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六章 碰撞 (六 上)

    第六章 碰撞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200章碰撞(六上)

        “嘶——!”站在最内侧观众齐齐吸气,看向下场参赛者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由于长期在野外劳作,并且食物中『奶』制品和肉类较中原地区多的缘故,牧民们的身材长得都很壮硕。但跟下场向白音发起挑战的这一位相比,还是差了好大一截。特别是在外观上,牧民的壮硕,给人的感觉只是敦实,厚重,象一块块刚刚开采出來的铁矿石,坚硬却沒有任何光泽。而走进场子中这位,则如同一把经过千锤百炼的宝刀,无论外表染上多少泥土和血污,都无法遮挡住其锐利的锋芒。

        “你——”小王爷白音也是暗暗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奸』诈狡猾”的小黑胖子“张玄策”肯定会先怂恿其他求婚者打头阵,直到把自己累垮了再下场捡便宜。谁想到此人非但沒有拿兀良哈贝勒等当炮灰,反而第一个跳了下來。

        “怎么着,小王爷莫非看不起在下,不愿与在下动手么?”张松龄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拱拱手,朗声问道。

        “岂敢,岂敢!”白音连忙拱手相还,“我只是觉得你远來是客,想让你多歇一会儿而已!”

        张松龄笑了笑,轻描淡写地拱手,“谢谢小王爷美意,但我这人是个急『性』子,不想在场外干等,所以才抢了第一个下场,早点跟你比试完了,也好安安心心看别人的热闹!”

        ‘只因为不愿意在场外干等,就第一个下场來“送死”,这厮,也把比赛看得太儿戏些!’白音眉头轻皱,对“张玄策”看待比试的态度很是不满意。但再看到对方身上那明显是刚刚借來的牛皮坎肩儿,心中的不满立刻就又变成了困『惑』,“你以前跟人摔过跤么?!这件儿昭达格是跟谁借的,好像不是很合身?!”

        “第一次摔!”张松龄非常诚实地摇头,“我刚才在你们换衣服的时候,随便找斯琴手底下的人借了一件。怎么,我穿得方式不对么?”

        “哈哈哈哈——”先前还被张松龄那满身伤疤震惊得倒吸冷气的观众们再也忍耐不住,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连牛皮坎肩儿该怎么穿都不知道的人,居然敢第一个下场挑战白音小王爷。天底下还有比这儿还令人捧腹的笑话么?要知道,摔跤、骑马和『射』箭,是草原男人个个都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从会走路开始学,一直学到成家立业。象小王爷白音这种叼着金勺子出生的世袭贵胄,更是自幼就受过无数名师指点,只要本人不是太烂泥扶不上墙,想不成为高手都十分困难。

        “张兄,要不然这样,你先到场外歇歇,让别人先來跟我比。等你看清楚了到底怎样摔,再上來赐教如何?”白音小王爷也强忍笑意,非常体贴地劝说张松龄离场。在他看來,赢下小黑胖子“张玄策”根本无需费太多力气,但这样却难免有点儿胜之不武。特别是在数千双眼睛的关注下,赢了也不会给自己脸上添多少光彩。

        “不用了,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学不会?!闭潘闪湫ψ乓⊥?,依旧是满脸坦诚,“我就使我会的招数便是。小王爷,请你不吝赐教!”

        说着话,身子猛地向后退了半步,曲膝哈腰,目光如闪电一般,直刺白音的眼睛。

        白音小王爷已经起了轻慢之意,仓促间,心态哪里调整得过來。眼睛与“张玄策”的眼睛刚一对上,头皮就猛然发乍。侧着身体跳开数步,双臂胃胀,宛若一头与豹子对峙的野牛!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场地周围观众们看到白音拉开了架子,就明白此人恐怕是方圆百里排得上号的摔跤高手。立刻漫天价地喝起彩來,“好啊——”“摔,摔翻他,教训教训这楞头青!”

        “好个屁,花架子,华而不实!”呼啦哈赤王子,兀良哈贝勒等一干少年才俊,明知掉张玄策必输无疑,却很义气地跟他站在了一边。跺脚撇嘴,大声给白音喝倒彩。

        立刻有人不服气,梗着脖子开始反击,“你怎么知道我家王爷是花架子?我家王爷要是花架子,这草原上就沒人懂得摔跤!”

