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迷城 (二 上)

    第一章 迷城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迷城(二上)

        “不必,我相信王站长能处理好这件事!”副主任毛人凤摆摆手,摆出一幅大度的姿态回应。

        如果想越级跟黑石寨方面取得联系,他根本不用象魏大铭说得那样,采取什么信号追踪分析这种非常手段。以副主任的身份直接发电报给北平站的站长王天木,要求此刻位于黑石寨方面的特工小组直接跟自己汇报情况,即便王天木心里头再不高兴,也不会跟他硬顶。但是那样做的话,未免显得他这个副主任威信太差,而军统重组后所面临的内部山头林立问題,也必将彻底的被摆到台面上?。ㄗ?、注2)

        电讯处长魏大铭身上虽然书卷气很足,心思转得却不慢。稍一琢磨,便知道自己可能给毛主任出了个馊主意,笑了笑,继续说道:“最近华北方面申请了很多微型电台,说是要筹建察绥分站,具体负责人正是马凤池。他对那个姓彭的小家伙有师徒之谊,主任如果想多了解一些黑石寨的情况,我可以直接发一个电报给他!”(注3、注4)

        说完话,非常期待地等着毛人凤的肯定。谁料毛人凤却皱起了眉头,手指在桌案上缓缓叩动,“哆、哆、哆、哆”,宛若老僧入定般,半晌沒有任何回应。

        魏大铭是纯技术出身,性子中原本就带着几分文人的狂狷。见对方刻意冷落自己,脸色立刻就变得难看了起來。

        以他的资历,也的确有跟毛人凤撂脸色的本钱。作为中国电讯界数一数二的开山人物,他被戴笠拉入特工组织之后,花费了三年不到时间,就将组织里头的几个电讯人员发展培养到了四千余人??梢运?,整个军统及其前身的电讯组织,都是魏大铭亲手所建。无论资格还是功绩,都远远在毛人凤这个副主任之上。

        在旁边的徐业道敏锐地看出了气氛不妙,悄悄地用脚踢了一下魏大铭的凳子,示意对方不要冲动。后者在即将爆发的边缘被唤醒,感激地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再度将目光转向毛人凤,“毛副主任还有其他事情么?我來之前,正在处理军统局和下面各站的技术设备升级的问題。如果把发报机缩小到收音机一般大,以后向日战区渗透…”

        “升级的事情先放一放,再等十分钟,我一会儿说不定还会需要问你一些事情!”毛人凤摆摆手,烦躁地站起身,走向临街一侧的窗子。外边天还是阴沉沉的,非常破坏人的情绪。让他忍不住就想朝魏大铭那秀气的脸上狠捣几拳,但想到对方在调查统计局中无人能代替的作用,还是将心头打人的**强行压制了下來。

        提建议不对上司胃口,想找借口溜走也被否定,魏大铭便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戳诵卸ΥΤば煲档酪谎?,苦笑着摇头。

        徐业道是北京大学政法系毕业的高才生,北伐期间便任军法处长。无论学历和资格,也都足以傲视毛人凤这位黄埔肆业,完全靠戴笠老乡关系才爬到众人副主任位置的上司。见魏大铭将目光转向自己,陪着苦笑耸肩,对魏大铭的处境深表同情。

        二人都不肯再主动开口说话,静待毛副主任一个人做出决断。等了十分钟又十分钟后,直到肚子里边已经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才终于听见毛人凤低声问道:“最近几天,曾家岩那边有什么动静?!”

        曾家岩五十号是**代表团在重庆的驻地,毛人凤此刻问起來,自然不是关心代表团成员的个人起居。徐业道想了想,笑着回应,“还是老样子,跟那些对政府心怀不满的家伙往來密切。但是这几天却沒见他们与报界的人士有过多交流,新华社在光复黑石寨的事情上,表现也很谨慎!”

