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六章 碰撞 (二 上)

    第六章 碰撞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92章碰撞(二上)

        有着挂在鼻子上的大胡萝卜为激励,阎福泉做事极其上心。很快就去老疤瘌处跑了个來回,然后从保安队中挑选了几名得力属下,赶着一大车礼物,兴冲冲往乌旗叶特右旗而去。

        那斯琴郡主长相清丽,『性』情柔中有刚,又是乌旗叶特右旗王位的唯一直系继承人。因此自老王爷在世时起,就有无数草原上的少年才俊试图摘走这朵纯金打造的雪莲,把斯琴郡主和整个右旗一并娶回家。只是斯琴郡主眼界颇高,而老王爷又对膝下这个唯一平安长大的女儿视为无价珍宝,所以一來二去,直到老王爷驾鹤西行,也沒决定到底花落谁家!

        拜康熙爷的德政和喇嘛教所赐,老王爷的几个亲兄弟都自幼便入了僧门,仓促间來不及还俗。而斯琴的一些远房叔伯兄弟,能力和人脉都非常有限,在老王爷去世之后这两年尽管一直试图谋夺他的家业,却被斯琴郡主联络父亲留下的几个老臣子揍了个鼻青脸肿,再也生不起窥探之心。只是如此一來,斯琴的婚事就又被耽搁了。从十五虚岁一直推延到了十八岁整生日,也沒挑到一个“真命天子”。

        眼看着郡主殿下就要成为老姑娘,几个右旗的章京、梅林们自觉愧对已故的老王爷,情急之下,便于几个月前偷偷放出风声,说准备在郡主殿下十八岁生日那天举办一场“那达慕”大会,在道贺的來宾当中替他挑选一位乘龙快婿。那些一直想把美人与草场一起抱回家的草原才俊听了,立刻擦拳磨掌地准备了起來,欲在生日宴会上力压群英,以博郡主殿下倾城一回眸?。ㄗ?)

        阎福泉和他的几个得力爪牙都出生于普通人家,自然也不会去做娶郡主的美梦。因此,他们虽然肩负“重要”使命而來,到的却有些晚了。旗王府门前送礼的队伍已经排出了一里多地,陆续还有沉重的马车驶近,将旗王府前面的草场压出一道又一道深深的车辙。

        好歹也算黑石寨一带数得着的“大人物”,阎福泉当然不会屈尊和赶车的管家、牧民们一道去排队,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名帖递给得力属下许浩达,低声命令:“去,到王府的侧门把帖子和礼单一道递进去,就说咱们是替藤田太君來给斯琴郡主祝贺生日的,让王府管事儿的人给行个方便!”

        “是,长官!”小队长许浩达敬了个日本军礼,跳下马,大步流星地奔王府的侧门去了。须臾之后,便领着一名满脸皱纹的蒙古族老汉赶了回來。远远地冲阎福泉汇报,“郡主殿下不在,这位是王府管家巴雅尔,他听说您老到了,专门迎了出來!”

        “怪不得今天一早老汉我就听见喜鹊叫,原來是阎长官亲自登门了。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巴雅尔在王府管家位置上一坐二十余年,前后辅佐父女两代旗主,自然早已人老成精。不待阎福泉回应,就踉跄着跑到他的马前,躬身行礼。

        见对方待自己如此客气,阎福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翻身跳下坐骑,伸手搀扶,“老人家何必客气,郡主殿下凤诞,阎某作为一地治安长官,自然有责任到场帮忙维护一番??ぶ鞯钕履?,怎么生日当天还要出门?!”

        “不是出门,是怕客人太多,王府招待不开,所以把会场布置在了月牙湖畔。所有客人在这边登记了之后,会有专人带过去!”巴雅尔又躬了一下身,非常认真的解释。

        “那达慕?!你家郡主要举办一场那达慕?”阎福泉知道那达慕是蒙古人的传统狂欢节,却不太清楚其具体规矩,愣了愣,皱着眉头追问。

        巴雅尔点点头,笑呵呵地补充,“哈哈,不是我家郡主的意思。是我们几个老东西,想让郡主的生日过得热闹一些,才自作主张把那达慕大会挪到了跟她生日的同一天!”

