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八章 戎机 (七 中)

    第八章 戎机 (七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章戎机(七中)

        明亮的太阳猛然从朝霞后跳出,将草原打扮得一片璀璨。

        黄骠马抬起前蹄,大声咆哮,白马昂首相合,神采飞扬。铁蹄马、辽东马、蒙古马、纷纷以嘶鸣声做回应,伴着秋风,伴着阳光,将骄傲和喜悦传遍天空和大地。

        当马鸣声渐渐终止,整场战斗也正式宣告结束。游击队以轻伤两人的代价,击毙了三名鬼子,十二名马贼。缴获战马九匹,三八枪四支,东洋刀一把,此外还有老掉牙的水连珠四支,不知道哪个国家造的骑铳两挺,土造厚背大砍刀若干,让小游击队员们欢喜得个个都合不拢嘴巴。

        特别是跟在张松龄身边的三个少年,因为沒有参加追击,所以第一时间搜捡了战利品。每个人的手中武器都换成了半新的三八大盖儿,端在手里这瞄瞄,那瞄瞄,志得意满。

        吃水不忘挖井人,三个孩子当然记得是谁带领他们取得了这场胜利。将从鬼子伍长身上解下來的东洋刀交换着把玩了片刻,便走到了张松龄面前,双手将入了鞘的东洋刀捧了起來,如同献哈达一样举过眉梢。

        “你们这是干什么?!”张松龄被孩子们的举动弄了一愣,沒有接刀,迟疑着询问。

        “鬼子官儿是张大哥打死的!”口齿最为伶俐的许小牛红着脸解释,“这把刀理应归您!”

        “还是留着给赵队长吧,这玩意儿我可不太会使!”感受到孩子们单纯的善意,张松龄笑着摆手。东洋刀轻且锋利,非常适合用于骑在马上砍杀。但是他的骑术却非常一般,与其逞能去提着刀冲锋陷阵,还不如远远地用步枪将敌人一一狙杀。

        “那,那……”许小?;故堑谝淮沃鞫蛩怂屠?,看不出张松龄是假意跟大伙客气,还是真心拒绝,捧着东洋刀,不知所措。

        正急得抓耳挠鳃的当口,郑小宝也策马赶回來了。身上溅得到处都是血迹,脸上却充满自豪的笑容。见许小牛等人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把东洋刀献给了外人,眼睛里立刻浮现了一道阴影。皱了下眉,大声提醒:“小牛、孬蛋,你们几个在干什么?怎么把最好的枪全挑出來自己背上了。咱们游击队的规矩你们几个难道都忘了么?!”

        “你管不着!”许小牛等人立刻转过身,对郑小宝怒目而视?!耙还彩俏颐亲约呵资纸?,用不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我只是提醒你们而已!”郑小宝被顶得脸红脖子粗,却咬着牙关死撑,“一切缴获都要交公,这是王队长多次强调过的规矩。你们别以为出门在外,就能由着性子胡來!”

        “也不是谁胡來,非要逞能去招惹鬼子,结果差点把大家伙的命全给搭进去!”

        “哼,有赵队长在呢,哪用得着你來管我们的事情!”

        许小牛等人七嘴八舌地反击,句句都戳在郑小宝的心窝子上。

        “我,我那是想,想帮王队长他们一个忙!”郑小宝被戳得又痛又愧,眼圈也迅速红成了两颗烂桃子,泪水在眼眶里头來回打转?!暗背?,当初你们,你们几个也是同意的。凭,凭什么出了错误就都往我一个人身上推。我,我……”

        眼看他就要当场哭出声音,张松龄赶紧笑着给大伙打圆场,“这把东洋刀我不要,是上缴还是给赵队长留着,由他自己來决定。至于这几支三八枪……”

        故意停顿了一下,他又笑着补充,“谁把它从战场上捡回來,就先给谁用。咱们接下來还要不停地找小鬼子的麻烦,沒有几把趁手的兵器可是不行!”

        “张大哥说得对!”

        “张大哥英明!”

