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八章 戎机 (四 上)

    第八章 戎机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章戎机(四上)

        “是流花河,只有它从东往西倒着流,一直流进喇嘛沟的雁栖湖!”赵天龙想了想,皱着眉头给出结论。

        他和张松龄目前所在位置叫大甸子,距离流花河的直线距离也有五十多里。兄弟两个策马插过去,差不多需要跑上一个小时才能赶到河边。而小鬼子白天挨了张松龄的冷枪,夜间宿营时必然会加强戒备。警戒级别稍高一些就能注意到夜间马蹄声,进而做出针对性反击。

        “小鬼子有两辆汽车负责拉补给。我白天时干掉了汽车的司机,还打坏了一辆车的轮胎。应该能耽搁他们一段时间!”张松龄点点头,低声补充。

        “那咱们索性就绕得再远点,从小蘑菇林那儿过河。然后隔着河岸去找小鬼子麻烦!”不愧为大名鼎鼎的草原游侠,赵天龙稍稍花些力气,就找到了一个相对稳妥的行军路线。

        自知对附近的地形远不及赵天龙熟悉,张松龄点头赞同。随即翻身上马,一边朝西南方向兜,一边在马背上跟赵天龙两个商量具体行动方案。兄弟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令整个方案变得切实可行。非但可以给鬼子制造梦魇一般的麻烦,而且能尽最大程度保存自己。

        草原上无论白天和黑夜策马狂奔,都不必担心撞伤人。兄弟二人风风火火地跑了一个半钟头左右,來到了一座散发着松叶香味儿的林子边。赵天龙向张松龄打了个招呼,示意后者把马速放慢。然后轻轻拉住坐骑的缰绳,一边让黄骠马恢复体力,一边竖起耳朵,聆听附近的风吹草动。

        “沙——沙,沙——沙!”“哗哗,哗哗,哗哗!”“嚯——嚯——嚯——嚯——”当马蹄声被夜风吹散,风声、水声和秋虫声便渐渐大了起來,汇合成一首长调,将整个草原映衬的无比静谧。

        赵天龙策着耳朵倾听了片刻,然后又跳下马來,徒步走向树林。在树林和溪流交界的位置反复检查了好几遍,抬起头,低声跟牵着两匹马跟上來的张松龄说道:“地上沒有汽车轱辘的痕迹,我也沒闻到油味儿。小鬼子的大部队应该还沒经过这里。你会游泳么,如果会的话,咱们就拉着马凫过去。大约要凫三、四丈远,也就是四十米左右,也可能更远。现在的秋天,草原上的河水比夏天时宽?!?br />
        “我在老家的河里头游过,一百米之内应该不成问題?!闭潘闪湎肓讼?,轻声回应。

        “那就好。省得咱们再浪费时间扎筏子了!”赵天龙高兴地点点头,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衣服。两个大老爷们也不用避讳什么,转眼间就都脱了个赤赤条条。将枪支和弹药都用脱下來的衣服包了,与干粮、水袋一道横放在马鞍子上。然后将两匹马的缰绳系在一起,握在手里牵着走向河水。

        黄骠马跑了一身汗,正巴不得跳进水里洗个舒服燥。东洋大白马也不是旱鸭子,意识到主人要带自己耍水,兴奋得直打响鼻。二人两马互相照应着,非常轻松地就过了河。找了一块相对坚硬的沙地上岸,然后将衣服和行礼重新收拾好,开始准备下一步行动。

        既然在河的北岸沒有发现车轮痕迹,说明小鬼子还沒经过此处。赵天龙和张松龄用扯下來的衣服角包了干草裹住马蹄,一边沿着河岸缓缓向东走,一边瞪圆了眼睛四下寻找小鬼子的踪迹。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约又找出了二十余里远,在黑漆漆的夜幕下,他们终于发现了几点灯火。象魔鬼的眼睛般,明明暗暗忽闪不停。

        赵天龙向张松龄打了个手势,命令后者将坐骑停下。然后自己翻身下马,蹑手蹑脚地向灯火靠近。隔着一条河悄悄观察了十几分钟,又悄悄地走回來,压低了声音对张松龄说道:“小鬼子看來白天时真的被你给折腾狠了,睡觉都不敢闭上眼睛。光靠近河边这侧营地,就布置了两处明哨和一处暗哨。也许还不止一处,我还沒來得及细找。不过站岗的鬼子精神头不是很足,咱们应该能找到下手的机会!”

        “汽车在哪里?”无论有沒有下手机会,张松龄都想先搅了鬼子的好梦再说。想都不想,低声追问。

        “汽车停在营地中央,由一堆鬼子围着。估计你说的毒气弹就在其中一辆车上!”赵天龙想了想,继续补充。

        “带我过去看看!”张松龄抓起三八枪和子弹袋子,低声要求。

        赵天龙点点头,拉过黄骠马安抚拍了几下,命令它领着大白马去远处休息。然后也拎了一把颇为老旧的三八大盖儿,与张松龄一道再度摸向河岸。

        这一带的河滩是细沙质地,沒有什么淤泥,非常方便取水。所以也难怪小鬼子选择在临近河岸的位置扎营。隔着五十多米宽的河面,张松龄可以非常清楚地看清整个营地的全貌。为了防止睡觉时遭到偷袭,鬼子们用木桩和粗铁丝,将整个营地都围了起來。东、西、北三面都用沙子堆了简易阵地,架上了机枪。只有靠近河道的一侧,因为不可能有大队人马从水面上飞过,所以也沒花费力气修筑临时机枪阵地,只安排了两个流动哨,和一个隐蔽性不算太好的暗哨,以防有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悄悄从水下爬上來搞破坏。

        在营地的正中央,是鬼子用來运送作战补给的两辆汽车,并排停放,中间留出一段空地。其中一辆的车头面目全非,不知道鬼子们用了多少力气才从河水中将它弄了出來并且重新修好。另外一辆驾驶室处的车门也变了形,被鬼子用铁丝绑在车身上,才勉强沒有散架。

        每辆汽车的四周,都有十几名鬼子席地而坐。屁股贴着车身,双手抱着步枪,睡得如同刚刚挨过刀的死猪一般。夹在两辆汽车之间的空地上,则是几座灰绿色的行军帐篷。那是军官休息的地方,小鬼子的队伍里头等级分明,

        “我去那边开枪吸引鬼子的注意力,你负责打爆所有车胎!”俯在张松龄的耳畔,赵天龙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这是兄弟两个在路上商量好的步骤,赵天龙自认步枪水准比不上张松龄,所以情愿给后者打下手。

        这种时候,张松龄与成建制鬼子交手的经验,就开始发挥作用。想了想,低声提议:“咱们再稍微向后退一点儿,沒必要靠这么近。免得小鬼子看到枪口的火焰,太轻松地确定咱们这边的人数和位置!”

        “好!”赵天龙点头答应。在夜幕的掩护下,二人弓着身子缓缓后退。一直退到距离河岸百米左右,才在张松林的示意下,分散开,各自找了颗醋柳后卧倒。端起枪口,缓缓瞄准河对岸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