        “各旗都可以举办那达慕,也可以象三年前那样,几个旗凑起來一块儿办。这类聚会的日期向來不固定,只要是入了秋便可!”见阎福泉眼神还是有点儿发木,许浩达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

        “噢!”阎福泉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來龙去脉,沉『吟』着点头?!澳敲此?,我们几个岂不是正好可以大饱眼福?!”

        “都是些传统项目,沒什么新鲜的,对您这种见过大场面的人來说,也就是瞧个热闹而已!”。巴雅尔的三句话中,倒有两句是在拍马屁。把阎福泉舒服得如同吃了两吨人参果般,晕乎乎浑然不知道身在何处!

        “热闹好,热闹好,我最喜欢看热闹!”许浩达顺着巴雅尔的话茬,大声说道?!袄裎锒甲霸诤竺娴穆沓瞪?,麻烦您老派个人接收一下。队长临來之前,藤田太君曾经亲口叮嘱过,一定要把他的祝福当面带给斯琴郡主!”

        “是啊,是??!”阎福泉瞬间想起自己还有重任在肩,大笑着补充,“算起來我跟斯琴郡主也是老相识了,即便沒有太君的托付,也理应当面向她道贺!”

        “您能列席,肯定会让这次那达慕变得非同一般!”巴雅尔笑了笑,痛快地发出邀请,“几位请跟我來,马车就放在这儿,我转头都派人过來卸车。有一些右旗的特产,还得麻烦阎队长顺路捎回城里去,让保安队的弟兄们也分享一点儿我家郡主的喜气儿!”

        “好说,好说!”听闻还有好回礼赠送,阎福泉高兴得心花怒放。翻身上马,毫不客气地跟在了巴雅尔身后。

        “这边,这边?!卑脱哦鞫鹧指H穆礴稚?,一边走,一边冲着几个蒙古汉子发号施令,“斯日古楞,你找几个人把阎队长的马车给卸了。再装一车干货上去,要挑第一等的,阎队长是贵客!”

        沿着王府的围墙绕了半个圈子,他将阎福泉等人带到了一支即将出发的队伍前?!氨緛砀眯±隙仪鬃源?,但今天的客人实在太多,孩子们沒经历过这种大场面,怕是照顾不过來。所以就只能让阿拉坦带您去了,他是我的远房侄子,做事最是用心。失礼之处,还请阎队长多多包涵!”

        “好说,好说!客随主便!客随主便!”阎福泉信口回应,回头看了看排在王府门口长长的送礼人群,又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他们一会儿也都去么?我是说门口排队的那些人!”

        “都是旗下的牧民,还有几个汉人垦荒村的村长?!卑脱哦呛堑亟馐?,“我们家郡主心肠好,这几年结了不少善缘。听说她过生日,很多不是本旗的牧民也來了。按照我们蒙古人的规矩,既然來了,就是郡主的客人。虽然坐不得『主席』台,在旁边看看热闹,顺便喝几碗马**,却是举双手欢迎的!不过您尽可以放心,來的都是知根知底儿的好人家。那些可能惹麻烦的,我们连眼儿都不会让他扒!”(注2)

        “噢!”阎福泉也知道蒙古人向來有好客之名,微笑着点头。

        巴雅尔又叫过自家侄儿阿拉坦,叮嘱他一定要招呼好贵客。然后笑着把手中缰绳递给了后者,笑着跟贵客们告别。

        阿拉坦自幼就被巴雅尔接到身边当继承人培养,待人接物非常老到。接过马缰绳之后,几句恭维话,便令阎福泉等人有了宾至如归的感觉。与其他几名蒙古族贵宾一起,策马且行且聊,不多时,便來到了月牙湖畔,整个黑石县境内风光最秀美之所在。

        立刻有几名负责接待客人的幕僚带着数名盛装少女迎出,向阎福泉等人献歌献酒。待把一顿下马酒喝完了,此间主人斯琴也弄清楚了來客的具体身份,少不得要亲自迎上前,将阎福泉等引向最适合看热闹的贵宾席位。

        由于來的比较晚了,贵宾席几乎已经被先到的客人坐满。只在中央距离斯琴最近处还留着两三个空位,不知道在等待哪位贵客的光临。阎福泉是黑石寨的保安队长,又兼着藤田老鬼子的私人代表,理所当然被斯琴接到了自己左侧一个距离非常近的席位。许浩达等保安队的小芝麻官儿,则只能坐了稍微靠后的地方,由斯琴的幕僚负责招呼。

        白音小王爷和镇国公保力格等蒙古贵族早已到來多时,见到了阎福泉,纷纷起身寒暄,“这不是阎队长么?什么风把您给吹來了?!”

