡子等人打得损兵折将。过后大肆购买军火,以图重整旗鼓,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老疤瘌这个人的话向來云山雾罩,谁要是听了后不留几分心眼,就是一个十足的傻蛋。早晚得被他卖掉,说不定还得回过头來帮他数钱。

        ‘那你现在正在干什么?’老疤瘌悄悄嘀咕了一句,却不敢让赵天龙听见。穿好毛衣,继续磨磨蹭蹭收拾其他行装。

        多年周旋于黑白两道之间,他也结交了很多三山五岳的朋友。其中距离此地最近的两位就住在二十里外的蘑菇屯,如果刚才外边的小徒弟们有谁机灵些偷偷跑出去求援的话,再等上了十來分钟,救兵差不多就能杀过來了。届时,即便不能从入云龙手里将自己给救出來,至少可以逼着对方换一个相对简单点儿的“赎罪”条件,而不是象个奴隶般要为他服一整年的劳役。

        这点儿小算盘如何瞒得入云龙,转眼间就被后者识破,用枪指着老疤瘌骂道:“快点!你个老东西,别以为拖來了救兵,老子便会放过你!大不了老子直接给你一枪,看谁肯为了一具尸体,还跟老子拼个你死我活!”

        “沒拖,我真的沒拖!”老疤瘌被吓得又打了个哆嗦,带着哭腔赌咒发誓?!俺ど煳?,如果我老疤瘌刚才想故意拖延时间的话…….”

        “滚犊子!”赵天龙朝地上啐了一口,不屑地数落,“长生天,长生天会替你这沒良心的老狐狸作证?!老子一口一个师叔叫着你,你却为了四两金子就把老子卖给了阎福泉。四两,老子堂堂入云龙的脑袋,在你眼里就值他娘的四两。当年达尔罕王爷悬赏榜上,老子还值两千块大洋呢!你却只卖了区区四两金子,四两!……”

        越说,他越觉得生气。抬腿将老疤瘌踹翻在地上,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老疤瘌吃痛不过,抱着脑袋大声讨饶,“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见钱眼开,我不该见钱眼开。你刚才都说了我可以赎罪了啊…….!”

        “老子打你不是因为你卖了老子,老子打你是因为你瞧不起老子!”入云龙却如同疯了般,抡起蒲扇大的巴掌继续狠狠地朝老疤瘌的屁股和大腿上招呼?!袄献犹锰萌朐屏?,就值四两,就值他妈的四两……”

        “龙哥!”张松龄在旁边看不下去,走上前,低声提醒入云龙注意游击队的纪律。赵天龙迅速抬起头,向他使了个静等看好戏的眼色,然后抡开巴掌,继续朝老疤瘌身上肉厚处狠抽,“四两,黄胡子麾下的小喽啰也不止这个数。你个老混蛋,老糊涂。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老子就……”

        “不是四两,不是!”老疤瘌被打得痛不欲生,哭喊着替自己辩解,“不是四根小黄鱼,是四根厂条,五两一根的厂条!”

        “厂条?!那也卖贱了!”入云龙喘息着直起腰,两只眼睛里面却充满了戏虐之意。先前因为急着将老疤瘌绑上山,他根本沒时间考虑其他事情。如今红胡子交待给自己的任务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了,他便又想起自己作为骑兵中队长的职责來。所以才拼命在自己的身价方面做文章,逼着老疤瘌往挖好的陷阱里边跳。

        “呜呜,呜呜,呜呜……”老疤瘌趴在地上,用双手捂着脸大哭。**上的痛楚一减轻,他立刻就明白自己可能上了当。以入云龙的身手,想活活打死自己根本就是三两拳之内的事情,何必如此浪费时间?

        然而二十两厂条的细节,他已经招供出去了,再也不能将说出的话收回來。只好一边继续趴在地上嚎啕,一边偷偷地在心里猜测入云龙下一步的打算。

        赵天龙沒有让他等得太久,稍做思量,便开出了条件,“二十两金子你就把老子给卖了,老子今天真该活活打死你!可老子刚才既然已经答应了你行医赎罪,就得说话算话。你给我站起來,带着老子去地窖。你手中的马刀、子弹和各种枪支,老子今天全包了!老子按眼下行情给你钱,无论多少,你都可以从欠老子的那四十根厂条里边扣!”

        “沒有了,真的沒有了。最近黄胡子那边要货要得急,我全甩给他了!不信,不信你随便叫个人进來问问,我,我真的不敢骗你??!”老疤瘌立刻如丧考妣,躺在地上來回打滚。一根五两重的南京厂条,在草原上能换一百六十块袁大头或者同等面值的满洲票。按这个标准折算,四十根金条就是六千四百块现大洋!即便按照眼下枪支弹药在黑市的最高价格,也足以将他手中的所有存货扫荡一空?。ㄗ?)

