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磨剑 (三 下)

    第三章 磨剑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磨剑(三下)

        “哦——!”吕风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很沒原则地做恍然大悟状。

        心里头怀着对入云龙和张松龄两个此行结果的期待,第二天一大早,吕风亲自将二人送下了山,再三叮嘱一定要遵守纪律,然后才在入云龙不耐烦的回应声里挥手告别。

        此番游击队在马贼和日寇的联手进攻下,损失极其惨重。但获取最终胜利之后,缴获也丰富异常。光是毫发无损的战马就抓到了四百多匹,其中不乏三岔铁蹄马这类一等一的良驹。为了保证往返速度,赵天龙在出发前亲手从马厩里为自己和张松龄又挑出六匹好马,沿途与黄骠马、白龙驹一道轮流换班做脚力,只用了两天一夜功夫,就赶到了老疤瘌藏身处附近。

        这回不比上一次,赵天龙沒有直接带着张松龄进入老疤瘌的毡包群。而是隔着好几里路远就下了坐骑,将所有战马都藏进了一个小丘陵后面,交待给黄骠马负责统领。然后整理了一下随身行头,借着薄暮的掩护,悄悄地摸向了老疤瘌的家中。

        “怕那边有埋伏么?”张松龄记得上次來时,老疤瘌的毡包附近只有一道低矮的栅栏做防御设施,有些不解地低声追问。

        “那老家伙最是怕死。知道咱们两个沒落入鬼子之手,肯定会有所防备!”赵天龙一边蹑手蹑脚往毡包群处走,一边用极低的声音回应。

        真实情况果然如他所料,老疤瘌的毡包群附近悄悄增加了好几处暗哨。但是对赵天龙这个多年独來独往的江湖行家而言,老疤瘌私下招募的那些保镖简直都蠢得不可救药。只花了三分钟不到,他就将毡包群西侧的所有暗哨明哨全部敲晕在地,随即身体如同扑食的豹子般在几个毡包间闪了闪,抢在其他保镖发现之前,一脚踹开了老疤瘌的家门。

        流氓大夫老疤瘌正在卖力地“检验”一名前來找他治疗花柳病的暗娼是否已经痊愈,猛然听见毡包门轰的一声倒地,吓得一哆嗦,整个人如同死羊一般趴在暗娼身上打起了摆子。那名正闭着眼睛做陶醉状的暗娼也吓得魂飞天外,扯开嗓子厉声尖叫:“啊——!來人啊——,强盗进屋了!快來人啊,疤瘌叔犯了马上风,啊!”

        赵天龙才不管老疤瘌是不是真的犯了马上风,单手将其从暗娼身上拎起來,重重地摔向毡包壁。随即拿脚尖轻轻一挑,就将那名吓傻了的暗娼从毡包里挑了出去。紧跟着又是一个虎扑,用膝盖死死压住了试图掀开毡包壁逃走的老疤瘌,手中盒子炮直接顶在了此人脑瓜门儿上。

        “饶命,好汉爷饶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老疤瘌光着屁股,闭紧了眼睛哭喊求饶。

        赵天龙调转枪柄,狠狠在他肚子上捣了一记,然后继续拿盒子炮顶住他的脑门,厉声喝到:“闭嘴!再喊,老子就直接开了你的瓢!”

        不用他命令,老疤瘌也喊不出任何声音來了。张开嘴巴,肚子里还沒消化干净的晚饭一股一股往外涌。唯恐激怒了拿枪顶着自己好汉爷,惹得对方痛下杀手。他尽量将头偏向一侧,避免喷出來的脏东西溅在对方手上。饶是如此,也把赵天龙给恶心了够呛。将盒子炮收回腰间,单手拖着他向桌案走了几步。对着桌子上的明晃晃的马灯再度大声命令,“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谁,然后再想想该怎么求老子放过你!”

        “不敢,不敢?!崩习甜⊥?,死活不肯睁眼。唯恐打劫自己的是熟客,被认出真容之后立刻选择杀人灭口。

        “叫你看,你就看,再废话,老子就打断你的三条腿!”毡包周围已经传來了凌乱的脚步声,赵天龙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再度厉声断喝。

        老疤瘌平素玩弄女人身体时喜欢亮着灯,今天这一癖好替他避免了很多麻烦。按照赵天龙的命令,他偷偷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线,旋即又飞快地合拢,“哎呀我的妈呀!我沒看见,我真的沒看见。好汉爷,钱放在床下那个铁皮柜子里,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只求您老人家留我一条贱命,我以后天天求长生天保佑你!”

        “放你娘的狗屁。你既然不认识老子,怎么向长生天替老子祷告?!”赵天龙冲着老疤瘌的脸色啐了一口,低声斥骂?!袄献硬趴床簧夏愦驳紫履切┰嗲?!站起來,咱们两个好好算一笔明细账!别耍死狗,否则,老子认识你,手里家伙却未必认识你!”

