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迷城 (三 上)

    第一章 迷城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迷城(三上)

        蒋介石年青时虽然曾经放浪形骸,但中年后戒烟戒酒戒色,甚至连茶水都不喝一口。就凭这份毅力,在一众黄埔生眼里,就甩出了国民党内其他竞争者无数条街。而反观国民党内那些有志问鼎逐鹿的大佬们,或者贪恋杯中之物,或者贪恋女色,甚至还有一大堆鸦片鬼,无论从哪种角度看,被蒋校长踩在脚下都不冤。

        作为曾经的黄埔生,毛人凤深知贺耀祖为什么把一杯葡萄酒强调得如此神秘。对着电话千恩万谢地说了一大堆,才恋恋不舍地跟老前辈再见。转过头來,对着徐、魏两名下属的脸色也捎带着变和善了许多。

        “两位可能要多辛苦几分钟了,彭家给自家子侄造势造得太卖力,已经惊动了校长。咱们得把所了解的真实情况仔细梳理出一个报告來,赶在下午三点之前,由我亲自给校长送过去!”

        即便他不做特别说明,徐、魏两人也知道今天是沒时间再想午饭的事情了。当即齐齐答应了一声,取出纸笔开始与上司一道撰写报告。按照贺耀祖的预先提醒,三人在报告里头基本做到了据实而书。所有推断出來的内容只要沒有证据一概不写,甚至连北平站与黑石寨方向最近几天一直保持着联络的事情也主动替对方隐瞒了下來。

        这样写的报告难免会被人认为做事不力,可与“欺君”罪名相比,毛人凤宁愿被骂上几句废物。被骂做废物,至少他还有机会学习改正。欺君的帽子万一戴到头上,这辈子恐怕都很难东山再起了!

        等一份精雕细琢的报告出笼,时间也到了下午两点左右??纯赐獗叩挠暌丫O?,毛人凤换了一身军装,坐上汽车直奔美玲搂。由于人口的涌入速度已经严重超越了山城的吸纳能力,城区的交通如今拥堵得厉害。好在罗家湾19号与行政院距离足够近,军统局的车牌子又沒哪个不长眼的交警敢拦,他倒沒在路上耽搁太长时间。很快就在行政院内下了车,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地走向美玲搂前。(注1)

        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身穿中山装的瘦子站在距离美玲搂不远处的大树下,直勾勾地盯着树干上的蚂蚁看。毛人凤冷撇了撇嘴,加快脚步走了过去,皮笑肉不笑地跟对方打招呼,“哎呀,这不是叶副局长么?这么早就赶过來了。鄙人一直听说中统局的干部敬业,连吃饭睡觉都不忘工作。怎么样,在行政院的树下有什么新发现?找到大槐国的奸细了,要不要卑职派些弟兄來协助进剿?!”

        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副局长叶秀峰是美国匹兹堡大学的硕士,虽然为人刚愎狭隘了一些,学问却是中西兼修。听到大槐国三个字,岂能不知道毛人凤是拿南柯一梦的典故來嘲讽自己?双眉之间立即涌起一股黑雾,瘦削的脸也愈发显得苍白,“您毛副主任手下的弟兄,叶某可真劳烦不起。弄不好连小米饭都沒做熟,锅先被他们给砸了。毛副主任也來向委员长汇报工作么,那可真巧。叶某在美国读书时,养成了一个不太好的习惯,就是边散步边考虑事情。沒想到毛副主任也有同样的嗜好,不知道是在沪上求学时养成的呢,还是在潮州求学时养成的呢?!”(注2)

        毛人凤早年曾经求学于复旦,不知道何故未能毕业。转投黄埔军校潮州分校后,又因身体适应不了军校的训练强度而生病退学。所以沒有拿得出手的学历,一直是他本人的心病。此刻被叶秀峰这个匹兹堡大学的硕士当面揭了短,脸色也登时气得如同一张白纸。咬紧牙关强忍了好一阵儿,才叹了口气,幽然回应,“毛某求学时心向革命,哪里能养成如此高雅的好习惯?倒是叶副局,当年学问做得那么出色,如今却不得不把全部心思都用來琢磨党务政务上,实在太可惜了!”

        “能为国家出力,有什么可惜的!”叶秀峰被“夸”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大声替自己辩解?;八党隹?,又觉得分量实在不够证明自己弃学从政是因为醉心于权力,想了想,再度扯开嗓子,大声强调了一句,“况且放眼中国,如今哪里还能容得下一张安静的书桌?!我辈效仿班定远投笔从戎,此生又何憾可有?!”

