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归去 (六 上)

    第七章 归去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归去(六上)

        即便手里有一个班的弟兄,张松龄绝对不会任由鬼子在自己眼前如此嚣张。然而此刻他只是孤家寡人,所以只有望着远去的汽车两眼干冒火的份儿,根本找不出任何解决办法。

        正愤懑间,又听见彭学文低声说道:“后面那辆汽车上也不知道藏着什么重要东西?有几个小鬼子眼睛始终盯着他们的脚底下,连你胯下这匹东洋大马,他们都沒人仔细看!”

        “什么重要东西,找这里的维持会长问问不就知道了?”不理睬对方言语里的挤兑意味,张松龄皱着眉头提议。今天大伙在路上遇到的鬼子和马贼都在急匆匆朝北方赶,仿佛彼此之间有约在先一般。而据他所知,眼下草原上的马贼们基本上还处于一盘散沙状态,除非鬼子能许下有足够大的好处,否则,很难将这些野性难驯的家伙组织在一起。

        “你想去找这里维持会长的麻烦?!”彭学文也正憋着一肚子邪火无处可发,听到张松龄的提议,眼神登时就亮了起來,“镇子里头到底什么情况,咱们可是两眼一抹黑。如果一步小心踩了陷阱,恐怕连平安脱身的机会都沒有!”

        “你要是怕了,我就自己去,咱们两个就在这里别过!”虽然听出了对方话语里的踊跃之意,张松龄还是大使激将法。

        他不激将,彭学文还要找机会去收拾汉奸。闻听此言,立刻勃然大怒,“谁怕了?我打阵地战的经验可能不如你,闯进汉奸家里杀人的经验,恐怕是你的十好几倍!我是说咱们得先弄清楚那个汉奸家里具体情况,然后再从容下手。以免一不小心,反而在阴沟里翻了船!”

        “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秋日,张松龄沉声回应?!澳悴皇嵌靡兹菝??咱们先找地方把马藏起來,然后再派两名弟兄化了妆混到镇子探听情况。等到日落之后,再根据白天探听來的消息决定如何下手。反正这个镇子连围墙都沒有,咱们什么时候都能进得去!”

        “汉奸家恐怕会有个土围子,不过小鬼子白天刚从他家离开,他肯定想不到有人这么快几找上门來!”彭学文点点头,笑呵呵地跟张松龄一道分析目标的情况。

        “即便有防备也沒关系。鸟不拉屎的地方,难道还能请到什么高手坐镇不成?!”

        “如果有炮楼的话,咱们就先解决掉里边的哨兵。然后放上一条枪,居高临下地打!”

        “也许用不着那么麻烦,咱们找个死角翻进去,给他來个擒贼先擒王!”

        其他几名军统特工也凑过來,低声讨论。眼前的小镇只有巴掌大,即便维持会长家有土围子,规格也不会太高。而铁血锄奸团在北平、天津附近,曾经潜入过十好几家汉奸的宅院,根本不会将寻常财主家的土围子放在眼里。(注1)

        大伙群策群力,很快就根据以往的经验拿出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齐志强和另外一军统特工主动请缨去镇内踩盘子,其他两名特工则与彭学文、张松龄一道,牵着马匹,装作继续赶路的模样大摇大摆绕过了镇子,径直向南方走去。

        于二十里外寻了个僻静处安置好马匹之后,四人便开始轮流休息。养精蓄锐,准备今夜的行动。大约到了下午两点左右,齐志强和另外一名弟兄也码着彭学文刻意留在路上的记号追了过來,一见面,就喜滋滋地汇报,“已经探查清楚了,维持会长姓高,他的家就在镇子正中央,沿着大道稍稍往里边走走就能看见。整个院子占地大约两亩左右,院墙是用红砖垒的,有两米半高。上面插了很多铁钉子,在大门左侧还修了一个小炮楼。院子里头养着几只土狗,一群大鹅。姓高的狗汉奸在当地很不得人心,镇上百姓都巴不得他家被马贼给平喽了!”

        彭学文点点头,低声追问,“画下來了吗?姓高的手下都多少喽啰,晚上都住在他家里,还是住在外边?!”

        “已经画下來了!”另外一名特工姓于,话不多,表现却非常沉稳。一边回答着彭学文的追问,一边双手递上维持会长家建筑物分布的草图。

        “据镇上老百姓说,姓高的汉奸非??倜哦?,只养了二十几名手下。其中还有一大半儿是从镇子上强拉來当差的壮丁,沒有军饷,每月就给发一袋子高粱米。平时也不住姓高的家里,只有在遇到土匪上门时,才被招进院子里帮忙!”扭头看了姓于的特工一眼,齐志强继续大声补充。

        “说具体数字!”彭学文皱了下眉头,伸手接过于姓特工递过來的草图。作为上司,他并不欣赏齐志强这种咋咋呼呼的性格。但此人作战勇敢,又一直对他忠心耿耿。所以即便再不欣赏,他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儿给对方难堪。

        齐志强敏锐的察觉到了上司对自己的不满,想了想,将声音放低,缓缓地回应,“应该有十二名壮丁,平时各自住各自的家。另外还有九名小喽啰,与长工一道,住在大院两侧的厢房里。这个镇子规模太小,姓高的一个人就把维持会长、派出所长和税务所长等差事全兼了。那几个喽啰就算这地方的警察,薪水从镇上的税收里扣!”(注2)

        只有九名小喽啰和一座炮楼的土围子,恐怕在彭学文带人所攻占过的汉奸大院里头,规模要排在倒数第一!又仔细问了其他一些相关情况,他心内便对今晚的行动有了底儿?;踊邮?,低声命令,“你们两个抓紧时间休息,今晚十点,准时从这里出发。姓高的既然铁了心要当日本人,咱们索性就成全了他!”

        注1:土围子,即带有高墙和一定防御设施的宅院。民国期间土匪多,通常乡下有钱人都会把院墙盖得很高,四角建起炮楼,以避免土匪上门洗劫。

        注2:派出所一词來源于日语,在中国最早见于伪满洲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