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六 下)

    第五章 人情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86章人情(六中)

        “那倒也是!”吕风默默地想了一会儿,紧板着的面孔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本书来源]如果小黑胖子真的是一名军统特务的话,放任他在黑石寨附近游『荡』,等同于放任不可预知的危险四下蔓延?;共蝗绨阉粼谟位鞫永?,至少能把他的一举一动看个清楚。

        万一小黑胖子像王队长判断的那样,根本与军统沒有任何关系,对喇嘛沟游击队來说,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年头读书人金贵,非但国民党嫡系和**八路军两家在使出浑身解数吸引年青学生入伍,就连阎锡山、宋哲元这些地方军阀,也都把众学子们视若珍宝。青年学子脑子灵,接受新鲜事物快,在重武器应用和战斗指挥方面,具备其他人无法相比的优势。作为一个整体,他们身上唯一的缺点就是思维活跃,不容易被上司控制,但**人最不怕的就是思维活跃,当今中国,也最需要这种活跃!

        “他是二十六路特务团的人,那个特务团也称教导团,培养的不是特务,是整个二十六路的军官种子!”见吕风还是沒有完全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游击队长王洪继续低声补充,“老二十六路在新兵训练、军官培养和以弱抗强方面,都很有一套。而咱们喇嘛沟游击队,眼下最缺的就是这些经验??銮夷愫臀夷炅涠疾恍×?,体力和精力都会越來越差。以眼下晋察冀军区的情况,短时间内又不可能给咱们派一些年青的骨干过來。所以咱们只能一边努力发掘培养游击队内部的优秀种子,一边敞开大门,接纳各方英才。只有这样,咱们才能把革命的火种一代代传承下去,才能保住晋察冀军区北上草原的这个前哨不丢!”

        “那个入云龙看上去是个很直爽的人,又沒有什么特殊背景,应该能留得??!可那个张小胖子,我看有点儿悬!”副队长吕风一边说,一边轻轻摇头。

        “刚才也不是谁,恨不得立刻赶人家走!”王洪看了他一眼,笑着数落,“行了,能不能留住他,以后再说。先跟我一起出去招呼客人去,跟你掰扯了这么久,估计『奶』茶早就凉了!”

        “我帮你拿!我帮你拿!”带着几分歉意,吕风伸手抢过王洪搜捡出來的资料,“这是,你既然想把他留下,怎么还替他找二十六的消息!”

        “我答应过他的!”王洪一把抢回资料,迈动双腿,大步流星,“江湖上讲究言而有信,咱们**游击队,不能连江湖好汉都不如!”

        “我差点忘了你是红胡子!”吕风摇了摇头,快步跟上。他今年已经五十二岁了,的确如王洪先前所说得那样,体力和精力都在大幅度退步。从后院的资料室到前院的会议室,不过是百十來米的距离,居然走得气喘吁吁。进了屋,重新跟客人们打过了招呼,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喝茶。一碗『奶』茶刚刚落肚,就闻见一股浓郁的油脂香味随风『荡』漾。

        “羊肉已经烤上了,我出去给老胡打个下手!”轻轻放下喝空了的木碗,吕风又起身向外走。

        “我去吧,你歇一会儿!”机枪手大周尊敬老人,主动站起來替吕风分担工作。

        “我去吧,你跑了好几天了!”吕风心疼下属,摇头拒绝。

        “要我说啊,咱们不如一起过去。就在院子头吃!找个树荫坐下,保准比屋子里头凉快!”听见两人的争执,游击队长王洪缓缓站起身,手扶着桌案大声提议。

        “好??!”赵天龙和周黑炭两人大声响应。作为江湖汉子,他们也不喜欢坐在桌案边文绉绉地细嚼慢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才更附和他们的身份。

        只有张松龄沒有回应,双手捧着王洪刚刚找來的资料,物我两忘。资料上有关二十六路的内容所占篇幅其实非常小,有时甚至只用短短几行字便一笔带过。但就这几行字,也让他感觉到激动不已。比起报纸和传言中的扑风捉影,军队内部传阅的资料虽然简略,却胜在真实。只是寥寥数篇,就将二十六路最近半年來的动向,在张松龄脑海里面绘制了个清清楚楚。

