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归去 (六 下)

    第七章 归去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归去(六下)

        “决胜弹?!”张松龄和彭学文两个几乎同时蹲了下去,拎着高君武的脖领子大声追问,“你可听清楚了,真的是决胜弹?!一共带了几枚?大致是什么模样?”

        “饶,饶命……”高君武被吓得连连向后躲,一边求饶,一边大声回应,“是决胜弹,翻译官喝醉后亲口说的?;顾抵灰豢糯虺鋈?,就能把所有八路都给毒死!一共几枚我不知道,他们不让我靠近,也不让我看到底什么模样!”

        “该死!”彭学文急得直跺脚。最近一年來,国民革命军之所以被小鬼子追着屁股打,士气战术俱不如人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敌我双方之间的武器差距,也非常关键。特别是小鬼子的化学武器,每次都能给国民革命军造成巨大的伤亡。据军方秘密统计,超过四分之一的阵亡弟兄是倒在了鬼子的化学武器,也就是所谓的“决胜弹”之下。一旦丧心病狂的鬼子在战斗中将化学武器发射出來,国民革命军往往一整连,一整连地被毒死在战场上,即便侥幸能撤下來几个,也是全身溃烂,整个下半辈子都活在噩梦中。(注1)

        张松龄虽然不像彭学文那样有机会接触到很多秘密资料,但在二十六路军特务团中,也不止一次听人说起过小鬼子“决胜弹”的恶毒。想到好朋友赵天龙正打算加入喇嘛沟游击队,他不禁心急如焚。丢下高君武,大声说道:“不行,我得赶紧回去通知红胡子一声。他那边根本沒听说过化学武器,一旦跟小鬼子交手,肯定得全军覆沒!”

        说着话,拔腿就往屋外走?;箾]等走到门口,胳膊已经被从后边追上來的彭学文一把扯住,“哪里去?他可是**的人!”

        “当然是去给红胡子报信!他首先是中国人!”张松龄猛地转过身,对着彭学文大声咆哮,“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借刀杀人,你的书莫非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么?!”

        “你!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张中校!”一番好心全被当成了驴肝肺,彭学文也气得脸色铁青。又向前追了半步,抓在张松龄胳膊上的手也握得更紧,“赶紧跟我一道回关内,少搀和这边的闲事儿!谁知道姓高的刚才是不是在胡乱编瞎话!这种人,为了活命,可是什么招数使得出來!”

        “我沒忘。我的身份是军人,国民革命军战士。我的职责是将日寇驱逐出国门之外,而不是坐视友军面临险境,却不动如山!”稍稍语调放低了些,张松龄望着彭学文的眼睛,一字一顿,“彭少尉,如果你还认同自己是国民革命军一员的话,就别阻止我尽我的职责。否则,我看不出你跟汉奸有什么区别!”

        “你…!”彭学文彻底被激怒了,瞪着张松龄,两眼开始喷火。自打两人重新以真实面孔相见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努力约束自己的脾气,一直对张松龄百般忍让。忍让后者的鲁莽,忍让后者的嚣张,忍让后者在言谈中时不时流露出來的对**人的推崇。只是为了将对方从“歧途”上拉回來,替军统河北站拉回一个人才,替国民革命军拉回一员猛士??上衷?,连日來所有努力却统统化作了流水。不知好歹的张松龄居然想返回黑石寨去,去给八路军游击队报信,甚至去和那些**人并肩作战。这让他如何继续忍得?!

        不愿所有努力都为**游击队做了嫁衣,彭学文挺直身体,毫不客气跟张松龄对视,“你今天如果出了这道门,就不再是我的兄弟!咱们两个一切公事公办,别怪彭某沒有预先警告过你!”

        看着彭学文那因为愤怒而扭曲的面孔,张松龄感觉好生失望。不想再与对方争执谁是谁非,他是个小人物,管不了别人,更管不了国家大政方针,他只能管好自己。用力将彭学文握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指掰开,他低声冷笑,“公事公办又怎样?难道眼下国共沒有合作?难道我去帮友军打鬼子,还能成了罪名?!”

