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六章 碰撞 (四 下)

    第六章 碰撞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97章碰撞(四下)

        这个人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张松龄心里也是微微吃了一惊,但遭受了那么场生离死别之后的他,此刻精神早已坚韧到了几乎水火不侵的地步,脸上和眼睛里半点儿波澜都沒显现出來,只是微笑着向所谓的特使先生点了点头,就把目光收了回來。

        短短一瞬间,张松龄眼睛收集到的信息已经足够多。老,瘦,因为长时间动脑子算计人,导致头发白了五分之四以上,虽然梳理得很整齐却缺乏光泽。盖在头发下脑门也生满了纵横交错的皱纹,好像一颗枯树的皮。唯独看起來还有些生机的是此人的眼睛,几乎是纯黑『色』,深邃而惆怅。

        张松龄翻遍自己的脑海,也沒翻出这样一双眼睛。更不记得自己曾经认识过这样一位老人。但老者眼里刚才一闪而逝的泪光,却令他在心里对此人生出一丝亲近之意,就像对着一名老街坊一般,礼貌而又温和。

        “这是张玄策,我的救命恩人。十几天月前我带着荷叶、青莲她们几个出门兜风,不小心遇到了几个白俄,被他们追杀了一路。多亏张先生和阿尔斯楞两个仗义援手,才得以平安回家!”斯琴笑呵呵地走到张松龄和特使中间,以此间主人身份替双方做介绍,“这位是敖汉左旗扎嘎尔王爷的特使,按辈分,我得管扎嘎尔王爷叫一声伯父,所以他专门派了个特使來祝贺我这个远房侄女的生日!”

        “幸会,幸会!”被介绍到的双方客客气气地互相拱手见礼,心中的疑『惑』却是更多。

        斯琴经历的风浪少,观察力不是很强悍,看不出张松龄和特使两个的笑容其实都不是很自然。将手向阎福泉伸了伸,继续笑着介绍:“这位是黑石县的保安队长阎福泉,阎君,为人最是热心。恩公在城里头如果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尽管去找他!“

        “久仰,久仰!”张松龄装作第一次见到此人的模样,热情地拱手。

        阎福泉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的手背和手掌边缘,笑呵呵地以礼相还,“幸会,幸会!阎某枉为黑石县的保安队长,却不知道治下居然出了这样一位见义勇为者的少年英雄,真是糊涂得到了家。张兄弟改天如果有空,务必请往县城里走一趟。阎某将在城中最好的饭馆摆上酒席,感谢你出手为民除害!”

        话说得虽然客气,他的手却始终不离腰周围半尺远的地方。以便万一有个风吹草动,随时能拔出枪來自保。

        张松龄有点儿瞧不起对方这种谨小慎微的做派,嘴角向上挑了挑,笑着回应,“好说,好说,等那达慕大会结束之后,我一定会去登门拜访阎队长,希望届时阎队长别忘记了我这张黑面孔!”

        “哪能呢,瞧你说的,就跟我多不仗义似的!”阎福泉心里暗暗叫苦,嘴巴上却依旧甜得如同抹满了蜂蜜。十多天前正是入云龙和那个军统特工联手杀掉朱县长,然后逃之夭夭的日子。而保安队在追缉这两个人的途中,也的确在草丛里发现了几具被狼咬过的白俄人残骸。把这些消息跟斯琴刚才话两项对证,眼前这位张玄策的真正身份立刻清晰得如秃头上的虱子。

        但是阎福泉却沒勇气将秘密当众戳破。此人与斯琴郡主有救命之恩,沒离开乌旗叶特右旗的地盘之前,谁动了他便等于主动找斯琴郡主的麻烦。万一把郡主殿下给惹『毛』了,恐怕他阎福泉有三个脑袋也不够砍。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位小胖子枪法好得出奇,两百米内几乎弹无虚发。万一抓他不住,反到被他给惦记上,阎福泉下半辈子,恐怕每次出门都相当于上了一回刑??!

        聪明人不主动给自己找麻烦,特别是这个麻烦有可能致命的情况下,更是要敬而远之。本着惹不起就躲的原则,阎福泉决定揣着明白继续装糊涂。咧开嘴巴跟张松龄拼命套近乎,三句话当中两句是恭维,就是绝口不往前几天的战事上提。

        既然阎福泉如此知趣,张松龄也不主动挑起事端。一边入座,一边心照不宣地跟阎福泉聊着,从老廖嘴里学來的那些沒营养的话,笑呵呵地说个不停。始终在手心里头暗捏了一把汗的斯琴见两位客人都很给自己面子,悄悄地松了口气。刚想帮着几名得力部属组织下一场比赛,却看见乌恩拎着一个信封,再度慌慌张张地跑了过來。

        “有怎么了?你就不能沉稳一些么?!”不满意乌恩三番五次在客人面前丢自己的脸,斯琴皱了下眉头,沉声追问。

        她是已故老王爷的唯一掌上明珠,虽然名义上只是个郡主,实际上在最近几年行使的却是乌旗叶特右旗女王的权力。长时间高高在上,稍不留神,一股隐藏得很深的王霸之气便喷涌而出。

        管军梅林乌恩被质问得心里打了个突,赶紧放缓了脚步,躬身回应,“启禀郡主,白音王爷说,他想临时更改一下摔跤比赛的规则,让比赛的节奏更激烈一些,也更热闹一些。这是他刚刚写好的建议,想请郡主仔细看一下!”

