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六 上)

    第五章 人情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84章人情(六上)

        “欢迎,欢迎!”副队长吕风伸出长满了老茧的双手,与赵天龙、周黑炭和张松龄三人逐一相握,“大热天的,估计在路上都走累了吧!我刚刚命人烧了『奶』茶,咱们正好进屋去喝!”

        “进屋,进屋!”红胡子热情地伸出胳膊,将客人们领向营地正中央的会议室,“屋子里头凉快!老吕,再帮忙找慕大厨师弄点儿炒米和『奶』豆腐,走了一上午路,我这肚子里早就敲大鼓了!”

        “哎!”副队长吕风痛快地答应一声,转身去找游击队的伙夫安排炒米。才走出几步,却又被红胡子大声叫住,“等等,让慕大厨师一会儿到营房门口,把我刚跟老哈斯买的羊给?;貋碓琢?。顺便再跟老哈斯把账结掉,我们刚才说好的,一块三一头,用满洲卷结就行!”

        “一块三?”吕副队长的脸立刻抽搐了一下,跳着脚大骂,“老东西可真敢张嘴?!他上次欠我的四把椅子钱,到现在还沒还上呢!你先跟客人们进去喝『奶』茶,我自己到营房门口等着他去!”

        “还沒结,居然连我红胡子的钱都敢欠!都快半年了,你赶紧去门口等着他。告诉他,如果今天不把椅子钱给结清楚了,别指望我以后还买他的羊!”红胡子像个守财奴般,大声替自己的副手出主意。

        话都说完了,才意识到身边还有客人在。尴尬地笑了笑,低声解释,“老吕入伍前是个木匠。这一带林子长得厚,所以我们游击队就靠山吃山,打一些家具跟牧民们换东西!”

        “洪爷仁义!”

        “赵某佩服!”周黑炭和赵天龙两个又敬又叹,冲着红胡子连连拱手。

        “也是沒办法的事情,我们八路穷,主力部队都拿不到多少补给,更何况我这些儿派在外边打前哨的!”红胡子轻轻叹了口气,笑着摇头,“不说这些了!咱们进屋喝『奶』茶。我们游击队的大师傅原來在许国公府上掌过勺,茶烧得非常地道!”

        “洪爷先请!”张松龄等人客套着,尾随红胡子王洪走进了营地正中央的会议室。这是一栋北方常见的民宅,墙壁皆为泥土板铸,房顶则以树干为檩,木板为椽,上层由内向外依次覆着柳编、泥巴和麦秸。冬暖夏凉,住起來非常舒服。

        在南北两侧墙壁上,都并排开着四扇大窗。窗框由松木打造,沒有上漆,在山风的吹拂下散发出一股天然的清香。因为是夏末的缘故,窗棱上都沒有糊纸,阳光直接从外边照进來,将屋子里头照得很亮。一些不知道名字的小飞虫就借着山风从南侧的窗子飞进屋,然后再地于北侧的窗子飞走,嘤嘤嗡嗡,乐此不疲。偶尔有飞虫玩累了,就一头栽在屋子正中央的松木长条桌上,发出“啪”“啪”的脆响。

        “随便坐,随便坐!”红胡子伸开胳膊,将客人们往长条桌的西北角让。

        按照草原习俗,那是最尊贵的位置,通常用來供奉佛祖或者款待部族中的宿老。三名客人当然不能失了礼数,笑呵呵地推辞了几句,找了偏北的位置相互挨着坐了下來?;故执笾苣贸龈删坏哪就?,在每名客人和主人的面前摆好。随即,两名比张松龄还年青的游击队战士抬着一个巨大的铜壶入内,将所有木碗都斟了满满。

        刚刚熬出來的『奶』茶,浓香扑鼻。红胡子端起一碗『奶』茶,冲着大伙热情地招呼,“來,大伙喝几口润润肠胃。这东西甭看油汪汪的,最是解暑!”

        说罢,他自己先“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碗。赵天龙和周黑炭两人也不再客气,各自端起面前的『奶』茶,鲸吞虹吸。唯有张松龄,被浓郁的**味儿熏得无法张嘴,对着面前的木碗直皱眉头。

        “怎么?喝不惯这东西?!”红胡子敏锐地看到张松龄的表情,大声询问。

        “以前,以前沒怎么喝过!”张松龄不愿意让此间的主人难堪,端起碗,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抿?!耗獭幌?、茶香、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顺舌头滚过喉咙,让他干渴的肠胃和紧皱的眉头同时慢慢舒展。红胡子在旁边看得有趣,眨了眨眼睛,促狭地说道:“你大点整几口,这东西和酒一样,口越大,味道越好!”

        “对,跟酒一样,不信你试试!”周黑炭笑呵呵地在一旁帮腔。

        张松龄将信将疑地看了两个人一眼,又偷偷扫了一眼赵天龙。在三者脸上,沒看出任何问題。深吸了一口气,将碗中的『奶』茶直接倒进了嗓子!

        热、滑、腻、咸,四种滋味交织在一起,令他肚子里边立刻一阵翻江倒海。闭紧嘴巴适应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将口中的剩余部分咽下去。瞪起眼睛,冲着赵天龙和周黑炭大声咆哮,“你们两个沒义气的家伙!明知道他是在捉弄我,居然也不提醒一声!”

        “嘿嘿,嘿嘿!”赵天龙和周黑炭得意洋洋的大笑,“我们不是怕你渴坏了么?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再配上点儿『奶』豆腐就更地道了!”

        “滚!”张松龄将木碗摔在桌案上,瞪圆了眼睛冲着两个同伴喘粗气。几个呼吸之后,却有一股独特的幽香甘甜味道从嗓子眼处慢慢涌起,慢慢窜遍了整个口腔。他诧异地皱了下眉头,伸手取过一片刚端上來的『奶』豆腐,轻轻咬了一小口。起初只品尝到了酸和膻,但慢慢地,酸和膻就化在了嘴里,变成了『奶』制品特有的浓香。

        先前跟赵天龙一起仓皇逃命时,『奶』豆腐可是吃不出这种味道來!张松龄诧异地又拿了一片,放在眼前细细研究。很白,很软,很细,与干燥后的『奶』豆腐简直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食物。如果光凭着先前的印象,令人很容易就失去品尝的兴趣,当然,也就此错过了一份难得的美味。

        “其实草原上好吃的东西很多,就看你有沒有耐心一点点去发现!”看着张松龄堆满诧异的面孔,红胡子笑着说道,“蘑菇、金针、红花、地皮,狍子、兔子、獾子、沙半斤儿,这几天咱们反正沒事儿,我带着你挨着样去尝个遍,保证你吃过一次之后,就永远忘不掉它们!”(注1)

        注1:地皮,一种类似于木耳的菌类,雨后在林间空地上生长,味道非常鲜美。但生命期很短,不采集晒干的话,很快就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