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八章 戎机 (七 上)

    第八章 戎机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章戎机(七上)

        “是!”少年们低声回应,因为紧张,嗓音显得约略有些颤抖。

        树林里随即变得寂静异常,外边旷野上的马蹄声却骤然大了起來,如同山洪般越涌越近。有人在骂骂咧咧地抱怨,有人在低声唱着不知名的长调?;褂腥思炔幌肼罱?,也不会唱歌。只顾着扯开嗓子,象野兽一般发出凄厉的长嚎,“嗷——嗷——嗷——”

        “嗷——嗷——嗷——”“嗷——嗷——嗷——”回声在空旷的原野中反复激荡,仿佛有无数群饿红了眼睛的草原狼,成群结队往树林这边赶。冬天快來了,它们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将自己的肚子里面填满油脂,所以不会挑拣食物的肥瘦。它们沒有族群概念,也不知道礼义廉耻为何物,活着的目的只是为了吃饱,死后也会变成其他野兽口中的肉食。

        狼嚎声中,朝阳的温度慢慢变冷。凄冷的阳光照在洒满露珠的草原上,将整个草原照得如同海面一样波光粼粼。浪起浪伏,有一匹纯黑色的三岔铁蹄马从海底钻了出來,晃着脑袋,鼻孔里喷出一股股白色的烟雾。紧跟着,又是两匹,连同马背上的骑手,一样夜一般的纯黑。

        更多的战马走进少年们的视野,或黑色,或者暗灰色,宛若一群迷路的幽魂。在幽魂一般的马贼身后,则是五名身穿草绿色衣服的鬼子兵,挺胸拔背,趾高气扬。

        一共是二十六名敌人,其中二十一名是马贼,总数超过了日本鬼子的四倍。他们面对自己人时满脸凶横,转过头看向鬼子,则整张脸都笑成了一团牛粪。带队的鬼子伍长小野次郎被这种人上人的感觉熏得有些身体发飘,用马鞭遥指远处的树林,用生硬的汉语大声喝问:“茅君,入云龙地可能藏在树林里。你地,敢不敢进去把他揪出來!”

        “太君尽管等我的好消息!”被叫的名字马贼头目点头哈腰,唯恐回应得慢了给鬼子留下什么不良印象。这天下早晚要由日本人來坐,他要抓紧最后的机会博一个封妻荫子。

        “太君您尽管看好吧,什么入云龙过江龙,在咱们兄弟手里,还不是统统要变成虫子!”周围马贼们也不甘屈居人后,将胸脯拍得啪啪作响。仿佛从來沒听说过入云龙的威名般,眼睛中丝毫沒有畏惧之意。

        草地上的马蹄痕迹上已经又重新凝上了露水,那说明入云龙等人至少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对着一个空空的树林,当然不用害怕,更不用担心被那个神枪手隔着几十丈远一枪撂倒。

        被派來督战的小野次郎哪里知道马贼们的如意算盘,见这些家伙个个面无惧色,还以为藤田纯二的重赏激励起了作用,当即高兴地一指树林,“所有人,前进!”

        “前进,活捉入云龙!”马贼们大声响应,纷纷促动坐骑,黑压压地朝树林扑了过去。虽然队形混乱,但仗着人多,看起來也颇具声势。

        只用了三分钟多一点儿的时间,他们就已经进入了步枪射程。少年们紧张得手心冒汗,纷纷拿眼神请示张松龄,希望他能早点下令开火。以免马贼们冲得太快,令大伙來不及阻击。

        张松龄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便不再做任何反应。比这规模更大的冲锋他见得多了,二十來号马贼根本无法影响到他的心神。

        他必须等一个最佳的出手时机。敌我双方兵力相差过于悬殊,他不开枪则已,一开枪,就必须打乱对方的指挥,为赵天龙那边创造完美反攻机会。

        张松龄不肯下令,两个手持盒子炮的少年也不敢随便开枪。眼睁睁地看着马贼和日寇们大呼小叫,距离树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三百米,两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八十米,七十、六十,五十五、五十,时间忽然过得极慢,眼前画面被天空中落下來的阳光撕成无数碎片。蓝天、碧草、白露、黄土、黑色的马蹄、灰色的土匪、草绿色的鬼子。猛然间,破碎的画面又整合为一,在少年们的眼前迅速放大。他们已经能看到战马鼻孔喷出的白烟,他们已经能看到土匪敞开胸口处露出的黑毛,他们已经能看见小鬼子伍长那充满得意的眼睛!

        他们的心脏猛然抽搐,停止了跳动。然后突然又恢复了工作,“砰砰砰砰”地狂跳不止。就当他们快要被自己的心脏给活活敲死的时候,天空和地面猛地颤抖了一下,被马贼们重重护卫在正中央的鬼子伍长两眼之间出现了一个钢笔粗细的血洞,愤怒的子弹余势未衰,带着脑浆和血浆从鬼子的后脑勺飞出來,溅了紧随其后的马贼满头满脸。

        “开火!”张松龄的命令紧跟着传入少年们的耳朵,宛若定海神针?;肷砩舷乱丫缓顾傅纳倌昝橇⒖檀蛄烁隼湔?,双手端起盒子炮,从相距二十米的位置同时扣动扳机?!暗钡钡钡?,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根本沒人还记得张松龄在战斗前的叮嘱,盒子炮中的子弹一搂而空。

