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归去 (五 上)

    第七章 归去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归去(五上)

        彭学文出身于颍州彭氏,家族里头曾经出过两位知府,一位翰林,进士、举人若干,着实称得上百年老世家。到了民国时期,彭家虽然不像先前那般辉煌了,但在地方上的影响力依旧不容忽视。凭着几代人积累下來的生存经验,家族长辈们又在北京、广州两个政府和几家地方实力派身上多方下注,人脉宽广得令人惊叹。无论是在地方,还是在南京中央里头,都能随便找到一些关系户,让他们对家族的年青子侄们多加照顾,保证孩子们都能在仕途的起步阶段顺风顺水。

        可家族大了,里头的龌龊事情也在所难免。各房之间的勾心斗角,同辈才俊之间的互相倾轧,比小说里写得还为激烈。即便是亲兄弟姐妹,为了能在长辈那里获取更多的关注和资源支持,彼此互相拆台也是司空见惯,算不得什么稀罕。

        在这样的家族中长大的孩子,平素耳濡目染,性情难免就会变得非常凉薄。对于其他同辈的兄弟姐妹,彭学文向來都是该下绊子时就下绊子,该在长辈面前落井下石时就落井下石,从來不会因为彼此之间的血缘关系就手下留情。唯独对于彭薇薇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他永远无法狠下心來倾轧。而是象普通人家的哥哥对妹妹一样,从小到大,照顾得无微不至。

        作为不受宠的姨太太所生的女儿,彭薇薇过早地就品尝到了人生冷暖。因此对真心待自己好的哥哥彭学文,也与其他兄弟姐妹区别甚大。非但喜欢跟在前者身后做小尾巴,对前者的一切要求,无论是否符合自己心意,也会不折不扣地去执行。

        可以说,在彭薇薇心里,长兄彭学文已经取代了父亲,成为亲情中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在彭学文的潜意识当中,小妹薇薇,也如同自己的女儿一般金贵,绝不允许别人给她半点儿伤害,自己也不轻易要求她去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情。

        唯一的一次,便是在葫芦峪!为了阻止好朋友周珏继续去北平给宋哲元做炮灰,也为了满足自己心中的虚荣,彭学文隐约地暗示自己的妹妹:施展女性魅力去征服张小胖子,让其改弦易辙,追随兄妹两个去南京。彭薇薇当时只是稍稍愣了愣,便顺从地答应了下來。结局就是,张小胖子在投票表决时临时改变主意,让方国强输了必胜之局。两支学生队伍进而决定分道扬镳,然后在小火车站,双双成为鬼子和汉奸们的枪下猎物!

        彭学文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是真的喜欢上了憨头憨脑的张小胖子,还是迫于自己的长兄之威才不得不与张小胖子虚与委蛇。但在答应自己要求的刹那,妹妹眼中那一抹委屈,他却永远无法忘掉。从鬼门关口逃出來之后,他曾经一次对着空荡荡的旷野忏悔,请求诸天神佛将自己的生命收走,将妹妹还回來??芍钐焐穹鹑创記]给出任何回应,反倒是在冥冥中为他指引了另外一条道路,让他拿起枪,成为一个冷静而又疯狂的复仇者。

        一年多來,彭学文带着军统的外围组织,铁血锄奸团,四处杀鬼子,杀汉奸,把平津一带搅了个风声鹤唳。但他内心深处最想杀死的人,却是他自己。在他眼里,导致妹妹身死的罪魁祸首不是岳竞雄,不是秦德刚,而是他这个不称职的哥哥,这个为了满足一时虚荣强逼着自家妹妹去“**”同龄人的哥哥!如果老天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宁愿倾尽自己的所有,去换回妹妹的平安离开。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っ妹?,让她不受到任何伤害。包括肢体和感情等诸多方面!一丝一毫也不受。

        所以,当发现张松龄执意要回老二十六路烧冷灶时,彭学文才用尽了心思去阻止。他比张松龄大了五、六岁,心智更为成熟,人生阅历更为丰富,对国民政府内部的各种隐秘,也知道得更多,更为清楚。在他看來,张松龄这种一根筋的性格,如果头上沒有一把大伞罩着,早晚会被人吃得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特别是在如今老二十六已经支离破碎,头号干将冯安邦被炸身亡,池峰城、黄谯松等肱骨重臣纷纷自寻出路的情况下,小张胖子冒冒失失跑回去替孙连仲摇旗呐喊,肯定会成为一些人的头号打击目标。届时,某只大手从半空中拍将下來,无论你曾经杀过多少鬼子,立下过多少战功,都难逃身败名裂的下场。

        已经对不起自家妹妹一次,彭学文不想再对不起第二次。虽然他到现在也沒有确定,自家妹妹内心深处是否真的喜欢过张松龄。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枪林弹雨中,是张小胖子抱着彭薇薇逃出了险地,而自己这个不称职的哥哥,当时却吓得魂飞魄散钻了树丛,根本沒想起帮助任何人!

        亡妻彭薇薇之墓!墓碑是用一片从当中劈开的树枝做的,上面的字迹虽然已经模糊不清,却呈暗淡的红褐色。那是人血被风吹日晒之后特有的颜色,经历过一场生死徘徊之后,彭学文对这种颜色最为敏感。于那隆起的坟茔旁,还有一个浅坑,窄窄的,长长的,恰恰能摆下一名成年男子的身体。

        在发现墓碑和浅坑的瞬间,彭学文就像被雷劈中了一般,从头到脚一阵酥麻。他知道是谁把妹妹葬在了此地,也知道旁边的那个浅坑意味着什么。纵使沒有肌肤之亲,纵使无法辨别这段感情的真伪,那个看上去笨笨憨憨的小胖子,居然在危急时刻,做到了不离不弃。居然试图殉情,试图与自家妹妹生同衾,死同穴!

        就凭着张小胖子对自家妹妹这份真情,彭学文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对方朝绝路上走。一回拦阻不成,还能來第二回。软磨不成,还能硬泡。返回口里的路还长着呢,他不信自己找不到机会!不信凭着自己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历练出來的一身本领,会连一个稀里糊涂的小胖子都拿之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