        “那是,他们自己人在华北各地的功绩还表不过來呢,哪有功夫关注到塞外!”毛人凤撇撇嘴,淡然点评。

        嘴巴上说得虽然平淡,内心深处,毛人凤还是又觉得轻松了不少。新华社沒有给与黑石寨那边过多关注,说明延安方面对此事儿参与得不是很深。但也有可能是新华社故意不关注此事,欲盖弥彰。谁说得清楚呢?!在谍报方面,**那边的周恩來可是老手中的老手。无论能力和资格,都足以当军统大部分人的老师。

        作为黄埔军校曾经的学生,毛人凤可不敢太低估周恩來这位政治部主任的本事。皱着眉头又想了一会,再度开口问道:“最近的报纸你们都看了吧。渝中快讯和山城晚报的表现是不是太活跃了一些。这两家报社的幕后金主你们派人查过么,跟曾家岩那边有沒有关联?!”

        “查过,应该沒什么关系!”徐业道年轻时也办过报纸,亲身感受过言论迫害之苦。故而对毛人凤的提问很是反感。想都不想,就直接否认了两家报纸跟**方面有瓜葛。

        “哦!”毛人凤的眉毛迅速向上跳了跳,转过头來,看向徐业道的目光很是令人玩味。

        徐业道心里头打了突,迅速意识到自己可能冒犯了毛主任,赶紧出言补救,“那两家报纸上,广告费收得很高。有家恒发粮业是他们的常年老客户。而恒发粮业的最大股东,好像出身于颍州彭氏!”

        “娘希匹!”毛人凤气得一拍窗框,再度以浙江话骂起了人?!八球V菖砑?,管得事情也太多了吧!上到用飞机倒腾西药,下到矿井挖煤,这天上地下,还有哪一样他们不染指的?!”

        徐业道耸了耸肩,再度恢复了沉默。如果那位在察哈尔草原上搅风搅雨的彭学文出身于颍州彭氏的话,其家族的做法,实在无可厚非。这年头,谁家儿孙大学毕了业,其父母还恨不得在报纸上发文广而告之呢。象彭学文这种明显有投资价值的族中精英,颍州彭家怎么可能不大力栽培?!况且以彭家在政界、商界和军界的深厚底蕴,军统想拿其在报纸替自家子侄宣扬功绩的事情做文章,恐怕也不那么容易。这边头天刚刚有所动作,下一天,估计就有若干大佬亲自将名帖递到戴副局长桌案上。

        不用任何人提醒,毛人凤也知道以目前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一个根深蒂固的大家族。铁青着脸沉默了一会儿,冷笑着说道:“且不管他,牛皮吹得越鼓,破得也越快。你们两个回头多多留意日本人的动静,屁股上被人捅了以锥子,他们不可能沒有反应。若是能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的话,不妨第一时间通知北平站那边。免得他们反应太慢,被小鬼子打个措手不及!”

        酒徒注:本节涉及背景资料太多,所以只算两千字。多出來的白送。

        注1:军统前身为复兴社特务处,1937年底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密查组合并,称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1938年8月中又拆分出一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由于吸收了太多的帮会成员和旧军阀的亲信,导致军统内部派系林立,矛盾重重。戴笠生前还能勉强将内部矛盾压制,戴笠飞机失事之后,继任者毛人凤则铁腕血洗了不同派系的马汉三等人,导致华北一带军统下层心灰意冷,几乎以看热闹的态度旁观了傅作义率部起义。

        注2:王天木,军统北平站长。戴笠麾下六大金刚之一。曾参与策划多起对日伪要员的刺杀。1939年投日,令军统在北方的组织几乎被日军连根拔起。日本投降后隐居北平,凭借在军统中的丰富人脉躲过清算。后逃到台湾,病死。

        注3:魏大铭,军统电讯室主任。当时中国数一数二的无线电专家,抗战期间,带头微型化了电讯发报机,并组建了军统的电讯网络,功劳极大。

        注4:马凤池,即马汉三。凤池是笔者为他杜撰的字。马汉三是冯玉祥的学兵队出身的西北军低层军官,在冯部人脉很深。后投靠军统,颇受戴笠器重。历任察绥站长,北平站长等职务,在抗日期间为军统立下了很多功劳。但因为不是浙江人,一直进入不了军统核心。戴笠空难亡故之后,被毛人凤以贪污罪处死。近年有香港无良文人演义马曾经投日,而恰恰在其编造的的马投日期间,马父被日寇报复枪杀,马妻被日寇抓入监狱。而马本人也因为参与了刺杀倭寇天皇特使行动而被北平封城搜捕。若马投日属实,他和日寇之间的合作也未必太“密切”了些!

        ()g

        (无弹窗小说网)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