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归去 (五 中)

    第七章 归去 (五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归去(五中)

        想了整整一晚上如何将张松龄收入囊中,第二天早晨起來继续赶路,彭学文的精神就有些萎靡。他手下的四名精锐特工军衔都不太高,在听闻同路的小黑胖子居然已经是中校之后,碍于彼此之间地位的巨大差距,也不敢再象昨天一样围着张松龄信口胡柴。一行人默默地埋头前行,从天明走到日落,居然走出了一百三十余里,远远超过了原來的行军计划。抬头看看天色已晚,就又找了处避风的所在,宿营休息。

        既然已经承诺过不再拿加入军统的事情來惹张松龄心烦,彭学文当然不能才一天时间就出尔反尔。但是他却又不甘心白白浪费一晚上的时间,便寻了个机会,大肆宣扬起军统河北站在最近一年时间里的光辉事迹來。四名精锐特工揣摩上意,也纷纷开口捧哏儿,将几起针对铁杆汉奸的刺杀渲染的惊心动魄。

        这一招他们以前曾经在不同场合使用过很多次,每次都能令闻听者心潮澎湃,恨不得立刻加入他们,与他们一道为国锄奸。只可惜,这回他们遇到的是张松龄。对于经历过娘子关战役,已经在鬼门关前打过三、四回滚的后者而言,军统河北站的那些锄奸行动,未免显得太小儿科。听起來简直象喝温吞水,越多,心中越生不起半点儿激情。

        说得口干舌燥,见听众却依旧无动于衷,彭学文心里头不觉有些失落。先抓起水袋润了润喉咙,然后指着张松龄衣领下的伤疤问道:“这是被鬼子的刺刀挑伤的吧?哪一场战斗?你一共干掉了几个小鬼子?!”

        “应该是吧!”张松龄看了看自己的脖颈根部的伤口,然后顺嘴敷衍,“具体哪一场战斗我记不太清楚了!可能是在娘子关,也可能更早一些!反正隔得不算太久!”

        “好像你受过很多伤似的!”被张松龄说话时平淡的态度所激怒,一名长方脸军统特工冷笑着撇嘴?!澳忝抢隙窙]其他人了么,每场战斗你都必须参加?!”

        “志强!”彭学文大声呵斥,脸上却沒显现出多少怒色,“怎么跟长官说话呢你?!赶紧向长官道歉!张兄弟是老二十六路特务团的人,精锐中的精锐,当然要被用在最关键的位置!”

        转过头,又客气地跟张松龄解释,“你别跟小齐生气,他这人嘴巴大,心里头想什么,随口就会说出來!”

        “呵呵!”张松龄笑着点头,从始至终,都沒仔细看挑衅自己的人一眼。这种淡然处之的态度,令齐志强愈发恼怒,冷笑几声,梗着脖子强辩道,“特务团又怎么了?特务团也不是浑身都是铁打的。有本事把特务团的战绩拿出來摆一摆,只要张中校不是在吹牛,甭说让齐某给他道歉,就是跪下磕头,齐某也绝不耍赖!”

        “老齐,够了!”听自家同伴越说越不象话,其他三名精锐特工连忙出言阻止。作为工作于隐秘战线上的骨干,他们对眼下各路杂牌军的内部情况了如指掌。谁都清楚所谓特务团,培养的不是特工,而是整支部队的军官种子。类似组织的还有教导团、士官教导大队等,里边受过训的人出來,随便都是中尉连长以上的职位。

        所以张松龄这个中校绝非自封。改天一旦如彭学文所愿进入军统河北站,级别会远在大伙之上。这个时候莽撞得罪了他,今后少不得要被穿小鞋?;共蝗绫3钟τ械淖鹁春途嗬?,即便不能做朋友,彼此之间也不会落下什么坏印象!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不知道是马奶酒喝多了,还是急于在彭学文面前有所表现,齐志强一边挣扎,一边扯开嗓子嚷嚷,“咱们弟兄,每天都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鬼子和汉奸周旋,辛辛苦苦一年下來,顶多也就升半级,记一次大功。而某些人混在部队里,打一仗输一仗,从北平一路输到武汉,军衔和官职却升得象飞机般,一眨眼间就到了云彩顶上了!”