        “你给我站??!”彭学文终于忍无可忍,追了半步,慢慢举起了无声手枪。

        齐志强等人也纷纷挪动身体,从各个角度封堵张松龄的去路。作为秘密战线上的工作人员,他们可是最清楚眼下所谓国共合作到底有几分是真。抛开合作双方之间那些明面上的摩擦不提,在他们的组织里头,防止**人借抗日之机大肆扩张,也是被上头反复强调灌输的理念。仅仅排在辣手打击鬼子和汉奸之后,重要性远远超过了其他日常工作。

        多次在死亡边缘徘徊,张松龄对危险的感觉非常敏锐。眼睛微微一动,就发现了特工们的异常举止。忍不住冷笑几声,撇着嘴奚落,“怪不得这一年多咱们老打败仗,原來某些人对杀自己的同胞比杀鬼子还上心。有本事就开火??纯垂笮」碜踊岵换岣忝欠⒔弊?!对了,过后别忘了统一口径,说我是试图投靠日本人,被你们当机立断处决的。否则一旦传扬出去,恐怕会耽误你们几个的前程!”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齐志强性子最急,举起匕首就欲给对方以教训。谁料沒受过一天刺杀训练的张松龄,反应速度却远远超过了他这个精锐特工。只是轻轻一拧身,就用肩膀撞在了他的胸口处。只撞得他“蹬、蹬蹬”接连退了四五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涂了毒药的匕首也被摔出了好几米远。

        “??!”齐志强羞得脸上差点就滴出血來,一个翻滚跳起,顺势拔出无声手枪。张松龄的动作更快,两支盒子炮闪电般从腰间抽出,一支顶上齐志强的脑门,另外一支,却遥遥地指向了彭学文胸口。

        “都别冲动,都别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别给汉奸看了笑话!”反应慢了不止一拍的彭学文见状,赶紧大声劝阻?!罢判∨?,你赶紧把枪收起來。志强,你也别给我添乱!”

        另外两名特工也放弃了对张松龄的封堵,一个用身体挡住彭学文,另外一个则双手按住齐志强的肩膀,“大齐,别胡闹。张长官是得过宝鼎勋章的。名字在中央那边挂过号!”。

        齐志强兀自不想罢休,却摆脱不了同伴的阻拦。跺了跺脚,大声嚷嚷道:“得过宝鼎勋章又怎么样?那又不是免死金牌!今天咱们放了他去投**,说不定哪天他就带人打到咱们的地头上!“

        “你给我闭嘴!“彭学文又是愤怒,又是羞愧,指着齐志强的鼻子大声咆哮。在内心深处,他根本就沒打算伤害张松龄。毕竟对方是他的妹夫,曾经抱着她妹妹冲出死亡陷阱,又亲手将他妹妹的遗体以妻子名义埋葬。然而事情已经演化到了如此地步,即便他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來,也无法令对方相信,更无法弥合彼此之间鸿沟般的裂痕。只能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过头,大声补充道:“张小胖,你一直很聪明。你自己应该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虽然眼下上头一直在讲国共合作。但两党之间的仇怨,可不是一句两句场面话就能解得开的。一旦今后哪天双方再…….”

        “我还沒加入国民党,我也不是**!”缓缓收起盒子炮,张松龄的声音平稳而又坚定,“我只是一个中国人,一个不想眼睁睁看着家园毁于外敌之手的中国人。至于今后如何,抱歉,我还沒考虑过。但是我相信只要这个国家沒有亡,只要头顶上的太阳还热,秦桧就不可能比岳飞吃香,施琅、洪承畴也不可能由汉奸变成英雄!”

        “你……”彭学文知道对方去意已决,摇摇头,说话的语气有些意兴阑珊,“你一个人跑过去能起什么作用?鬼子这一回势在必得,光土匪就纠集了六百多,还有化学武器助战!”

        “至少我可以陪着他们战斗,而不是下半辈子活在自责当中!”张松龄想都不想,坚定地回应。

        见实在拦无可拦,彭学文也只好放弃。从先前抄出來的金条里分出四根,连同所有满洲国劵一并递给张松龄,“这些给你,也许今后哪天能派上用场。马和行礼你自己去镇子外的树林里头取,我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便会返回河北。咱们两个就当谁都沒遇到过谁!”

        “多谢!”张松龄也知道自己今天去了喇嘛沟,恐怕以后已经很难再回头。想了想,接过金条和伪满洲国券,然后向彭学文轻轻拱手,“咱们就当谁都沒见过谁?!?br />
        说完之后,转身便走。一脚踏出了屋门,却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回过头,笑着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赶去救红胡子么?”

        “为什么?”彭学文对此一直耿耿于怀,立刻出声追问。

        张松龄又笑,一边笑,一边摇头:“因为他上次救我之时,是看了鬼子的通缉令后。那上面,可是直接把我说成了你们军统的人。论心胸,人家比你们强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