        “斯琴郡主凤诞,阎某岂有不登门道贺之理?!”阎福泉得意洋洋地冲大伙抱拳,“另外,藤田太君也送了一份礼物,让阎某负责带了过來!”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藤田先生和阎队长真是太客气了!”保力格和白音等人一边跟阎福泉打着哈哈,一边替他介绍附近的其他宾客。都是些世袭的蒙古贵胄,虽然领地不像乌旗叶特四旗那么广阔,有的甚至只是一个村子大小,但爵位却不低。其中有三个人王爷,五个是国公,还有十几名贝勒、贝子。大体上都住在乌旗叶特四旗附近,祖辈在康熙年间就被赐予了封号,已经传承了两百余年。民国之后的历届中国『政府』沒能力进行调整,众贵族们自然也乐得将爵位继续父子相承下去。(注3)

        阎福泉知道要想保证黑石寨附近太平无事,就不能招惹这些世袭的地头蛇。所以很客气地跟众位王爷、贝子们打起了招呼。众蒙古贵胄见他年龄已经超过了四十岁,长得又尖嘴猴腮,相信对自己构不成挑战,所以也非常热情地跟他一一见礼

        如此忙碌了一大圈子下來,阎福泉头上就见了汗。早有细心的侍女端上『奶』茶,伺候他一边喝,一边看场下的热闹。

        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多人对摔。属于暖场或者表演『性』质,对抗并不是非常激烈。阎福泉眯缝着眼睛看了一小会儿,沒觉得有什么意思,便侧转了头,对白音低声问道:“小王爷什么时候到的?最近旗务忙么?临來之前,太君特别叮嘱过我,让我一定要跟您多多亲近!”

        “先生有心了!”白音偷偷向斯琴看了一眼,将说话声音压得极低,“我一大早上就过來了,最近我的旗沒什么事情,所以我这个王爷清闲得很!如果阎队有空,一定到我那边坐坐。我拿最顶级的马**招待你!”

        从白音小心翼翼的模样,阎福泉猜到他可能不想过多提及跟日本人有合作的事情,笑了笑,也将声音压得很低,“一定会去,一定会去!我正惦记左旗的羊肉呢!对了,今天好像有很多亲朋到场,好像个个都跟王爷一样年青有为呢!”

        “还不是都惦记着右旗的土地和草???!”白音小王爷不屑地撇嘴,好像他只是为了爱情而來一般,“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还以为随便哪只蛤蟆都能吃到天鹅肉呢!”

        “如果有需要阎某出力的地方,小王爷尽管说!”以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阎福泉跟白音交头接耳。

        “暂时还用不到!”白音非常自信的笑了笑,把目光转向场内,“现在只是暖身,出场的全是右旗自己的勇士。等一会儿还有几场对抗赛,來宾都可派人下场,说好了一定要分出高下的,输赢都不伤和气!”

        “不伤和气”四个字,被他咬得极重。好马、好『射』手和好摔跤手,都需要大量投入。放眼整个漠东,白音还沒看出來,谁比自己更有本钱,更有实力。

        那百年不遇的人生大奖,他志在必得!

        注1:那达慕,蒙古语,娱乐,游戏。是蒙古族传统的节日,类似于西方的狂欢节。通常在每年夏末秋初举行。规模有大有小,里边设有『射』箭,赛马,摔跤等传统项目。胜者会得到奖励,并被牧民们当作英雄崇拜。

        注2:扒眼儿,地方俚语,凑热闹的意思。

        注3:清代为了瓦解蒙古人的抵抗力量,进行了非常复杂的分封。以科尔沁旗为例子,该旗被一分为六,设亲王四人,郡王四人,贝勒二人,贝子一人,镇国公二人,辅国公六人;如果仔细介绍,足够专门写一篇论文。小说限于篇幅,就简而化之,行家勿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