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六章碰撞 (三 下)

    第六章碰撞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95章碰撞(三下)

        阎福泉本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虽然在大多时候,他会用猥亵和愚蠢來掩饰自己的聪明。这种伪装令他很容易被人轻视,但在需要的时刻,却总能让他规避掉隐藏的风险。

        今天的风险,來自于此间的主人,乌旗叶特右旗的女旗主斯琴。一句“今天到场者都是我的客人!”,已经锋芒毕『露』。如果再继续坚持那些那些无礼的要求,阎福泉相信,第195章麾下的私兵对付自己,只要她稍稍给入云龙那边一点儿暗示,就凭自己和自己所带的那几名心腹,恐怕都不够入云龙挥一下巴掌的!

        至于大会之后在途中设伏,更是想都不用去想。死在斯琴的地盘上,事后说不定日本人还会给他阎福泉报仇,如果死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荒郊野外,斯琴和她的右旗连责任都不用负,无凭无据,日本人也不能随便处置一个威望颇高的蒙古贵族。

        短短的一瞬间,阎福泉就想清楚了其中利害,淌满油汗的面孔上立刻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那是,那是,谁不知道斯琴郡主是一诺千金的女中豪杰?!既然你坚持不能破了老祖宗留下來的规矩,先前的那些话就当我沒说过好了。反正龙爷犯的也不是什么大案,说不定太君也就是气上两天,便会把他给忘了!”

        “能忘掉最好,如果忘不掉,还得麻烦阎队长跟藤田顾问解释一下这里的传统!”斯琴微微一笑,目光明亮得如中秋的满月。

        “一定的,一定的,包在阎某身上!”阎福泉点点头,毫无诚意地大包大揽。

        “如果不是什么大错的话,我家王爷也可以帮忙说说!”扎嘎尔王爷的特使知道今天斯琴郡主铁了心要保入云龙周全,也笑呵呵地送出一个顺水人情,“他老人家在关东军总部那边还有点儿分量,如果亲笔写一封信过來,也许藤田顾问会卖他老人家一个面子!”

        阎福泉正愁回去后如何跟藤田老鬼子交待,见王爷的特使肯顶缸,立刻打蛇随棍儿上,“是啊,是??!那入云龙在草原上四处飘『荡』了这么多年,也该找个落脚地儿歇歇了。有扎嘎尔王爷出面做保,以往他做下的那些事情,估计也沒人愿意太计较!”

        两个不知道原则为何物的家伙一吹一唱,很快就令入云龙的身份不再成为困扰。小王爷白音在旁边听得两眼冒火,向前挤了一步,冷笑着『插』嘴:“两位倒是好心,就不知道人家入云龙愿意不愿意领这份人情?!他最近两年可是一直在找日本人的麻烦,你们即便把金盆端给他,他也未必肯把手伸进去洗干净!”(注1)

        “那就不是表哥你需要『操』心的了!”斯琴皱起眉头瞪了白音一眼,冷笑着说道,“入云龙不领这个人情,我替他领。阎队长和扎嘎尔王爷日后有用得到我斯琴之处,尽管送封信來!只要沒坏了祖宗的规矩,并且力所能及,斯琴绝不敢推辞!”

        “你——!”白音被气得脸『色』发黑,指着斯琴鼻子喝问,“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就不怕毁了祖上辛辛苦苦传下來的家业?!”

        “我一直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斯琴轻轻推开他的手指,淡然回应,“倒是表哥你,你真的知道自己最近这两年在干什么吗?”

        眼看着这两人就要当众争执起來,扎嘎尔王爷的特使赶紧笑着打圆场,“好了,好了,今天是郡主的生日,谁都不要生气!都是一家人么,有什么话不能心平气和的说。好了,获胜选手已经拉着马过來了,咱们赶紧给他们颁奖!”

        “对,对,小王爷,你跟斯琴是一家人,千万别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弄得彼此生分了!”阎福泉一边出言劝告,一边向白音使眼『色』。

        女人是需要哄的,你越当众让她感觉到沒面子,她越会跟你对着干。作为一个拥有很多姬妾的青年王爷,白音迅速意识到自己今天做事策略失误,想了想,笑着向斯琴道歉:“我刚才是关心则『乱』,所以说话的语气才冲了些。表妹,你别往心里头去!”

        “谢谢表哥关心!”斯琴顺口敷衍着,拉了特使先生和阎福泉去给优胜者颁奖。

        望着三人分前后走向观礼台,小王爷白音心里好生失落。转过头,却又看见几个先前变着法给自己使绊子的少年们正笑『吟』『吟』地看热闹,心里头愈发五味陈杂。咬了咬牙,低声抱怨,“你们几个这回开心了?!弄出个入云龙來,抢走了所有人的风头。他可是光棍一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万一决定入赘王府,相信右旗那些冥顽不化的老家伙们会举双手支持!”

        “我这人心眼儿坏,看着有人吃瘪我就高兴!”兀良哈贝勒丝毫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情绪,笑得脸上的肥肉上下直颤?!案慰稣庑┒际悄愕牟虏?,人家入云龙赢下了这么重要一场比赛,却连面儿都沒『露』,摆明了是不想趁机打斯琴的主意!”

        “是啊,刚才我们几个差点儿上了你的当!”呼啦哈赤王子好像也突然变聪明了,看着白音的眼睛不断冷笑,“但今后我们哥几个不会再犯傻了,你想找入云龙麻烦,就自己去找,别指望我们哥几个给你当枪使唤!”

        “你们这些笨蛋,胆小鬼,窝囊废!”沒想到众少年们这么快就决定袖手旁观,白音气得直哆嗦,“我怎么会拿你们当枪使?谁说我拿你们当枪使了?!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沒勇气跟入云龙公平竞争,所以才气急败坏!”有个声音从“情敌”们背后响起來,如刀子般直戳他的肺尖儿。

        “对,你今天可以跟入云龙公平竞争,用洋人的说法叫什么來着,费厄,费厄泼來!我们哥几个在旁边看热闹,两不相帮!”众贵族少年嬉笑着附和,侧开身,让出一个更年青的身影。

        略黑,微胖,按北方人标准个头不算太高,但看起來非常结实。两只明亮的眼睛毫无畏惧地扫向白音,目光里充满了戏虐。

        “你是谁?!”白音不确定自己曾经见过此人,更不确定此人是不是潜在的竞争者。愣了愣,非常警惕地喝问。

        “张松龄,來草原上做生意的小贩子!听说今天这里有热闹看,特地跑过來瞧瞧!”小黑胖子笑呵呵地向白音拱手,脸上的表情人畜无害!

        注1:金盆洗手,这里是退出江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