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三 下)

    第五章 人情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章人情(三下)

        “这是哪辈子传下來的狗屁规矩,都什么时代了,傻瓜才总抱着不放!”周黑炭又急怒,扯开嗓子大声嚷嚷。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爱读书,就爱分享。:]

        虽然叫得凶,他却不敢再提于酒宴前伏击白音这个茬。作为一名马贼,他惹了祸后可以撒腿远遁。即便把老窝丢了也么关系,反正家里头沒什么值钱玩意,大不了从别处再抢一些回來。但斯琴郡主却是整个乌旗叶特右旗的名义统治者,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一旦遭到其他蒙古贵族的联手进攻,只能与自己的“子民”同生共死!

        事实上,即便是马贼,做事也不能随心所欲。他们也有很多不知道从哪一辈人开始约定俗成的规矩。比如不能加害已经交过“?;し选钡某刀?,不能『骚』扰或者绑架敌对马贼势力的家眷,不能欠了同行的人情不还,不能对已经宣布金盆洗手的绿林前辈动刀子等等。象黄胡子蒋葫芦那种无法无天的家伙,乃几百年都难得出现的一个奇葩。非但各类白道势力,官府和蒙古贵族们会将他当作重点打击目标,连草原上的马贼同行也都很瞧他不起,一有机会,便试图将其彻底从队伍中剔除!

        “再烂的规矩,也好过沒有规矩!”见周黑炭气急败坏,红胡子笑呵呵地出言安慰?!澳阋玫牡胤娇?。白音小王爷是斯琴郡主的客人,咱们不能在主人的地盘上对他下手。而咱们也同样是斯琴郡主的贵客,白音和那些蒙古贵胄即便再恨咱们,也不敢公然破坏他们自己的传统。等搅黄了这场姻缘,你们几个刚好可以从容撤退,不用担心有人含恨报复!”

        “那也是!”周黑炭轻轻点头。

        “我估计,白音也不敢将斯琴『逼』得太狠。毕竟他图的是整个乌旗叶特右旗,而不仅仅是斯琴的身子!”一直在旁边听周黑炭叫嚣的张松龄突然开口,头一句话就戳在了关键处?!八运氲贸ニ?,所用的手段无非是下面几条,第一,利用双方共同的长辈或者至交好友向斯琴施压,『逼』斯琴仔细考虑婚姻大事!第二…….”

        “前旗的镇国公和后旗的小贝勒,都乐于帮白音这个忙。他们几个家族已经联姻了好几百年,彼此间都算是亲戚!”沒等张松龄说完,周黑炭抢着打断。

        “白音地盘里,有一座金矿。黑石寨周围方圆就几百里,最有钱的人就是他!”带着几分忧虑,赵天龙低声补充。

        这正是张松龄想说的,白音小王爷的第二个手段。金砖铺地王爷家!即便其他几个有影响力的蒙古贵胄不看好这桩姻缘,白音只要豁出钱去砸,肯定能砸出一堆盟友。甚至连斯琴麾下的那些幕僚和管家都可以收买。届时斯琴郡主就更形单影只,更无法对抗來自求婚方的压力。

        “那狗屁小王爷还多才多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据说还能写一笔好字,连北京的达尔罕王爷都派人登门求他给写过中堂!”周黑炭不甘落后,又迅速补充了另外一个对白音极为有利的条件。只是说话时语气酸酸的,带着许多羡慕和嫉妒!

        既然家族富甲一方,小时候肯定请得起名师指导。只要自己肯下功夫,在众多名师的指点下,达到“多才多艺,文武双全”的标准,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样一來……,偷偷看了一眼满脸忧虑的赵天龙,张松龄对这位老大哥很是同情。据他了解,自己这位刚结识了沒几天的好兄长马上功夫绝对是一流,字写得也算端正。只是吹拉弹唱方面,跟拿金子堆出來的小王爷比,恐怕差了不止一条西拉木伦河那么长。

        还好在他跟斯琴郡主算得上青梅竹马,感情上占据了先机。否则大伙在斯琴的生日宴上即便搅黄了白音的求婚企图,日后这朵草原上的金莲花,恐怕也落不到他入云龙之手。

        但光有感情显然不够,入云龙还需要一个配得上斯琴郡主的身份。否则,将來一个独行侠盗迎娶郡主,怎么看都像是入赘。非但会给斯琴带來很多有形无形的麻烦,入云龙本人的那骄傲的『性』格,恐怕也接受不了!

        “所以此间的事情结束之后,还是得尽早把他拉到傅作义那边去!”比较着赵天龙和白音两个人的长处和短处,张松龄的思维又开始发散。草原上的王爷多,国民革命军里头的军官多。以赵天龙的名气和本领,到了傅作义那边,用不了多久就能崭『露』头角。要是赶上大的战役,一两场硬仗打下來,就能凭着杀鬼子的功劳升到上尉乃至少校。虽然在眼下的军队中,少校这个级别的军官是一抓一大把,可回到黑石寨附近,却足以让那些蒙古贵胄们掉一地眼镜。即便这片草原暂时名义上还被日本人统治,一个国民革命军少校的身份,也不输给还不知道能世袭多久的蒙古王爷了。再去迎娶斯琴,谁也不能认为是高攀!

        正毫无头绪地想着,耳畔突然传來了红胡子的声音,“要我说,知己知彼是好事,但也不能光盯着对手的强项看。白音小王爷想要打动斯琴郡主的芳心,肯定会在酒宴上有所表现。你们三个如果样样都跟他争高下,从兵法角度就落了下乘,即便最后勉强能赢了他,自己也得累个半死!”

        “那倒是!”

        “洪爷说得对!到底姜是老的辣,我们三个刚才把出发点给想歪了!”

        “您老有更好的办法么?”

        张松龄、周黑炭和赵天龙三个陆续回应。

        “办法就是,以己之长,击人之短。顺带再把白音小王爷试图勾结日本人吞并斯琴的地盘,进而整合其他各路诸侯的险恶用心公之于众。那样的话,非但斯琴有了足够理由不接受他的求婚。其他蒙古贵胄,涉及到自身利益,也不会再一味地帮白音说好话!”

        注1:达尔罕王爷,末代达尔罕亲王,民国时期科尔沁旗的实际掌控者。其家族自大玉儿开始,就与满清皇室联姻不断。所以达尔罕亲王的王冠含金量,远远超过了白音这种才掌握了不到四分之一个县地盘的土著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