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归去 (六 下下)

    第七章 归去 (六 下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归去(六下下)

        “那是因为你见的**少!”彭学文心中不服,扯开嗓子反驳?;八党隽丝?,他却又觉得脸上烫烫的,无法继续在这个话題上纠缠。张松龄见过的**人少不假,其他地区的**人未必都象红胡子这般大气也不假,但至少在察北草原上,他自己完全被红胡子比了下去。无论在心胸、勇气还是个人感召力方面,都输了个一塌糊涂。

        刹那间,彭学文竟然有些失魂落魄。宛若心里头突然崩塌了一个角般,无论怎么努力都提不起精神。直到张松龄的身影消失在了院子门口,才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吩咐:“收拾一下,咱们准备走人。出门的时候尽量小心,别惊动了镇子里的其他百姓!”

        “是!”齐志强等也觉得兴趣缺缺,懒洋洋的答应着,开始着手做善后准备。

        一直趴在地上偷听的高君武见状,赶紧抬起半边脑袋,如同哈巴狗般摇尾乞怜:“长官,长官,我,我这个维持会长是赶鸭子上架。真的沒做过什么坏事,沒做过什么坏事??!”

        “沒做过坏事?!”彭学文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声反问,“打个小鬼子旗号,拿橡子面换百姓手中的细粮,是不是你派人干的?人家给孩子做顿面条吃就被你抓起來抽个半死,算不算坏事?!若是有小鬼子在旁边盯着也就罢了,你还算个身不由己。这地方距离最近的县城也有一百多里地,对老百姓吃饭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还会死啊?!”

        “这,这个……”高君武想分辨说所有维持会长都跟自己一般,狐假虎威,上下其手,却鼓不起足够的勇气。只是趴在地上一味地磕头,“长官,长官,我,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还小,请长官可怜可怜,可怜可怜!”

        对于这种沒有几分贼胆却非要学人家当汉奸的窝囊废,彭学文杀他都嫌脏手。抬腿踢了一脚,大声喝令,“滚到对面房间去,把自己锁起來。天亮之前,不准出门!”

        “谢长官,谢长官不杀之恩,谢长官不杀之恩!”高君武立刻如同吃了几十斤仙丹一般跳起來,用胳膊夹起自己儿子,反手拉住女儿,连滚带爬往对面的房间里走。他的儿子早已被吓傻,只会用手捂住眼睛小声哭。他的女儿却依旧惦记着家中的亲人,指了指躺在床上尸体,小声提醒:“娘,娘…….”

        “缺德玩意!找死自己去!”高君武毫不客气地仰起手臂,给了女儿一个大耳光,“赶紧进屋,否则我抽死你!”

        “哇——”小女孩哭喊着躲进了对面房间。高君武连滚带爬地逃进去,紧紧插上了里边的门闩。在沒有面对彭学文等人的时候,他的腰才慢慢直了起來。双眼中寒光四射,宛若两把刚出鞘的刀子。

        “姓彭的,只要老子不死。早晚会跟你讨还这笔血债?!彼谛睦锬啬钸蹲?,将仇恨牢牢地刻进自己的心脏深处,永生不会遗忘。

        彭学文等人才不在乎一个癞皮狗此刻在想什么,重新检查了一遍四周,确定沒有漏网之鱼后,相继出了正房的屋门。齐志强走在了队伍最末,拿出两颗山西造手榴弹,将弦从弹柄拉出一小段,将尾端绑在了外边的门环上。只要有人在里边轻轻一拉,两颗手榴弹就会爆炸,将开门者连同整座屋子一并送上西天。

        一行人很快就出了小镇,在树林里翻身上了马。临行之前,彭学文忽然皱了下眉头,犹豫着将马头圈了回來。

        “斩草不除根,必有后患!”齐志强以为自家上司突发慈悲,开始怜悯汉奸家的两个小崽子,凑上來,低声奉劝。

        “他既然选择做了汉奸,就应该明白会有这一天!”出乎他的意料,彭学文根本不是在犹豫是不是该杀光汉奸高君武全家。摇了摇头,顺口回应。

        “那您…,夜长梦多,此处距离白水县只有一百多里,鬼子的汽车只需两个小时就能杀到!”齐志强有些弄不清楚上司到底在干什么了,皱了皱眉头,哑着嗓子提醒。

        “让我安静一会儿!”彭学文继续摇头,脸上的表情迷茫而又沉重,仿佛心里头藏着座铅山一般。

        齐志强不敢再劝,拉紧了马缰绳陪着上司一道看头顶上的天空。已经是仲秋,月明星稀,数朵流云被风吹着从北方飘过來,晃晃悠悠,不知道下一站飘向何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彭学文猛然下定了决心,转过头,对着所有人命令:“检查所有行礼物品,咱们回黑石寨。老子堂堂锄奸团长,不能被一个乡巴佬给比了下去!”

        “长官!”齐志强等人吓了一跳,赶紧七嘴八舌地提醒,“他,他可是**!”“咱们沒张中校官大,管不了他??扇绻约阂采惫グ锩Α薄霸勖且矝]有防毒面具,万一小鬼子不管不顾……”

        张松龄是中校,论军衔远远高于他们几个。并且张松龄是老二十六路的军官,与大伙不属于同一个战区,即便明知道此人要去帮**的忙,大伙沒能将起拦下,也算不得什么过错??缮砦裾挛被岬鞑橥臣凭志?,却无视上头的一再告诫,主动去给**游击队打下手,就是明知故犯了。万一有风声走漏出去,所有参与者,恐怕都捞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仿佛早就料到弟兄们会这么劝,彭学文晃了晃脑袋,咬着牙说道:“老子不是去帮**,老子是去救自己的妹夫。姓张的小王八蛋虽然不知道好歹,老子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送死!”

        “这……”齐志强等人不吭气了,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很犹豫。据他们所知,自家顶头上司并不是个很注重亲情的人。这一点从颍州被鬼子攻陷之后,彭长官连家里头的消息都沒托人打听的行为上,就能看得出來??刹恢牢裁?,平素狠辣果决到有些不近人情的彭长官,唯独对张松龄这个半拉架子妹夫维护得很。非但努力想给对方指一条金光大道,并且在屡遭拒绝之后,还毫不气馁,仿佛上辈子曾经欠了此人一般。,

        “如果有谁觉得为难,就尽管先自己回去!”知道这个理由只能用來搪塞上头,却不能拿來对付麾下弟兄,彭学文想了想,又快速补充,“上边如果责怪下來,老子一个人顶着,绝不牵连大伙!”

        注1:决胜弹,鬼子对化学武器的专称。在侵华战争中,欺负中**队沒有同样的武器报复,日军多次使用化学武器,给中**民造成了巨大伤亡。至今,还有日军撤退时仪器的化学武器不断从地下被挖出來,祸害中国百姓。

        注2:八年抗战当中,军统也曾经效仿八路军,在日占区发展了数百支游击队。与八路军游击队一样,他们也牵制了很多鬼子,同时也做出了巨大牺牲。战后被追赠功勋的只是少数,很多人连名字都沒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