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八章 戎机 (四 下)

    第八章 戎机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章戎机(四下)

        小鬼子的队伍里头等级森严,即便同样为抱着步枪背靠汽车露宿的底层士兵,军曹们也要占据队伍正中央位置,靠属下的体温來替自己抵御草原深秋时节那已经有几分透骨的夜风。

        赵天龙手中的步枪很轻松便找出了一名小分队长,调整呼吸,慢慢用步枪上的准星套住此人的左胸上方。恶贯满盈的鬼子军曹大盖是梦见了如何在城里欺负中国老百姓,肥猪脸上涌满了狞笑。忽然,他的身体抽了抽,脸上的笑容完全变成了痛苦。与此同时,一声清脆的枪响在营地上空激起,惊醒了整个草原。

        “嘎嘎嘎嘎…….”数不清的水鸟从河道中飞起,呼啦啦遮断头顶的星光。

        “嗬,嗬,嗬…….”鬼子小分队长手捂胸口,在地上痛苦的翻滚,挣扎,大口大口地往外吐血。距离有点儿远,赵天龙这一枪并沒有直接打中他的心脏,而是击穿了他的左侧肋骨。三八枪的子弹借着余势在他的胸腔里翻滚,将左侧肺叶捣成了一团浆糊。

        被枪声从睡梦中惊醒的鬼子兵们根本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睁睁地看着自家顶头上司一边翻滚一边狂吐暗红色的肉块,吓得头皮都麻了。半晌,才有人扯开嗓子惨叫着示警,“敌袭,敌袭。那个狙击手,那个中国狙击手又杀回來了!”

        “敌袭,敌袭!那个狙击手就在附近!”所有围着汽车露宿的鬼子兵都受到了影响,一边惨叫着往地上趴,一边端起三八枪四下乱打?!捌?、乒、乒、乒”“乒、乒、乒、乒”爆豆子般的枪声瞬间响彻整个夜空,任神仙來了也分不清敌我。趁着小鬼子一片大乱的功夫,赵天龙又从容地开了两枪,其中一颗子弹因为目标移动迅速而落到了空处,另外一颗子弹则迎面将一名急匆匆从帐篷里跑出來收拢队伍的鬼子军官推翻在地。

        连续的伤亡令鬼子们愈发惊恐。根本无暇分辨子弹的來源,瞄准一切自认可疑的目标疯狂开枪。趁着小鬼子们沒时间照管汽车的机会,张松龄用醋柳树的枝条挡住枪口上部边缘,瞄准河对岸的汽车,稳稳地开火?!捌?、乒、乒、乒、乒”,五颗子弹陆续飞出去,将面对河岸的四个轮胎打成了蔫黄瓜。

        “嘶——”“嘶——”“嘶——”在一片混乱的枪声当中,轮胎放气的声音显得格外短促怪异。前后才半分钟左右时间,两辆汽车就同时朝河面方向倾斜过來。几名躲在车身附近寻求庇护的鬼子兵吓得哇哇怪叫着跳起,抱起枪沒头苍蝇般四下乱窜。营地内明亮的电石灯将他们照成了一个个活靶子,正愁寻找目标越來越费力的赵天龙迅速调整枪口,扣动扳机,“乒、乒”又是两枪,将一名鬼子的大腿打折,另外一名鬼子的屁股烫了一个窟窿。

        “帮帮我,帮帮我——”“救命——救命——”受了伤的鬼子兵躺在血泊中,手捂伤口,惨叫着來回翻滚。因为过于追求射程的缘故,三八枪子弹出膛时所携带的动能极大。在近距离击中目标,很容易直接穿透,杀伤效果甚为使用者所诟病。但是在接近和超过二百米的距离处,三八枪子弹的伤害效果就与近距离时截然相反。子弹入肉后非但不会将目标贯穿,而且会急速翻滚旋转,将伤口附近的肌肉和血管搅成一团浆糊。

        与伤者來自同一个地区的士兵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乡党血液流干而死,掏出急救包,匍匐着向血泊靠近。这个从正常人类角度來看绝对应该鼓励的动作,却遭到了附近一名鬼子军官的严厉申斥,“不准过去!谁也不准过去救那两个笨蛋!赶紧给我把狙击手的位置找出來,他在破坏汽车,他的目的是破坏汽车!”

        “他又來破坏汽车了!”

        “他又來破坏汽车了!”几个自认为头脑聪明的马屁精跟在军官身后大声嚷嚷,提醒同伴们?;ぶ匾挛镒?。而他们自己,则尽量远离汽车,远离电石灯附近的区域,以免遭受池鱼之殃。

        这种毫无责任感和军人荣誉感的行径,令营地内的场面愈发混乱。几乎所有身处底层的鬼子士兵都不再管汽车会不会倾覆,趴在地面上,漫无目的的胡乱放枪,任由军官们怎么喊,也不肯再站起身來。

