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戎机 (十 下)

    第七章 戎机 (十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戎机(十下)

        甭看皇协军们平素欺负起老百姓來个个如狼似虎,看到日本人,却立刻开始膝盖发软,腿肚子发虚,一边大幅度鞠躬,一边结结巴巴地回应道:“报告太,太君,我们,我们刚刚集结,集结完毕。正,正在往城墙那边走!”

        “集结?!”假洋鬼子迟小波轻蔑地看了众皇协军一眼,转身向一名身穿西装的日本人汇报,“&*%、¥##、##*……?!”。

        “八嘎特内饿吗有?。。?#、##*!”身穿西装的日本人怒气冲冲地说道?!疤⑴?,太君息怒!”迟小波吓得连连后退,转过头,却冲着伪军们露出了满口獠牙:“太君问了,你们这些人里头,谁是头?过去跟他说话!”

        伪军们纷纷退开,让出队伍最后的阎福泉。身为黑石寨里的伪军总头目,阎福泉多少比手下人胆气足一些,整了整军装,大步上前,“鄙人是黑石寨保安队长阎福泉,正带着弟兄们准备上城墙增援。对面是哪位长官?阎某这厢给您敬礼了!”

        说罢,就是一个端端正正的军礼。然后皱紧眉头看着假洋鬼子迟小波,等待对方替自己引荐。

        “是满业株式会社的特别协理高仓先生找你!”迟小波被看得心里发虚,后退半步,迫不及待地替双方介绍?!案卟窒壬?,这位就是保安队长阎福泉君,黑石寨所有保安队员,都要听从他的指挥!”

        “见过高仓先生!”听闻堵着自己的路盘问了老半天家伙居然只是满业株式会社的协理,阎福泉的眉头立刻皱得更紧了一些,话语中也隐隐透出几分不快?!蓖獗呖赡苡型练斯コ?,高仓先生如果沒事,还请早些回到院子里头休息。以免发生什么不测,阎某无法向藤田顾问交待!”

        “是啊,是??!高仓先生还是请回吧!这子弹可沒长着眼睛!”

        “高仓先生尽管回去睡觉,外边的事情,自然有我们负责!”

        阎福泉麾下的保安队员们顿时也來了精神,七嘴八舌地替自家长官帮腔。他们虽然喜欢给日本人当狗,却不是见了每个日本人都肯摇尾巴。至少,对面人群里那位高仓协理,就沒资格让他们毕恭毕敬地回话,更沒资格干涉黑石寨的防务!

        一片夹枪带棒的催促声中,假洋鬼子迟小波额头上慢慢渗出了汗珠。转回头用日语向高仓协理请示了几句,然后突然又抖擞起精神,狐假虎威地冲阎福泉呵斥道:“枪都响了这么长时间了,你的人才走到这儿,难道还有理了?!高仓先生是大山中尉的同学,大山中尉今晚喝醉了,无法起身指挥战斗。就把所有权力都转交给了高仓先生。

        “这,这不符合规矩!”阎福泉的脸色登时一片紫黑,喘息着回应。藤田纯二带队外出“剿匪”之前,把整个黑石寨的防务交给大山中尉负责而不是他这个保安队长,对他來说,本來就已经是一种侮辱。大山中尉喝醉了酒宁可让一个商人來接替自己,也不肯放权给保安队,无疑等同于又狠狠抽了阎福泉好几个大耳光。

        周围的伪军们听了假洋鬼子翻译过來的话,也觉得象吃了几十只苍蝇般难受。小日本这么做明显是不信任大伙,可大伙却还要争先恐后地替日本人卖命,如此愚蠢行为,不是犯贱又是在干什么?!

        当即,就有人低声嚷嚷道:“既然不相信咱们,又何必让咱们去守城墙。算了,咱们回去睡觉!”

        “不干了,不干了,老子回去睡觉。今晚反正不该老子当值,会爱去帮忙谁去帮忙!”

        “回去,回去,反正天塌下來有太君在前面顶着,关咱们什么屁事儿!”

        …….

        听到周围的嘈杂抗议声,阎福泉心里愈发有了底气。正准备义正词严地拒绝日本商人的胡乱插手,对面的高仓先生突然冲他扬了扬手,用极其生硬的汉语命令,“你的,过來,看看这是什么?”

        “高仓先生喊谁?”阎福泉把脖子一梗,怒气冲冲地回应。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高仓协理手里的东西自己好像曾经在哪里见到过,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你的,看清楚了?!如果沒看清楚,尽管拿过去仔细验证!”好像早就料到过阎福泉的反应,高仓协理撇着嘴追问。

        “看,看清楚了!”快速向前跑了几步,阎福泉再度毕恭毕敬地向对方行礼。然后迅速扭头,冲着目瞪口呆的皇协军们喊道:“听我的命令,从现在开始,你们必须服从高仓,高仓先生的调遣。谁要是敢不听话,老子立刻毙了他!”

        “呃!”伪军们喉咙里发出一个怪异的声音,面面相觑。都道是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可咱们这位阎队长变得也太快了吧?简直不想给大伙任何反应时间!

        唯恐手底下的伪军们给自己惹祸,阎福泉想了想,继续高声喊道:“高仓先生肩负重要使命,能在他手下做事,是咱们的荣幸。今天晚上所有人必须都给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待打退了城外的偷袭者之后,我会根据每个人的表现论功行赏!”

        “是!”伪军们听闻有奖赏可拿,多少提起一些精神,互相看了看,齐声回应。

        阎福泉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将身体转向高仓,第三次敬礼:“报告,黑石寨保安队集结完毕,请高仓长官指示!”

        “带路,去南面城墙!”神秘人物高仓看了他一眼,冷冷地吩咐。

        “嗨依!”阎福泉用自己仅会的几个日本词之一回应,迈开大步,象条猛犬一般扑向黑石寨南侧城墙。

        也不怪他前后表现迥然相异,满业株式会社的高仓协理所持的那份证件,对他來说,实在是太要命了。不光是他阎福泉一个人害怕,所有在日占领区替小鬼子卖命的汉奸们,见了高仓手中那份证件恐怕心里头都会打几下哆嗦。那是日本特高科职员专用证件,持证者有权对占领区内所有非日本籍官员进行明面儿或者暗中的调查。甭说象阎福泉这种级别的小鱼小虾,即便是“满洲国”的重要高官,如果特高课觉得有必要拿下,都可以立刻投入监狱,大刑招呼。过后即便被抓者侥幸能证明自己确实受了冤枉,他也很难囫囵个从监狱里头走出來?。ㄗ?)

        注1:特高课,建立于十九世纪末期的日本间谍组织。曾经在中国频繁活动,刺探中方各类情报,并负责监督投靠鬼子的伪军头目,伪政府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