        说着话,他再度从腰间抽出盒子炮,重重戳上老疤瘌的脑门儿。

        “不耍,不耍!”老疤瘌吓得又是一哆嗦,颤颤巍巍地从地上坐起,“大侄子,大侄子。能不能把枪口抬高些,抬高些。疼,真的很疼!”

        “现在知道疼了,当初把我卖给鬼子的时候,怎么沒想到会有今天!让你养的那些狗滚远些,否则,别怪老子先从你身上先卸几个零件下來!”赵天龙将盒子炮向后缩了半寸,同时厉声命令。

        “不要慌,大伙都不要慌。來得是我的两个远房亲戚,他们沒什么恶意!”老疤瘌奉命朝毡包外大喊,趁着入云龙不留神,却将毡包内“劫匪”的总数报了出去。

        毡包外的那些保镖、徒子徒孙们闻听,立刻精神大振。装模做样退开二十余步,将队形一分,就准备从门口硬向里边闯。堵在门口的张松龄早有准备,左右手两支盒子炮先后开火,“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几条火蛇对着扑过來的人大腿喷射而出,将他们挨个放翻于地。

        腿上中弹的几个倒霉鬼则躺在血泊里來回翻滚,呼痛之声响得震天。其余保镖和学徒见状,吓得立刻趴在了地上。扯开嗓子大声叫骂,却谁也不敢再往前爬上半步。

        赵天龙侧着耳朵听了听外边的动静,冲老疤瘌轻轻耸肩,“我那兄弟叫张松龄,就是前些日子一枪敲碎了汉奸县长脑壳的那个。你如果不心疼手下的爪牙,尽管让他们继续往里头冲就是!看看他们跑得快,还是我兄弟的子弹快!”

        老疤瘌早就把张松龄给认了出來,却沒想到,这个年青人的枪法,真的如同传说中一般厉害。听着外边的哭喊声和叫骂声,后悔得连肠子都快青了。想了想,先趴在地上冲赵天龙磕了一个响头,然后扯开嗓子再度朝外边喊道,“别过來,都别过來了!今天晚上來的是入云龙。咱们不是他的对手,咱们认栽!”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子。赵天龙虽然已经在乌旗叶特右旗的那达慕大会上宣告金盆洗手,但他以往那些英雄事迹,却在方圆几百里内几乎传得家喻户晓。众保镖和学徒们原本就已经魂飞胆丧,此刻听到老疤瘌的命令,纷纷就坡下驴。先丢下手里的枪支和刀子,然后跪在地上哭喊求饶:“龙爷大名,我等都听说过。今天不敢求龙爷手下留情,只求龙爷在杀了疤瘌叔之前,把我们这些沒用的废物先都结果了吧!”

        “龙爷,疤瘌叔这辈子活人无数,您可不能杀他??!”

        “龙爷,冤有头,债有主。你是有名的大侠,可不能听了别人几句谗言,就乱杀无辜??!“

        “龙爷,这肯定是一场误会,误会!”

        “………”

        “放屁!”听外边的人越说越不像话,赵天龙忍不住再度破口大骂,“误会?老子才沒功夫跟他发生误会!老子今天是专程上门來讨债的!老流氓,你自己说,你拿老子的行踪从小鬼子手里换了多少钱?!”

        “我,我沒有!真的不是我干的!”老疤瘌大声喊冤,底气却显得非常不足。

        毡包外边的人听了,则是将信将疑。长期跟老疤瘌相处,他们都知道此人品行上未必靠得住。然而老疤瘌平素在钱财方面待他们都不薄,他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此人被入云龙活活折磨死。又纷纷磕了几个头,七嘴八舌地求肯,“龙爷,疤瘌叔说不定另有苦衷?!薄傲?,大人不记小人过。再给疤瘌叔一次机会,他必然痛改前非!”“龙爷,您老就高抬贵手,放…”

        随着啪啪两记耳光,众人求饶声被拦腰切断。挨了打的老疤瘌鼻孔喷血,一边哭,一边大声忏悔,“啊呀,别打,我说,我说,出卖你的人不是我,是乌恩那小王八蛋。我不该念在师徒一场的情分上包庇他!”

        “师父,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正在血泊中抱着大腿打滚的乌恩听见,也立刻哭泣着将罪责往自己头上扛。其他人将乌恩的忏悔看在眼里,心中本能地就相信了老疤瘌的话。再度跪在地上,纷纷向赵天龙磕头,“龙爷,龙爷,乌恩这白眼狼已经招认了,您就放了疤瘌叔吧!”

        “是啊,一人做事一人当。您杀了乌恩,然后再让疤瘌叔当众向您磕头认错,还不行么?!”

        “呸,你们这群睁眼儿瞎!”入云龙冲着门外啐了一口,大声驳斥,“沒有老东西的授意,乌恩敢出卖我么?”

