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六章 碰撞 (三 上)

    第六章 碰撞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94章碰撞(三上)

        “噢!噢!噢……”看了这么多年比赛,现场观众谁也沒见过晚出发大半圈,却依旧第一个冲过终点的骏马,更沒见过不需要骑手控制,却能独立跑完整整三圈赛程的良驹。[清爽阅读]一个个兴奋得又跳又叫,把欢呼和赞美毫不吝啬地送给黄骠马。

        听到周围雷鸣般的喝彩声,乌旗叶特左旗的艾岩恼羞成怒,将马鞭狠狠地往地上一丢,骂骂咧咧地带住了火龙驹。已经领先了一整个身体的黄骠马却不知道比赛已经结束,兀自撒开四蹄沿着赛道风驰电掣。足足又冲出了大半个圈子,才猛然发现自己身后沒有其他骏马追上來,嘶鸣着放慢速度,仰起硕大的头颅來左顾右盼。

        这幅踌躇满志的模样,令现场气氛愈发热烈。十名观众当中,几乎有九个成了它的铁杆支持者,把血统高贵的火龙驹及其主人远远地忘在了脑门子之后。一干前來求婚的少年才俊也笑得直捂肚子,纷纷用言语夸赞黄骠马神骏,同时用眼角的余光不断扫向小王爷白音,看他今天如何有脸拿去争赛马的第一名!

        小王爷白音心思却已经完全不在比赛上了,按着藏在袍子下的手枪,用胸口挡住斯琴半边身体,“表妹小心,黄骠马的主人是……”

        斯琴明显误会了白音的意思,悄悄地向旁边躲出半步,笑着打断,“表哥不要生气,第一名还是你那匹火龙驹的?;奇袈頉]有载人,应当按犯规论处!”

        “黄骠马是入云龙的坐骑,他偷偷混进赛场里头來了!”白音王子又羞又急,拉着斯琴的衣袖往贵宾席上躲。

        斯琴用力甩了一下胳膊,将衣袖上的手指甩到了一边,“入云龙是谁?!他既然來参加那达慕,就是我们乌旗叶特右旗的客人啊。哪有客人还沒『露』面,主人先藏起來的道理?!”

        “是啊,是啊。既然來参加那达慕,就是斯琴的客人,这是老辈儿的规矩,白音你是忘了还是故意想让斯琴出丑?!”呼啦哈赤王子、兀良哈贝勒等少年才俊唯恐天下不『乱』,凑上前,大声给斯琴帮腔。

        质问的话说完了,心里头才猛然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儿,互相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询问,“入云龙是谁,这个外号怎么听起來好熟悉!好像……,我的天呐,是他!”

        “天呐??!”忽然弄清楚黄骠马主人是谁的少年才俊们大惊失『色』,一个个将手掌伸向腰间,缓缓后退。

        “哼!”斯琴郡主低声冷笑,将头转向自己的心腹属下乌恩,大声命令,“去,除了黄骠马之外,前三名到达终点的骏马和骑手一并请到贵宾席这边來领奖!”

        “是!郡主殿下!”乌恩答应一声,快步离开。不待他的背影走远,斯琴又迅速将头转向另外一名恭候在身侧的心腹,柔声命令,“莫日根,你帮我去把黄骠马的主人请到贵宾席这边就坐。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他那人架子大!”

        “不能去!”白音抢先一步,挡住斯琴的道路。其他几名少年才俊被斯琴刚才那一声冷笑激得面红耳赤,也纷纷前冲数步,用胸口将斯琴的身体遮挡了个严严实实。

        “你们要干什么,我去接谁,还要你们几个管!”斯琴立刻暴怒,伸出双手,猛推白音的肩膀。

        “我们这是为你好!那入云龙杀人不眨眼睛……”白音和他的众情敌们放弃前嫌,齐心协力做护花使者。

        正纠缠间,却见有一名身材结实的青年男子拉着黄骠马,径直向大伙走了过來。一众少年才俊大惊失『色』,纷纷侧身拔枪。小王爷白音却知道此人绝非入云龙,抢先几步迎上去,大声质问,“你是谁,怎么拉着入云龙的坐骑?你來这里干什么?!”

        “我叫赵小栓,是斯琴郡主的客人。这是请柬!”青年男子不慌不忙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大红『色』的信封,晃了晃,又慢吞吞地塞了回去。

        还沒等白音继续质疑,斯琴已经快步上前拉住了來人的胳膊,“巴根,怎么是你?你跟阿尔斯楞和好了?!”

        “沒!”赵小栓平静的面孔上瞬间涌起一抹尴尬,咧了下嘴,苦笑着回应,“他不会原谅我,我也沒勇气求他原谅。王队长今天临时有事,所以我就硬拉着我哥替王队长过來给你祝寿。你不会怪我胡『乱』往你这里领客人吧?!”

        “不会,他,你们两个能來,我,我求之不得!”斯琴突成了一个喜欢害羞的小女生,红着脸,用非常小的声音回应?!鞍⒍估隳?,他怎么沒跟你在一起?!”

