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八章 戎机 (八 上)

    第八章 戎机 (八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章戎机(八上)

        在大多数情况下,独断专行都远比群策群力效率高。鬼子军官们经过一番“热情主动”的讨论,“一致”赞同了最高指挥官藤田纯二少佐的新计划。不着急去进攻喇嘛沟游击队,先解决掉那个如附骨之蛆般缠在大伙身上的狙击手以及他的帮凶入云龙,永绝后患!

        只是这个看似完美的计划,在执行过程中,却远不如想象中顺利。发现车队放缓了行军速度,并且在流花河两岸都布下了重兵之后。狙击手和他的同伴们也降低了对车队的骚扰强度。整整一个上午,仅仅在河南岸三百米之外,打了一阵儿冷枪。当事先安排在河南岸的鬼子兵发现了他们并带领马贼开始反击,他们就立刻拨转了坐骑,飘然远遁。根本沒有跟追兵做任何纠缠!

        由于准备非常充分,在这轮袭击当中,只有三名士兵受伤,并且是伤在了手臂、大腿等非致命处,用刺刀将子弹挑出來,再撒上几包消炎药就万事大吉了,根本用不着回城里去找医生诊治,也不会用性命之忧。

        那些被藤田纯二安置在河对岸帮忙的马贼们,运气就不如小鬼子这般好了。在追杀游击队的过程中被打死了七个,另外还有四人受了重伤,躺在血泊里头苟延残喘。但他们这种主动送货上门的炮灰,在藤田纯二眼里根本就是消耗品。死掉多少也不会在乎,反正这一波消耗尽了,稍稍将赏格抬高一些,很快就有新的一波顶上。如蝇逐臭,络绎不绝。

        马贼们的性命安全得不到保证,不得已只好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題。在向藤田纯二请示了之后,便通过抓阄的方式,选了一支规模在四十人上下的敢死队。一人双马,单独成军。随时准备跟偷袭者决一死战。

        于是乎,下午的偷袭和反偷袭,就变成了中国人之间的内战。张松龄和赵天龙等人刚一露头,就被马贼敢死队盯上。随即他们开始主动撤离,马贼敢死队在背后紧追不舍。沒多久,趁着马贼敢死队在奔跑过程中彼此之间距离越拉越大的时候,赵天龙拨转坐骑,又带领几个少年游击队员杀了回马枪。紧跟着,张松龄也策马赶回,隔着战场几百米就停住坐骑,端起步枪,专拣马贼中看起來像是头目的家伙下黑手。几乎是在转眼间,敢死队中作战意志最为强烈的几个马贼头目,就先后被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人逐一点名。剩下的马贼失去了主心骨,惨叫一声,轰然而散。一直逃到了河岸边,才在鬼子兵的血腥镇压下,勉强停住了脚步。

        到了傍晚,张松龄和赵天龙等人又出现在了流花河北岸。又是抽冷子开上几枪,趁着对方做出反应之前,抢先逃走。鬼子兵们光挨打却还不了手,郁闷得哇哇直叫。藤田纯二却突然变得沉稳起來,先用一通劈头盖脸的大耳刮镇压住叫嚣得最欢的鬼子兵,然后断然下令,今晚值班的事情完全交给友军來承担,主力部队原地休息,养精蓄锐,明天一早再继续赶路。

        鬼子兵们连续两天一夜跟张松龄等人干耗,无论身体和精神都疲惫到了极点。听到藤田纯二的决定,立刻高兴地爆发出了欢呼。被“委以重任”的马贼们则叫苦连天,纷纷低声抱怨了起來。

        “怎么能这样,同样是累了一整天了,凭什么他们睡觉,让咱们在外边站岗?”

        “知足吧你!还沒让你趁着天黑去把入云龙翻出來呢!你跟人家能比么,人家是从东洋來的,天天大鱼大肉,你呢,能有顿橡子面吃就烧高香了!”

        “他们打了败仗顶多抽几下耳光,轮到咱们就要绑起來枪毙,这算哪门子规矩!”

        “我看日本人那个什么共荣,纯粹是大忽悠。现在还用得着咱们爷们时就这德行,哪天坐了天下,还不得把立马卸磨杀驴?!”

        …….

        由于草原上自辛亥之后长期处于无政府状态所致,马贼们心里都沒多少国家和民族概念。相反,追随强者的狼群规则,在他们看來却是天经地义。日本人來了,打得张学良、阎老西等各路军头望风而逃,逼得蒙古贵族俯首称臣,在马贼眼里,便是天命所归的强者。投靠强者不是耻辱,而是运气。凭着大伙一身本领,若是能保着日本太君坐了天下,怎么着还沒一份从龙之功?即便不能人人都封将军,至少,一个县长、会长是跑不掉的。届时出门骑马回家坐轿,谁还会记得爷们曾经当过马贼?!

        然而当正式投靠了藤田纯二麾下,马贼们才突然发现,他们永远也成不了日本人的自己人。藤田纯二这个强者,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死活!甚至可能根本就沒把他们当做人看!期望和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令马贼们中间的一小部分突然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愿望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实现。自己原來和那些经常被自己欺负、伤害的农夫、牧民和小贩子一样,是如假包换的中国人,是小日本儿眼里的奴隶和两条腿牲口!

        然而抱怨归抱怨,后悔归后悔。马贼们却谁也沒有勇气现在就向藤田纯二辞行。那老家伙可不是什么绿林瓢把子,还讲究个买卖不成仁义在。谁要是敢公然跟他叫板,肯定会当场被机枪打成马蜂窝。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來呢!有些马贼头目开始暗中串联,坦然承认自己当初不该贪图小鬼子承诺下的巨额赏金,带领麾下弟兄们來趟喇嘛沟这池混水。然而贼船已经启航,他们现在往下跳,只能把自己和麾下弟兄们全都“淹死”,还不如继续在船上混着,以待在航行过程中能有转机。

        不想稀里糊涂地做了张松龄和赵天龙的枪下之鬼,马贼们一整夜都沒有睡觉。瞪圆了眼睛紧盯流花河两岸,出现任何动静都是一通乱枪。好在张松龄和赵天龙也不是铁打的,连续干耗了两天一夜,他们两个也是精疲力竭。只在晚上十点钟前后出现了一回,便偃旗息鼓了。任由全身戒备的马贼们苦等了一整夜。

        第二天早晨起來,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的鬼子兵们个个精神抖擞。瞪圆了眼睛戒备了一整夜的马贼们则全都成了霜打过的庄稼。但是从整体角度上看,藤田纯二新的手段也算卓有成效,至少保证了小鬼子自己的战斗力沒衰减得过于严重。

        这个结果很快就得到了证明,上午八点左右,鸠山少尉带领一支鬼子小分队,在马贼们的配合下,终于成功打了一次反击。当场将一名小游击队员打下马來,还让另外两名小游击队员受伤,完全靠着赵天龙的?;?,才勉强从战场上脱离。

        “轰!”当马贼们带着几分钦佩围到落马的小游击队员身边,试图验证一下共产小鬼到底长沒长着三头六臂时,身负重伤的少年拉响了手榴弹。一道红光猛然在草原上炸起,刹那间,地动天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