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六 中)

    第五章 人情 (六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85章人情(六中)

        “是啊,你那么着急回口里干什么?”周黑炭本已经放弃了拉张松龄入伙的念头,但刚刚听说此人的中校军衔不过是追赠,未必能到当得了真。心思便立刻又活络了起來,接过红胡子的话茬,大力挽留,“那些狍子啊、鹿啊什么的,吃了整整一夏天的青草,到了秋天,身上长满了肥膘儿。放在火上烤一烤,香得你能把舌头吞下去!”

        “呵呵,反正那些野牲口也打不绝,等赶走了鬼子,我一定回來跟大伙好好聚聚!”张松龄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笑着摇头。

        “那得儿到什么时候???!你们蒋总裁连都跑路了,你一个兵头将尾能干点儿什么?!”周黑炭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傲粝聛?,咱们兄弟天不收,地不管。想吃什么拿枪去打,沒事儿再找找小鬼子麻烦,多逍??旎?!”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张松龄又笑了笑,将头转向红胡子,“洪爷在路上说,您这里有一些战报曾经提到过我们二十六路,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借给我看看!”

        “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红胡子点点头,非常爽快地答应,“你先坐着喝茶,我这就去给你找。大周,替我招呼客人!”

        “嗯!”机枪手大周闷闷答应一声,拎起铜壶给大伙的木碗里续『奶』茶。红胡子则起身走了出去,径直奔向后院专门用來存放资料和文件的屋子。

        喇嘛沟地处偏僻,所有文件,无论是八路军内部下发的资料还是油印后转发的国民『政府』文件,都是通过秘密渠道辗转运送而來,每一份都相当珍贵。因此,红胡子也不能一股脑地将整个文件柜搬给张松龄,而是自己先仔细挑拣一番,将那些需要对外保密的和那些与战事无关的部分挑出來,以免违反游击队的纪律或浪费客人的时间。

        正忙碌着,门外突然传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红胡子惊诧地扭过头去,恰看见副队长吕风那满是沧桑的面孔。

        “在门口堵到老哈斯了?”他放下手中文件,笑着询问。

        “嗯!”吕风点点头,低声回答,“堵到了。四把椅子折了一头羊钱。另外一头,他也不要满洲卷,让我给他打一个水渠柳的三节柜子,留着明年给他小儿子说媳『妇』用!”

        “这老东西,可真是个人精!”红胡子低声骂了一句,把头再度转向文件柜。又挑出了几份可能对张松龄有用的文件,正准备拿去交差。猛回头,却发觉吕风还在自己背后喘粗气。愣了愣,笑着问道:“怎么,你找我还有别的事情?!”

        “派到山后牛家营子的工作组昨天送回信來,他们那边遇到了点儿麻烦!”吕风沉『吟』了一下,小声汇报。

        “有伤亡沒有?!你怎么处理的?!”闻听此言,红胡子再也顾不上去给小胖子送文件,转过身來,急切地追问。

        “沒!牛家营子的人沒有动手。只是请了一个远近闻名的王老善人出面,给了工作组四十块大洋。让他们拿着钱赶紧离开!”

        “这些混球,敢情真把咱们当土匪了!”红胡子皱着眉头大骂,随即又无奈地苦笑,“也不奇怪,咱们这边情况,与口里那边不太一样。村民们几乎全是开荒汉出身,每家多少都有几亩地。虽然日子过得很辛苦,可受剥削的情况也不像口里那么严重。而小鬼子这两年都忙着跟蒙古贵族打交道,暂时也沒顾得上把黑手伸向农村,老百姓的利益沒受到太多直接损害??!”

        “可不是么,太复杂的的道理,你就是跟他们说,他们一时半会儿也理解不了。比较直观的减租减息,暂时又派不上用??!而那些所谓的善人,平时又非?;崾章蛉诵??;樯ゼ奕?,盖房子起坟头,凡是需要组织人力的,就沒有他们不『插』手的地方!”吕风咧了一下嘴,苦着脸抱怨。

        “也不算收买人心了!”红胡子笑着摇头,“自打辛亥革命起來,草原上就一直处于半无『政府』状态。那些汉人聚居区的豪绅,需要普通村民们的支持,才有胆量跟蒙古贵族们讨价还价。而那些普通村民们,也只有跟地方豪绅团结在一起,才能不受蒙古贵族们的欺负。双方谁都离不开谁,天长地久,一种简单的依附关系就慢慢形成了!”

        “那怎么办,命令工作组先撤回來?!”吕风听得似懂非懂,想了想,试探着询问。

        红胡子摇头沉『吟』,“嗯,你让我再想想。嗯,这样,你通知工作组先别忙着往回撤!有游击队在,那些豪绅轻易不敢动武。让工作组不要急于求成,静下心來,慢慢想办法。不要老想着照搬口里那边的经验,既然情况不一样,工作方式方法,也得跟着做一些改变!”

