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迷城 (二 下)

    第一章 迷城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迷城(二下)

        “是!”魏大铭和徐业道两个起身领命。心中却无法理解毛人凤是真的让自己及时与北平站那边互通消息,还是另外有所暗示。照常理,北平站在黑石寨光复一事上的反应,已经表现得对毛副主任非常不尊重。而以毛副主任平素的为人,也未必真能以德报怨,除非此事还涉及到更深的内容,涉及到大局后的大局。

        正困惑间,忽然听到桌案上的电话又“叮铃铃”响了起來。毛人凤向两位下属做了个稍待片刻的手势,快步走到桌前,抓起电话机,“调查统计局机要室,我是毛人凤,您是哪位?!”

        “齐五老弟好专业啊,不愧为戴副局长亲自举荐的贤才!”电话里头传來一个宽厚的长者声音,话里话外带着几分调侃之意。

        甭看毛人凤在下属面前不苟言笑,对待电话另外一端的人,却是恭敬有加。立刻将身体站了个笔直,满面春风地回答道:“哪里,哪里,晚辈资质鲁钝,可是当不起严公如此盛赞。您老怎么亲自打电话过來了?!有用得着晚辈效力之处,尽管派人來吩咐一声便是!”(注1)

        “你这个小家伙,嘴巴里头是不是嚼着糖呢!隔着电话线我就闻出來了?!钡缁傲硗庖欢说娜讼匀桓朔锖苁?,听他说得嘴甜,笑呵呵地打趣?!皼]有事情,我就不能亲自打个电话给你了?老贺我虽然年龄大了些,可也沒老到连电话还要秘书帮忙打的地步吧!”

        “哪里,哪里,您老如果这么说,我可真的沒法活了。谁不知道您老才是咱们军统局的老大哥,若是沒有您在上面力撑,也不可能有咱们军统局的今天!”毛人凤继续赔笑,仿佛所有话语都是由衷而发一般。

        见到他这般模样,旁边的徐、魏两个处长沒法不猜到电话另外一侧的是军统局的挂名局长贺耀祖,贺贵严。这位平素很少來军统局露面的贺局长,可是非同一般。早在辛亥革命之前就加入了同盟会,并且得到黄兴的大力推举,在革命成功之前和之后两度赴日留学,最后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随即跟在孙中山身边,每战必至。后又参与北伐,历任师长、纵队长、军长,军事委员会参谋次长。并且在参谋次长职位上辅佐蒋委员长取得中原大战的完胜,收服韩复渠、孙连仲、宋哲员等一干直系悍将,凭借无可争议的功劳,成为委员长最信任的心腹之一。无论做什么重大决策,蒋委员长都会问一问他的建议。

        可以说,不光副主任毛人凤,即便是副局长戴笠,见到这位只挂名不干任何事情的贺局长,都会站直身体,以晚辈之礼叫一声“严公”。至于其他基层特工,能跟这位贺局长当面说上一句话都会满世界炫耀好几天,唯恐不被他人知晓自己与局长大人搭上了关系。

        而这位贺局长之所以能受到手下人发自内心的尊敬,除了资格老、功劳大和圣眷正隆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不贪恋权力。知道蒋委员长任命自己为军统局的第一任局长主要是要借助自己的声望,而非让自己做出什么成绩。就立刻把所有工作无论巨细都交给了副局长,蒋委员长的浙江老乡戴笠全权负责,平素根本不到军统局來坐班,也从來不过问局中任何事情。

        今天,从不坐班的贺局长突然直接把电话打到毛副主任桌上,恐怕不会是小事儿。抱着某种窥探秘密心态,徐、魏两个处长竖起耳朵继续偷听。只闻电话那边又是一阵爽利的大笑,“你这个小家伙啊,生怕我不知道自己这把老骨头几斤几两是不?!放心好了,我打电话,不是替委员会里头其他人撑腰,他们的事情,还轮不到我出头。我打电话,是因为老头子突然想要见你,你准备好关于黑石寨方面的资料之后,在下午三点准时到老头子那里去一趟吧。早点出发,千万不要在路上耽搁!”

        “是!”毛副主任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來,抓着电话的手颤抖个不停。

        不完全是因为畏惧,更大程度是因为激动。要知道,贺耀祖口中的老头子,可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中华民国第一人,将军政大权独揽于一身的蒋公介石。他毛人凤之所以能平步青云,以后生晚辈之身爬到副主任位置,还不是因为与戴副局长一道做了蒋委员长的乡党,忠心无形中受到了肯定么?!

        虽然能用毫无意义的废话就应付掉军事委员会那些无权无势的大佬,可借一万个胆子毛人凤也不敢用同样的废话去应付蒋委员长。抓着电话喘息了好半天,才抬起另外一只手擦了把额头上虚汗,小心翼翼地询问,“严公,严公,能不能指点晚辈一下。老,老人家主要想了解哪一方面?!”

        仿佛沒料到毛人凤会有此一问,电话另外那端的声音立刻变得严肃了起來,“我说齐五老弟,不是老哥多嘴,这揣摩上意的勾当,可不该是我辈军人所为!况且以我目前所处的位置,哪里能猜到委员长想了解些什么?!”

        “是,是,严老教训得对,晚辈莽撞了,莽撞了!”毛人凤立刻一个立正,非常认真地承认向对方承认错误?!巴肀?,晚辈只是难得见一次委员长,怕说得太乱,太沒有头绪,耽误他老人家太多时间?!?br />
        “你明白自己莽撞就好!”军事委员会主任贺耀祖的声音从电话另外一端传來,语重心长,“委员长想侧重了解哪以方面,沒必要乱猜。他不是约见你一个人,三点钟的时候,中统局的叶副局长还会到场,他手中有些资料,刚好可以补充你那边的不足!”

        听到情报领域的竞争对手中统局那边将有一位副局长与自己同时接受蒋委员长的召见,毛人凤心里头愈发感觉到紧张。抓住电话哼哼唧唧憋了半晌,才壮着胆子又试探着问了一句,“严公,严公能不能指点一下,晚辈去见蒋委员长时,应该注意哪些礼仪。晚辈,晚辈,请严公见谅,晚辈的确沒见过什么大场面,怕事失了态,给咱们军统丢人!”

        毕竟还挂着局长的名头,电话另外一端的贺耀祖,也不能真的完全对毛人凤这个名义上下属不闻不问,略做沉吟,笑着回应道:“你这个小家伙啊,不就是见老头子一面么,别人求还求不到的机会呢,你瞎紧张个什么劲儿?!他又不是皇上,还能一句话沒说对就把你推出午门去喀嚓掉?!”

        “是,是晚辈想多,想多了!”毛人凤笑着点头,仿佛此刻贺耀祖就站在自己面前一般。

        “别胡思乱想。到时候,有什么就说什么,不清楚的就说不清楚,别乱编!老头子最恨别人拿瞎话糊弄他!”贺耀祖的声音继续传來,总算给了晚辈一点针对性指点,“还有,老头子今天心情不错,中午吃饭的时候,破例叫了一杯葡萄酿。你应该知道,他平素滴酒不沾!”

        注1:关于毛人凤的性格,具体可以参见军统北平站另外一位站长乔家才的回忆录《关山烟尘记》。乔与马汉三一道被毛人凤以贪污罪清洗,因说情人太多,侥幸逃脱死刑。被关押到病故后才重见天日。

        酒徒注:第二更送上,补昨天。

        ()g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