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迷城 (三 下)

    第一章 迷城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迷城(三下)

        “卑职疏忽,请委员长处分!”听蒋介石的话语里头隐隐带有抱怨之意,毛人凤和叶秀峰两个吓了一跳,赶紧站起來自请处分。

        “坐下,坐下,我不是抱怨你们,况且这事儿怪不到你们两个头上!”蒋介石挥挥手,非常和蔼地命令二人不要过于敏感?!白钥揭詠?,军事委员会派向敌后的游击队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若是每支队伍的动向你们都找我汇报,我这个委员长就不用做任何其他事情了。光是天天听汇报,就得活活累死!”

        “那是,那是。委员长日理万机,的确沒太多时间关注这些小事情!”

        “还是应该及早汇报的,只是卑职总想着把事情弄得更清楚些,免得浪费校长您的时间,所以才一拖再拖!卑职回去后便重新拟定一个章程,将军统局内部的信息处理流程弄得更规范一些。今后得到情报先分出轻重缓急,再根据其重要程度,决定其上报时间!”

        叶秀峰和毛人凤两个悬在嗓子眼儿的石头终于落回肚子内,笑了笑,分别大声回应。但是二人回话里头的侧重点却相差甚远,叶秀峰主要是想把自己的责任摘清,而毛人凤却能够举一反三,由一件事处理上的不足,联想到整个军统的情报运作流程如何改进方面。

        作为毛人凤的校长兼浙江老乡,蒋介石原本就对这个黄埔门生有一点儿亲近之意。此刻见对方如此机灵,心中的好感更多。摆摆手,微笑着说道:“那是你们军统局内部的事情,我不会横加干涉。我只会看你们调整以后的结果。眼下贵严在军委会这边忙得抽不开身,雨农又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跟日本人的谍报战上,军统局内部,你和其他几个骨干就要勇于任事。不要怕犯错,谁都不是天生的圣人,即便是圣人,也不能保证自己做事百分之百正确。捅了篓子出來自管找贵严这个老大哥担着,如果贺贵严也担当不起來,还有我蒋某人。我黄埔子弟是天生要站出來做事的。不要学某些人,坐而论道的本领一流,真的让他干实事儿,却只会帮倒忙!”(注1)

        听了校长大人如此推心置腹的话语,毛人凤激动得眼睛都酸了。再度站起來,默默地向蒋介石行了个军礼,然后做回沙发上,腰杆挺的比国民政府办公楼前的电线杆还直。

        叶秀峰心里头徒呼羡慕嫉妒恨,却知道在耍心眼和讨委员长欢心方面,自己无论如何都比不上毛人凤这曾经在社会底层打过滚的油滑老吏。稍稍斟酌了一下,在旁边低声说道:“卑职所以拖着一直沒将掌握到的消息汇报,也是存了综合汇总,以便能让委员长节省些时间的心思。现在看來,卑职先前的想法,的确有些鲁莽了。不过卑职保证就此一次,今后中统会从整个运作机制上做重大调整,绝不会再让同样的失误发生!”

        “也不算什么失误,毕竟只是一场局部小胜,原本就不该牵扯你们太多精力!”蒋介石将目光从毛人凤身上转回來,冲着叶秀峰轻轻点头。

        将情报工作分别由军统和中统两个部门承担,他的本來意图就是让两个部门互相竞争,互相促进。从今天毛人凤和叶秀峰两个人的表现上來看,这种避免一家独大的策略还是非常有效果的。至少,毛、叶二人都感受到了竞争对手带來的压力,都在积极地表现,互不相让,而不是彼此勾结起來,联手糊弄他这个国民政府大掌柜。

        又耐心地慰勉了两位后起之秀几句,蒋介石再度把话头拉回今天的正題,“报纸上的话,我向來是不愿意相信的。里头捕风捉影的东西太多,拿了人好处替人鼓吹的东西也太多?;褂心敲匆恍┧降募钦?,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颠倒黑白,胡编乱造,只图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更是让我非常反感。所以比起报纸上的东西來,我更愿意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亲耳听说的第一手资料,尽管这些资料可能远不如报纸上写的精彩?!?br />
        “委员长说得极是!”先前不小心被毛人凤拔了头筹,叶秀峰急于搬回。不待蒋介石把目光转向自己,就主动开口附和,“所谓言论自由,需要全体社会成员都变得成熟理性才行。如果保证不了这一大前提,结果便是谣言满天飞,还不如对其加以限制,避免让敌人钻了空子!”

