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七 上)

    第五章 人情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87章人情(七上)

        事发突然,在座众人根本來不及做任何反应,眼睁睁地看着中队长赵小栓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惊诧,然后又迅速从惊诧变成了羞愧和委屈,“我,我当时,当时是上了王爷的当。不是,不是故意要给他们带路!过,过后,我一直努力想找到你们,努力想给你们报仇!”

        “报仇?!”赵天龙大声冷笑,“你怎么报仇?你杀了右旗的老王爷,还是行刺了李守信!师父一直把你当亲儿子看!沒想到最后却死在了你手里!”

        “不是,不是!你冤枉我,你不能冤枉我。我不是要出卖师父,我……”中队长赵小栓以手掩面,身体颤抖得如同秋风中的树叶,“我当时年纪小,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他跟我打赌说谁的枪法也比不过他,我不想丢了师父的脸,所以……”

        “所以你就带着他们去抓师父和我们。所以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放火把整座山都烧成了白地!所以你几成了王府的贵宾,每天好吃好喝,还能有零花钱拿?!”赵天龙食指如刀,直戳中队长赵小栓的脑门。

        赵小栓被戳得接连后退,一不留神绊在了酒坛子上,仰面栽倒!顾不得擦身上的酒水,他迅速翻身跪坐起來,用膝盖挪着向赵天龙身前蹭,“大哥,你听我说,听我说啊。我真的沒有拿王爷的好处!我被他关在……”

        赵天龙厌恶地抬起腿,将其再度踹翻于地,“别叫我大哥,我赵天龙认不起你这种兄弟。你要是真的是个男人,就到地下亲自跟师父解释去!他的坟就在当年教你骑马的地方,你去了一眼就能看到!”

        “我,我…….”赵小栓双手捂脸,泣不成声。他现在是喇嘛沟游击队的顶梁柱,肯定不能到师父的坟前去『自杀』谢罪??扇绻桓蕴炝桓鼋淮幕?,以他记忆中对方的『性』子,兄弟两个必将反目成仇,弄不好,对方会找个时机直接用枪解决了自己。

        “孬种!沒勇气了是不?!十三条人命,师父他们十三条人命,难道就比不上你小栓子一条命金贵?!”赵天龙上前几步,抬脚对着赵小栓的大腿猛踹,“既然你沒种对自己开枪,我帮你动手。我帮你,不准躲,不准躲,有把枪拔出來,赶紧拔枪给我拔……”.

        “入云龙!”游击队长王洪终于做出了反应,用力拍了下桌案,长身而起,“你想干什么?!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你当老子是泥捏的么?!”

        “龙哥,龙哥消消火,消消火!”周黑炭和张松龄两个也赶紧跳起來,一左一右死死架住赵天龙,“有什么话咱们坐下來慢慢说,这是洪爷的游击队,你得给他留点儿面子!”

        “我想干什么,你怎么不问问他都干过些什么事情?!”赵天龙抬起通红的眼睛,望着游击队长王洪大声咆哮,“你问问他,他有沒有脸继续活在世上?他该不该撒泡『尿』把自己给淹死?!”

        “大队长!”缓过一口气來的中队长赵小栓,抱着脑袋放声嚎啕,“是我对不起小龙哥,是我对不起师父。是我,是我对不起他们!”

        “谁是谁非,以后咱们慢慢再说!”明知道其中必有一段隐情,游击队长王洪还是毫不犹豫地决定一管到底,“你现在是我游击队的中队长,谁也沒资格在我面前对你动手!”

        转过头,他又对赵天龙大声说道,“入云龙,我的话撂到这儿了。赵小栓是我的人,只要他在游击队一天,我王洪就替他扛一天。你要是想找他麻烦的话,就直接冲着我來!无论是枪是刀,我都接着。绝不拿人多欺负你们人少!”

        “你,你敢!”赵天龙死死盯着王洪的眼睛,就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后者毫不畏惧地用眼睛跟他对视,矮小的身体坚若磐石。

        其他游击队员们也纷纷围拢了过來,有人上前扶住了满身泥浆的赵小栓,有人则对赵天龙怒目而视。周黑炭不想令冲突继续扩大,赶紧出头替双方打圆场,“龙哥,龙哥,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洪爷对咱们可是有救命之恩,咱们不能当着他的面收拾他的弟兄?!?br />
        “洪爷,洪爷,您老也别生气!龙哥已经连续好几天沒睡觉了,酒力上头,酒力上头!”

        “黑子说得对,今天的确不是翻旧账的时候!”站在赵天龙身边,张松龄能清晰感受着后者胸膛里岩浆般的愤怒,但于情于理,他都必须让今天的冲突到此为止,“龙哥,你喝得太多了,咱们先下去醒醒酒,然后再跟洪爷把事情掰扯明白。相信以他老人家的为人,肯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也不知道他和周黑炭两个的哪一句话起了作用,赵天龙喘息了片刻,终于主动把目光从王洪脸上挪开,“今天的事情得罪了。但赵某绝非酒后撒疯!”

