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戎机 (九 中)

    第七章 戎机 (九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戎机(九中)

        “大当家,您找我?!”正当众头目在周黑炭的背后眉來眼去之时,被派回报信的小刀子跟在阎二身后走了过來,压低了声音,试探着询问。

        “哦——??!对,是我找你!”周黑炭的魂魄顿时被从玫瑰色的幻想中拉回,愣了愣,沉吟着回应?!袄暇拍潜咚巢凰忱?,有什么新变化沒有?!”

        “顺利,顺利极了!”一提起今天下午混进黑石寨县城的事情,小刀子就立刻眉飞色舞,“那个彭爷,那个彭爷简直就是天生做骗子的料,随便换了套衣服,就变成了满业特殊会社的襄理,把城门口负责检查的汉奸们唬得一愣一愣的,连身都沒敢搜,就放了我们进去!”

        “噢,什么是满业?襄理又是什么东西,你说具体点儿!”周黑炭沉吟着点头,吩咐小刀子详细描述一下他们进城的细节。

        周围的大小头目们听着觉得新鲜,也纷纷竖起耳朵,等待小刀子的下文。在众人略带羡慕的注视下,小刀子环顾四周,回应声里立刻就带上了几分得意?!熬乓笔币舱饷次使硪?,据彭爷说,满业是小鬼子开的一个什么公司,主要负责制造军火。但也不只限于军火行当,凡是满洲国治下能赚钱的买卖,基本上它都会插一脚。而襄理就是公司里头的二掌柜,地位比大掌柜只差半级,专门负责到处巡视,找机会拓展新买卖。彭爷还说…….”

        经小刀子一解释,周围马贼头目们总算弄明白了那一大堆新鲜名词的具体意义。原來小鬼子占领了东三省之后,为了能更方便地将东北三省的财富搜刮回国,就成立了很多特殊会社。每个特殊会社专门负责一个行业,用独家或者特许的方式,将其同行并购或者挤垮。所谓满业,就是这样一家特殊会社?;旧锨勒剂硕〉乃锌笊胶凸こ?,并且在日本军方的支持下,不断向其他新占领地区扩张。

        但是为了避免新占领地区原來的那些财主老爷们抱成团儿反抗,也为了避免被人指责吃相太难看。各家植根于东北的特殊会社们就纷纷派遣公司里的中国人,充当冲在第一线的马前卒。这些马前卒们头上顶着协理、襄理或者课长的帽子,象蚊蝇一般四下搜寻目标。一旦发现某家商号利润可观,就立刻拍打着翅膀扑上去死叮不放。直到对方同意被控股,或者低价转手,才擦干净嘴巴上的血迹,扑向下一个目标。(注1、注2)

        由于背后同时站着日本军方和日本财阀,受雇于各特殊会社的协理、襄理们平素行事就狐假虎威,为所欲为。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大肆搜刮一番。地方上的土财主们招待稍有不周,就可能被他使用各种手段,弄得倾家荡产。

        而同为替日本人卖命的伪军头目,待遇就比株式会社的协理、襄理们差得多。非但薪水方面不到后者的十分之一,在鬼子眼里的地位,也属于随时可以清理或更换的消耗品角色,重要性根本无法与后者相比。

        所以彭学文等人在黑石寨城门口将满业特殊会社的襄理证件一亮,站在门口收入城税的伪军小头目立刻开始点头哈腰,根本沒胆子确认证件的真伪,更甭提搜捡襄理大人和他的随从们所携带的行礼物品了。

        “这彭爷,还真是个人才!”众马贼头目听得两眼发直,趁小刀子停下來喝水的功夫,砸吧着嘴夸赞。

        “要不说人家是中央政府的人呢,就是有派头。说实话,姿势这么一拉,谁也不敢怀疑他是……”难得跟在“大人物”身后开了一回眼界,小刀子自觉长了见识,双手不停地在半空中比比划划。

        周黑炭可沒心思由着他性子卖弄,想了想,继续追问,“进了城之后呢,他找哪里落脚?!我记得城里连个像样的旅馆都沒有,他既然是什么襄理了,不可能去住大车店吧!”

        “大当家就是高明!”小刀子竖起大拇指,痕迹非常明显地拍了周黑炭一个大马屁,“我们当时手里也攥着一把汗,生怕那个皇协军头目太热情了,直接把大伙领到保安队的驻地去。但是人家彭爷根本不拿正眼看那个想拍马屁的家伙,直接抬腿进了小鬼子开的伊藤商社。几句东洋话往外边一丢,里头的小鬼子们也立马给镇住了,欢天喜地的去收拾房间给彭爷白??!”

        伊藤商社是日本人开的一家货栈,规模稳坐在黑石寨的头把交椅。里边经营的都是一些比较稀罕东洋货和满洲货,偶尔也收购些皮毛、药材之类的地方特产,跟在鬼子的军事物资车队后,运往满洲或张家口。

        这样一家货栈,跟黑石寨里头的其他当地商铺比起來,还算上颇具规模。但是在满业特殊会社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却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儿。特别是彭学文那一口流利的日本话,更让伊藤商社对他的襄理身份确信无疑。因此能用多大力气巴结就用多大力气巴结,唯恐不小心得罪了对方,被此人在满业特殊会社的高层耳朵边进了谗言。届时人家一句“为了帝国的需要”,随便丢过來几叠满洲券,伊藤老板就得把整个商社双手奉上,连讨价还价的资格都沒有!

