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二 上)

    第二章 磨剑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二上)

        盐枭们的马术和组织性俱佳,转眼间,就在草原上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刚才还颇为喧闹的战场立刻显得空旷了起來,人的遗骸,马的尸体,还有一片又一片已经开始发黑的血迹,与天空中落下的云影交叠在一起,令从大漠深处吹过來的秋风愈发萧瑟透骨。

        有种苍凉的滋味,迅速和秋风一道侵入了每一名游击队战士的心头,令他们的脸色迅速变得肃穆,脑袋也在不知不觉间耷拉了下去。

        惨胜,不折不扣的惨胜。当盐枭们还在时大伙强撑着不去想自家的损失,当盐枭们离开之后,此战对游击队的打击,却清清楚楚地展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连同郑小宝这种少年战士在内,喇嘛沟游击队只剩下的四十八人。而在此战之前,他们的规模已经接近两百。前后加起來不过短短五天时间,原本兵强马壮的喇嘛沟游击队就牺牲了四分之三。并且剩下的人当中还有一大半儿负了轻重不同的伤。如果类似的战斗再來几次,游击队还有沒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他们不怕死!既然已经扛起了枪,他们对死亡早已有准备。但是这却不意味着他们对战友倒在自己的身边无动于衷!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考虑自己和所在队伍的前途与未來。当他们将注意力从胜利的喜悦转向自身现状,沒有人还能高兴得起來。即便象入云龙这样天生无所畏惧的,情绪都变得十分低落。穿着破皮靴的脚在草地上拧來拧去,一会儿就在身边拧出了三、四个丑陋的土坑。

        唯一看似沒受到周围气氛影响的人是红胡子,只见他松开揽在张松龄肩膀上的手臂,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一个缴获來的炮弹箱子。手臂用力在半空中虚劈了一记,大声问道:“都怎么了?打了胜仗怎么反而一脸晦气相?想哭是么?想哭就给老子大声哭出來。反正这附近也沒有外人,谁也不会笑话你们!“

        “王队长…….”几个在战斗中失去至交好友的游击队员们再也忍不住,转过身去,肩膀上下耸动。更多的战士却抬起发红的眼睛,讪讪地苦笑,不敢继续先前的幼稚举动。

        “都给老子转过身來!”红胡子厉声断喝,脸色骤然转冷,“要哭,就别躲着藏着,就站在老子面前哭,让老子亲眼看看你现在的窝囊相!”

        “王…….”正在嚎啕的游击队员们愕然转身,瞪着泪眼看向平素待大伙宽厚和气的王队长,不知道对方的态度为何突然变化得这么快!

        虽然哭声已经嘎然而止,红胡子却依旧不想放过他们,继续冷着脸低声咆哮,“怎么不哭了?!哭啊,继续哭??!看你们能不能把死去的弟兄哭回來!看你们的眼泪能不能把小鬼子冲进大海里头去!哭??!继续哭,你们怎么不哭了?老子还沒看够呢!那些死去的弟兄在天之灵,也沒有看够呢?!”

        “不是…….”“我们只是觉得,只是觉得心里头有点难受!”“您别生气,我们一会儿就好!”游击队员心中的悲伤被红胡子的怒吼打断,迅速用手在脸上抹了几把,委委屈屈地回应。

        “难受,老子就他妈的不难受么?!”红胡子咬牙切齿,两只眼睛瞪得宛若铜铃,“告诉你们,老子比你们任何人都难受,老子比你们任何人都想哭。老子想哭不是一天两天了!老子在第一名弟兄倒在身边时,就想哭。老子在小鬼子仓皇逃窜时,老子就想哭!老子自打被小鬼子象赶鸭子一样从奉天赶到这里那会儿,就一直想哭。老子看到一个锅里捞干饭的弟兄们一个接一个个在身边倒下,就一直想哭!”

        不但刚才抽泣的游击队们竖起了耳朵,其他战士的注意力也被红胡子的话所吸引,暂时忘记了失去战友的悲伤。

        在他们惊诧的目光里,满脸沧桑的红胡子抬手抹了下眼角,决绝地摇头,“但是,老子就是不哭!老子要把眼泪攒着,攒到小鬼子滚回老家那天,提着酒瓶,在死去的弟兄灵前去哭。老子要告诉他们,老子沒给他们丢人。老子在最困难,最艰险的时候,都一直笑着干小鬼子。老子到那时才有哭的资格,老子到那时候,才会一边哭,一边告诉他们,爷们,咱们这一仗赢了!小鬼子滚蛋了,你们的血沒白流??!”

        稍稍顿了顿,他继续低沉地怒吼,声音不算高,却盖住了草原上的一切嘈杂,推平了每个人心里的忧郁,“我知道,这次战斗咱们游击队对损失很大。但是,咱们也让马贼和小鬼子们碰了个头破血流!前前后后二十多家马贼,上千名土匪,都沒从喇嘛沟附近捞到一点便宜走。咱们以一支不到两百人的队伍,打败了几乎同样数量的鬼子,十倍余自己的马贼,这一仗,咱们赢得干净利落!”