        “叶兄这话说过了,依毛某之见,有前方将士舍死忘生地浴血抗战,西南中国未必找不到地方可以摆下一个安静的书桌!”知道比赛掉书包,自己无论如何不会是叶秀峰的对手,毛人凤干脆另辟蹊径,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笑着补充,“但是么,呵呵,今天的风好大,树梢都给吹动了!”

        叶秀峰心思转得稍慢,还以为毛人凤是辩论不过自己,转而谈起了天气。得意地笑了笑,也跟着轻轻抬头。待看到被雨水打过的梧桐树叶动动沒有动一下,才明白对方是借用了禅宗的典故,“风动、树动,还是诸位心动”,嘲笑自己心里头根本沒有一张书桌。登时羞得两颊发烫,恨不能脱下中山装,将毛人凤的鼻子一拳打个稀烂。

        毛人凤整天接触的就是什么暗杀、绑架等勾当,潜移默化之下,心里头警惕性高得离谱。发现叶秀峰两眼之中凶光乍现,立刻后退了半步,连声冷笑“怎么?叶副局想考校一下卑职的身手?!那你可是选错了地方!”

        叶秀峰年青时留学于美国,在学校里经常接触的信条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然而回到中国之后,他却将这个信条更加深了一步,变成了“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要打得你无法开口说话!”。只可惜今天他遇到的是毛人凤,连军统下层那些三教九流都能收拾得住,又怎会怕这带着眼睛的斯文人耍流氓。见叶秀峰被憋得额头青筋直冒,笑了笑,继续挤兑道:“叶副局如果真心要考校卑职,咱们不妨另约个时间。无论是枪法还是拳脚,随便你挑。咱也不提什么军统、中统,完全來个以武会友。无论是谁输了,就按江湖规矩给对方上一杯茶,鞠三个躬,以后见了面自动小一辈儿,叶副局以为如何?!”

        “你,你……”叶秀峰这次算真的一脚踩在了钉板上,进退都难过至极。直憋得眼前发黑,胸口发闷,眼看着就要濒临暴走的边缘。就在此时,耳畔忽然传來一阵悦耳的马达声响,有辆黑色的别克车如同黑天鹅一般从湿润的路面上滑了过來。

        不像毛人凤和叶秀峰两个将汽车停在了他处,这辆以奢华和高速著称的“别克世纪”直接泊在美玲馆正门口。也沒有司机下车伺候,驾驶者自己推开车门,笑着跟叶秀峰和毛人凤二人打起了招呼:“两位老弟來得真早!我还以为自己够提前了呢,沒想到你们两个居然已经到了。既然來了,怎么不进去跟夫人讨杯咖啡喝,傻戳在门口干什么?!”(注3)

        “以为谁都向你贺贵严呢,随时都能喝到校长夫人亲手泡的咖啡!”毛人凤和叶秀峰立刻放弃冲突,不约而同地在心中腹诽起了军事委员会主任贺耀祖。(注4)

        偷偷嘀咕归偷偷嘀咕,他们两个之中此刻可是谁也沒胆子得罪这位随便出入蒋介石家的大红人。齐齐向前走了几步,规规矩矩地跟对方见礼,“见过严公!”“既然是校长和严公有约,我们两个晚辈提前來几分钟当然是应该的!”

        “客气了,客气了!我也是被校长临时叫过來询问一些事情,可不敢狐假虎威干涉两位老弟的份内之责!”贺耀祖一边下车还礼,一边笑呵呵补充。丝毫不敢因为资历和官职远在另外二人之上而于二人面前托大。

        “都是留过洋的人,差别怎地这般大呢!”侧头看了叶秀峰一眼,毛人凤在心中悄悄比较。

        此时此刻,叶秀峰心里头也悄悄拿自己跟贺耀祖做了一番比较,得出的结果却令他的自信心非常受打击。论气质贺耀多年行伍,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军人的阳刚味道。而他自己却又瘦又干,还略带一点驼背。论相貌贺耀祖虽然比他年长十岁,却因为最近几年情场官场双重得意而神彩飞扬,黑发满头,他叶某人却因为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才过中年就白了头发,看上去就像一个屡试不第的措大,要多穷酸有多穷酸。

        更令叶秀峰心里无法平衡的是,贺耀祖居然敢真的在距离事先约定时间还有大半个钟头之前,就直接朝美玲馆大门里头走。而站在门口的侍卫们居然谁也不拦阻他,反倒热心地上前替他掀开帘子,嘘寒问暖。转过头对上跟在贺耀祖身后小心翼翼往里头溜他和毛人凤。就皱起了眉毛,满脸警惕。(注5)