        打完了娘子关,二十六路又参加了太原保卫战。太原保卫战结束之后,紧跟着就参加了台儿庄战役。然后是峰县追敌,然后是泥沟庄阻击战,然后是徐州断后,这支部队还是象去年时一样英勇,还是象去年一样,取得了一个又一个局部胜利,却无法扭转整个国民革命军的颓势,眼睁睁地看着战机一个接一个流失,眼睁睁地看着日本鬼子将弟兄们用『性』命堆下來的阵地,一个又一个重新抢了回去……

        “一会儿有时间再慢慢看吧,开饭了,大伙都等着你呢!”赵天龙不愿看着好朋友失礼,走过去,轻轻推了下张松龄的肩膀。

        “呃!”张松龄本能地用胳膊将资料死死压住,然后愕然抬头??吹剿腔瓴皇厣崮Q?,游击队长王洪摆了摆手,大度地说道:“不用紧张,这些资料都送给你了!你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

        “送给我?”张松龄好像沒听懂对方的话般,将资料按在胸口处,两眼一片茫然。

        除了有关二十六路的内容,资料中涉及更多的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自己的动向。眼下虽然是国共合作时期,可他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拿一堆八路军的文件走。

        “送你了!”王洪大声肯定,“都是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了,用不着再保密??銮椅乙矝]必要跟你保密!”

        “谢,谢谢您,真的谢谢您!我一会儿找几张纸,把有关二十六的内容总结一下就行。不会带着这些文件下山!”张松龄感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站起來,大声向对方表态。

        “走啦,走啦,吃肉去了。再不去,肉就烤老了!”王洪和蔼地笑了笑,带头走出了会议室。从小黑胖子的表现上看,留下此人的难度的确不小??稍绞钦庋?,王洪对此人越感兴趣。革命者大公无私,但革命者并非无情无义。越是有情有义的汉子,成为革命者之后,信仰越是坚定。相反,那些表面上为了**理想可以牺牲一切,甚至骨肉亲情的人,往往都是投机者,骗子。一旦遇到危险,他们心中的自私和冷血立刻曝『露』无遗!

        『奶』茶有很好的消食化脂作用,在会议室里坐了这么久,大伙也的确有些饿了。跟在王洪和吕风两个身后,快步走向游击队的伙房。两只收拾干净了全羊,就架在伙房门前的碳堆正上方。幽兰『色』的火苗『舔』着羊脂,不断发出“滋滋”的声音。刚刚结束了训练的游击队员们都被羊肉的香味给吸引了过來,在烤架旁边围了满满一大圈儿。每个人都轻轻地抽动鼻翼,嘴角的涎水光泽隐约可见!

        “你们这些馋鬼,就知道吃!”大概是觉得战士们的表现实在有点儿给游击队丢人,副队长吕风快步走过去,伸手给了两名小队长每人一个脖搂,“带几个人去摘点儿新鲜蔬菜來,荤素搭配!然后再去地窖里把咱们去年自己酿的野果子酒搬十坛子出來,大伙都可以整一点儿!”

        “好嘞!”听闻还有酒可以喝,游击队员们欢声雷动。吕风见状,赶紧大声补充,“每人只能喝一碗,别耽误了下午的训练?;褂?,今天值日的都不准喝,我会让人把酒给你们留着,等换完了岗后下來再过瘾!”

        “谢谢副队!”“谢谢副队!”只要有酒可喝,大伙也不在乎晚上几个小时。一边道着谢,一边匆匆跑去采摘蔬菜。吕风冲着大伙的背影摇了摇头,然后快步走进伙房内,用力搬出一张大圆桌,“谁能过來搭一把手,这桌子是榆木打的,死沉死沉!”

        赵天龙和周黑碳两个抢上去,从吕风手中接过桌子。然后按照此老的指挥,将桌子抬到一棵合抱粗的大树下摆开?;故执笾艽帕硗饧该位鞫诱绞堪岢隽耸懦ぬ醯?,围着大圆桌拼成了一个圈。游击队长王洪一手拉住赵天龙,一手拉住周黑炭,将他们两个硬拉到上风口位置就坐。随即又拉起张松龄,笑呵呵地询问,“小伙子,你能陪我整两盅不?!”

