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八章 戎机 (三 下)

    第八章 戎机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章戎机(三下)

        “到底是怎么回事?!”见张松龄急得脸色发黑,赵天龙终于意识到游击队可能正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快步追上來,拉着后者的胳膊大声追问。

        “王队长可能沒想到鬼子带了一门步兵炮!”回首扫了一眼同样惊慌失措的小游击队员们,张松龄强迫自己保持表面上的冷静。王队长让赵天龙带着这些半大孩子來找自己,是想让孩子们远离战场,而不是无谓的牺牲。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将孩子们带回去。

        “不就是一门大炮么,看你把我给吓的!”赵天龙从张松龄的动作中,猜到了他想瞒过身后这群孩子,笑了笑,故作轻松地挥手,“沒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往山里头一退,在关键点再卡上挺重机枪。让他有大炮也发挥不了作用!”

        “倒是,我刚才太着急了!”张松龄“恍然大悟”,笑着松开战马的缰绳?!澳忝羌父?,谁认得去乌旗叶特右旗王府的路?”

        后半句是对小游击队员们问的,一干半大孩子愣了愣,七嘴八舌地回应,“我!”“我也认识!”“我上月跟赵中队长去过一趟!”“我……”

        “好了,好了!”张松龄笑着挥手,掌心处全是汗水,“就你吧!郑小宝,你骑着我的大白马,带上他们几个,一块去找斯琴。通知她,我先前跟她制定的计划,马上就可以进行了。你们几个全都听斯琴的指挥,具体该干什么,她会告诉你们!”

        所谓计划,当然根本不曾存在。张松龄之所以这样说,是相信斯琴见到白马之后,能明白孩子们是受自己的命令而來。届时无论她有沒有那个机灵劲儿替自己圆谎,鬼子和游击队之间的战斗也已经爆发了。算上一來一回的时间,孩子们恰好能错过这场注定的恶战。

        “我,骑这匹东洋马?!”郑小宝愣了愣,犹豫着反问。大白马远比寻常蒙古马漂亮,他巴不得有机会能骑上跑几圈??山裉焱砩险排肿拥谋硐?,从头到脚都透着古怪与神秘,令他轻易不敢答应对方任何事情。

        “啰嗦什么,叫你去你就去!”赵天龙把脸一板,摆出了一幅长官的模样低声咆哮,“还有你们几个,愣着什么,赶紧收拾东西滚蛋!这是命令,谁要是敢推三阻四,我就上报给王队长,在全体大会上点他的名!”

        “是!”郑小宝等人素來服气赵天龙,马上立正敬礼,表示接受任务。在跨上战马之前,却又凑在一起嘀咕了几声,转过头來,再次追问道:“那您和张,张先生呢?你们两个不去右旗么?”

        “嗯!”赵天龙挺胸拔肚,长官架子越端越足,“我们两个,当然,当然是直接回游击队了!你问这么多干什么?难道本队长做什么事情,都得向你郑小宝做个汇报不成?!”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郑小宝被训得好生委屈,含着泪水解释。记忆中,师父对大伙非常和善,从來沒象今天这般蛮不讲理。这一定是受了张胖子的影响,这个国民党來的胖子,从來就沒干过什么好事!偷偷瞄了一眼张松龄,他越想,越觉得问題出在死胖子身上。手指悄悄地握成拳头,发誓有机会一定要把今天受到的委屈在死胖子身上报复回來。

        “你们能发誓保密么?如果能,我就告诉你们,为什么让你们去找斯琴!”知道自己不抖出点儿干货來的话,小家伙们肯定走得不会安生。张松龄想了想,开始故意激将。接下來自己和赵天龙两人就要去继续跟鬼子大部队纠缠,万一哪个少年不安分地偷偷跟上來,恐怕非但会拖自己和赵天龙两个的后腿,连他自己的小命弄不好都要搭进去。

        “当然能,我以游击队员的身份发誓!”心思单纯的少年们哪受得了一个国民党兵的蔑视,一个个挺直的腰杆,大声回应。

        “我发誓!”

        “如果有谁嘴巴不严,咱们就让王队长关他的小黑屋!”