        “知道了!”吕风答应着,抬腿向屋外走。一只脚已经迈过了门槛儿,却又迟疑着转过头來,望向红胡子,欲言又止。

        “还有别的事情?!赶紧说,别跟个大姑娘似的!客人都在会议室等着我呢!”红胡子瞪了他一眼,大声命令。

        “那我可就说了!”吕风咬了下牙,快速收回已经迈出屋外的那一条腿,“王队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把入云龙、黑胡子和那个姓张的小胖子给领了回來?!能出手救他们脱离险境,咱们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沒必要……”

        “不是领他们回來!”红胡子王洪笑着打断,“是请他们帮我做一件事情。斯琴女士不是希望咱们帮她摆脱白音的纠缠么?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这种蒙古贵族之间的纠纷,咱们游击队目前还不适宜介入太深。而入云龙他们三个出面就不同了,他们可以算做斯琴女士重金礼聘來的帮手,即便有些事情做得出格了些,也能让其他蒙古贵族找不到发难的借口!”

        “可他们一个是独行大盗,一个是马贼头子,还有一个是军统特务!”见队长王洪根本沒把自己的想法当一回事儿,副队长吕风提高了声音,怒气冲冲地抗议。

        “你小点儿声,怕外人听不见么!”王洪收起笑容,低声呵斥??觳阶叩酱扒跋蛲饪戳丝?,然后又转过身來,看着吕风的眼睛说道,“你啊,能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儿,但看问題不能浮于表面。我刚才跟你说过,这边的情况,与口里那边不一样。独行侠也好,马贼头目也好,在这边未必都是坏人。他们本质上其实都是苦哈哈,无产者,旧秩序的自发反抗者。只是他们并不清楚打碎了眼前的旧世界之后,需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秩序而已。如同能拉他们一把,给他们指一条明路,他们就极可能成为一个真正革命者,成为最勇敢最真诚的革命战士。你就拿那个入云龙來说吧,他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专门跟小鬼子和蒙古贵族做对,却从不欺负普通百姓和过往商贩。在黑石寨这一带的名气和影响力,丝毫不亚于我这个游击队长。如果我们能把他留下,帮助他,教育他,让他明白怎样做才能彻底改变这个世界,明白为什么要革命。日后他回报给我们的,必将远远超过我们在帮助他时所付出的十倍,甚至百倍!”

        “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那个入云龙的确也非常受百姓们的推崇!”吕风心中的困『惑』被解开了一大半儿,但另外一小半儿却始终无法消退,“您如果只把他一个人领回來,我根本不会提反对意见。我刚才的意见,主要是针对黑胡子和那个姓张的小胖子。特别是小胖子,虽然目前国民党跟咱们**是合作关系,可把一个军统特务主动领到家中,也不是什么妥当举动。稍不留神,就可能引狼入室!”

        “引狼入室?!”红胡子笑得直『揉』眼泪,“我说老吕啊,你别先忙着下结论好不好?他是军统特务,你见过哪个特务的眼睛,能象他的那么单纯?!”

        “那可不一定,特务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一举一动,都受过专门指导!”吕风被笑得有些尴尬,却坚持不肯认输。小胖子的确看上去更像一个刚出校门沒多久的学生娃,可人不可貌相。如果他是军统从学生中招募的爪牙呢?游击队好不容易才在草原上立住脚跟,怎能对潜在的破坏分子掉以轻心?!

        “我拿脑袋担保,他不特务!”红胡子收起笑容,正『色』解释,“军统今年春天才仓促成立,而他去年秋天,已经在娘子关跟小鬼子拼命了。你仔细闻闻,他那一身硝烟味儿,可不是找个屋子随便练练就能练出來的。那是在枪林弹雨里打滚打出來的味道,绝对假不了。我已经让小贾把他自己说的个人履历给偷偷记录下來了,你如果还不放心,可以请娘子关附近的同志们帮忙核实,结果绝对不会跟他自己说的有什么太大出入!”

        “一來一去,需要很长时间!”吕风还是不服气,板着脸低声嘟囔?!暗壬矸莺耸盗?,损失早就造成了!”

        “我的老吕啊,现在情况不是人家找上门來祸害咱们,而是我想把人家留下,人家却未必肯留下,好不?!”红胡子长叹一声,连连摇头,,“即便他是军统特务,又能怎样呢?把他留在咱们眼皮底下看着,也总比让他在草原上到处游『荡』好,至少我们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他在做什么!能在第一时间补救!这个道理,你说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