        “能,能喝一点点!”张松龄无法拒绝一个长者的邀请,略作犹豫,笑着点头。

        “那咱们四个就挨着坐,老吕酒量不行,让他去招呼别人!”王洪笑呵呵地挨着赵天龙坐好,然后示意大周给客人倒酒,“周队长,你从伙房把白酒拎一坛子出來。咱们这桌先整点儿白的?!?br />
        “嗯!”大周答应一声,手脚麻利地从伙房里拎出一个大酒坛子,给本桌上每个人满了一木碗。

        高粱酒的味道立刻压住了烤肉香,不断地刺激着人的鼻孔。游击队长王洪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火堆,大声招呼,“老胡,捡烤好的先切几块过來,让客人尝尝你的手艺!”

        “唉,这就來,这就來!”炊事员老胡擦了把脸上的油汗,举起刀,从正在烤着的羊背部片下两块最肥最嫩肥的长条,每一条都有三、四两重,一面颜『色』金黄,另外一面却呈淡淡的粉『色』,摆在一个长条形木头盘子上,与酱料一道端上了桌。

        “來,尝尝老胡的手艺!山里头沒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硬菜,大伙凑合着吃!”游击队长王洪也拿起一把游击队自己打造的小短刀,将大木盘上的肉条切成一两左右的小块,热情地布到客人们面前的小木盘内。

        他本來长得就像个农家老汉,再配上满嘴的大实话,更令人无法将他的身份与传说中那个红胡子联系到一起。赵天龙等人道了声谢,用短刀扎起肉块,慢慢放到嘴边。牙齿轻轻一碰,一股又浓又热的汁水立刻滚进了喉咙。

        “地道!”周黑炭大声夸赞,三下五除二,将自己盘子里的肉吞了个干净,“地道!比山下那些蒙古蛋子烤得都地道!我从小长这么大,头一回吃到这么好吃的烤肉!”(注1)

        “我本來就是蒙古人!”正在火堆旁转动肉羊架子的炊事员老胡闷声闷气回应?!拔医泻?,老胡只是大伙图方便!”

        “哦?!”周黑碳咧了一下嘴,脸上不觉有些尴尬。赵天龙见状,立刻毫不犹豫地“落井下石”,“让你嘴巴沒把门的,这回,出洋相了吧?!罚酒,罚酒,自己先整一碗,算是给老胡道歉!”

        “该罚,该罚!”周黑炭端起酒碗,向老胡举了举,一饮而尽。

        “叫就叫了,我又不会少块肉!”炊事员老胡原本就沒生气,见周黑炭喝得痛快,立刻憨憨地笑了起來,“算了,我陪你喝一碗,咱们俩交个朋友!”

        说罢,快步走向圆桌,把大周面前的酒碗抢了,也一口闷了个精光。

        江湖人最欣赏直爽汉子,见老胡如此豪气,周黑炭立刻端起了第二碗,“行,以后你老胡就是我周黑炭的大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打声招呼!”

        “好说,好说!”老胡给自己又倒了一碗酒,一边喝着,一边慢慢走向火堆,“你们继续,我得看着羊肉。这东西,烤小了发酸,烤大了就立刻变老!”

        一场因为口不择言而差点引发的误会,在当事双方的刻意退让下,顺利消解于无形。酒桌上的气氛立刻变得更加活跃。游击队长王洪起身又给客人们布了一回羊肉,然后举起酒碗,以此间主人的身份相劝。赵天龙、周黑炭和张松龄三位客人举碗回应,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酣畅淋漓。

        片刻后,去摘菜与搬果酒的游击队员们也纷纷返回,在另外几棵大树下围成七、八个大圈子,开始用餐。待给队员们都安排好了吃喝,副队长吕风又端着一碗果酒走向了赵天龙,笑呵呵地向对方发出邀请,“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却一直沒见到过真人。今天难得碰上,來,让我敬你一碗!”

