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七章 归去 (四 下)

    第七章 归去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归去(四下)

        “别别别……”不顾眼前金星乱冒,彭学文快速向前爬了几步,一把扯住张松龄的裤腿,“深更半夜地你往哪里去?!小心被狼吃了你!”

        “学文兄,我的大舅哥,请你放手!”张松龄蹲下身,轻轻掰开彭学文的手指,“我跟你道不同,勉强走在一起谁心里头都很别扭!还不如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至于狼,倘若遇到了,正好剥了皮换点儿钱路上花!”

        说罢,站起身,继续去收拾马匹行礼。彭学文却爱才心切,爬起身,厚着脸皮追上來,再度拉住了他的手臂,“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轴呢?眼下孙连仲手下那些师长、旅长都忙着自寻出路了,你一个小兵胡子跑回去烧哪门子冷灶?别犯倔了!跟我走。一年之内,我保证能让你升到少尉!”

        “噢?!”张松龄诧异地回过头,满脸讥笑,“你还有这么大本事?那你自己呢,你自己现在是什么军衔?”

        “我,我,我现在就是少尉了!河北站特别行动处少尉,华北铁血锄奸团团长!”彭学文被看得心里发虚,笑了笑,迫不及待地回应,“不过,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回去之后,至少还能再升一级!”

        后半句话,他几乎是吼着说出,唯恐张松龄不信。谁料后者闻听之后只是不屑地摇了摇头,便转过身去继续给战马上鞍子去了,从始至终,都沒把他这个前程远大的少尉初见团长当回事情。

        见对方如此不识抬举,彭学文不禁有些恼羞成怒。急冲数步,一把扯住马缰绳,同时大声喝到:“张松龄,站住。我以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河北站特别行动处少尉组长的名义,命令你留下來,协助本组对日作战!”

        “我现在的军衔是中校,彭学文少尉。给我下命令,你好像不够格!”冷冷地回头扫了一眼,张松龄淡然回应!

        “腾”地一下,彭学文的整张脸羞成了初冬时节的冻柿子?!安豢赡?!你吹牛皮!入伍不到一年时间就升到中校,你以为你是谁呢?!即便是战区司令长官的亲儿子,也不可能这么快!”

        正在帐篷里休息的四名精锐特工被彭学文的叫嚷声彻底吵醒,探出半个脑袋來,似笑非笑地看着张松龄,静待他如何把谎话补圆。

        整天干的都是将脑袋绑在裤腰带的差事,他们最怕自己消失得无声无息。因此对国民革命军内部的军功计算方式和各种常规和非常规的升迁规定,都了解得非常透彻。无论按哪种规则计算,帐篷外这个急于跟大家拆伙的小黑胖子,都不可能在短短一年时间之内从新兵爬到中校军衔,除非,除非他是蒋委员长的嫡亲子侄!

        “你有什么值得我骗的?!”张松龄手上的动作丝毫不肯停歇,一边检查战马的肚带,一边漫不经心地回应,“去年娘子关战役之后的立功受奖人员名单,你稍微用些心思就能弄到,那里边肯定有我。我的中校军衔就是那时追赠的,还有一枚勋章。当时上头以为我已经死了,还专门派了人将抚恤金和勋章送回了我家!”

        “原來是追赠的!”彭学文恍然大悟,心里头旋即涌起一阵轻松。追赠军衔的待遇,是专门针对那些以身殉国者而设。张松龄既然沒有死,追赠的中校军衔自然算不得数?;共恢劣谝丫赖搅俗约褐?,让自己惭愧,更沒资格违抗自己的命令。

        谁料才轻松了不过几秒钟,耳畔却又传來的张松龄的声音,平淡而又冰冷,仿佛世间一切虚名都如云烟过眼,“在此之前,我因为在多次战斗中表现还算出色,已经是中尉副连长。这次回去后,即便升不到中校,恐怕一个上尉军衔也是十拿九稳!你还是沒资格对我发号施令!”

        “你——!”彭学文又是恼怒,又是嫉妒,两只眼睛几乎冒出火來!“上尉怎么了?上尉就了不起么?沒有兵员和弹药补充,你这个上尉一样是虚的,连上战场的机会都未必有!”

        “至少不用再理会某些人的指手画脚!”张松龄笑了笑,飞身跳上大白马,“请放手,彭少尉。我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七师特务团中尉副连长的身份,命令不要再无理取闹!”

        “我们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工作人员,直接对总部负责,不接受任何部队长官的差遣!”彭学文硬着头皮顶了一句,仰起头,满脸祈求,“松龄,小张兄弟,张小胖子!你别再闹了,刚才算我错了还不行么?眼下通缉你的文告贴得到处都是,你既不会易容,又不知道潜入关内的小路在哪儿?万一路上有什么闪失,你让我将來在九泉之下,怎么还有脸去见薇薇?”

        张松龄心里头最柔软处,依旧藏着彭薇薇的影子。被彭雪文无意间戳到了,登时疼得浑身发颤。坐在马背上僵了好一阵子,才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要搭伴走也可以!但是请你别再拿加入军统的事情來烦我。象只苍蝇般沒完沒了,我都快被你烦死了!”

        “不烦,不烦!再啰嗦一句,你就直接拿枪崩了我!”只要能把张松龄暂时留在自己身边,彭学文什么承诺都愿意做。松开一直紧勒在手掌心的马缰绳,信誓旦旦地保证。

        “崩了你,我还怕浪费子弹呢!”张松龄悻然数落,却终究拗不过对方,缓缓跳下坐骑?!拔蚁热ニ趿?,下半夜起來替你。咱们俩错开,别老往一块挤!”

        “行,你尽管放心去睡!”这回彭学文沒有硬拉着张松龄与自己同组,点点头,非常爽快的答应。

        心急吃不上热豆腐。从刚才的情形上看,彭学文已经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无法拿个人前程來诱惑张松龄,使其最终成为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但是无论于公于私,他都绝对不会就此罢手!于公,张松龄本领出众,经验丰富,加入军统之后必然会令铁血锄奸团如虎添翼。于私…….,他好像看到了自家妹妹的影子,站在夜空中,满脸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