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四 下)

    第五章 人情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181章人情(四下)

        啊~~!周黑炭倒吸一口冷气,背后的汗『毛』根根直竖。

        马克沁居然是挺随时都可能散架的破烂货!红胡子先前居然用一挺随时都可能散架的老旧马克沁,硬生生『逼』退了藤田老鬼子和白音小王爷的三百骑兵!假使当时老鬼子和小王爷两个之中,有一人不计牺牲带队前冲,红胡子和他麾下那些弟兄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嘘!”张松龄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不要声张的手势,“心里明白就行了,不要在跟其他人说!”

        ‘嗯!”周黑炭轻轻点头。眼前这挺老旧马克沁是红胡子的镇山之宝,有它在,鬼子和伪军就轻易不敢前來报复。如果让藤田老鬼子知道今天早晨将其吓得主动退避的马克沁,其实已经到了寿命的尽头。以老家伙睚眦必报的脾气,肯定会立刻调集手中所有鬼子和伪军來洗血前耻!

        他们两个说话的声音虽然低,却沒能瞒得住红胡子的耳朵。后者笑呵呵地转过头來,冲着张松龄低声说道:“看出來了?!我就知道蒙不住你!好在藤田老鬼子沒你这么厉害的眼神!否则…….”

        “大恩不敢言谢!”赵天龙也看到了重机枪下的水渍,愣了愣,大声打断,“以后有用得到赵某人的地方,洪爷尽管吩咐。哪怕是刀山火海,赵某也绝不敢辞!”

        “对!龙爷高义,我周黑子这辈子都不敢忘!”周黑炭双手抱拳,对红胡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说你们两个小家伙,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红胡子笑了笑,满脸的皱纹都散发出阳光的气息,“先不提咱们是不是同行,就凭你们敢带着队伍跟日本鬼子叫板,我老人家就沒有不出手的道理!”

        “那也不能让洪爷把自己的命差点儿搭进去!”赵天龙和周黑炭齐齐摇头,坚持要按江湖规矩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

        张松龄心中却沒装着那么多江湖规矩,趁着三人客套的时候,从坐骑上跳下來,徒步追上放重机枪的马车,先爬上车辕用力敲了水冷箱几下,接着又用手指将枪管前半部分里里外外『摸』了一个遍。最后,才对着满脸警惕看向自己的重机枪手们说道:“水箱漏的地方,可以找锡匠补一补。如果找不到锡匠的话,每次使用之前,用胶泥或者臭油也能封上几个小时。这根枪管寿数已经到了,最好立刻换掉。如果找不到备用枪管,把它卸下來,找铁匠重新淬一次火,也能多对付一段时间!”(注1、注2)

        “你懂修枪?!”红胡子顾不上再跟赵天龙和周黑炭两人客套,追上前,大声问道。

        “我以前部队中的也有几挺马克沁,我天天在旁边看老兵们摆弄它!”张松龄点点头,笑着承认,“但我自己沒具体『操』作过,只是纸上谈兵。你老可以派人照我说的方法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实在不成,我这里还有其他几个办法,但一样是纸上谈兵,具体如何『操』作,需要您老派人自己『摸』索!”

        “谈,你尽管谈。我回去后马上派人照你说得方法试,不,我自己动手去试验!”红胡子喜出望外,大声催促,“老周,老张,老赵,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拿本子记,不懂就问,千万比跟小张兄弟客气!”

        “哎!”被点到名字的机枪组成员们围拢过來,倾听张松龄的指点。但脸上的表情,却分明带着几分不屑的味道。

        张松龄只想报答红胡子的救命之恩,无暇理睬机枪手们的轻视,想了想,继续说道,“我真的只会纸上谈兵!具体对不对,咱们大伙一起参详。重机枪上很多部件,其实是能找其他东西凑合的。比如说这个曲柄,完全可以拆下來用…….”

        老二十六路里边,只有一个师及时换装了德械。其他两个师所用武器,则是五花八门。在这里你既能找到苏联人援助的水连珠,也能找到汉阳兵工厂产的老套筒。但最为扎眼的,肯定还是各式各样的改进版马克沁。非但沒机会换德械的三十、三十一师拿它们当做宝贝,就连军械粮饷一切从优的特务团,都将马克沁视为神兵。

        由于每一挺重机枪都來之不易,所以孙连仲麾下这些“叫花子兵”们,为延长马克沁的使用寿命想尽了一切办法。所谓水箱堵漏、枪管淬火,不过是其中的入门级手段?;褂懈呱畹拿丶?,被老兵们总结出來并视为压箱绝活,非本部队的人不传,非信得过的人不传,即便是顶头上司想从他们嘴里挖出來,也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

        张松龄人聪明,又沒什么官架子,在当副连长时,很得弟兄们喜爱。所以一些入门级的摆弄枪支招数,老兵们也不会刻意瞒着他。被他今天问两句,明天问三句,倒也学了个七七八八。

        为了报答红胡子的仗义出手,也为了给游击队增加一点生存能力,他今天毫不保留地将学到的知识都倒了出來。马车上的几个重机枪手起初还是板脸皱眉,不相信他能说出什么巧妙主意。到后來,则越听越吃惊,越听越佩服,一个个把脑袋拼命往前凑,唯恐听漏了一句,错过如此好的学艺机会。

        红胡子主动拉起张松林的坐骑,跟在了马车之后。年青人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了眼里。这使得他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所谓军统特工,完全是鬼子和汉『奸』们的误会。那手百步穿杨的枪法,军统的培训部门可以教。都花费一些子弹,也能堆得出來??扇绾涡蘩肀Q鼗?,却是一线老兵们的经验总结。任何培训部门不会教这东西,也沒人能写得出一本类似的教材!

