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八章 戎机 (二 下)

    第八章 戎机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章戎机(二下)

        “什么东西都可以帮忙买?包括军火和药品么?”张松龄沒兴趣跟任何日本人交朋友,但是酒井高明有关互通有无的提议,却让他的眼睛有点儿发亮。据他所知,红胡子那里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題就是物资补给困难。特别是枪支弹药,完全靠从从马贼手中缴获。非但数量无法保证,质量也是参差不齐。

        “这个,这个…”酒井高明脸庞涨得通红,神情比刚才提议跟张松龄演双簧骗自家上司还要尴尬,“枪支,枪支肯定的不行。在下只是个小小的伍长,手里只有一杆枪。如果不小心弄丢了,会遭受到军法的严惩。这点,还请张君谅解!”

        说着话,在马背上又是一个深鞠躬,仿佛真的非常对不起张松龄一般。

        张松龄觉得此人有趣,笑了笑,低声追问:“那你能帮我买什么?想做生意,总得拿出点诚心來不是?!”

        “诚心,十足十的诚心!”谈到生意,酒井高明的胆子就陡然变大。催动坐骑,慢慢靠到距离张松龄只有两三丈远的地方,小声补充,“不过,不过子弹倒是能搞到些。数量无法保证,每次一两百发肯定是可以的,价钱绝对公道?;褂幸恍┫滓┓?,我有个亲戚在义县那边开诊所,可以弄到消炎粉,就是价钱,价钱有点儿高!并且只要现大洋,不要满洲国券和法币!”

        张松龄被酒井高明那财迷般的模样逗得忍不住莞尔,摇摇头,以同样低的声音回应,“我手中沒有现大洋,今后也不会有。药粉的生意,恐怕沒法做!”

        “有办法,有办法,咱们可以易货贸易,以货易货,你的明白?”酒井高明在做买卖方面的天分比打仗强得多,沒等张松龄把话说完,就抢着给出一条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张松龄原本也沒打算拒绝酒井的提案,只是受家庭教育的潜移默化,做生意之前喜欢先压一压价而已。见酒井高明果然让步,又想了想,装作很是不耐烦模样回应,“以货易货,那多麻烦!你们国家产的消炎粉一向卖得贼贵,我手中却只能弄到羊毛、草药这些既占地方又不值钱的东西。再说,咱们俩个一个城里一个野外,今后想见一面儿都不容易,怎么可能押着大车公然來往!”

        “有办法,有办法,真的有办法?!本凭呙髑币馐独锶衔?,互相之间只有成了生意场上的伙伴,彼此之间才不会总想着杀死对方,因此张松龄提出的任何困难,他都愿意想方设法去克服,“他们蒙古人定期会在月牙湖东岸设集,用干酪和皮毛跟当地汉人交易一些生活用品。咱们可以到那边去交易。这样,咱们约定一个地点,到那里碰头。我给你弄药品,你给我弄,弄……”

        回头看了看,他将声音压得几不可闻,“扳指,鼻烟壶,玉环,这些东西,你的见到过?蒙古人手里好像有很多,你只要花些心思就能收购上來!”

        玉扳指、翡翠鼻烟壶、翡翠玉环,都是蒙古人家中祖传的好玩意儿,按历史可以追溯到满清入关时期。一部分是从当时的大明百姓手中抢掠而來,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作战得力,从满清朝庭手中得到的赏赐。最近十几年随着草原经济的日益凋敝,很多玉器都被牧民们卖掉应急,价格比中原那边要低许多。张松龄离家之前,几乎每年都能在自家哥哥手里见到一些,店铺里边每次到货都能很快卖出去,变成现金回笼。但是随着中日之间爆发战争风险不断扩大,山东的土财主们也纷纷向租界搬迁,玉器和古物的价格便跟着一路走软,倒卖此物的利润,已经远不像早几年那样高了。

        此刻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张松龄也只是个毛头小子,还远远沒有意识到文物的珍贵性。见酒井高明说得真诚,便想为游击队寻找一条走私药品的通道。点点头,以非常细微的声音回应,“你说的办法的确可行,我会仔细考虑。但你别想着给我设陷阱,我不会亲自跟你交易。如果派去做买卖的弟兄被你们的人给抓了,我拼着自己的命不要,也会想办法让你血债血偿!”