        河对岸的赵天龙和张松龄则继续从容开火,一个专门瞄准鬼子,一个全心全意继续破坏汽车。更多的伤亡出现在鬼子队伍里,更多的弹孔出现在已经干瘪的车胎和汽车油箱附近。直到营地其他位置的鬼子兵抱着机枪赶过來支援,兄弟两个才默契地停止扣动扳机,躲在刺柳丛后将滚烫的子弹壳挨个收拾起來,颗粒归仓。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鬼子调集了三挺歪把子轻机枪,一挺拐把子重机枪,冲着黑漆漆的河岸疯狂扫射??瓷先ド拼蟮孟湃?,却沒能伤及兄弟两个分毫。在刚才偷袭中,枪口的火焰大部分都被刺柳枝条给挡住了,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而鬼子兵们骤然从睡梦中被惊醒,也做不出太正确的反应,沒勇气也沒本事瞪圆了眼睛仔细捕捉子弹出膛时的瞬间微光。

        接连用机枪将河对岸梳理了三遍,小鬼子们才惊魂稍定。在一名躲藏于帐篷后的少尉指挥下,战战兢兢地开始以小分队为单位集结,准备向对岸发起反击。

        必须将那个狙击手找出來,哪怕他已经被重机枪扫成了碎片,也要将他的尸体拼凑完整,以免留下任何后患。刚才的教训太惨重了,只是短短三、五分钟时间,鬼子们就损失了四名同伴。另外还有三名同伴身负重伤,不知道是否有机会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回來。

        好在狙击手的同伙不多,也沒携带任何重武器。如果此人刚才手边恰巧有一门歪把子或者掷弹筒的话,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给自己壮胆儿,鬼子们一边集结,一边命令机枪手全力戒备。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对可疑地点用火力覆盖。也许是畏惧他们手中的机枪,也许在刚才的对射中不小心中了流弹,河对岸的狙击手再也沒有做任何反应。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重新组织起來,沿着河岸摆开攻击序列。

        “估计是被流弹打死了吧!”

        “应该已经死透了,四挺机枪还扫不掉他,除非他是魔鬼变的!”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他枪法再好,也阻挡不了帝**人前进的脚步!“

        …….

        见很长时间都沒有人再挨冷枪,鬼子们的胆气渐渐恢复了一些。乱哄哄地发出诅咒,恨不得用口水把河对岸的“狙击手”活活淹死。

        有人大着胆子脱离本队,拿出急救包给伤员们止血。电石灯很亮,施救者和被救者都不能快速移动,几乎是一个个活靶子。但河对岸的“狙击手”还是沒有开枪,任由鬼子们将两名还有生还希望的鬼子兵抬进帐篷,将另外一名奄奄一息的鬼子兵用刺刀送回他的老家。

        “渡边君走得很安详,他的灵魂会在天国看着我们,看着我们如何为帝国开疆拓土!接下來,让我们…”擦干刺刀上的血迹,鬼子少尉扯开嗓子,大声给士兵们鼓气。短短时间损失了这么多同伴,小鬼子们士气受打击很重。虽然一直叫嚣着要游到对岸去,将那个姓张的狙击手抓出來,乱刃分尸。但每个人看向河对岸时躲躲闪闪的眼神,却将他们心中的恐慌暴露无遗。

        这是一片荒凉的土地,沒有大日本帝国急需的石油,也找不到铁、铜、锡、金等帝国急需的矿藏。这里甚至连当地人的粮食都不能自给自足,每年要从关内大批采购米、面、谷物和高粱。而当地人的性子又是那样的野性难驯,马贼、游侠、张学良的溃兵、吉鸿昌的余孽,肆无忌惮地在草原上横行。就连对帝国相对恭顺的蒙古贵族,暗地里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鬼主意,稍不留神,就很可能反咬一口,让势单力孤的帝**人们连葬身之处都找不到。

        而渡边君他们五个,却死在了这样一片蛮荒的土地上!既沒象进入中原大城市的那些同行们一样,抢到什么珍贵的宝藏,也沒能给家人带回去任何光荣。他们甚至连敌人长什么模样都沒看清楚就死了,死得稀里糊涂,死得毫无意义。同样连中国“狙击手”藏在什么位置都不清楚的鬼子兵们,不愿继续再沿同一条道路向前走,也稀里糊涂地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

        “一切为了天皇!”喊了句老生常谈的口号,鬼子少尉结束了干巴巴的演讲。

        “一切——为了——天皇!”鬼子兵们拖着长声,一个个回应得有气无力。

        血淋淋的尸体就在眼前摆着,鬼子少尉也拿不出更好的手段鼓舞士气。讪讪地点点头,转身跑向营地最深处的一座帐篷,请求里边的长官做战前指导。

        “一群胆小鬼,这点挫折就丧气了,简直侮辱了帝**人的身份!”老鬼子藤田纯二腆着圆滚滚的肚子从帐篷里走了出來,冲着少尉大声喝骂。

        “长官小心!”比狙击手提前一个多小时回到营地,随即被剥夺一切职务,降为马夫的酒井高明弯着腰冲上前,用屁股挡住藤田纯二的身体。

        “滚开!”藤田纯二一巴掌将马屁精拍飞,大步走向麾下士兵,“我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如果狙击手还在对岸的话,就让他第一个将我……”

        “啾!”一颗子弹拖着尖啸飞來,藤田纯二仰面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