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五 下)

    第五章 人情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83章人情(五下)

        “我,我只是,只是觉得,觉得那个,那个啥…….”周黑炭被驳得理屈词穷,却又不甘心认输,转着脑袋四下张望,“那,那边,呀,好大一群羊!”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果然见有牧民赶着一大群如同白云般的绵羊,缓缓从山坡前的草地上行过??垂婺V辽儆腥?、四百只,个个吃得膘肥体壮,仪态从容。

        “老哈斯,今年的羊膘抓得怎么样啊,到三指厚沒有?!”红胡子扯开嗓子,遥遥地跟牧羊老汉打起了招呼。

        “早着呢,这才刚过了夏天,哪那么容易抓上膘去!”骑在马背上的放羊老汉举了举鞭子,笑呵呵地回应?!澳馐谴幽幕貋??路上还太平么?”

        “刚去小松岗那边会了几个老朋友!”像天天碰面的老邻居般,红胡子笑呵呵跟放羊老汉唠起了家常,“路上还算凑合!您呢,最近头疼的『毛』病好点儿沒有?还要不要队上的胡大夫帮你扎扎!”

        “算了吧,你们家那胡大夫长了一双纳鞋底子手,我可经不起他老人家折腾!”放羊老汉缩了下脖子,大声调侃,“我还是自己拔火罐吧,好歹死不了人!晚上到我家喝酒去,我家的马**刚刚酿熟,正是杀口的好时候!”

        “不啦,不啦,我这边今天有客人!”红胡子笑着拒绝,“您老呆会儿要是有空,就给我送两头羊过去。要肥一点儿的,别总拿老羊耙子糊弄我!”

        “夏天才过去几天,这时候怎么会有肥羊?!”放羊老汉白了红胡子一眼,大声反驳,“要不然你自己挑,省得挑走了眼还赖我!”

        “自己挑就自己挑!”红胡子凑到羊群前下了马,伸出粗糙干瘦的大手在洁白的羊背上『乱』按。绵羊们被他笨拙的动作吓得“咩咩”大叫,四散奔逃。放羊老汉看得直摇头,不得不从马背上跳下來,随手拉住两头公羊的犄角,“这个,还有这个。如果杀出一堆骨头架子,你堵上门骂我!”

        “看,您老早点儿帮忙,我不就省得费这儿劲了么?行,就这两头了,待会儿麻烦您给我赶山上去!”红胡子用力在羊背上拍了几下,笑着点头。

        “还是老价钱,一块五一只?!奔旌颖硎韭?,老汉立刻开始开口报价。

        “这么贵,去年秋天才一块!”红胡子先是愣了愣,然后毫不客气地讨价还价。

        “那是去年。刚入冬时,还卖过一块钱两头呢!”放羊老汉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前站的是谁一般,撇着嘴回应。

        “你个老东西,连熟客都敢宰。顶多一块二,否则我去戴钦家买去。他的羊不比你的差!”

        “一块三,要大洋,不要满洲卷!”早就算好了红胡子今天要拿羊肉招待贵客,放羊老汉有恃无恐,“戴钦家的羊怎么能跟我家的羊比,他天天睡到大亮,我的羊却能吃到第183章省三『毛』两『毛』,还要死乞白赖地跟对方讨价还价好半天!这简直颠覆了周黑炭对马贼行当的认识,令他无论如何无法将眼前这个提到羊肉就会流口水的老家伙,跟大名鼎鼎的红胡子联系到一起。但昨天他和入云龙等人,却又分明为老家伙所救。那挺吓退了三百骑兵的马克沁,此刻就在车上摆着。那匹被藤田老鬼子主动送上來的白马,此刻也拴在队伍最后。每走几步就不安地抬起头來四下张望上几圈,嘴里不断翻出低低的悲鸣,仿佛一时间还无法接受从贵族沦为贫民的命运!

        “俗话说,有『毛』带皮的都不算财!”仿佛猜到了周黑炭心中的困『惑』,红胡子一边带大伙上山,一边笑呵呵地说道,“你甭看老哈斯有那么多头羊,一场暴雪落下來,他就可能变成穷光蛋!所以我也不忍心白拿他的东西,况且我们八路军的纪律,也不准许我白拿!”

