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六章 碰撞 (六 下)

    第六章 碰撞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93章碰撞(六下)

        对大奖志在必得的,今天可不止白音一个。[本书来源]坐在附近的几名蒙古贵胄见阎福泉一上來就跟白音嘀咕个沒完,心中不觉火起,互相看了看,小声议论道:“那姓阎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好像专门为白音小子站擂來了一般。除了他一个,其余谁都不搭理!”

        “还不是白音小子又傍上了日本人?以他那个精明劲儿,难道还嫩看不见日本人已经伸到鼻子底下的大粗腿么?!”

        “那倒是,他就靠这一招起的家!”

        说着说着,几个人就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偷偷向场下看了一眼,继续低声商量,“白音小子仗着有日本人撑腰,不把咱们哥儿几个放在眼里。咱们哥儿几个自己可不能认耸,该互相拉一把就互相拉一把,那朵金莲花最后无论落在谁手里,肯定都比落在白音小子手里强!”

        “那是,他白音名下的草场本來就靠着河,家里头还守着一座金山,如果再把月牙湖这一片也吞了下去,用不了十年,咱们哥几个就都得替他放羊了!”

        “想得美,他也不怕撑死!待会儿赛马,我的骑手冲在前面替大伙开道,不为后半段留任何体力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乌良哈贝勒皱着眉头,郑重承诺。

        蒙古人赛马,路程设置都比较长,骑手必须均匀分配战马的体能,以免开始时冲得太急,导致后继乏力的现象。乌良哈贝勒这个提议,等同于主动放弃了争夺第193章日盛装的中年男子跑向斯琴,弯下腰汇报:“郡主,扎噶尔王爷的特使代表王爷前來道贺!”(注1)

        “扎嘎尔王爷的特使?!”在场当中,不少人惊呼出声,看向斯琴的目光充满了羡慕。

        那扎嘎尔王爷乃是草原上老一辈中的人杰,曾经历任昭乌达盟长,民国『政府』参议,“满洲国”兴安省省长,如今“贵”为“满洲国”兴安局总裁,位高权重。能在百忙之中派遣特使前來祝贺一名后生晚辈的寿诞,着实给足了斯琴郡主面子。(注2)

        谁料斯琴却非常不领情,抬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懒懒地吩咐,“乌恩大叔,我刚才走路把脚脖子扭了,现在疼得厉害,真的沒法出去迎接他!干脆你替我跟特使大人解释一下吧,别让他觉得咱们失了礼数!”

        “啊——嗷,那,那,好吧,那就我去,郡主您仔细些!”中年男子明显愣了一下,犹豫再三才领命而去。

        一众少年才俊见状,心中暗自佩服斯琴够胆,连老不死的扎嘎尔王爷的颜面都敢扫。私底下愈发坚定了要联手把白音挤掉,以免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

        片刻之后,乌恩领着一名满脸阴云的白胡子老汉而來,安排其坐在了斯琴左侧,与阎福泉为邻。斯琴右侧最靠近她的座位却依然空着,不知道专门留给哪位尊贵的客人?

        众少年才俊看得暗暗纳罕,纷纷猜测最后一名贵客的身份。但猜來猜去却始终不得要领,也始终沒有见到陆续被领进來的宾客当中,有谁被安排到了那个位置。

        眼看着太阳已经爬到了头顶,几名乌旗叶特右旗的头面人物知道不能再由着自家郡主的『性』子胡闹了,一齐走上前,俯在斯琴身侧低声耳语:“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开始,恐怕就怠慢了所有客人!”

        “那,那好吧!”斯琴郡主脸上的表情好生失望,却不能不照顾几位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宿老的面子,点点头,低声道,“那就正式开始吧,请贵宾们的随便讲几句,然后进行赛马!”