        “是委员长让他们來的!”好在贺耀祖不是个爱摆谱的人,发觉身后的动静有些尴尬,就回过头,主动向侍卫们说明情况。

        几个当值的侍卫立刻换了笑脸,将毛人凤和叶秀峰两个也迎接入内。自然有管事者从楼上下來领三人到小会客室等待,不多时,身穿旗袍的宋美龄亲自端出咖啡,连同几色精致的西洋点心,一并送到客人面前。

        毛人凤与叶秀峰两个慌忙起身称谢,紧张得手心直冒汗。侧眼偷看贺耀祖,却是一边跟宋美龄打着招呼一边端起咖啡慢品,浑身上下沒有半点儿面对第一夫人的自觉。

        有毛人凤和叶秀峰这两个不太熟悉的人在场,宋美龄不愿意落下个后宫干政的口实,很有风度地跟三人都寒暄了几句,便找了借口离开。又过了大约半盏茶时间,中华民**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身着一袭便装出现,才进门,就笑着跟大伙打招呼,“都过來了,不是说好了下午三点么?我怕耽误了你们处理其他工作,特地把时间定得稍晚了一些,沒想到你们三个居然都是急性子!”

        “可不敢您老久等!”在蒋介石面前,贺耀祖终于变得稍微拘束了些,但也非常有限。毛人凤与叶秀峰则赶紧从沙发上站起來,一个行军礼口称校长,一个行鞠躬礼口称委员长,毕恭毕敬,唯恐礼数上有半点儿缺失!

        “行了,此处沒有外人,沒必要弄得太正式!”虽然身为中华民国实际上的最高掌控者,蒋介石的骨子里,却依旧带着几分早年行走江湖时养成的洒脱,随意地挥了下手,命令三人不必拘束。然后命人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端在手里一边喝,一边笑着数落,“我说贵严老弟,你别表现得那么招摇行不行!别克世纪,全国有数那么几辆,你弄一辆來偷偷开也就算了,还老拿在外边显摆!眼下可是全民抗战期间,你就不怕别人怀疑你的钱來路不正?!”

        “您老不怀疑我,其他人无所谓!”贺耀祖撇撇嘴,根本沒把外界的目光当一回事儿?!拔腋切┤擞植皇?,凭什么事事都在乎他们的看法??銮壹幢阄也豢獬?,某些家伙想弹劾我,也能找出别的由头來。倒不如弄个谁都看得见的把柄给他们抓,双方彼此都省心!”

        “那倒也是!”蒋介石原本也沒打算真的要求贺耀祖收敛行为,只是想借这些杂事缓和一下会客室内的气氛,免得毛人凤与叶秀峰两个过于紧张罢了。此刻见二人的脸色已经慢慢恢复了平静,便笑了笑,迅速将话头转回正題,“最近报纸想必你们都看到了,黑石寨光复的事情,被嚷嚷得很凶??尚Φ氖?,我这个中华民国的军事委员长,却根本不知道是麾下哪支队伍杀到了那么老远的敌后去。所以把你们三个一起叫來,多少了解一些。免得过后又有人说我指挥不当,专门把勇士往阎王爷那里推!”

        注1:蒋介石在重庆期间,一直住在行政院内的美玲搂。

        注2:小米饭,暗指黄粱一梦。与前文毛人凤用的典故南柯一梦相对应。本意都是说人世间繁华如过眼烟云。但被毛、叶拿來讽刺对方热衷富贵,白日做梦。砸锅,暗讽军统内部派系林立,喜欢互相拆台。

        注3:别克世纪,英文名buicktury,第一代生产于1936年,8缸引擎,时速当时就可达140公里。少量推向中国市场并加长了车身,使该车显得愈发豪华大气。

        注4:贺耀祖这个人的经历很有意思,在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初期,非常受蒋介石的信任。曾经充任蒋的侍从室主任,替蒋掌管卫队。后因为他的妻子加入了**而失去了蒋的信任。但蒋却沒有命人把抓他的妻子抓走。

        注5:叶秀峰性子偏狭,心胸甚窄,却又非常贪恋权位。在1945年成功取代徐恩曾成为中统局长之后,事事插手,并且在支付属下开销方面非常吝啬??梢运?,中统从最初与军统比肩的特务机构最后衰落到仰人鼻息的地步,与叶在任上的所作所为不无关系。

        ()g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