        “多事!”斯琴劈手接过信封,非常不满地回应?!扒澳暝谒牡嘏躺?,大伙合力举办那达慕,怎么沒见他更改规则?噢,等轮到我这里,就开始指手画脚了!”

        乌恩被骂得脑门上见汗,半弓身体,喃喃回应,“我也觉得他的要求很过分。但他说,郡主可以把这份建议也给特使先生、张先生和入云龙看看,相信三位贵客看了之后,会对他的提议感兴趣!”

        “他人呢?怎么不当面跟我说?反而托你过來当传声筒?!”斯琴根本不想接受白音的提议,将信封按在桌面上,冷着脸问。

        “他下去准备东西了。他跟我说,愿意拿那匹火龙驹和二十根金条,作为获胜者的奖品!”乌恩又擦了把汗,继续低声补充。

        “啪!”斯琴气得脸『色』煞白,用力猛拍桌案,“一匹火龙驹和二十根金条,真是好大的手笔??!但是,乌恩梅林,你不觉得你今天管的事情太多了么?不用再说了,比赛立刻开始,所有规则不变!”

        “殿下息怒!”乌恩双膝一弯,直挺挺地跪了下去,“乌恩绝不会出卖殿下,但乌恩更不敢愧对老王爷的嘱托!”

        郡主殿下可能喜欢的人是入云龙,他不是瞎子,当然看得出來。但乌恩和其余几位肱骨老臣却不敢让郡主殿下由着『性』子胡闹。且不说入云龙的血统低贱,根本配不上斯琴。光是他跟日本人之间的私人恩怨,就足以给乌旗叶特右旗带來灭顶之灾。

        所以尽管知道自己如此维护白音,会令斯琴郡主非常生气。乌恩还是决定冒险一试。这并不违背他在老王爷灵前发下的誓言,尽心?;ね跻募乙岛臀ㄒ坏呐?,就应该包括阻止斯琴把右旗往绝路上带。哪怕为此引起斯琴的误会,进而导致自己被驱逐出旗,也在所不惜。

        “怎么了,哎呦,什么事情让表妹发这么大的火???!”还沒等斯琴继续发作,一个酸酸的声音在观礼台下响起?;涣艘簧肀阕暗陌滓粜⊥跻踝潘姆讲?,满面春风了走了上來。

        “什么事情你自己明白!”斯琴狠狠瞪了她一眼,面沉似水。转过头,又对着乌恩怒斥,“你下去休息吧,把手头上的所有差事都交给苏德,我这个月不想再看到你!”

        “是!乌恩知错了,请郡主殿下息怒!”被剥夺了全部差事的乌恩委委屈屈地站起來,倒退着走下了观礼台。

        “原來是为了我先前的提议??!”白音已经豁出去了要放手一搏,便不在乎什么颜面不颜面,“表妹何不看看再说呢?!我只是想给大伙增添点儿乐子而已!说不定这位张先生,还有那个躲在人群里至今都不『露』面儿入云龙,也巴不得多一点儿新鲜玩法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斯琴长身而起,对白音怒目而视?!拔叶几闼倒嗌倩亓?,咱们两个八字不合!你又不是找不到别的女人,何必老死缠着我不放!”

        “我只是不放心表妹的眼力而已!”白音后退半步,盯着张松龄的眼睛,大声冷笑,“藏头『露』尾,有什么手段都不敢使到明处來!这种人,又怎配得起咱漠东草原上的明珠!”

        眼看着他们两个就要发生肢体冲突,阎福泉和特使先生两个赶紧起身打圆场?!翱ぶ鞯钕孪⑴?!白音小王爷也少说两句。不就是个玩么!以往的摔跤比赛咱们看得多了,偶尔换个玩法也未尝不可??!反正只要规则公平,也未必谁就能提前预订下输赢!”

        “是啊!只要规则公平,谁输谁赢还未必能确定呢!”张松龄虽然猜不到白音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也不惧跟他直接较量,笑了笑,淡然附和。

        既然救命恩人和长辈的特使都发了话,斯琴也不好不给他们面子。强压心头怒火,冷笑着撇嘴,“他能出什么好主意,还不是想『露』个脸,把赛马时失掉的风头给夺回去!哼,挺大个男人,心眼还沒针鼻大??!”

        话虽然这么说,她终究将信打开了,匆匆扫了几眼,然后给张松龄等人传阅。信上的内容的确如乌恩先前汇报的那样,只是建议给接下來的摔跤比赛增添一些乐趣。但是字里行间表现出來的口气,却是骄傲得不可一世。仿佛看到信的人如果不肯答应他的要求,就是怕了他一般。

        “原來是封战书??!”在座当中年龄最大的是王爷特使,第一个把信看完,摇摇头,脸上的笑容很是令人玩味,“张先生,这事儿我跟阎队长不好做决定。人家是冲着你和那个入云龙來的?怎么样,你有兴趣接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