        听张松龄提议让自己先保管缴获來的三八步枪,许小牛等人嘴里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全然不顾对方是个外人,根本沒资格插手游击队的内部事务。

        郑小宝则被欢呼声刺激得两眼冒火,心里头愈发觉得是张胖子在处处跟自己过不去,。但是他又无法否认,刚才那场干净利落的胜仗里,张胖子的作用超过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游击队员。狠狠地瞪了胳膊肘往外拐的许小牛等人一眼,用力带偏了马头。

        东洋大白马几曾被张松龄如此苛刻地对待过,当即悲鸣着來个一个人立。郑小宝猝不及防,直接被从马鞍子上掀了下來,摔了个眼冒金星。

        “哈哈哈哈……”许小牛等人早就看郑小宝不顺眼了,一直沒机会给他个教训。此刻见到他从马鞍上滚落,非但不上前帮忙,反而弯下腰,指着他的身体笑着不停。

        笑声里,郑小宝的眼珠子开始发红,最后一抹理智也消失殆尽。一个翻滚从地上爬起來,抢过许小牛的步枪,将枪口迅速转向东洋大白马?!澳阋墒裁??”张松龄迅速抓住枪管,猛然向上抬起,然后一个背靠将郑小宝撞出了半丈多远?!澳凶雍捍笳煞?,拿哑巴牲口撒什么气!有什么火直接冲着我來,是比枪法还是比摔跤,随便你挑!”

        “你,你…….”郑小宝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指着张松龄,浑身颤抖个不停。当将话挑到了明处,他才霍然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选择。比枪法,对方在两百米之内几乎是弹无虚发,而自己却连一百米内的靶子都不能保证枪枪命中;比摔跤,对方连鼎鼎大名的白音都能逼得不敢上场,自己却连许小牛都未必能赢得下。比智谋,对方随便使出一个招数,就让追兵溃不成军。自己今天凌晨却被几个马贼给撵得连转身开枪的机会都沒有。彼此之间的差距,只要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得见!那自己先前到底为什么,又可以拿什么,跟此人叫阵?

        两相比较,唯一占据优势的,可能只有年龄。毕竟张胖子看起來比自己大了三、四岁,不能仗着人大欺负人小。想到这儿,郑小宝的眼泪再也无法控制,指着张松龄和许小牛等人,放声大哭,“你,你们欺负我,你们几个合伙欺负我!呜呜,呜呜…….”

        “要哭就找个旮旯去哭,别在这里给你爹丢人!”赵天龙早就策马赶了过來,见郑小宝越闹越不像话,忍不住皱起眉头断喝。

        说來也怪,郑小宝不服张松龄,却偏偏对赵天龙佩服得五体投地。听到入云龙的怒斥,眼泪立刻如拧了闸门一样停住,哭声也随即嘎然而止,“师,师父,我……”

        “等有了功夫,看我怎么收拾你!”赵天龙厌恶地瞪了小家伙一眼,低声威胁。转过头面向张松龄,又换了一幅笑脸,“你别跟他一般见识。郑队长只有这么一个独苗,平时惯得太厉害了。等回了家,自然有人会给他松筋骨!”

        “我跟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好生气的!”张松龄笑了笑,轻轻摇头。当年在特务团,他手下那些老兵们,哪个不比郑小宝更难对付?可到了最后,大伙不还是一样跟在他这个副连长身后杀鬼子?!做人么,有时就是要大度一些。如果所有事情都斤斤计较,光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就把白天的所有时间都占满了。怎么可能还有心思來做正经事情?

        “不生气就好!”赵天龙跳下坐骑,顺手从地上的尸体中扯起一件外套,用力擦拭自己的宽刃大砍刀,“我刚才故意放了几个人回去给藤田老鬼子报信,让他知道咱们这边又有了更多帮手??此玫较⒅?,是继续往喇嘛沟赶,还是把大队人马都停下來,专心对付咱们?!”

        “估计马贼们不会跟他说实话,小鬼子也不会!”张松龄笑了笑,轻轻点头。如果溃兵们跑回去后,为了逃避罪责故意夸大这边的实力,倒也不失是一件好事。至少,小鬼子得重新考虑后路和两翼,不敢再大摇大摆地往喇嘛沟走了。

        “最好也别把咱们这边人数吹得太高!”许小牛想了想,兴奋的插嘴,“那样老鬼子就会不停地派小股部队过來剿灭咱们。來一支咱们干掉一支,來两支就干掉两支。象老鼠啃木头那样一点点啃,用不了多久…….”

        “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赵天龙拍了拍他的头,笑着打断?!熬幌朊朗露?!小鬼子如果都像你说的那么笨,就不会一年时间打下大半个中国了!”

        “我只是那么一想!”许小牛轻轻吐了下舌头,笑着补充,“具体怎么打,还是听您和张大哥的!”

        “我只适合带头冲锋!”赵天龙轻轻摇头,看向张松龄的目光里头充满了信任,“具体还是听你张大哥的,他比我会打仗!”

        少年们对此深有体会,纷纷将头转过來,看着张松龄,满脸期盼。张松龄被看得心里发热,想了想,迅速做出决定,“咱们不管鬼子怎么做,咱们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來!总之一句话,想去找红胡子,先过了咱们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