        “那阎福泉呢,我记得阎福泉跟姓彭的在斯琴那里照过面儿,他就不怕阎福泉找上门來给他接风?!”有人对小刀子叙述的故事感到难以置信,皱着眉头努力挑里边的破绽。

        “你沒见到彭爷那一手易容术,不是我吹,也就是咱们大当家眼睛尖,无论他怎么打扮都能把他给认出來?;涣似渌?,只要转个身功夫,人家再从你眼皮底下走过,你也未必敢上前打招呼!”小刀子又是一挑大拇指,将周黑炭和彭学文两个并列夸上了天。

        众马贼头目们心里不服气,却不得不承认,小刀子的解释说得通。彭某人的易容术他们亲眼见过,就在昨天此人大摇大摆地追上來,拦在众人马头前的时候。包括周黑炭本人在内,其实都沒看出此人就是前些日子曾经在右旗出现过的王爷特使。直到他主动亮明身份,并且将右旗发生的事情当众数说了个遍之后,大伙才带着满脸佩服地相信了他。

        “更厉害的是人家身上那个范儿!”成功镇住了众人,小刀子用手拍了几下自己的胳膊大腿,继续大吹特吹,“怎么看,都是个有身份的人?;涣嗽勖?,除了大当家之外,你就是穿上洋装,也透不出那股子高贵味儿來!”

        “行了,行了!”见他说着说着又要跑題,周黑炭连忙大声打断,“既然你这么佩服他,等打完了这仗,我就跟他说一下,让他收了你做下属好了!咱们现在……”

        “真的?!”小刀子喜出望外,根本沒注意到周黑炭话语中的调侃意味儿。待发觉自己不小心打断了大当家的话,赶紧向后退了几步,讪讪地挠自家脑袋,“我,我还是跟着大当家比较踏实。他,他虽然有本事,但,但他毕竟不是咱们一路人,跟了他之后,怕是…….”

        “行了,你就不用跟我玩这一套了!”周黑炭摆了摆手,心中隐隐生气一股酸意。与他的黑狼帮比起來,彭学文那边即便一路败到爪哇国去,也是正经的官军身份。对小刀子,对众头目,甚至对他本人,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这也是他毫不犹豫地决定与彭学文合作的具体原因之一,无论这次攻打县城的行动是成是败,他的黑狼帮与国民政府那边都结下了一场善缘。有朝一日,倘若日本人真的被打出了中国。凭着彭学文这条线,他说不定能将整个黑狼帮洗白,成为一支堂堂正正的国民革命军!

        届时,他周黑炭再见到了张松龄,就不会因为对方肩膀上的中校军衔而感到低了一头。见到已经加入喇嘛沟游击队的赵天龙,更是要把腰杆挺直,下巴翘得老高。毕竟他这边保的是正根正叶的中央政府,而红胡子和赵天龙,充其量只能算一伙梁山好汉,侠盗义贼而已。

        小刀子不知道周黑炭心里头还有这么多弯弯绕,还以为自己刚才哪句话不小心犯了大当家的忌讳,闭上嘴巴,可怜巴巴地等待处罚。

        谁料周黑炭打断了他的啰嗦之后,便任何沒有进一步动作。只是转过身去,继续去看远处黑漆漆的城墙。默默地看了好半天,直到大伙都以为他又站着睡迷糊了,才突然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道:“就凭彭爷肯为了张胖子冒险混进县城,我相信他肯定不会是个翻脸不认人的家伙。打完了这仗之后你们谁要是想跟着他混,我绝对不会拦着挡着,耽误了你们的前程!”

        “大当家这是哪里话!”

        “大当家你今天怎么了?!”

        “谁要是敢辜负大当家,老子先废了他!”

        …….

        众头目被吓了一跳,纷纷跳起來,七嘴八舌地表忠心。特别是小刀子,后悔得恨不能当众捅自己一刀,跪在地上,哭着解释,“大当家,大当家您千万别生气。我只是,我只是佩服彭,佩服姓彭的有几分本事罢了。不会真的跟了他,更不会因为佩服他就忘了你这些年來的恩情!”

        “行了,行了!”周黑炭转过身,双手将小刀子从地上拉了起來,“什么恩情不恩情的,说那些就沒意思了。我不是责怪你,我是想,时代已经变了,象你这样年纪还小,又沒什么牵挂的,如果有合适机会,也应该给自己谋个正经前程了。总不能像我一样,生來就要接老爹的班儿,等将來有了儿子,还要继续接我的班儿当马贼!”

        注1:满业特殊会社。全称为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曾经垄断了东北三省的所有矿山、军工、钢铁和其他有色金属的生产。并且在汽车和飞机制造方面也占有绝大部分份额。

        注2:襄理,旧日资企业和银行中,负责某一方面业务的高级职员。地位类似于后世的部门副经理。个别台湾企业中,至今还留着这个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