        这样的射击方式,当然保证不了什么准头。但两支盒子炮形成的交叉火力,还是打了马贼们一个措手不及。冲在最前方的三名马贼哼都沒來得及哼一声,人和马身上就被打出了四、五个破洞,鲜血喷泉般从破洞飞溅出來,在树林边缘形成了一道璀璨的红雾。

        红色雾气四下翻滚,其他正在呐喊前冲的马贼们登时就懵住了。手忙脚乱的拉紧缰绳,试图控制坐骑,哪里还來得及?至少四名贼人被战马带着,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树林。然后踩在事先布置的绊索上,连人带马轰然摔飞十几米,或者撞在树干摔晕,或者一头扎进布满的削尖了木桩的陷阱,被扎成一个个破筛子!

        “呀——!”少年们因为神经绷得过于紧张,而发出了凄厉的大叫。以前每当听游击队的老人们讲消灭敌人的故事,他们都恨不得自己立刻能走上战场,扣动扳机,亲手打死一个又一个敌人,用敌人的血证明自己是真正的男儿。当亲眼看到浑身是血的敌人在自己面前翻滚挣扎时,他们却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勇敢。特别是被张松龄安排在左侧火力点处的那名少年,看到一个大活人忽然在自己鼻子底下变成血肉模糊的尸体,本能地选择了闭上了眼睛。左手中弹夹哆哆嗦嗦,就是填不进盒子炮里去。

        林子边缘的马贼们纷纷将坐骑拨偏,一边躲避撞上陷阱的危险,一边寻找翻本机会。有名刚刚拉住坐骑的马贼看到了破绽,端平老式水连珠,迅速向少年瞄准?!捌?”张松龄抢在马贼扣动扳机前一瞬,将起射下了坐骑。然后调转枪口,快速用准星套上另外一个朝树林里开枪的马贼,将此人的脑袋打了个稀烂。

        “不想死就给我睁开眼睛,别给游击队丢人!”他大喊一声,将两个发傻的少年唤醒。同时射出第四颗子弹,打断了第三名马贼的胳膊。

        “呀——”两个被张松龄委以喊醒的少年惨叫着,将新弹夹塞进盒子炮。翻转右手腕子,再度疯狂扣动扳机?!暗钡钡?,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成串的子弹在树林中乱飞,打得木屑四射。马贼们被密集的枪声吓住了,弄不清林子里面到底藏着多少人,再也不敢逗留,拨偏坐骑,乱哄哄向外兜去。

        “乒——!”张松龄稳稳地扣动扳机,射出第五颗子弹。在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上,朝目标的背后开枪,他根本沒有射偏的可能。一名正跟着马贼们盲目向林子外撤的鬼子兵后心处中弹,惨叫着栽下战马。另外三名鬼子兵与他近在咫尺,却谁也不敢跳下坐骑施救,自顾伏低身体,撅起屁股,狼狈逃命。

        拙劣的骑术,令他们逃命的形象格外滑稽。两个持盒子炮的少年被逗得哈哈大笑,几乎忘记了紧张,再度将预先准备好的弹夹换进枪身,瞄准小鬼子的后背不断开火。

        张松龄丢下打空了的三八大盖儿,顺手抓起一杆老旧的水连珠。专门负责装填弹药的许小牛立刻拉开枪栓,手忙脚乱地朝弹仓内装填子弹。沒功夫指点少年的动作,张松龄用水连珠寻找马贼中胆子看起來最大的一个,从背后将其射下坐骑。然后又换了一杆水连珠,用准星套住马贼里边的头目,在此人试图重整队伍之前,准确地将其狙杀。

        “大当家,大当家!”马贼们厉声惨叫,不敢停下來查看自家头领的死活,加速遁走。

        “神枪手!”“神枪手也在里边!”乱哄哄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所有马贼都拼命磕打坐骑的小腹,远离树林,远离死亡陷阱。

        带领他们投靠日本人捞出身的大当家茅十八死了,负责督战的小野太君也被那个神枪手第一时间打爆了脑袋!大伙继续折腾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无非是多填上几条人命,让树林的那个神枪手的战绩愈发辉煌罢了。

        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勾当,马贼们向來不会做。更何况即便他们想继续挣扎下去,也沒有任何反败为胜的希望。几乎是在他们刚刚扯出树林的同时,赵天龙带着四名游击队少年,从林子侧面冲入战场。先瞄着马贼和鬼子们放了一轮枪,然后丢下枪支,抽出雪亮的大刀。

        “杀鬼子!”黄骠马驮着赵天龙闪电般从一名鬼子的身边掠过,刀光落处,人头飞起半丈多高。

        “杀汉奸,杀汉奸!”少年们跟在赵天龙身后,用磨得雪亮的大砍刀,朝马贼们的脊梁骨上招呼。沒人敢转身迎战,无论穷凶极恶的马贼还是趾高气扬的鬼子,此时此刻都变成了受惊的野鹿,除了撒腿了逃命之外,不敢做任何其他打算。

        跟在张松龄身边的三名少年,也拎着枪从树林里头冲了出來。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紧张,忘记了恐惧。他们如同刚刚成年的狮子,在阳光下亮出尖锐的牙齿,撕碎一切敢于阻挡它们道路的生物,威风凛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