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六章 碰撞 (一 上)

    第六章 碰撞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90章碰撞(一上)

        想到今后可能捞到的好处,阎福泉便再也坐不住。[本书来源]撂下筷子,拔腿就朝屋子外走。一边走,一边还念念不忘对朱小曼吩咐,“今晚不要睡得太早,点着灯等我回來!说不准我有好消息会告诉你!”

        “那您一定要早点啊,人家都快困死了!”朱小曼猫一样伸了个拦腰,两只眼睛风情万种。

        阎福泉被勾得心中火起,伸手往她胸前掏了两把。朱小曼欲拒还迎,欲拒还迎,待阎福泉带着满足的微笑离开,立刻将门关好,冲着墙角轻轻撇嘴,“德行,每次连三分钟都坚持不到,还不如一根小黄瓜!”

        骂过了,又哀哀地感慨起自己的命运來。坐在蜡烛前,好一阵长吁短叹。

        阎福泉可不知道自己在女人心中形象如此不堪,心中兀自盘算着补了县长的空缺之后,要怎样振作夫纲,让自家大小两个夫人彼此之间相敬如宾,对自己能齐眉举案。正兴冲冲地想着,忽然听自己的勤务兵李三低声说道:“队长,太君的住处到了!”

        “啊,到了,这么快!”阎福泉从美梦中惊醒,慌慌张张地滚下马背,将缰绳丢给勤务兵李三,整顿衣衫,先冲着藤田纯二家门口站岗的小鬼子鞠了半个躬,然后用日语大声说道:“加藤君,佐佐木君,晚上好??!两位忙什么呢?藤田顾问睡下了么?”

        虽然职务比阎福泉低甚多,两名站岗的鬼子兵却对阎福泉沒有半分尊重之意,撇着嘴扫了他一眼,用日语冷笑着回应:“藤田长官睡沒睡我们两个怎么会知道!这么晚了,你不带人去巡夜,跑到藤田长官家里來做什么?你不知道晚上打扰别人,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么?!”

        阎福泉的日语学得非常一般,对两个鬼子的话大部分都沒听懂,但从这两人的脸『色』上,知道应该不是在欢迎自己,连忙又鞠了个九十度的躬,用日语大声补充:“急事,真的是急事。我想出了一个对付**游击队的办法,请两位务必帮我通禀藤田顾问一声!”

        “你就不会明天早晨再來?!游击队又不会立刻搬家!”两名鬼子兵狠狠地瞪了他几眼,非常不高兴的数落。但不高兴归不高兴,他们两个却沒有胆子耽误了剿灭**游击队的大事,指了指门口的拴马石,沉着脸命令,“站那里等,我们去看看长官有沒有时间见你!”

        说罢,留下姓佐佐木的鬼子看着阎福泉。另外一名姓加藤的鬼子推开门,大步流星跑进去通报。片刻之后,又捂着被打肿了的脸跑了出來,看向阎福泉的目光宛若两把匕首,“长官说,让你立刻进去。沒礼貌的东西,害得我跟着吃耳光!”

        “唉,多谢两位,多谢两位!”阎福泉从口袋里『摸』出两包未拆封的‘虢国夫人’牌儿香烟,轻轻推进两门日本鬼子手中,“拿去解解乏,我上个月托人从赤峰带过來的,保证是真货!”

        身处二线部队的最底层,两名鬼子兵无论是军饷还是外快,都远远比不上阎福泉这个伪保安队长。一看到烟盒上的美女图案,眼睛立刻直了。刚刚挨了耳光的加藤再顾不上抱怨,抚『摸』着美女,用汉语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怎么好意思?什么什么夫人,一看就知道是上等货!”

        “虢国夫人!”另外一名小鬼子佐佐木大声补充。他來中国时间较长,认识的汉字也比加藤多,冲着着大门口一伸手,“阎君,请里边走。长官正在等你!”

        “那咱们兄弟改天再聊!”阎福泉满脸堆笑,施施然进了院门。三步两步走向藤田老鬼子的房间。

        藤田老鬼子听到外边的脚步声,亲自迎了出來。阎福泉见状,赶紧又将脚步的速度加快了几分,抢到藤田老鬼子身前,一躬到地,“这么晚了來打扰您,给您添麻烦了!”

        “嗳,阎君既然是为公务而來,又何必如此客气!”藤田老鬼子笑呵呵地伸出手,托起阎福泉的胳膊,顺带在后者的手背上轻拍了几下,笑着叮嘱:“以后为了公事來找我,无论多晚,都可以直接进來!刚才那个拦着你的笨蛋已经被我教训过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这几句话,却是如假包换的汉语,虽然带着很浓的东北口音。把个阎福泉听得心里头直发热,身子骨登时就轻了好几十斤,双手捧着老鬼子的手,声音哽咽,“太君,太君以国士待我,阎某纵使,纵使粉身碎骨,也难以……!”

