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磨剑 (一 下)

    第二章 磨剑 (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磨剑(一下)

        “对啊,张大哥,你就别推辞了。我们还等着跟你学打枪呢?!”其他几名跟着张松龄一道在死亡线上打过滚的少年也凑上前,满脸期盼地央求。连续数天的战斗下來,张松龄表现已经彻底折服了他们。令他们巴不得现在就开始拜师学艺,以期今后能象前者一样在战场上纵横叱咤。

        “我——”张松龄依旧犹豫不绝。在特务团当连副时,他背后有团长老苟撑腰,仍然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连里的老兵们接受自己。如今到了喇嘛沟游击队,既沒有太拿得出手的功劳,也沒有强硬后台。一下子就进入队伍的领导核心,面临的挑战恐怕会更多。

        “就这么定了,男人汉大丈夫,哪那么多婆婆妈妈!”红胡子根本不给他第三次推辞的机会,手臂在他肩膀上狠狠勒了一下,大声宣布,“大伙都听好了,这就是咱们的第三中队的张队长?;岽蛘?,有文化,还特别有担当。今后谁要想痛快地杀几个鬼子,就多多向他请教。别抹不开面子,人家可是山东省国立一中毕业的高材生!”

        “知道了!”人群中,响起一阵热烈回应。不仅仅因为张松龄为整个游击队付出的那些努力,而且因为他的学问。要知道,在草原上,能把初小读完的,就已经算是文化人。张松龄国立高中毕业,就等同于过去的秀才甚至举人,无论走到哪里,都理应被高看一眼。

        “知道了就鼓一下掌!”红胡子扯开嗓子,继续鼓动。唯恐弟兄们表现出來的态度不够热情,在张松龄心里留下什么阴影。

        “欢迎,欢迎,举双手双脚欢迎!”游击队员们笑闹着,用力鼓掌。即便扯动了伤口,疼得呲牙咧嘴,也在所不惜。

        红胡子满意地点点头,拉着张松龄走向另外一个人,“咱们游击队的干部,你以前都见过,我就不跟你逐个介绍了。这位你來认识一下,他是我当年在东北军中的好兄弟,如今在安恒盐帮当大掌柜,阎志勇阎老板。咱们游击队这回能反败为胜,可是亏了他赶來得及时!”

        “久仰久仰!”见有外人在场,张松龄不想拂了红胡子的颜面。转过身,以江湖礼节向安恒盐帮的阎掌柜拱手。

        “你别听老王瞎扯,我就是倒卖私盐的小贩子,哪里称得起什么大掌柜!”被红胡子介绍到的人是一位四十出头的陌生男子,身穿土灰色的对襟棉布大褂,头戴一顶黑毡帽。乍看上去就像个山西土财主,但一开口说话,声音里却透出了浓烈的行伍气息,“倒是你张松龄的名字,最近十几天我可是走一路听了一路。差点儿就沒把耳朵给磨出茧子來!本以为这辈子都沒机会一睹英雄真容了呢,沒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

        “阎老板说笑了,如果您是小贩子,这晋冀鲁豫四省做盐业的,就沒一家敢自称大买卖了!”张松龄又笑了笑,很老练的恭维。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再度扫视周围人群。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他把偷偷观察到的结果与先前红胡子的话结合起來之时,眼前情况就有些令人震撼了。

        附近与游击队员们站在一起,凡是身上沒带着伤的,几乎每人都穿着一件儿土灰色对襟棉布大褂。更远处还有一些陌生身影正在仔细翻检每一具鬼子和马贼的尸体,也是个个身穿土灰色对襟棉布大褂。两边的总人数加起來,足足有三百挂零,已经远远超过了游击队在未开战前的规模。

        阎老板也为被张松龄的年青和老到吃了一惊,愣了愣,笑着追问,“怎么?张兄弟以前还听说过我们安恒盐业?你的话略带山西口音,难道家中长辈也是走西口过來的?”

        “我家是在鲁南一带做杂货生意的,开战前,每年都往返草原好几趟!当然不可能沒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安恒盐业??!”张松龄摇摇头,不着痕迹地忽略掉了对方的试探。

        “怪不得我一见到小兄弟就感到亲切,原來是同行!”阎老板的眉头轻轻跳了跳,迅速放弃继续刨问张松龄的跟脚。

        “可不是么?我一见到您老这身打扮,就觉得眼熟!”张松龄也悄悄收回触角,笑着敷衍。

        他以前其实压根儿就沒听说过什么安恒盐帮,但是对蒙古草原上的湖盐买卖却一点儿都不陌生。据经常出塞的父亲和哥哥讲,草原深处在一个叫坝上的地方有处大盐湖。湖水到了晚间,就自动结出雪花一样洁白的盐块來,天气越冷,盐的质地越单纯。所以做湖盐买卖的商贩,向來都是赶在快入秋时才带着一车车货物向草原进发。沿途将货物卖给塞外的汉人城镇和蒙古部落,到达湖边前恰好货物抛售完毕,只剩下空车。然后将空车装满湖面上凝结出的盐块,赶在第一场雪落下之前迅速南返。