        “他说他喜欢凑热闹,不喜欢坐在贵宾席上晒一身臭汗!”赵小栓笑了笑,信口解释?!俺宋腋缰?,我还带了另外一个朋友。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把他领过來一起坐!”

        “不介意,不介意。你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斯琴幸福得心脏都快炸开了,哪还顾得上考虑赵小栓领人來的目的。红着脸,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夺目的光彩。

        见到她如此模样,白音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酸涩。怪不得这些年來表妹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追求者都不假辞『色』,原來她的芳心早有所属!可那入云龙分明是个独行大盗,无论当前身份和家族血统,都跟乌旗叶特的郡主无法相提并论,更比不上自己堂堂寿王爷,凭什么,他就能叼到这一只白天鹅走?!

        原來那个座位是留给入云龙的,怪不得宁可空着也不准许别人坐!其他抱着求婚目的而來的贵族少年们嘴里发苦,互相看了看,个个将失落写了满脸。

        他们不再把白音当作情敌,但后者却不想就此罢手。无论是为表妹的终身幸??悸?,还是为自己的宏图大志考虑,白音都不能任由这两人走到一起?;赝飞艘谎塾胱约和妗荷换野艿闹诓趴?,笑了笑,沉声说道:“大伙还是把枪先收起來吧!入云龙敢挑着今天來参加那达慕,就是算准了咱们不能违反老祖宗定下的规矩。连他的面儿还沒见到呢,咱们却自己先掏了家伙壮胆儿,岂不是白白让人当笑话看!”

        “你刚才不也把手按腰上了!”兀良哈贝勒等人撇着嘴回敬,眼睛里却沒有先前那种敌意,纷纷将枪藏回了袍子下!

        白音笑了笑,迅速开始着手组建同盟军,“既然他『逼』着咱们几个要守规矩,他自己却也不能仗着自己是汉人,就连最最基本的礼数都不讲。待会儿如果见到了他,咱们几个…….”

        “表哥你瞎说什么呢?!”斯琴不肯眼睁睁地看着白音的图谋顺利得逞,笑了笑,大声『插』言,“阿尔斯楞是蒙古人,他随的是他师父的姓!他师父是嘎达梅林的结拜兄弟!在嘎达梅林兵败后收养了队伍中的所有孤儿!”

        “嘎达梅林!”兀良哈贝勒等人低声惊呼,心中刚刚形成的同仇敌忾之意迅速消融。

        嘎达梅林虽然是个造反者,但他起兵的缘由,却是因为奉军打着屯垦之名对草原进行大肆破坏。所以尽管起义被李守信和蒙古王爷们联手剿杀,但在蒙古人心目中,他却是个大大的英雄。包括一些世袭贵胄,公开场合提起嘎达梅林來都咬牙切齿,私下里却会赞他一声“巴特尔!”,对牧民们偷偷建的梅林庙的事情,也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注1)

        “谁知道这个身世是不是他自己编造出來的?!”见斯琴现在就开始替入云龙说话,白音气急败坏地冷笑。

        斯琴却沒心情跟他继续纠缠,摇了摇头,转身回贵宾席跟特使先生和阎福泉两个商量由二人给马术比赛获胜者颁奖事宜。扎嘎尔王爷的特使与保安队长阎福泉两个早已经从白音等人的叫嚣中弄清楚了黄骠马的主人的真实身份,前者还勉强能笑得出來,后者却急得不停掏出手绢擦汗,一边擦,一边低声说道:“这样,这样不好吧!我知道他是郡主殿下的客人,也不想『逼』殿下坏了规矩??墒撬?,可是他毕竟刚刚从藤田太君手底下逃脱,万一他在你这里出现的消息被太君知晓……”

        “知晓又怎么样,规矩是老祖宗定下的,我总不能全旗百姓的面儿,打自家老祖宗的脸!”斯琴笑了笑,随手给了阎福泉一个软钉子,“况且藤田顾问又沒事先跟我打过招呼,让我摆一桌鸿门宴來帮他抓一个入云龙!”

        “这个,这个…….”阎福泉继续用湿漉漉的手帕往脸上抹,一股汗水刚刚擦干,另外一股立刻淌了下來,“藤田太君的确沒说,但是……”

        “沒什么但是!”斯琴的声音慢慢变冷,整个人慢慢从一名怀春少女,变成了一名强势的女旗主,“今天到场的,都是我的客人。都将受传统规矩的?;?。如果阎队长执意要抓他,尽管等他离开我旗的地面儿再动手!我绝不会阻拦,同样,在离开我的地盘之前,我保证沒人能对阎队长不利??!”

        注1:草原地区只有一少部分适合开垦为农田,其余皆不宜耕种。勉强开垦,只会导致草场变成荒漠。嘎达梅林起义,便是在奉系强行开垦蒙旗草场而引发。所以得到了普通牧民的大力支持,一些蒙古贵族也暗中为起义军提供了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