        “是!”几位宿老答应着,命人去來一个接了电线的铁皮喇叭,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扎嘎尔王爷的特使,请他第193章写得极为顺畅,字里行间充满了长者对晚辈的期冀,只是会场上唯一的,也是整个乌旗叶特右旗唯一的小柴油发电机太老旧了,发出來的电流时强时弱,导致“特使先生”的大部分发言只有他自己和身边的少数几个人能听见,其余宾客都如坠云雾。

        好不容易等“特使先生”讲完了废话,几位宿老把电喇叭捧给了保安队长阎福泉。有前车之鉴在,阎福泉也不敢过多啰嗦,代表藤田老鬼子和他自己各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就草草结束了发言。

        第三个拿到电喇叭的是白音小王爷,为了博斯琴一笑,他倒是很用心的送上了一首七律??上г诔≈谌宋难Ъ湍芰τ邢?,根本听不明白七律中的那些典故,故而也想不起來喝彩。倒是斯琴,终于回过头对他淡淡的笑了笑,让他心情激动,许久都难以平静。

        紧跟着,几个地位与白音不相上下的蒙古少年,也各自送上了几句祝福。因为自知文彩方面绝对比不上扎嘎尔王爷和白音两个的花钱买通的枪手,所以大伙都说得非常简短。即便如此,一整个圈子轮下來,也花去了足足一个钟头时间。

        好不容易有资格当众送上祝福的人,都把祝福送过了。马术比赛终于开始,按照那达慕大会的传统,与会各方豪杰都派了麾下最得力的骑手乘着最好的马匹参赛,再加上乌旗叶特右旗自己的骑手,一共是三十人,于赛场上由外往内,错落拉成一条斜线,待发令枪一响,立刻齐齐向前冲去。

        按照事先的约定,乌良哈贝勒麾下的骑手一开始就尽了全力,带动所有参赛者都无法控制马速,不得不硬着头皮紧紧跟上。

        呼啦哈赤王子和另外两名少年才俊麾下的骑手互相用眼神打了个招呼,分左右夹住了白音派出的骑手艾岩,令后者骑着一匹赤红『色』骏马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从包围中脱困而出。

        眼看着已经被冲在最前方的骑手落下的两三个马身,艾岩忍无可忍,猛地用腿一夹马肚子。其胯下的红马四蹄腾空,就像一条火龙般高高地跃起,直接自临近三匹马的脖子上跳了过去。

        “呀!好啊,好一匹火龙驹!”赛道两旁的众百姓先是被吓了一跳,旋即爆发出山崩海啸般的喝彩声。

        呼啦哈赤王子等人却急得连连扼腕,恨不得地上突然裂开一道缝隙,将已经杀出重围的大红马给吞进去。见到几名潜在的对手那幅沮丧模样,小王爷白音哈哈大笑,“阎队长,我的这匹火龙驹怎么样?!它可是我花了足足七年时间,用阿哈尔捷金马和顿河马交配出來的良种,无论父系还是母系,都是这世界上一等一的高贵血统!”

        “阿哈尔捷金马?”阎福泉对这个名字很陌生,本能地顺嘴发问。

        “就是汗血宝马,汉武帝为它不惜发起一场灭国之战的那个!”唯恐几个竞争者们听不见,白音将声音陡然提得老高,“你看它的背上汗珠,现在看不清楚,等第二圈兜回來再看!”

        “乖乖,那得花多少钱??!”过度震惊之下,阎福泉很俗气地把宝马和金钱扯到了一起。

        其他几名少年才俊气得两眼冒火,遥遥地盯着火龙驹,看它到底能够有多嚣张?!仿佛感觉到了來自贵宾席的毒辣目光,火龙驹继续加速,三两下就超过了临近的对手,与冲在第一位的乌良哈旗的大黑马追了个马头衔马尾。

        來自乌良哈旗的赛手根本不知道自己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兀自俯着身体拼命压榨坐骑体能?;鹆员成系娜秩床豢仙纤牡?,悄悄地命令坐骑放缓了速度,不疾不徐地跟在后面,任由大黑马傻傻地在头前为自己挡风。