        “那…….”周黑炭想了想,欲言又止。马贼不抢不掠,拿什么支持自己生存?!光凭向商队收那点儿?;し??每年春秋往來黑石寨的商队就那么几支,即便把?;し咽盏轿宄?,又能收到几块大洋?!而手中沒有足够的钱财,凭什么要求弟兄们给你卖命?!凭着江湖义气么?那东西支撑得了一时,又怎可能支撑得了一世?!

        望着宁静如画的青山和原野,他越想越觉得困『惑』。但很快,这种困『惑』就又变成了震惊。在山路两边的缓坡上,有片整整齐齐的农田『露』了出來。田间大部分作物都是糜子,已经到了收获季节,沉甸甸地弯着腰?;褂幸恍┦堑桶能衤?,也已经频临收获,从根到叶透出温润的暗红。在特别平坦的山坡,居然还专门开出了几片菜畦,紫『色』的茄子、黄『色』的西红柿和淡黄的烧瓜挂在菜架子上,一个个油光水滑,让人看着就忍不住要流口水。(注1、注2)

        “这些都是你们自己种的?!”张松龄也被眼前景『色』惊得两眼发直,愣了好一阵儿,才艰难地向身边的游击队员们询问。

        “有一些是王队带人种的,有一些是雇附近的老百姓帮忙种的。山后边地势低,还有一条小河。这两年有很多山西人过來偷偷地垦荒!”机枪手大周想了想,耐心地向比自己小了整整一轮的“师父”解释。

        “糜子和荞麦是,菜不是!我们还沒学会种菜!”另外一名机枪手利索地跳下马车,顺手从菜架子上摘了一个熟透的西红柿,用衣襟擦了几下,递给张松龄,“您尝尝这个,比外边买的可是好吃多了?!?br />
        “到家了,想吃什么,自己摘。带着地气的烧瓜最好吃,咬一口嘎嘣脆!”红胡子也笑呵呵地摘了一根烧瓜,一边啃,一边向客人们献宝。

        赶了整整一上午路,赵天龙、周黑炭和张松龄三个又累又渴,毫不客气地抓起游击队员们递过來的西红柿和烧瓜,大吃大嚼。

        新鲜的蔬菜汁水顺着喉咙只奔小腹,令大伙浑身上下三百六十个『毛』孔都觉得舒坦。带着几分好奇继续前行,越往山上走,对红胡子的佩服越深。

        一排一排整齐的房舍,虽然是泥土、树干和茅草搭建,却透着勃勃生机。一条条小路将各处房舍彼此相连,简陋却干净漂亮。一棵棵刚刚长到碗口粗细的白杨树象士兵一般站在路边,浓密的枝叶遮挡住正午的阳光。在两排白杨树之间的空地上,则耸立着几个木头做的枪靶子,有伙明显入伍沒多久的年青人趴在地上,用破旧的枪支对着五十米外的靶子比比划划。

        听到來自背后的脚步声,正在训练的年轻人们纷纷转过头,好奇地打量客人的相貌。负责训练新兵的游击队教官也看见了红胡子的身影,笑着命令新兵们自行练习。紧走几步,冲着红胡子立正敬礼,“报告王队长,新兵小队正在进行步枪卧姿『射』击训练,请队长指示!”

        “继续训练!”红胡子郑重地向教官还礼,然后拉起他的胳膊,笑呵呵地向客人们介绍,“这是我们游击队的吕副队长,吕风!吕队长,今天我可是请來了几个重要客人。这位是大名鼎鼎的入云龙!这位是你经常说起的黑胡子!这位……”介绍到张松龄,他犹豫了一下,旋即笑意涌了满脸,“这位是爱国学生张松龄,前几天一枪毙了汉『奸』县长的,就是他!”

        注1:糜子,一种高纬度地区农作物。是牧民们的主要食物來源,通常做成炒米食用。产量极低,但生长期非常短,秸秆可以当做马料。

        注2:烧瓜,类似于黄瓜。味道微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