        “吕队长客气了!”赵天龙端起酒碗跟吕风碰了碰,鲸吞虹吸。

        吕风冲他笑着点头,随即将目光转向了周黑炭和张松龄,与后两者也各自碰了一回,喝下了大半碗酒,笑呵呵地离去。

        紧跟着,又有两名游击队的干部走过來,依次向赵天龙、周黑炭和张松龄敬酒。宾主双方谈笑炎炎,喝得十分舒畅。再接着,第三波敬酒的人上前,却是昨天曾经并肩作战的游击队员,赵天龙等三人沒理由拒绝,又端起酒碗喝了个痛快。

        转眼酒过三巡,宾主俱眼花耳热。信口聊起草原上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皆对日本鬼子恨得咬牙切齿。

        “那帮王八蛋甭看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其实根本沒拿咱们中国人当人。偏偏有一帮孬种自己犯贱,伸着舌头去『舔』人家的屁股沟。转过头來,还好像得了多少好处般,趾高气扬….”赵天龙拍着桌案,愤恨不已。

        “就是,咱们这里,不争气家伙太多。才一百多小鬼子,就愣是把黑石寨方圆几百里全给管得死死。那些狗屁王爷,国公,欺负老百姓时有种着呢,见到日本鬼子,立刻就像断了脊梁骨的狗一般,尾巴摇得那叫一个欢实!”

        “他们被满清驯服的时间太长了,向强者低头,早已经成了习惯!”一碗白酒和大半碗果酒陆续下肚,张松龄的话也开始变多。根据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见闻,大声总结?!安还馐悄切┟晒殴笞迦绱?,其他人,也未必好哪里去。就拿咱们昨天遇到的那个黄胡子來说吧,红、白、黄、黑,既然能跟王队长和周老哥齐名,按理儿应该算个豪杰。实际上呢,根本就是一……”

        “别提他,老子才不跟他齐名!”沒等张松龄说完,周黑炭大声打断,“丢死人了,马贼的脸,都被蒋葫芦那孬种给丢尽了。先给藤田老鬼子当枪使,跟我拼了个两败俱伤。然后又被老鬼子收拾,拿机枪扫掉了几十名弟兄。就这样,他都沒敢冲藤田老鬼子哼哼一声,丢下弟兄,自己一个人跑了!”

        “孬种!”赵天龙接过话头,继续大骂,“还有保安队,也是一群孬种。心甘情愿地给日本人当奴才,也不怕自己的老祖宗在地下气得翻跟头!”

        “的确是这样,这一带的汉『奸』蒙『奸』,比日本鬼子还多,杀起自己的同胞來,也丝毫不亚于日本鬼子!”听大伙骂得痛快,红胡子想了想,笑呵呵地接口,“可三位想过沒有,为什么汉『奸』蒙『奸』会那么多?!”

        “这…”非但赵天龙和周黑炭被问住了,连张松龄这个读书人,也被问得张目结舌。事实上,岂止是草原,中原地区的汉『奸』数量一样是鬼子好几倍。他们争相出卖自己的同胞,出卖自己的祖国,并且还以此为荣,沒有半点儿负疚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为什么那些汉『奸』出卖同胞和祖国出卖得如此理直气壮。张松龄早就在想这个问題,却始终沒有找到一个确定答案。

        正搜肠刮肚地想着,附近突然传來一阵喧哗,“中队长回來了!”“中队长,这边坐?!薄爸卸映?,坐我这边,还给你留着一块羊肉呢,赶紧趁热吃了它!”

        在游击队战士们的热情邀请声中,一名身材匀称地汉子走了进來。先冲着大伙打了声招呼,然后快步走向游击队长王洪,“大队长……”

        “回來了!路上还顺利吧。这边來,我先给你介绍几个客人,这位是大名鼎鼎的入云龙,这位,就是我的中队长赵小栓。他刚从斯琴那边…….”

        介绍的话,被赵天龙刀子一样的目光打断。紧紧盯着赵中队长的眼睛,赵天龙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你,你也好意思姓赵?!滚犊子!咱姓赵的人里头,沒你这种断脊梁的东西!”

        注1:蒙古蛋子,底层百姓对蒙古人的戏称,不是很尊重,但并非故意蔑视。在双方不是很熟的情况下,这样叫很容易引发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