        战士们静静地看着红胡子,满是硝烟的脸上除了悲伤之外,涌起了更多的自豪。正如对方所说那样,这一仗游击队虽然打得非常艰苦,但赢得也非常漂亮。喇嘛沟附近的汉人垦荒者和蒙古牧民都沒有受到太大波及,马贼们也始终沒能攻入游击队的营地。相反,在得到盐帮的意外支援后,游击队趁势反击,将二十几家马贼全部打成了惊弓之鸟。不经过三五年功夫休养,根本沒胆子再踏入游击区半步!

        “我知道大伙为游击队的前途担心。但是,老子可以在这里向你们保证,不出半年,咱们喇嘛沟游击队就会重新恢复当初的规模,并且会更强大,更有攻击力。老子不是骗你们,老子用不着骗你们!当年老子带着十几名残兵败将,都能把咱们游击队发展到将近两百人的规模,能够成为小鬼子的心头大患。老子如今有你们这些身经百战的弟兄在,还怕重建不起队伍?!你们谁要是不信,尽管站出來跟老子打一个赌。半年之后咱们游击队沒恢复原來的模样,老子就把队长位置让给他來做。谁赌,赶紧给老子站出來!”一边说,他一边将手伸向弟兄们,做出诚恳的邀请。

        凡是被他用手招呼到的游击战士们都讪笑着侧开身,谁也不肯接招。这些年來,大伙几乎亲眼目睹了游击队从无到有,一步步发展壮大。沒有人会怀疑王队长的本领,更不会在这个当口上自不量力地挑战他的权威。

        “你们估计都记得刚加入游击队时,咱们是什么样子!”手伸了一圈却拉上來任何人,红胡子微笑着摇头,“枪只有二十几条,还有一半儿老得不成模样。子弹不足一千发,手榴弹每人给不了一颗。但现在呢,咱们自己手中的,加上这一仗缴获的,光三八大盖儿,咱们就能拿出上百条。除了步枪和手榴弹之外,咱们还有歪把子,还有拐把子,马克沁,咱们还有这个…….”

        猛地向下一弯腰,他从地上将鬼子狼狈撤退时來不及破坏掉的九七式步兵炮单手拎了起來,高高举过头顶,“老子还除了轻机枪和重机枪,还有了大炮和炮弹!”

        “嘿嘿嘿!”很多游击队员被红胡子的情绪感染,暂且忘记了失去战友的哀伤。迫击炮,虽然大伙弄不清楚它是什么型号,也弄不清楚它的具体威力。但它却是小鬼子此番进攻喇嘛沟的最重要依仗。如今,连它都落在了游击队手里,小鬼子的残兵败将回去之后,日子能好过得了么?

        “早晚有一天,老子要带着你们,去主动向小鬼子发起进攻,去跟他们讨还血债!”手举步兵炮,脚踩画有明显警示标记的毒气弹箱子,红胡子威风凛凛?!霸缤碛幸惶?,老子将小鬼子造的这些毒气弹,亲手砸到他们的脑瓜子顶上。不信,你们就瞪大了眼睛看着!”

        “杀小鬼子!”“杀小鬼子!”所有战士都忘记了伤痛,彻底沉浸在了对胜利的渴望当中?;?、大炮、毒气弹,这一刻,他们仿佛看见了鬼子的末日,在游击队的打击下,象丧家之犬一般逃出黑石寨,逃向草原的尽头,逃进大海。而弟兄们则高举着雪亮的马刀,从背后追赶他们,将他们的脑袋瓜子一个个如同葫芦般砍落于地。遇到哪伙鬼子负隅顽抗,就一炮轰过去,毒他个人仰马翻!

        趁着弟兄们都在忘情呐喊的当口,红胡子将步兵炮小心翼翼地放下。然后纵身从炮弹箱子上跳落。双脚与地面接触的瞬间,他的身体突然晃了晃,但很快就重新稳定住了,气定神闲。

        张松龄距离红胡子最近,本能地伸出手去搀扶。手掌刚刚与红胡子肋下的衣服接触,立刻感觉到一股黏黏的湿潮?!澳??”他愣了愣,迅速将自己的惊呼声憋回胸腔里。

        “别让任何人知道!”红胡子轻轻动了动,挣脱他的搀扶??觳阶呦蛞幻芰松说牡苄?,将对方的胳膊架上自己的肩膀,“一中队留下继续清理战场,二中队跟我先送伤员回家。小鬼子丢下的那辆汽车也给我用马拉回去。老子自己摸索几天,说不定能把它修理好,然后开车带着你们去到鬼子的大门口炫耀战果!”

        注:九七步兵炮,空炮只有二十多公斤重。但威力很大??拐胶笃?,曾发生过游击队扛着一门炮攻打县城,逼得城里的小鬼子主动投降的战例。

        ()g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