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二 下)

    第二章 磨剑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二下)

        看着那架着伤员的笔挺背影,张松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非常熟悉的感觉。这个背影与他记忆中的某个人很像,但又不完全一致。那个人的背影刚毅、高大,却总带着一股子不容于世的孤独。而红胡子的背影,则无论何时何地都沐浴着阳光。

        他欣赏这个背影。不同于他所熟悉的任何八路军干部,也不同于他听说过和想象中的任何**人。结实,可靠,又激情四射??焖僮妨思覆?,张松龄也学着红胡子的模样,将一名伤员架上了自己的肩膀,“小心些,别抻着伤口。你的马在哪儿?我扶你过去!”

        “不,不用!”憨厚的伤员不愿意给他添麻烦,挣扎着回应,“我自己能走,你,你是客人,哪有让客人第一天來就伺候…”

        “你再说我是客人,我就跟你急!”张松龄瞪了对方一眼,大声打断,“咱们王队长都沒拿我当客人看,你跟我见什么外??!赶紧着,老子还得去扶别人呢!”

        伤员被他的话给噎住了,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伸手指向自己的坐骑。张松龄慢慢扶着他蹭了过去,慢慢将其搀上马鞍。才松开手,对方的身体就猛地晃了晃,差点儿一头从马背上摔将下來。

        “小心点儿!”还好张松龄手疾眼快,抢在伤员掉到地上之前,再度将其扛住。对方则闹了个满脸通红,喘息了半晌,才讪讪地解释道:“我,我刚才只是不小心。你,你再帮我一下,这回我肯定不会再掉下來!”

        “等等,让我想想别的办法!”张松龄摇摇头,拒绝了伤员的请求。对方失血有点多,即便勉强在马鞍上坐稳,也支撑不了太长时间。而此地距离游击队总部至少还有小半天路程,伤员即便再咬紧牙关也不可能坚持到终点。

        其他正在照顾彩号的游击队员们显然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习惯性地纷纷将目光转向红胡子,朝自家队长求救。红胡子心里也很着急,摊开双手,大声说道:“看我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砍树做担架?!做好后拿绳子拴在两匹马中间,怎么也比用手抬着轻松一些!”

        “倒不如用汽车,反正咱们也得把汽车整回老营去!”赵天龙恰恰扶着一名伤员走过來,听到红胡子的话,顺口提议。

        “车要是沒坏,早被小鬼子开着跑了,哪还轮得到咱们?!况且咱们这些人里头,也沒人会摆弄方向盘!”红胡子愣了愣,悻然回应?;耙粑绰?,又迅速抬起手,狠狠给自己脑门子來了一巴掌,“我可真快笨死了,刚才自己还说要拿马拉着汽车走呢,这功夫又找什么司机?!來人,把伤员都给我抬汽车上去,把弹药箱子和迫击炮也给我搬上去。赵队长,你最熟悉马性,负责在前面赶车。老吕,带几个人在后边推。小张跟我两个坐驾驶楼,一起研究怎么拐弯!我就不信了,咱们这么多大活人,还伺候不了一堆铁疙瘩!”

        “呵呵呵….…”被自家队长滑稽的举止逗得哈哈大笑。沒有负伤和伤势不太重游击队员们纷纷抬起重彩号,将他们和缴获來的枪支弹药一道,小心翼翼地摆进了汽车的货厢。赵天龙凭借经验从缴获的战马里头挑出了八匹看起來最温顺的,组织人手拿绳索将它们分前后两排绑在了车头前。副队长吕风则带领所有身上沒伤的队员站在了汽车后,用双手紧紧顶住车厢板。

        “都准备好沒有!”红胡子从驾驶室里头探出半个身子,向所有人发出询问。

        “好了!”游击队员们齐声回应,心情因为即将开始的新鲜尝试而变得极为兴奋。对于他们來说,这辆因为失去动力而被鬼子丢在战场上的汽车绝对是一件稀罕事物。甭说坐在上面,哪怕是拿手摸上一摸,都算开了洋荤。

        “准备好了那就听我的命令!”红胡子的兴奋劲头不亚于任何人,单手把着车门,另外一只手高高地举起,“一、二、三!”

        “一、二、三!”“驾!”“走勒!”随着整齐的号子声,人和马一起发力。最外侧只有一层薄铁皮壳子的汽车颤了颤,晃晃悠悠向前移动。转眼之间,就被拉出了四、五十米。

        “赵队长,稍微悠着点儿!前边的路上草太多,马蹄容易打滑!”半个身体露在驾驶室外边的红胡子挥舞手臂,大声指挥,“老吕,你们不用推了。这玩意儿比咱们想象得轻多了!喂喂,车厢里头的那几个,给我老实儿躺好,不准把着厢板子往外看!说你呢,赶紧给我躺回去!小张,小张,方向盘把稳点儿。别老画之字行不行,再画,咱们就都掉河里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被点到名字的人笑着,闹着,手忙脚乱地听从指挥。其他游击队员则跳上坐骑,赶着缴获來的战马跟在了“八马力”的汽车之后。一边走,一边扯开嗓子向车厢里头的伤员询问,“嗨,老张,开洋荤的滋味如何,有沒有腾云驾雾的感觉?”

        “老李,你这回负伤可是负得值。坐汽车啊,那可是连蒙古王爷还都沒享受过的待遇呢!”

        “可不是么,以前光是听说过这东西,沒想到还有机会摸上。改天王队长想办法把它修理好了,咱们也上去坐坐?!?br />
        “想上來你们现在就可以上來!”听车厢外的同志们说得热闹,一名被晃得头晕脑胀的伤员们再次手扶车厢板坐起來,大声嚷嚷,“赶紧着,咱们两个赶紧换换。这瘪犊子玩意,老子快被它给晃悠死……,哇!”

        “哇!”又有两名伤员扶着车厢探出脑袋,对着车下的草地大吐特吐?!把蠡纭弊涛兜娜凡淮?,可并不是谁都能享受得起的。至少他们几个,如果伤好后还能继续骑马的话,这辈子都不会再选择坐汽车。

        好在只剩下了半天的路程,当晕车的伤员们感觉将胆汁都快吐光了的时候,大伙终于回到了营地。找了个隐蔽处将汽车藏好,大伙抬着伤员和战利品上了山。然后又是一阵脚不沾地的忙活,终于赶在夜幕降临之前,将所有收尾的事情处理完毕。

        张松龄惦记着红胡子的身体状况,随便对付了几口干粮,便拉着赵天龙一道前去探望。才走到红胡子的寝室门口,就看见副大队长吕风急急忙忙地从里边跑了出來。

        “吕队长!”二人停住脚步,主动向后者敬礼。

        “稍息!”吕风将手举到额头前,郑重回了一个军礼,然后放下胳膊,迫不及待地说道:“你们两个來得正好,我正要去找你们呢。老赵,上次你说的那个疤瘌大夫,距离咱们这儿有多远?这次受伤的弟兄有点儿多,我想派几个人过去把他请回山上來看看!”

        酒徒注:抱歉,今天只能一更了。明天尽量多更一节,将上周欠账补齐。同时照顾两个孩子的确有点累,头疼。

        (无弹窗小说网)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