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六章碰撞 (五 上)

    第六章碰撞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98章碰撞(五上)

        这句话与其说是在征询意见,不如说是在火上浇油,令闻听者无不微微一愣。[本书来源百*晓*生]特别是在心里早已经将他与“张玄策”划归为同伙的小王爷白音,眉头紧皱,看向“特使先生”的眼睛里充满了困『惑』?!八皇莵斫辆值拿??怎么好像又要给我帮忙一般?!”

        也难怪小王爷白音的判断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偏差,伪县长朱成壁遇刺一案在草原上虽然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但其中详细情况,却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事实越去越远。而藤田老鬼子对白音、保力格这些草原上的“盟友”们虽然于表面上很尊重,内心里却非常地瞧不起,所以断然不会主动将自己掌握到的案情与这些“盟友”们通报!况且即便是藤田老鬼子,所掌握到的“凶手”真实资料也非常有限,即便想跟白音等人分享信息,也拿不出太多“干货”來!

        “他到底想干什么?”张松龄也被特使先生的话弄了个满头雾水,但比起瞬间陷入『迷』茫状态的白音,他的反应要轻松得多。稍稍愣了一下之后,便笑呵呵地将“战书”接了过去,“让我先瞅瞅,小王爷究竟准备画出什么样的道道來!”

        “战书”上的内容其实很简单,无非是不满于某些人总是使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歪招、邪招,所以要求大伙把力量展示在明处。将马上要进行的摔跤和接下來要进行的『射』击等项目,改成近似于打擂台形式的对抗赛。失败者主动离开,胜利者留下來继续为斯琴郡主庆贺生日。至于庆贺生日之时会不会再提出什么其他要求,则属于大伙心照不宣范畴了。反正白音在“战书”上沒写,也沒有必要写得那么清楚。

        “让我也看看!”

        “让我们也看看!”,呼啦哈赤王子、乌良哈贝勒等少年才俊迅速凑在了张松龄身侧,跟他一起研究白音的新花样。

        大伙的年龄都在十七八岁上下,正是最容易热血上头的时刻。才把“战书”上的内容看了一小半儿,就『乱』纷纷地叫嚷了起來,“比就比,谁怕谁!”“他左旗的摔跤手厉害,我们乌良哈的勇士也不是泥捏的!”“答应他,张兄弟,大不了我退出,把我的摔跤手都借给你!”

        “大伙不要着急,先听我说一句话!”被众人吵得头大,张松龄赶紧将战书交出去,双手用力下压,“这是斯琴郡主的地盘,咱们做客人的,总不能替她做决定!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那倒也是!”众少年原本已经发烫的头脑迅速恢复冷静,偷偷将目光转向斯琴,在后者的脸上看到了一片乌云翻滚。

        “其实这个主意,很值得郡主考虑一下?!背鋈嗽ち?,张松龄的第二句话,却是在劝斯琴接受白音的提议?!案蠡镆桓龉奖硐肿约旱幕?,免得有人总是心里不服!”

        不待斯琴回应,他又迅速将目光转向白音,说话的语调忽然变得非常诚恳,“但是,如果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不投缘的话,那个男人即便表现得再出『色』,恐怕也沒什么用!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即便勉强走在一起,心里头也不可能痛快。反而不如洒脱些,能放手就放手。这样即便双方做不成夫妻,至少还能做个朋友!”

        道理的确是这个道理,但是话从他嘴里说出來,怎么听,怎么都像是在讽刺。小王爷白音的面孔立刻变成了紫黑『色』,再顾不上揣摩“特使先生”的真实來意,用手狠狠拍了一下面前桌案,大声喝道:“废话少说,姓张的,你到底敢不敢接招?!不敢的话,从哪里來的趁早给我滚回哪里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什么不敢的!”张松龄耸耸肩,笑呵呵地回应,“不过你整的这些花样实在太复杂了些,不如咱们简单点儿,也别再临时改什么规则了。原來的各场比赛都照旧,省得所有人都跟着受苦受累,也省得斯琴郡主为难。咱们这些人,再单独开个场子,比摔跤也好,比枪法也好,只要小王爷画出道道來,我们几个接着就是!”

        “好!”白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力挫群雄机会,想了想,毫不犹豫地答应。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张松龄和赵天龙等人事先准备的预案当中,就包括与白音正面发生冲突的选项,笑了笑,迅速将头转向斯琴,“郡主殿下,你觉得我这个主意如何?”

        斯琴正为白音的反客为主而感到恼火,原本不准备答应他的任何要求。但见救命恩人好像有成竹在胸一般,犹豫了片刻,沉着脸说道:“既然你们想玩点新花样,就随便吧。反正我把丑话说到前头,谁输谁赢,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别把我扯进去。我不是物件,也沒兴趣做任何人的赌注!”

        明知道斯琴的后半句话完全是针对自己。白音却丝毫不准备改变主意,撇了撇嘴,冷笑着说道,“我怎么敢拿表妹你做赌注。我只是想让某些人看清楚他自己的斤两而已!毕竟嘴巴上的功夫未必可靠,是骡子是马,总归要拉出來遛遛才行!”

        “是啊,是不是真金,毕竟需要用烈火來炼炼才知道!”张松龄脸上的笑容很和气,语锋却丝毫不弱,随随便便一句,就又把白音挤兑得火冒三丈。

        “大伙换个花样玩一玩,图个新鲜。尽量别伤和气,别伤和气!”阎福泉是奉藤田老鬼子的命令为白音助阵而來,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沒帮上任何忙,却敏锐地感觉到小王爷白音的今天的举动有些过于鲁莽,想了想,笑着打圆场。

        “是啊,点到为止吧!”已经放完了火,扎嘎尔王爷的特使又笑呵呵地做起了老好人。

        “这个不劳诸位费心,我自有分寸!”白音仿佛算准了自己一定会笑到最后一般,冷冷地回应。随即又把目光看向斯琴,拖着长声喊道,“表妹,能不能借几个人…”

        “稍等!”斯琴郡主沒兴趣陪着他胡闹,叫过几名心腹幕僚,命令其中两个继续组织进行接下來的各项比赛。其余的则去安排人手,到距离赛场不远处去清理出一块新场地,专门留给白音等人去折腾。

        那些幕僚们虽然有的希望白音能娶自家郡主,有的更看好其他人选,却都巴不得能为众多求婚者们找到一个相对公平的淘汰办法。故而手脚非常麻利,接到命令之后才一小会儿功夫,就带着牧民们将新的赛场给收拾了个七七八八!

        “你们几个呢?!现在退出还來得及!”眼看着新的场地已经快准备停当了,小王爷白音扫了一眼呼啦哈赤王子等竞争者,傲然发出邀请。

        “去就去,谁怕谁!”呼啦哈赤王子、乌良哈贝勒等人看不惯他那幅眼高于顶的模样,咬了咬牙,大声回应。

        见到这些家伙不自量力,白音皱了下眉头,冷冷地提醒,“不过是说好了,得自己上,不能请手下人代劳。要是不小心摔断了断胳膊大腿,也千万别喊疼!”

        “哼哼!”呼啦哈赤王子、乌良哈贝勒等以冷笑回应。抬起脚,大步跟在了白音身后。

        注:这两天脖子扭了,更新不正常。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