        “……”

        趁着大伙忙着表态的时候,张松龄悄悄给赵天龙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一定要配合自己。然后从腰间抽出匕首,在地上干净利落地画了一张地图,用匕首尖儿指着其中一个点,大声介绍,“你们几个瞧清楚了,这就是黑石寨附近的地图。这里是喇嘛沟,这里是右旗,这里是鸣沙山,西拉木伦河大拐弯,而这里就是小鬼子和伪军们的老巢,黑石寨县城!画得不是很像,大伙凑合着看!”

        少年们几曾见过别人现场做战局分析?纷纷好奇地蹲下身,瞪圆了眼睛认真观看。张松龄则一边丰富着地图上的丘陵与河流,一边搜肠刮肚地继续编织谎话,“我临來喇嘛沟之前,跟斯琴郡主曾经有个约定。让她等我的消息,在时机成熟时,带上本旗的蒙古兵,直扑鬼子老巢。趁虚一举将黑石寨拿下,给小鬼子來个围魏救赵!”

        越编,谎话编得越离谱。非但赵天龙被吓了一跳,少年们纷纷站起身,瞪大了眼睛互相张望,“打黑石寨?斯琴郡主身边的那些老家伙肯答应么?就算她身边那些老家伙肯答应,黑石寨的城墙那么高,里头还有伪军守着,凭着右旗那几十名蒙古兵,怎么可能打得下來?!”

        “呵呵,沒想到你们几个还挺机灵?!”张松龄笑着夸了一句,毫不脸红地将谎话往圆了编,“光凭着右旗的那些蒙古弟兄,肯定打不下黑石寨。但咱们还有周黑子??!我托了斯琴派人去找他求救,算算时间,他的人差不多也该到了。原來说好了是他带人到右旗跟斯琴汇合合,但那样路上耽误的时间有点儿长。所以,所以还不如让斯琴带人提前出发,这样在路上刚好能把周黑子给迎上。你们看,周黑子如今在西拉木伦河拐弯那个地方藏着,斯琴的右旗在这儿,而黑石寨,恰巧在他们两个正中间?!?br />
        “对,这样可以让周黑子少跑很多冤枉路。你们也知道,他手下的那些马贼比不上咱们游击队员,吃点儿小亏就要嚷嚷上好半天!如果让他们到了右旗,再掉头返回黑石寨,他们肯定会逼着斯琴替他们出干粮和马料。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在半路上把他们截住,可以省不少时间,也能让右旗的那些老家伙们,少在背后嘀咕咱们游击队几句!”赵天龙笑呵呵地帮了几句,恰巧解决了少年们的困惑。

        “攻打县城,不能少了咱们游击队的参与。我本來是想见到王队长之后,再让他派一批得力的人手去找斯琴报道。这不是遇到了你们几个么,就省了再往王队长那跑了。能提前抄了小鬼子的后路,王队长那边的压力也会轻松些!”张松龄想了想,大声补充。

        “对。你们几个去了斯琴那边之后,一定要注意维护咱们游击队的形象。斯琴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切行动听指挥。咱们是**游击队,不是自由散漫的牧民,也不是马贼!”赵天龙笑着上纲上线,用荣誉來堵死孩子们擅自行动的可能。

        两个大人糊弄一群半大孩子,虽然费了点儿力气,却不至于被当场戳破。很快,郑小宝等人就被说得眼睛忽闪忽闪,将全部心思都投入到即将发生的攻城战当中。张松龄趁热打铁,又云山雾罩地说了一些自己和斯琴两人制定这个计划时,所考虑到各种可能情况以及瓦解伪军抵抗的具体战术。到最后,郑小宝等人已经完全不再怀疑计划的真实性和可行性,巴不得立刻就赶到右旗去,完成其他游击队员们都沒机会参与的艰巨任务。

        “都听清楚了!”见小游击队员们个个被忽悠的脸色潮红,赵天龙站起來,大声追问。

        “听清楚了!”郑小宝等人站直身体,拼命将嗓音扯到最高。

        “听清楚了就赶紧出发,你们早到右旗一天,我们这边就早安全一天!”赵天龙将手臂用力在空中向下一斩,大声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半大孩子们齐齐敬礼,转身冲向了战马。

        目送着小家伙们风驰电掣般去远,赵天龙慢慢收起笑容,低声说道:“好了,小家伙们都被你糊弄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该跟我交个实底儿了吧?!”