        这句话非常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即便是竞争对手,毛人凤也听得暗中点头。由于短时间内失去了将近三分之二国土的关系,以前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报刊杂志,眼下几乎全涌入了四川境内?;蛘呶苏岫琳?,或者背后别有居心,这些报纸都喜欢故作惊人之语。捕风捉影,信口开河简直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干脆主动跟日本方面唱和,天天说什么中日亲善,理应及早罢战携手共建东亚等等。仿佛这一年多那一场场血腥的屠杀,都从來沒发生过一般。

        而想解决目前报纸上观点混乱不清的情况,对国民政府來说又非常棘手。处罚得轻了,起不到任何惩戒效果。处罚得稍重一些,非但**那边会指责政府侵犯了言论自由,政府的那些英美朋友,也会跳出來横加干涉。偏偏眼下国民政府还离不开**人和英美朋友的支持,前者涉及到政府的形象和信誉,至于后者,虽然英美朋友输入的物资从來都不是免费午餐,在几大兵工厂都被日寇夺走的情况下,如果失去了英美朋友的支持,国民革命军就得空手跟日本鬼子拼命了。

        “就拿这次黑石寨光复一事來为例吧!”见蒋介石和毛人凤、贺耀祖三人脸上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叶秀峰暗中得意,采取了更为积极主动的姿态奔向谈话的正題,“塞外偏僻之地,一个弹丸小县的光复,跟眼下长沙、岳阳一带的每天发生的血战相比,简直微不足道!而偏偏报纸上炒得这么热,沒完沒了!这背后沒有人暗中推动才怪!卑职这几天派人查了一下,叫嚷得最欢的两家报纸,都跟恒发粮业有着利益往來。而恒发粮业的大股东,恰恰也姓彭,跟咱们军统局那位光复黑石寨的少年才俊出自同宗,弄不好就是一家!”

        “天下姓彭的多了,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一家?!”听叶秀峰把问題往军统局身上扯,毛人凤本能地出言反驳。但猛然想到先前大哥贺耀祖提醒的那句“老头子今天中午要了一杯葡萄酿!”,后半句话立刻变成了对自己麾下弟兄的维护,“即便他们就是一家,这么做也不能算出格。毕竟彭学文同志立下的是实实在在的功劳,而做人父母的,有谁见了自家孩子出息了,不喜欢于人前吹嘘一番?!”

        当着委员长的面儿,叶秀峰岂肯任由毛人凤偷换概念的伎俩得逞?立刻冷笑了一声,撇着嘴道:“问題是,他家光顾着替自己的孩子吹嘘,却根本沒考虑对大局的影响。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向政府发难了,问咱们为什么沒派更多的游击队到敌后去?还有人就此得出结论,日寇实力非常虚弱,国民革命军先前的表现差,是因为政府选将不当,后勤支持无力!”

        毛人凤的印象里,原本沒有彭学文这么一号人物。但是为了维护军统局的利益,更是为了向蒋校长表明自己在光复黑石寨一事上的态度,他义愤填膺地站了起來,挥动着胳膊喊道:“照你这么说,难道彭学文他打了胜仗还错了?!打了胜仗不准夸耀,那些打了败仗的呢,是切腹自尽,还是开记者招待会说自己虽败犹荣?!那些……”

        “齐五,注音说话的态度和场所!”贺耀祖及时地开口,将毛人凤的怒吼硬生生掐断。

        “我只是不满他们中统局看问題的角度!”毛人凤放下手臂,红着眼睛向其他两人道歉,“局长,校长,请原谅属下的失态。咱们军统,咱们军统一年來那么多弟兄在敌后舍生忘死地战斗,大多数人根本沒來得及有所建树,就悄无声息地就殉国了。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彭学文,带领孤军深入敌后,在既沒有粮草也不可能有援兵的情况下光复了一座县城,还要被人,还要被人从背后……”

        说到动情处,他不由自主想起那些阵亡在敌后战场上的军统局基层干部,眼泪顺着两腮凄然而下。

        叶秀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毛人凤居然如此会演戏,说哭就哭,之前半点准备都不用做??晌蘼鄱苑绞窃谘菹芬埠?,真的动了感情也罢,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却不是他能随随便便侮辱的。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继续在彭家利用舆论替自家子侄造势的问題上纠缠,愣在沙发上好半晌,才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中统,中统局也不是只看到彭家利用舆论,中统局其实一直在努力挖掘…….”

        “好了!”蒋介石本人对叶秀峰刚才的借題发挥行为非常不满,皱了下眉,沉声打断,“我叫你们两來是了解情况,不是想听你们两个互相攻击。彭家如何利用媒体给自家子侄造势,那是彭家的事情,扯不到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小家伙身上。你们两个就是论事,不要过多加入自己的主观评判,我只要事实,越干净的越好!”

        注1:雨农,戴笠的字。

        ()g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