        “不会的,不会的。玉器在满洲和我们老家那边一向好卖,我傻了才会断掉自己的财路?!这场仗打完之后,你尽管派人去月牙湖畔摆摊儿,我……”大概是财货壮人胆,酒井高明将战马催得距离张松龄更近,从胸前解下一个拴着绳子的白色骨头哨子,悄悄塞了过去,“把这个挂在摊位前,我过去逛街时,看到这个骨头哨子,就知道是张君的人了。切忌要保密,否则一旦被上头知道,我肯定会被枪毙,你派过去的人也落不到什么好结果!”

        “嗯,我明白!”张松龄抬起一支按在腰间的枪柄上的手,接过湿漉漉的骨头哨子。掂了掂,郑重收好,“咱们就这样定了。你当兵前是做什么的?好像很懂生意经的样子!”

        “唉,这嗑唠起來就长了!”酒井高明叹了口气,用明显的东北腔回应,“我家从祖爷爷那辈就开始做生意了,铺子规模在我们县排得上前几号。如果不当兵的话,我现在应该是铺子里的少掌柜?!?br />
        张松龄心有戚戚,摇摇头,叹息着回应,“我们家在山东,也有一间铺子。也是从我祖爷爷那辈儿就开始做生意了,规模在我们县,大概能排到前三吧!”

        “真的?!”酒井高明微微愣了愣,脸上旋即绽放出了一抹坦诚的笑容,“那你不当兵的话,岂不也是一个少掌柜?!”

        “我不喜欢做生意,我喜欢读书!”虽然对方身上穿着鬼子皮,张松龄却不觉得眼前这家伙象其他鬼子那样讨厌,笑了笑,摇着头回应,“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半个中国都被你们占领了,我家即便赚到一座金山,早晚也被你们抢了去!”

        “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很喜欢打仗。我只喜欢做生意!”酒井高明摆着手解释,“是上头,上头有些人喜欢打仗。我只是奉命而來,自己做不得主。张君,你的理解?!”

        “我不理解,但是我会尽我所能,消灭你和你的上司!”张松龄摇了摇头,说话的声音陡然升高。

        酒井高明被吓了一跳,赶紧拨马向后闪。发现对方只是因为随口发泄心中的愤怒,并沒有对自己进一步行动、讪讪笑了笑,低声说道:“打仗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今天只谈生意?!?br />
        “快滚吧,我今天沒心情杀掉你,只要你别來招惹我!”张松龄心里头有些堵得难受,挥挥手,示意对方赶紧滚蛋。

        已经离开家一年多了,不知道家里头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小鬼子的统治越來越严苛,很多地方连细粮都不准中国人吃。而那些又苦又糙的橡子面,在山东一带从前只是拿來喂猪。并且要掺上大量的野菜喂,否则猪会因为拉不出屎來活活憋死。

        想到家人在鬼子统治下可能遭遇的苛待,张松龄心中对酒井高明刚刚升起的一点儿好感就瞬间消失。正考虑是不是无耻地从背后给对方一枪,却看到酒井高明从马上回过头來,非常不舍地向自己挥手:“还有一件事情,请张君谅解。我还有一个名字叫酒井一健,不是酒井高明。先前那个名字是上个月才胡乱改的,为的是让藤田长官能忘记我!”

        “那我该叫你酒井一健呢,还是酒井高明呢?!”张松龄无法理解鬼子的怪异思维,皱了下眉,大声询问。

        “还是叫我酒井一健吧!”喜欢做生意胜过当兵的鬼子伍长想了想,郑重回应,“我在家乡时就一直叫这个名字,比酒井高明更好听些!”

        说罢,一转身。策动战马施施然去远,仿佛赚到了几万元一般,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兴奋。

        遇上这么一个奇葩,张松龄还真拉不下脸來从背后下黑手。摇着头叹了几口气,也拨转坐骑,继续漫无目的地在草原上徘徊。游击队应该已经从喇嘛沟撤离了,现在赶过只能遇见一大堆马贼;周黑炭那边的援军又不知道什么时间能过來,调头迎上去也未必能遇上;有心再去骚扰藤田老鬼子的车队,身后又缀着一条甩不掉的尾巴。当真是前进也难,后退也难,怎么走都找不到合适方向。

        正犹豫不决间,前方突然传來了一阵马蹄声,借着所剩无几的日光,他看到十几匹战马迎面向自己奔來。最先一匹黄骠马的背上,有名彪形大汉手持一双盒子炮,厉声断喝:“入云龙在此,哪个想抓我兄弟,尽管放马过來!”

        “入云龙,入云龙!”见到那标志性的黄骠马,小鬼子们岂能猜不到來者是谁!再也顾不上跟张松龄纠缠提什么约定不约定,拨转坐骑,撒腿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