        “我就说他是花架子,花架子,怎么了?!”呼啦哈赤王子跟张玄策沒多少交情,却更讨厌年少多金的白音,咬着牙关死犟到底,“如果他不是花架子,怎么到现在还沒扑上去?人家那边虽然架势拉得沒他足,却照样吓得他不敢轻举妄动!”

        “胡说,我家王爷是在戏弄他!猫捉老鼠,猫捉老鼠,你懂么?!”白音麾下的旗丁大声咆哮,心里头却隐隐感觉到有点儿底虚。

        “摔,摔,小王爷,赶紧拿下他!”周围的观众也是看得莫名其妙,挥着胳膊,不停给白音打气儿。

        山崩海啸般的助威声中,白音额头上渐渐渗出几颗豆粒儿大的汗珠。被“张玄策”给盯上到底有多苦,此刻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确,从架势上看,小黑胖子根本不懂得摔跤。但小黑胖子却绝对懂得如何赤手空拳杀人!白音相信,如果自己真的拿此人当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來对待的话,甭说将其放倒,能不能保证自己活着离场,都很难说!

        慢慢地挪动了一下双腿,白音试图从侧面寻找小黑胖子的破绽。但他的身体刚刚一动,小黑胖子的身体也跟着动了,原地稍稍侧开一个角度,宛若一把待发的步枪,准星死死锁定目标。

        好不容易才从刀子般的目光下摆脱,白音岂肯继续处于下风。立刻加快步伐,左右晃动。蒙古式摔跤的诸多花巧经他使出來,韵律十足,每一个动作,都透着股子浓郁的阳刚之美。而对面的小黑胖子却用一个始终不变的丑陋动作來回应,仿佛除了这招之外,他什么都不会做一般。

        左挪,右挪,挥舞手臂,摆动腰胯,蒙古式摔跤中用來『迷』『惑』对手的招数,在短短一分钟之内被小王爷白音使了个遍。侧身、侧身、侧身、侧身,小黑胖子“张玄策”机械地重复同一个动作,用眼睛将一股股杀气送到白音眼睛,压制住对手的一切变化。

        那种尸山血海中滚出來的杀气,只有正面与他放对的人才能感受得到。而场子外的观众,却光看见了机械与丑陋。无法忍受场上两人只对眼睛不交手,他们扯开嗓子,大声催促,声音一**如涨『潮』时的海浪,“摔,摔,摔翻他!”“摔,摔,小王爷,赶紧拿下他!”“跟他客气什么,赶紧把他摔趴下!”

        白音小王爷被催得心浮气躁,猛然斜向跨出一大步,伸手去搭小黑胖子“张玄策”肩膀。这是一招很经典的“搬倒?!?,如果被他按个正着,即便是公牛也得打个趔趄。谁料还沒等他把招式用老,先前一直原地侧身的小黑胖子忽然窜了起來,整个人如同颗出了膛的炮弹般,直撞白音小王爷前胸。

        “??!”白音大吃一惊,本能收回手臂阻挡,粗大的胳膊与小黑胖子撞过來的肩膀在半空中碰了个正着,“砰!”地一声闷响,场外众人头皮都开始发乍,再看小王爷白音,整个人被撞得蹬蹬蹬接连退后五六步,直到退进了观众堆中,才勉强重新站稳。

        “承让了!”刺刀一般的小黑胖子“张玄策”身上忽然又恢复了生机,站在场地内,冲着已经退出了场外的白音小王爷轻轻拱手。

        “啊——”观众们先是被惊得目瞪口呆,旋即齐齐爆发出一阵愤怒地抗议,“不算,这场不能算!”

        “不算,你耍赖,使诈!”

        “不算,你根本不是在摔跤!”

        非但是白音麾下的旗丁义愤填膺,就连原本准备跟张松龄应付共同敌人的兀良哈贝勒等人,都无法再理直气壮地替他鼓与呼,一个个把头侧开去,脸上的表情又是尴尬,又是快意。

        见观众们都愤愤不平地替自己主持公道,白音小王爷也从失落中迅速恢复了精神。一边活动着差点被撞错了位的肩胛骨,一边大声说道:“张兄弟,你虽然是远道而來的客人,却也不能如此不讲道理。咱们蒙古人摔跤,讲究的是捉、拉、扯、推、压五式,并且以将对手放倒为胜??蓻]听说过拿肩膀子硬撞这一招,也沒听说过把对手撞出圈子就算赢!”