        “嗳,都跟你说不要客气了!”老鬼子抽出手,笑呵呵地打断,“里边坐,我已经命人去准备茶点了,咱们两个边吃边聊!”

        “属下遵命!”阎福泉又是鞠了一个大躬,跟在藤田老鬼子的身后进了屋。不敢抬头四下『乱』看,两只眼睛只是盯着脚下干净整齐的木地板。

        “随便坐吧,今天家里沒有外人!”老鬼子藤田走到屋子中央的茶几旁,席地跪坐。然后微笑着示意阎福泉可以坐在自己对面!

        “这,这,谢谢太君!谢谢太君!”阎福泉受宠若惊,脱掉鞋子和袜子丢在门口,光着脚爬过去,身体跪得笔直。

        “阎君不必这么拘谨!”藤田老鬼子看了看阎福泉,笑着叮嘱。

        “不拘谨,不拘谨!”阎福泉抬手紧抹额头上的汗水,不小心带动了伤口,疼得呲牙咧嘴。

        藤田老鬼子敏锐地看到了衣袖上的殷红,愣了愣,大声追问:“怎么回事,怎么又出血了?!我不是让人帮你将伤口缝合了么?”

        “沒事,沒事!”阎福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摇了几下头,非常坚强地回应,“今天训练的时候,动作稍微大了一些。已经让高仓队医帮忙换过『药』了,应该不打紧!”

        “你啊,既然受了伤,就不要训练得那么拼命么?!”藤田老鬼子非常感动,摇了摇头,以长者的口吻叮嘱,“这几天的『操』练,你就不必亲自盯着了!让刘队副……”

        话说了一半儿,他又猛然意识到副队长刘文忠已经死掉好几天了。想了想,继续补充,“你自己推荐个队副上來,让他承你的情。以后在你忙的时候,也好有个人替你顶班!”

        “嗨依!太君,我回去后立刻从保安队里头挑选合适人手!”阎福泉高兴得心花怒放,站起身,大声回应。

        由自己挑选副手和由藤田纯二指定副手,意义完全不同。那代表着他已经完全获得了藤田纯二的信任,今后在保安队里头可以随意施为。而一个保安队副队长的空缺,少说也能卖出两百块大洋。如果再暗中挑动几个小队长互相竞价的话……

        “坐,坐!”藤田纯二不知道阎福泉的心思转得如此快,摆了摆手,示意后者坐下说话,“你刚才托卫兵向我汇报,说找到了对付**的办法。到底是什么办法,说出來让我听听!”

        “嗨依!”阎福泉答应一声,重新跪倒于茶几旁?!氨爸罢饧柑熳聊プ湃绾尉】旖嗣?*游击队,一直睡不安稳。今天临睡觉时,突然觉得眼前一亮…”

        “嗯!”藤田老鬼子皱了下眉头,很不喜欢阎福泉这种沒完沒了的表功行为。

        阎福泉心里头立刻打了突,赶紧长话短说,“卑职打探过喇嘛沟一带的地形,发现那里易守难攻。如果强行攻打的话,我军恐怕会付出很大代价!”

        “嗯,的确如此。你接着说!”藤田纯二这几天也在反复权衡去喇嘛沟一带剿共的利弊。心中明白阎福泉并非满口胡言『乱』语,点点头,笑着催促。

        “所以属下就想出一条计策,叫做驱虎吞狼!”阎福泉偷偷看了看藤田纯二的脸『色』,继续说道:“就是扶植另外一伙马贼,让他们去红胡子的老巢附近抢劫。红胡子既然已经变成了**游击队,肯定不能地眼睁睁看着马贼在自己身边祸害老百姓。只要他们下了山,就失去了地利优势。待马贼们和他拼得两败俱伤,咱们再趁机杀过去,将红胡子和他手底的游击队员一网打??!”

        “这个…….”藤田纯二紧皱着眉头,目光游移不定。他回到黑石寨后,沒有立刻整理兵马杀向喇嘛沟,其中原因有二。第一,手中缺乏攻坚利器,在丘陵地带与红胡子作战,未必能讨到便宜。第二,他手中的日本兵实在太少,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从关东军总部那边得到补充,轻易不敢浪费。

        而阎福泉所献的计策,则完全避免上述两条麻烦。唯一需要考虑的是,有哪支马贼能跟红胡子有一拼之力?即便拼不过红胡子,至少也要有勇气到红胡子的老巢边去抢掠一番。

        “这只是我的初步想法,还请太君不吝指点!”阎福泉明显会错了意,低下头,讪讪说道。

        “很好,很好,阎君,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藤田纯二冲他笑了笑,目光中充满了鼓励,“但是,我不知道该扶植那路马贼。阎君,你心中是否有好的选择可以推荐给我?!”

        注1:新京,即长春,当时是伪满洲国“首都”。虢国夫人牌儿香烟,上世纪三十年代启东烟草有限公司出品,厂子为英国人寇斯控股,质量高于日本烟厂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