        看到火龙驹背上的骑手如此机智,众牧民们的喝彩愈发大声,遥遥地传了开去,震得月牙湖上都起了一层层波浪。

        第一圈才只跑了一小半儿,比赛的胜负基本上已经毫无悬念。除了白音本人之外,众少年才俊都垂头丧气地坐回了各自的位置,准备接受此轮比赛失败的结果。就在此时,赛道起点附近的人群背后突然传來了一声咆哮,紧跟着,有匹空着鞍子的黄骠马凌空越过大伙的头顶,稳稳地落进了场内?;箾]等负责维护比赛秩序的牧民们动用套索清场,黄骠马又是一声骄傲地咆哮,张开四蹄,风驰电掣地向前追去!

        “让它追,让它追!”观看比赛的牧民们从沒见过如此骄傲,又如此有灵『性』的良驹,扯开嗓子,大声呼吁。

        “让它追,让它追!”已经绝望的乌良哈王子等人也再度从座位上跳起來,举着胳膊起哄。

        “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黄骠马仿佛能听懂观众们的话语般,一边躲闪着从赛道两边不断飞來的套索,一边左顾右盼,目光中充满了调皮。

        这下,牧民们再也顾不上给已经胜券在握的火龙驹喝彩了,纷纷将目光转过來,替新下场参赛的黄骠马加油。尽管大伙心里头都清楚,已经落后了前面那些骏马如此之远,黄骠马不太可能追上去夺魁。

        从比赛一开始就心事重重的斯琴郡主,好像也被黄骠马的顽皮举动逗得不断莞尔。先低头抹了把笑出來的眼泪,然后转身征求白音的意见,“表哥,你的意思呢。你怕不怕它抢了那匹火龙驹的风头?!”

        “就凭它?!”白音非常自信地撇嘴,对黄骠马的表现不屑一顾,“难得大伙那么喜欢,就让它继续跑呗!看看它到底能折腾出什么花样來!”

        斯琴郡主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刻转身向几名宿老挥手,“让苏和他们几个别干扰那匹黄马,反正它也影响不了比赛结果!”

        “好嘞!”宿老们答应一声,乐呵呵地去执行命令。很快,便不再有套索干扰黄骠马的疾驰。但是火龙驹已经跑到了临时赛道的拐弯处,斜着身体转过半个圈子,沿着另外一侧赛道冲了回來。

        第一圈后半赛程开始,它不再保留体力。撒开四蹄,超过一直领先的大黑马。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大黑马发觉自己上当,恼羞成怒,猛地一甩头,张嘴咬住了火龙驹的尾巴。

        “稀嘘嘘!”火龙驹吃痛,大声咆哮。仰起后腿,就给了大黑马一蹶子。它背上的艾岩猝不及防,身体向前一倾,差点一头从马脖子处栽下去。

        “吁,吁~!”來自兀良哈的骑手赶紧用力拉缰绳,制止了大黑马的胡闹。用阴招阻止火龙驹夺冠是一回事情,放任坐骑在赛场上行凶则是另外一回事情。两种行为根本不可能相提并论。前者被拆穿后,充其量让别人骂一句阴险,后者,则会令整个部族都跟着蒙羞。

        大黑马不敢违背主人的命令,悻悻地放慢速度,不再与火龙驹纠缠。骑手艾岩也重新调整好坐姿,催动火龙驹继续向第二圈的终点飞奔。

        只是经过这一耽搁,其他落在稍后位置的几匹骏马都追了上來。有意无意间,不断给火龙驹制造一些小麻烦。骑手艾岩唯恐刚才那一幕重演,不得不分出很多心思來对付干扰。与胯下坐骑配合得越來越生疏,越來越笨拙,渐渐地,竟无法发挥出人和马的全部实力。