        “王队长让你带一群半大孩子來听我指挥,不是我有重要任务,而是想让你们提前离开喇嘛沟!”张松龄点点头,尽量用比较缓慢的语气回应?!靶」碜诱饣夭唤鼋鍪抢松锨碓舻卑镄?,他们还带了一种叫决胜弹的秘密武器。一旦发射出來,就能用毒气将整个阵地覆盖住。所有沾到毒气的人,就会眼睛瞎掉,全身溃烂,生不如死!”

        “嘶!”赵天龙从來沒听说过小鬼子手里还有如此很毒的东西,忍不住被惊得倒吸一口冷气,“你在信里头怎么沒告诉王队长?!不对,是老王故意瞒着我。他,他把我当成了外人!”

        想到弟兄们都将死在鬼子的毒气弹下,自己却被单独挑出來领着一群孩子逃生。赵天龙心里头就是一阵翻江蹈海。这太欺负人了!太瞧不起我入云龙了!根本沒拿我入云龙当兄弟!好你个红胡子,这笔帐,咱们早晚得算清楚!

        瞪着喷烟冒火的眼睛,他伸手拉住张松龄衣领,“你知道怎么应付毒气弹是不是。你是从正规军下來的,你一定有办法,是不是,是不是?!”

        令他非常失望的是,一向见多识广的张胖子,此刻也束手无策,“我也沒见过毒气弹是什么模样。只是在部队上的老兵嘴里听说过那东西!听到鬼子手里有毒气弹的消息之后,我就赶紧返回來报信。沒想到…”

        沒想到红胡子不肯让游击队丢下百姓独自转移!单纯从军事角度,红胡子绝对不是个合格的指挥官。但从做人的角度,张松龄却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对他说一声“佩服!”

        “眼下老百姓们都忙着给牲口抓秋膘,跑得漫山遍野都是,当然不可能立刻就召集到一起,跟游击队一块儿转移!”赵天龙不能容忍别人说游击队一点儿过错,哪怕是好兄弟张胖子也不行,“你再仔细想想,你们的人遇到鬼子使毒气弹,使什么办法对付!你们当年总不能蹲在战壕,等着被小鬼子活活毒死吧?!只要你能想出办法來,要什么物件儿我都可以帮你去找。哪怕是要我赵天龙的命,我都可以把这二百多斤儿交给你!”

        “我们当年……”张松龄凄然惨笑,不知道该不该将事实让赵天龙知晓。国民革命军根本沒有任何有效手段对付小鬼子的毒气弹,所谓毛巾上沾水,在很大程度上只能起到心理安慰作用,根本解决不了问題。大批大批的国民革命军战士,就像赵天龙刚才问的那样,一只手抱着枪,一只手用毛巾按着口鼻,活活被毒死在战壕当中。致死,也沒转身退却一步。

        “我们当年……”用力摇了摇头,他尽量让自己不想那些悲惨的事情?!拔颐堑娜俗芙岢鰜淼淖詈冒旆?,就是让小鬼子沒机会把毒气弹发射出來。这里距离喇嘛沟还有一段路程,咱们两个现在绕到鬼子大部队前头去,还能再拖他们一段时间!”

        “那就赶紧去!你带路,你遇到过他们,知道他们现在到了什么地方!”哪怕有一分机会,赵天龙也要做一百分努力。他是个草原游侠,沒有家,也沒有亲人。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群可以真心交往的朋友,他无论如何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朋友们死在鬼子的毒气弹下。(注1)

        “鬼子们白天时一直沿着溪流走。那条小溪我叫不上名字,但是肯定能直通喇嘛沟!”张松龄点点头,慢慢走向郑小宝留下來的战马。蒙古马短途冲刺远不如东洋马和其他名血名种,但蒙古马的耐力,却可以甩那些名血名种无数条街。其他名血名种连续跑上两个小时以上就可能力竭而死,看上去身材普通的蒙古马,却可以驮着人跑上一天一夜不眠不休。

        接下來,他和赵天龙两个就要骑着蒙古马,去和小鬼子比拼耐力??此劝阉牡梅酱绱舐?,看谁先把谁耗得筋疲力竭!虽然,他们只有兄弟两个!

        注1:抗战期间,鬼子在中国广泛使用的毒气弹是芥子气,可以直接伤害人的眼角膜,也通过人的皮肤向体内渗透。所以只能用防毒面具和防化服來抵制,沾水的湿毛巾,基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