        “趁着老子还沒想起你藏钱的地方來,你最好抓紧!”入云龙根本不吃老疤瘌这一套,皱了皱眉,低声威胁。

        老疤瘌的哭声立刻如同被切断了电源般,嘎然而止?!澳?,你……”他从地上抬起脑袋看着入云龙,宛若看到了一只地狱里出來的恶鬼?!澳?,你怎么知道,你,我,我沒有。我根本沒有藏钱的地窖!”

        “真的沒有?那我可自己去马棚里头随便挖了!反正不是你的,谁挖到就活该归谁!”入云龙不屑地撇撇嘴,拔腿就往毡包外边走?!鞍?,第三个马食槽底下,怎么好像有个机关呢。是先向左拧几圈还是向右來着,左三右……”

        “我,我给。我把手中的军火全给你。全给你不行么?”老疤瘌如同泄气的皮球般,跪在地上哭喊?!叭米甙?,你把我的老命也拿走算了。我老巴图上辈子缺了什么德了,居然遇到你这么一个杀星。呜呜,呜呜……”

        “你是这辈子缺德事情做得太多了,现世报!”入云龙毫无同情心地上前扯起他,推搡着走向毡包门?!翱斓愣?,耽误时间越多,我想起來的事情就越多!嗯,你的药库里好像还有……”

        “我这就去,这就去!”老疤瘌彻底认耸,双腿如同上满了发条般,大步流星冲向地窖,唯恐走得稍慢了些,被后者想起其他洗劫目标。

        作为方圆几百里最大的情报贩子和黑市军火中介,他的地窖里收藏颇丰。标准的白俄制式马刀、日本骑兵专用马刀,加起來足足有四五十把。水连珠、辽十三,老套筒等,加在一起也有二十几条。更多的是各式各样的子弹,因为利润高、携带方便等缘故,足足储存了上万发。每颗上面都涂着一层牛油,被马灯一照,黄澄澄亮得扎眼。

        “老套筒给你自己留着!”最近一仗游击队缴获了许多枪支,令入云龙眼界变得有点儿高,不太看得上汉阳兵工厂二十多年前制造的那些老套筒,“其他都给我,连同你平时派人出去收药材的马车,一共算三千块大洋。叫几个人尽量帮我搬,最好别再?;ㄑ?!”

        老疤瘌恨不得立刻就送对面这头瘟神离开,岂敢再讨价还价?闷闷地答应了一声,被张松龄押着出去叫人帮忙。须臾之后,几名身上沒带任何武器的小徒弟哭丧着脸进入地窖,将赵天龙看上的军火往地面上搬。正手忙脚乱地装着车,赵天龙无意间又看到一个盖着帆布的东西,皱了下眉头,低声盘问:“这里边藏着什么?你还想挨揍不是?!”

        “不是,不是!”老疤瘌被他给收拾怕了,赶紧大声辩解,“这是白胡子放在我这里寄卖的,已经用坏了的笨家伙。因为沒有人会修,就一直脱不了手!不信你自己打开看!”

        “打开就打开!”赵天龙不由分说走上前,用盒子炮掀开帆布。有一挺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马克沁立刻暴露在众人眼前。枪身上头的挡板和枪管下面的支架都锈得千疮百孔,轻轻用手一抹,就能抹掉一层铁锈渣子。

        赵天龙心里好生失望,不屑地踢了马克沁机枪一脚,继续去监督小伙计们搬子弹。张松龄却突然想起了游击队手里那挺同样老掉牙的家伙,举着马灯走上前,仔细观察马克沁重机枪的情况。随后用手往送弹口后方某个位置一抹,稀里哗啦,就将整个枪身拆成了一堆零件。

        “你,你会修,修这个?”老疤瘌看得目瞪口呆,顾不上心疼,结结巴巴地追问。

        “沒备用零件,修不好了!”张松龄摇摇头,带着几分惋惜回应,“但枪管拆下來,说不定还能派上其他用??!”

        说着话,他将枪管、枪机和几个还能凑合着用的关键零件归做一堆,割下半截帆布包好,交给小伙计们一并装上了马车。

        入云龙又拿枪监督着小伙计们,用绳索将所有军火拴牢。然后让张松龄押着老疤瘌坐在了子弹箱上,自己则跳上了车老板的位置。盒子炮一敲辕马的屁股,嘴里轻喝了一声,“驾!”。驾车的辕马带着其他两匹辅马一同发力,轻轻松松就加起了速,轰轰隆隆地远离老疤瘌的家,朝黄骠马藏身处驶去。

        因为搬运军火耽搁了几分钟时间,马车的速度又远不及骑兵跑得快,所以赵天龙和张松龄刚刚与各自的坐骑汇合,身后就传來了一阵愤怒地呼喊声,“站??!入云龙,你给我站??!在我家门口做生意却连招呼都不打一声,这算哪门子江湖规矩?!”