        “耍赖!”“卑鄙!”从乌旗叶特左旗赶來看热闹的牧民们,纷纷出言指责其他骑手不讲规矩。但更多的观众,目光却全被黄骠马给吸引了过去。只见它像个不服输的孩子般,顺着赛道越追越快,越追越急,很快,就超过了落在最后的几匹骏马。很快,就冲到了第二梯队领先位置。不待被追上的骑手们发出惊呼,它又得意地晃了晃脑袋,撒开四蹄继续飞奔,短短两三分钟内,便与大黑马追了个头并头。

        这回,已经筋疲力尽的大黑马沒有主动挑起争斗,而是悄悄地向旁边让了让,给后來者腾出了更宽敞的空间?;奇袈砣缟恋绨愦铀肀叽芄?,“的的的的……”追着火龙驹的背影,踏上了第二圈下半段的赛程。

        “追上去,追上去!”

        “超过它,超过它!”再度被黄骠马表现折服,观众们大声为它加油。虽然从目前看來,黄骠马获胜的希望依旧非常渺茫。

        呼啦哈赤王子等青年才俊激动莫名,纷纷从贵宾席跑下,冲到了赛道旁边观战。阎福泉等与输赢都沒直接关系的看客们也都纷纷站了起來,为今天的精彩的比赛用力鼓掌。小王爷白音的心脏早已不复象先前那般平静,紧握着双拳,掌心处全是汗水。

        眼看第二圈已经跑了大半,整个赛程也已经过半?;鹆院秃髞淼幕奇袈碇涞木嗬?,却只剩下一百米左右。后者空着鞍子,火龙驹背上却驮着一名骑手。

        有负重在身,肯定不如比空着鞍子跑得轻松。但小王爷白音却不敢下令让自己麾下的骑手艾岩也从马背上跳下來。第一,那不符合比赛的规矩,很容易让其他竞争对手借題发挥。第二,火龙驹虽然神骏,却不懂得自己跑圈子,离开了骑手控制,根本无法独立跑完下半段赛程。

        眼看着第三圈已经开始,黄骠马将它自己与火龙驹之间的距离缩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小王爷白音再也无法强装镇定了,站起身,走到斯琴背后,准备提出抗议?;盎箾]说出口,他却突然发现,表妹斯琴仿佛突然间换成了另外一个人,年青面孔上充满了作为一名少女特有的青春颜『色』。

        那份青春的颜『色』令他心生愧疚,一时间,抗议的话居然沒法说出口。就在此刻,斯琴突然跳了起來,冲着黄骠马大喊大叫,身上不再有半点儿身为郡主的矜持,“追上去,追上去,大黄,追上去,超过它,超过它们!得了第一我请你喝酒!”

        “大黄…?”小王爷白音紧皱眉头,一股醋意油然而生。懵懵懂懂,他感觉到那匹黄骠马看上去有些眼熟。仿佛最近在哪里见过一般,印象非常奇特。

        “是他的坐骑!”一个高大的身影迅速闪过白音的脑海,“他在这儿,他怎么会到这里來了!”迅速按住腰间手枪,白音举目张望,上万观众当中,哪里能找到黄骠马的主人?

        “追上去,追上去!”

        “追上了,追上了,超过它,超过它!”正惊疑不定间,黄骠马已经冲到了火龙驹的身侧,张开四蹄,抢先半步冲过了终点!

        注1:扎嘎尔,巴林右旗扎萨克多罗郡王,昭乌达盟盟长,国民『政府』参议。著名蒙『奸』,长期与日本人勾结,九一八之后更是公然投靠。1944年夏,因为得罪了关东军司令部的某位高官,被日本人在宴会上下毒,暴毙。

        注2:盟,清代和民国期间蒙古地区『政府』机构,几个旗统归一盟,由盟长负责仲裁彼此之间的冲突,指导大体发展规划。各旗的王爷病故,新王爷继承,也必须到盟长处报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