        转过头,他又迅速将目光扫向中队长赵小栓,“你不配姓赵,不配!”

        说罢,推开周黑炭和张松龄两个,扬长而去。

        “龙哥,龙哥!”周黑炭怕赵天龙再惹出更大祸事來,赶紧拔腿追上。张松龄比他稍微沉稳一些,冲着王洪等人拱了拱手,低声说道:“今天的事情对不住了!我会尽快让龙哥给大伙一个解释。王队长,吕队长,感谢款待,我等就此告辞!”

        撂下几句场面话之后,他也分开人群,快步去追赶赵天龙。才追了几步,却看见对方推开周黑炭,雄赳赳地走了回來。远远地冲着王洪等人抱了下拳,大声道:“洪爷,答应过你的事情,赵某肯定会做到。这几天,我们兄弟几个就在山下找个人家借宿,等你做好了准备,立刻就可以出发!”

        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情,游击队长王洪也沒心思继续挽留对方喝酒,按江湖礼节拱了拱手,大声回应,“多谢龙哥仗义。我这就着手准备给斯琴女士的生日贺礼。大周,帮我送龙哥他们下山,顺便请老哈斯给他们安排个毡包!”

        “哎——!”大周很不情愿地答应一声,快步追上赵天龙。后者咬着牙犹豫了片刻,想提醒王洪几件事,却最终沒有说出來。肚子里的所有忠告都化作了一声长叹,转身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去远,游击队长王洪挥了下手,意兴阑珊,“都站着干什么,继续喝酒吃饭。羊肉这么贵,谁也不准糟践了!”

        “早就吃得只剩下骨头架子了,哪还有肉??!”副队长吕风摇了摇头,用俏皮话调节气氛?!耙辉勖墙裉炀屠朔岩坏愣?,到山下再买两头去?!”

        “对啊,对啊,这么点儿肉,连塞牙缝都不够!”其他几个干部们纷纷笑着附和。**十名大小伙子,只有两头羊可分。摊到每个人头上能有几两?况且其中一头还要留出來招待入云龙这些贵客,根本分不到大伙的嘴里!

        “滚!还过不过日子了?!现在花钱买肉,冬天咱们喝西北风活着?!”游击队长王洪竖起眼睛,冲着大伙笑骂?!八攵喑匀?,就咬自己腮帮子。保证比羊肉还细嫩!老胡,这桌剩下那半头羊收了,咱们晚上吃羊汤荞面片儿!”

        “嘢!”游击队员们咧了下嘴,悻然散开。王洪就着桌子上的新鲜蔬菜啃了两个糜子面儿窝头,又喝了一碗游击队自己酿的野果子酒。心满意足地拍了下隆起來的肚子,迈着四方步回房间休息。

        副队长吕风向几个主要干部使了个眼『色』,也慢慢地走向了后院。其他几名干部互相看了看,各自找机会跟上。中队长赵小栓低头耷拉着脑袋走了队伍最后,一边走,一边不停地用手『揉』眼睛,泪水像春天的溪流般淌个不断。

        待大伙都进了后院小会议室,游击队长王洪收起笑容,低声追问:“栓子,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天龙跟你早就认识?他为什么不准你姓赵?!”

        “我跟他其实都不姓赵,我们是随的我师父的姓。我,我跟他都是师父收养的孤儿!”中队长赵小栓蹲在地上,双肩不断抽动,“师父跟嘎哒梅林是安达,嘎达梅林起义时,就带着我们去投奔他。后來嘎哒梅林被达尔罕王爷出卖,惨死在新开河畔。师父就带着我们和几个起义军的遗孤,到处躲避追兵……”

        这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往事,一直象座山一样压在心窝子上。今天被赵天龙给揭了老底,痛苦之余,反而感觉了几分轻松。因此,不用大队长多问,就竹筒倒豆子般全给说了出來。

        “当时右旗的老王爷还活着,他跟我师父有交情,就对师父和我们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但是李守信不知道从哪听说了师父领养的是嘎达梅林的儿子,就派兵到右旗,要求老王爷配合他斩草除根。碰巧我偷偷跑下山來玩,被李守信的部下给捉到了。他们先是狠狠地打我,让我给他们带路。后來看到我不肯屈服,就使了个诡计。找个人來跟我比枪法,说如果我打得比他们准,就放过师父…….”

        结果,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自然输给了一群心怀叵测的成年人。一群心怀叵测的成年人则宣称,草原上沒有比他们更好的猎手,即便嘎达梅林亲自來了都不行。孩子争强好胜,便骑马回家找自己最崇拜的大哥帮忙出头,人沒等进山,李守信和王爷已经带着骑兵追了上來!

        沒有人愿意跟神枪手在山林中周旋,于是,一把大火烧毁了整座山林,一把大火烧红了整个天空。

        那跳跃的火焰印在了赵小栓的记忆里,永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