        “小张兄弟以前跟鬼子交过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合适机会,红胡子笑呵呵地询问。

        “打过!”张松龄合上重机枪复进弹簧护盖,将黑乎乎的手指胡『乱』在裤子上抹了两把,顺嘴回应。

        红胡子手中这挺老旧重机枪应该是民国十年左右从海外运來的德国造,比起后來的民国版马克沁,技术已经相对落后了。但优点在于所用的钢材质量非常好,虽然各个零部件都磨损非常严重,按照老兵们的入门级经验收拾一下,应该还能凑合着再用上十几个小时。特别是枪管,枪机这些关键部件,重新淬火处理过后,坚持完一整场战斗应该沒什么问題。

        “在哪?跟鬼子的大部队么?!”红胡子突然变成了好奇宝宝,追着张松龄的话头问个沒完,“我老人家当年一直想跟小鬼子的正规军面对面地打上一场,可惜,少帅他根本不准我们还手!”

        “从良乡、固安,一路打到娘子关!”张松龄正忙着与机枪手们收拾马克沁,想都沒想,大声回应。

        “??!”红胡子虽然早有准备,却沒想到张松龄的战斗经历如此辉煌,愣了愣,大声夸赞,“怪不得你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还能摆出个阻击阵地來!原來身经百战,早就熟悉小鬼子那一套了!”

        “当然,要不人家怎么年轻轻就成了中校呢!”周黑炭也凑过來,笑呵呵地在旁边搭腔?!昂橐?,中校算是什么级别?如果在你们八路军那边,怎么着也能弄个团长当吧!你呢?现在是中?;故巧闲??”

        “我们八路军只有一个集团军的番号,除了总部的几个人之外,都沒给授军衔!”红胡子想了想,有些无奈地摇头?!爸劣谖易约?,当年在奉军那边,只是个小排长。勉强算个准尉吧,距离校官可有一段距离呢!”(注3)

        “我这个中校也是追赠的,未必能算得数!”不愿意顶着一个中校的帽子招摇,张松龄笑着跟大伙解释,“当时我受了伤昏『迷』不醒,部队的后路又被小鬼子抄了。大伙急着从娘子关往太原撤,稀里糊涂,当地百姓就把我给直接抬回了家里。后來上头估计是以为我被鬼子抓去杀掉了,又需要鼓舞士气,所以才给我追赠了好几级,从中尉一下子变成了中校。但等我归队之后,恐怕这个中校就要被收回去了。那么多比我资格老,功劳大的人才熬到上尉,总不能让我一个刚入伍不到两年的,直接爬到他们头顶上去!”

        “追赠?!中尉?!”红胡子费了一番力气,才将张松龄的话完全消化干净。年青人的坦诚令他心头好感大增,想了想,笑着说道:“不会吧?已经授下來的军衔,哪还能再收回去?!我要是你们孙长官,就干脆直接给你一个团带。反正像你这样又读过书,又能打仗的人,在你们整个二十六路里也未必能找出多少个來!不留着当军官种子培养,实在可惜!”

        “只要能让我打鬼子,带不带兵无所谓了!”张松龄的功利心本來就不太重,经历了几番生死之后,对其看得更开,咧了下嘴,轻轻摇头。

        整个特务团只剩下了不到十个人,即便让自己当团长又有什么意思?如果可能的话,他宁愿继续当一个小勤务兵,替老苟管管账本,陪着宫自强练练新兵,听一听老廖说几句下流话。只要他们都还活着,都愤怒而满怀希望地活着!

        注1:马克沁发明于1883年,随后被多**械制造部门改进完善。其中最著名的德国造mg08,在索姆河战役中,德军在阵地上每一百米布置一挺马克沁mg08,一天杀伤英法联军6万余,其中尽两万当场战死。马克沁最显著特征,是水冷套筒,俗称水箱??梢宰八墓锼?,及时冷却枪管。

        注2:臭油,煤炭伴生的沥青。有很高的黏『性』,但遇热容易融化。

        注3:抗战时期,为了鼓舞士气,缅怀忠烈。对很多牺牲的中下级军官,都追授了比较高的军衔。团长一级的,就能追授到少将。而八路军那边,只有极少数人被授了军衔。所以比较国共双方在抗战期间各自阵亡了多少将军,是很无知的一种行为。

        新年快乐!

        注:请大伙支持一下新人,顺手点一点这两本书?!都坊实壑髡教煜隆?,《大明王》。我做了他们的“导师”,却无法帮他们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