        由于湖盐的味道和卖相都略强于海盐,而从湖面上凿盐又不需要支付任何成本,所以湖盐买卖的利润极其丰厚?;旧弦怀祷跷锏固诔鍪?,一车盐倒腾回來,就足够参与者花上好几年。但巨大的利润,往往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做走私湖盐生意者不但要面对草原上随时都会降下,足以将行走中的马匹直接冻僵的暴风雪,还要应付沿途的各路马贼、王爷私兵和官府税吏、税警。久而久之,跑单帮的私盐贩子和小规模的临时队伍,就都被淘汰出局。剩下的寥寥几支则都是本钱足、靠山硬、刀子也绝对够锋利的大字号,轻易沒人敢于出头招惹。

        换一种通俗的说法,所谓安恒盐帮,其实就是一支有深厚背景的武装走私团伙。专门从事将草原湖盐走私进关内,顺路再倒腾一些寻常商贩不敢染指的贵重物资进入草原的买卖。与其他绿林豪杰不同的是,盐帮不会主动攻击途中遇到的任何人,也不会仰仗着手中的武力进行抢掠。但如果有人敢主动上门寻衅,盐帮也绝对不会退缩忍让。宁可冒着全军覆沒的危险,也要跟寻衅者拼个两败俱伤。

        所以草原马贼出动“做生意”时,遇上成规模的盐帮通常都会主动绕路,以免一脚踢到铁板上,捞不到任何便宜反而伤筋动骨。而盐帮即便规模再大,也不会主动去撩拨马贼,以防引发所有整个草原绿林道的同仇敌忾之心,最后落个人财两空。

        倒是那些夏天时就进入草原做生意的小行脚商贩,最希望南返时能碰到一支盐帮,死皮赖脸地跟在队伍后边蒙混过关。通常盐帮发现小贩子们的取巧行为,也不会强行将其驱逐。反正敢在草原上拖延到秋末才往南返的小贩子每年也沒几个,就算顺手做了件善事,给自己和家人都积了一份阴德。

        不过今天,安恒盐帮的行为显然不符合传说中的行规。它居然在阎老板的带领下,与喇嘛沟游击队联手击溃了应日本鬼子招募而來的各路马贼!无疑,这种行为破坏了整个走私湖盐行当与所有草原马贼之间的默契。一旦此事被有心人利用,恐怕今后安恒盐帮再也不可能象以前那样大摇大摆地往返草原。甚至很有可能被各地的马贼视为头号攻击目标,彻底失去进入草原的资格。

        “红胡子怎么到哪都有朋友?并且个个都是可以替他拼命的交情?!”偷偷扫了一眼游击队长王洪,张松龄在心中悄悄嘀咕。先前听红胡子说喇嘛沟游击队请到了外援,他并沒有感到意外。毕竟八路军不可能只派一支人马向草原渗透,友军情况危险,其他兄弟部队赶过來帮忙,乃是份内之事,根本用不着大惊小怪。

        然而他却无论如何都沒想到,游击队外援居然是一伙恰巧经过此地的盐枭。更沒想到的是,这伙盐枭为了帮红胡子,竟然连自家今后的生意都不顾。宁愿放弃一条商路和每年入账数千块的巨大财源。

        “这是我们安恒盐业最后一次來草原上!”仿佛猜到了张松龄在想什么,阎老板转过头,很平静地跟红胡子告别,“大股东钱赚够了,不想让伙计们再冒被冻死在路上风险。所以今后老哥你再遇上什么事情,我即便想帮忙,也不可能赶得这么巧了。老哥你好自为之,有空记得给我托人给我捎信儿,兄弟我会一直惦记着你。如果日子实在艰难,就夺路杀回南边去找我。兄弟我只要有一口饭吃,也不会让你老哥的人饿到!”

        “那我可就记下了!”红胡子依旧是一幅江湖大豪模样,对什么事情都看得云淡风轻?!靶值苣阕吆?,有机会记得常來我这边看看!”

        “有机会一定会來!”阎老板笑呵呵地拱手。旋即一转身,冲着所有穿对襟灰布大褂的人喊道:“歇够了沒有,歇够了就上马。把今天的缴获都给我王哥留下,咱们到小柳树那儿取了大车,回家!”

        “是!”对襟大褂们齐声答应。放下刚刚从日本人身上搜出來的战利品,飞身跳上坐骑。须臾间,一缕烟尘便从张松龄眼前涌起,滚滚远去,滚滚掠过草原。

        ()g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