        “不能用肩膀撞?!”张松龄皱紧眉头看了看周围的观众,迟疑地追问。

        “不能,应该是不能吧!”被他目光扫到的观众立刻停止了抗议,心虚地向后退了退,喃喃回应。

        “他们说的是真的?!”张松龄仿佛不愿相信这几个人的话,将目光转向白音,低声确认。

        “不,应该…….”白音的脸登时又红又烫,想了想,咬着牙说道,“虽然沒明着规定不能拿肩膀顶人,但你刚才那几下,肯定不是在摔跤??銮椅抑皇潜荒阕渤隽巳ψ?,却沒有摔倒。所以,所以咱们俩顶多,顶多算摔平了。你沒赢,我也沒输!”

        “他说的是真的?!”第三个被张松龄问到的是兀良哈贝勒,后者讪讪地挠了几下脑袋,迟疑着回答,“应该,应该算真的吧!关键大伙以前沒看过象你这么摔跤的!算平局吧,刚才那一轮算平局好了。反正你下轮照样能把他摔趴下!”

        “平局!平局!”在白音身边的旗丁带动下,观众们齐声发出劝说。不完全是因为攀附富贵,而是实在无法接受小黑胖子那另类的“摔跤”招数。

        大伙本來以为还要多施加几分压力,才能保证比赛的公正与精彩。谁料小黑胖子却从善如流,将手臂向下压了压,大声说道:“平局就平局,只要不算我输就行!”

        “啊——!”第三次,人们为小黑胖子的举动而发出惊呼。旋即,心里头都觉得有些羞羞的,好像刚刚合伙欺负了一个外乡人般。

        “那就多谢张兄弟大度了!”唯恐张松龄反悔,白音向前抢了几步,快速返回赛场?!霸勖橇礁鲋匦聛砉?,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撞到场外去!”

        话音刚落,胸前已经飞來一只硕大的马靴。白音一边招架一边大喊,“不准踢肚子,不准踢肚子,咱们这是摔跤,不是比武!”

        “不能踢?!”张松龄茫然地收住脚,四下看了看,然后猛地向前一扑,以手为刀,直戳白音的喉咙。早有准备的白音斜斜跳出半丈远,摆着手提醒,“不能戳喉咙!”

        “好!”张松龄干脆利落地答应着,化掌为拳,一个虚招砸向白音鼻梁,紧跟着一记实招砸向白音的倒数第二根肋骨。这是他在军中跟百战老兵们学來的必杀技,一旦砸中,足以令对手肾脏移位,当场疼得昏死过去。白音小王爷虽然沒见过此招,却知道觉不能硬扛,又快速跳出数步,大声抗议,“不准砸软肋!不准从背后下黑手。不准锁喉,不准戳眼睛…….”

        “不准拉头发,不准扯耳朵,哎呀,我的脸,我的脸…….”

        “轰!”观众一边跺脚,一边大笑。都被场上的“精彩”比试逗得无法自持。到了现在,即便是瞎子也能看出來了,小黑胖子根本不懂得摔跤。但小黑胖子打人的本领,却胜出了白音不知道多少倍。如果他不是被摔跤的规则所拘束,恐怕小王爷白音,此刻早已经被打成了残废丢到场外去了!

        正哄闹间,只见小黑胖子猛然停止了对白音的追杀。站稳身形,大声喊道,“这也不准,那也不准,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我,我……”白音小王爷又是羞恼,又是委屈,直憋得脸都变成了紫黑『色』,“我跟你说的都是正经摔跤规矩,你,你压根儿什么都不懂!”

        “喂,兄弟,你的招数都是从哪学來的???!”兀良哈贝勒对白音的好生同情,走上前,冲着“张玄策”低声劝说,“他好歹也是个王爷,你要是失手杀了他,或者把他弄成了残废,郡主面子上也不好看!”

        “哦!”听了他的话,小黑胖子张松龄很是懊恼地摇头。随即又笑了笑,突然做出了一个众人谁也猜测不到的决定,“那就算了,既然什么招数都不让使。我就不跟他比了。你们懂,你们下场继续玩。我在旁边看热闹便是!”

        酒徒:麻烦大伙去戳一戳《武御九天》,我给他做导师,不想他输得太惨。book/421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