        “是蘑菇屯孙家哥俩的人!”赵天龙回头瞪了一眼老疤瘌,撇嘴冷笑,“你的救兵來得可是不慢??!就是不知道身手够不够利落!”

        “不是我叫他们來的,真的不是我叫他们來的!”老疤瘌将身体往张松龄背后一缩,同时摆着手狡辩,“他们住得离我这么近,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到我出了事情不管。你,你先把马车停下來,我跟他们交代几句,交代完了咱们就可以继续赶路了!”

        听呼喊声和马蹄声,追兵至少不会低于二十人。所以老疤瘌这番话才说得有持无恐。谁料赵天龙根本不吃这一套,撇了撇嘴,低声道:“让我把马车停下來,就凭孙家哥俩?也配!胖子,回头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先别伤人,咱们先礼后兵!”

        “唉!”张松龄从刚刚“买”來的军火中抽出一支相对比较新的水连珠,利落矫正了一下准星,顶上子弹。转过身,对准追兵的方向迅速扣动扳机。只听“乒、乒、乒”三声枪响,跑在最前面的两匹马先后倒了下去,玻璃罩马灯摔在地上碎裂,里边的煤油淌出來,连同灯芯一道,在干枯的草原上引起了两个巨大的火团。

        其余追兵吓了一大跳,不得不拉住坐骑先营救自家同伴。趁着这功夫,张松龄又是“乒、乒”两枪。一颗子弹打碎了某个追兵手里的马灯,另外一颗子弹则放翻了第三匹战马。

        前后五枪,三匹马一盏灯,几乎就是弹无虚发。被搬來替老疤瘌出头的孙氏兄弟吓得魂飞天外,赶紧将身体藏到了坐骑之后,同时扯开嗓子大喊,“别开枪,龙爷,别开枪。我沒哥俩沒什么恶意。疤瘌叔这辈子救人无数,你把他请去做客,我们哥俩如果连问都不问一声的话,沒法跟江湖同行们交代!”

        “交代,你们两个,配找我要交代么?”先前为了配合张松龄开枪,赵天龙已经将马车的速度放缓。此刻听见孙家哥俩主动服软,便又稍稍搬了下刹车,令自己这边的速度更缓,“滚回去搂着老婆困觉,再纠缠不清的话,别怪赵某手下无情!”

        听见几十米外那嚣张的声音,孙家哥俩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然而对方刚才的警告射击实在太可怕了,他们跟老疤瘌也不是什么生死之交。想了想,带着几分找面子的意味说道:“龙爷,龙爷不要生气,我们不是向你要交代。我们只是想知道您准备带疤瘌叔去哪?毕竟他是我们哥俩的邻居,日后别人问起來,我们两个不能推说什么都不知道!”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孙家哥俩继续纠缠不清,对自己这边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赵天龙迅速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利弊,撇了撇嘴,大声回应,“也好,念在你们哥俩还知道进退的份上,老子今天就卖你们一个面子。老子欠了红胡子一个人情,今天专程跑來请疤瘌叔,去给红胡子手下的弟兄看??!这个交代,你们哥俩觉得够了么?”

        “去哪?!”孙家哥俩愣了愣,差点沒坐到地上。一个赵天龙,已经够他们哥俩招呼的了,如果再加上一个红胡子,岂不是要把整个蘑菇屯头上的天都给翻过來?!

        “去喇嘛沟给红胡子手下的兄弟看??!怎么着,你们两个还想拦着么?”赵天龙耸耸肩,再度大声重复。

        “哎呀,您怎么不早说呢!”孙家老大反应快,迅速从战马后走出來,借着地面上的火光,冲处于暗处的赵天龙用力拱手,“既然是去给红胡子他老人家帮忙,我们哥俩怎么可能阻拦?!疤瘌叔,您尽管放心去。家里头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哥俩儿,保准你走时什么样,回來时还是什么样!”

        “放屁,放屁!”老疤瘌又是愤怒,又是绝望。冲着孙家哥俩的方向,低声唾骂?!袄献悠剿馗四忝悄敲炊嗪么?,却就换來你们……”

        回头看了看正冷冷地拿眼睛瞟自己的赵天龙,他又迅速换了一幅笑脸,“龙爷,您怎么不早说呢!红爷是什么人啊,给他老人家的手下看病这么有面子的事情,我求还求不到呢,怎么可能推辞?快走,快走,救人要紧,咱们别耽误了人家的病情!”

        注1:厂条,南京政府为了发军饷方便而专门铸造的标准金条。分为半两、一两、五两和十两等数种型号。其中五两条因为携带方便,面值适中,而最受市面欢迎。每根重量为旧十六进制单位五两,约157.35克??烧巯执笱?50块或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