        “的确不关师父的事情!”小乌恩倒是忠心,要紧了牙关死扛。

        “听到了,你听到了!龙哥,我承认我教徒不严,我愿意替徒弟向你赔,哎呀,哎呀,疼!哎呀!”

        “去你奶奶的,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儿!”赵天龙懒得多跟他废话,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老疤瘌疼得满地打滚,再也不敢撒谎,哭泣着招认道:“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是我黑心,是我贪财。我不该贪图阎福泉的金条,把你正在打日本人车队主意的事情派乌恩通知给了他!我认罪,我愿意花钱赎罪。求你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放过我这一回,放过我这一回吧!”

        “你还有脸提我师父!”赵天龙心头火起,又狠狠踹了躺在地上双手抱头的老疤瘌两脚,“你沒资格提他老人家!今天这笔帐是咱们两个之间的,你也别想扯上其他人。老子的命你从阎福泉手里换了多少钱,就给老子乘十倍吐出來。少一块现大洋,老子就赏你一颗枪子儿!”

        “我,我给,我给!”闻听入云龙肯让自己花钱赎罪,老疤瘌一个轱辘从地上爬起來,迫不及待地答应。

        赵天龙则迅速将头转向门外,冲着老疤瘌的那些保镖和徒子徒孙们大喊,“外边的人听好了,冤有头,债有主。今天是老子跟疤瘌大夫的私事,不牵扯你们当中任何人,也与老子现在跟着谁干沒有一毛钱关系!”

        门外的保镖和学徒们早就将老疤瘌的招供听了个清清楚楚,自觉无颜对人,纷纷转过身向远处避让。老疤瘌此刻也彻底认了怂,哆哆嗦嗦地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箱子,哆哆嗦嗦从枕头边上拿了钥匙开了箱子上的锁,“我的钱,都在里边了,你随便拿?!?br />
        “我只拿你出卖我的价钱十倍!”入云龙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

        “这,这…….”老疤瘌连哭都哭不出來了,将整个箱子推给入云龙,抽泣着地求肯,“就,就这些了!真的就这些了。当初阎福泉给了我两根,不,是四根金条。我都花在了女人肚皮上。这里头有一百七十块大洋,求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想办法筹给你……”

        “不行!”赵天龙断然拒绝,“我今天要么拿到四十根金条,要么拿走你的命。是给我金条还是给我命,你自己挑!”

        “我,我…….”老疤瘌又是伤心,又是后悔。早知道赵天龙能够大难不死,还会找上门來报复,他才不敢贪图阎福泉的那几个赏钱。然而,此刻后悔药根本沒有配方,他想抓也抓不出來,只好抹了把眼泪,继续哭泣着说道:“真的沒有了。知道你沒被日本人杀死以后,我就花钱雇了很多保镖?;撕芏嗲?,不信,你到外边问问他们!”

        草原上的保镖价格,向來是随行就市。作为一名老江湖,入云龙能推断出门外那些家伙大抵值多少钱。叹了口气,充满同情地做出让步:“你手中沒有现金,用药材顶也行。我记得你手里还有一根百年以上的老山参,叫人拿出來,我给你算两根金条!”

        “不!”老疤瘌大声悲鸣,却终究更舍不得自家性命。干嚎了几嗓子,然后哭着命手下徒弟去地窖里头取老山参。须臾之后,装在一个非常精致小盒子里的老山参被送到。赵天龙装模做样看了看,皱着眉头数落:“已经走了味儿,但我说话算话,给你折两根金条。剩下的那二十多根金条呢,你还能拿什么凑!”

        “沒了,真的沒了。我求你了,求你了!”眼看着自己用來压箱子的老山参落入别人之手,老疤瘌痛不欲生。一边哭,一边向赵天龙打躬作揖,“求你了,龙爷,龙爷!就放过我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你只要给了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即便让我做牛做马,我都答应!”

        “放过你,也不是不能商量!”赵天龙等的就是这句话,得意地看了看在一旁警戒的张松龄,继续板起脸训话,“但你得帮我做一年的事情。这一年内,无论我让你给谁治病,你都得全心全意的去治。倘若治不好或者不尽心,我就随时找你讨要剩下的金条!不光要本金,还要象今天这样算利息!”

        “行,行,沒问題,我答应,我诚心诚意答应!你让我给谁治病,我就给谁治病。治不好,不要钱!不,不,治好了,也不要钱!不,不,不,您说要钱就要钱,收上來的钱全是您的!”老疤瘌如蒙大赦,连声回应。仿佛答应得晚了,赵天龙就会反悔一般。

        “那就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赵天龙扯了个单子,将老山参和老疤瘌摆在明处的一箱子积蓄倒出來裹在一起,丢给张松龄,同时大声命令。

        “走?”老疤瘌愣了愣,满脸茫然,“去哪?”

        “当然是给人看病去??!”赵天龙朝他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低声催促,“别磨蹭,赶紧给我穿衣服!病人还在那边等着你呢!”

        注:第二更,欠账还清!

        (无弹窗小说网)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