        “齐志强,你给我闭嘴!”又想刺激刺激张松龄,又怕后者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彭学文跳起來,指着得力手下的鼻子咆哮,“别以为你立过几次大功就了不起了。赶紧给我向张兄弟鞠躬,否则,回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边骂,他一边朝齐志强使眼色,示意对方点到为止。后者立刻心领神会,低下头,有气无力地回应,“是!长官。我刚才喝酒上了头,嘴巴沒有把门的。请张长官……”

        一番应付差事的谎话还沒有说完,他的嘴巴却僵在了半空中,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彭学文的背后,再也无法合拢。

        彭学文背对着张松龄,不知道后者又使出了何等手段。赶紧变换了表情回头,却看见张松龄**了上身,拎着一袋子马奶酒,懒懒的走向了大伙刚刚搭好沒多久的帐篷。

        那古铜色的脊梁上,布满了长长短短的伤疤。被火光依照,宛若一张张裂开的嘴巴。骄傲、不屑、淡然、嘲弄,每一双嘴唇上,都带着不同的含义。堆叠在一起,就像十几名老兵同时发出一个声音——“滚!”

        不需要任何解释,任何语言在此刻都显得苍白;不需要任何回应,任何回应都不如满身的刀疤更为有力!彭学文和他的四名心腹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目送张松龄的身影消失于帐篷门口,想说一句表示歉疚的话,却找不到任何恰当的言辞。直到帐篷内响起了鼾声,才揉了揉已经僵硬了面孔,站直身体,冲着帐篷口端端正正行了一个军礼!

        当晚,众人分配守夜任务时,都默契地沒有再提张松龄。抛开中校军衔不论,后者光是凭着身上那数十道伤疤,就值得大伙为他站一回岗。那是男人的勋章,那是勇气和资历的证明,作为军中晚辈,他们理应对战功赫赫的前辈毕恭毕敬。

        第三天再上路,大伙就又有了共同话題。不再是聊军统成立这一年多里的卓越表现,而是谈论七七事变以來,老二十六路在北平、琉璃河、娘子关、台儿庄所创造的辉煌。特别是台儿庄血战,一直被国民政府的报纸当作重点中的重点宣传,彭学文和他的手下们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出一段精彩故事。倒是张松龄这个二十六路军军官,因为在山中养伤而错过了台儿庄大战,只能于旁边做一个听众,所以显得有些沒精打采。

        转眼就走到了另外一座小镇附近,路上渐渐有了行人的踪迹。骑着马的,赶着牛羊的,驾着勒勒车的,一个个紧绷着被生活和风雨泡皱了的脸,与彭学文、张松龄等人擦肩而过。大伙走得又累又饿,互相商量了一下,便决定从下一个岔道口进入镇子休息?;箾]等拨转马头,却有三十几匹战马,风驰电掣般从对面跑了过來!

        “大伙小心!可能是马贼!”几乎在同一时间,彭学文和张松龄两个发出警告,随即带着其余四人让开道路,将手按在腰间严加戒备。

        三十几匹战马,上面驮得个个都是精壮汉子。每张面孔都十分丑陋狰狞,一看就知道绝非善类。这些家伙同时也发现了彭学文和张松龄等人的存在,却沒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冷冷地扫了几眼,便马不停蹄地向北方跑远了。

        “过路的神仙!”彭学文暗擦一把冷汗,从腰间抽回右手,笑着说道。

        “人家估计忙着发大财呢,看不上咱们手中这点东西!”齐志强等人也纷纷笑着附和。

        此处距离镇子太近,如果和马贼们发生了冲突,大伙的处境将非常尴尬。奋力反击吧,容易把镇子里的地头蛇们招出來,进而暴露自家身份。不奋力反击吧,草原上的马贼可不个个都是什么侠盗,义匪,稍不如意就会杀人越货,让大伙连个完整的尸体都剩不下。

        “还有!”张松龄脸上的表情,远不如其他人那般轻松。竖着耳朵多听了几十秒,小声提醒,“不止是一波,咱们最好躲得离大路更远一些!”

        彭学文和其他几名军统特工都清楚自家作战经验远不如张松龄,毫不犹豫地点头称是,拉着坐骑便朝草原深处走。才走了不过百十米,耳畔便就又传來一阵杂乱的马蹄声。扭头看去,只见三十余名马贼从大伙背后的道路上疾驰而过,一阵风般卷往了大伙來时的方向。

        紧跟着,又是两小股,每一股差不多都在二十几人上下,忙忙碌碌,就像北方突然冒出一座金山來一般。

        “开武林大会选瓢把子么?这么急?”见马贼们对自己不感兴趣,齐志强的嘴巴又犯了贱,指了指天空中的数股烟尘,笑着调侃。

        “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儿!”张松龄板着脸,忧心忡忡地回应?;耙舾章?,马蹄声再度从南方传來,由远而进。一名满脸横肉的土匪蹿下道路,挥舞着手中长刀,冲着张松龄等人厉声咆哮,“你们几个,站??!干什么的?把马背上的东西拿过來给老子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