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二 下)

    第五章 人情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章人情(二下)

        “大别山,大别山什么位置?!您老知道他们在大别山的具体哪一段么?”张松龄一把拉住红胡子的衣袖,大声追问。[爱读书,就爱分享。:]半年多來,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老部队的消息,可除了知道弟兄们在台儿庄又跟小鬼子硬拼了一场之外,其他方面一无所获!好像打完了台儿庄战役之后,老二十六路就彻底从中**队的建制里消失了。连同其麾下最精锐的第二十七师,都再也找不到半点踪影。

        “我也不太清楚!”对着小黑胖子那急切的目光,红胡子非常不忍心地给出了一个令人失望的答案?!拔沂谴由厦孀⑾聛淼恼奖ㄉ峡吹降?,最近一次应该是两个月前?!?br />
        张松龄轻轻叹了口气,慢慢松开了红胡子的衣袖。大别山横跨鄂豫皖三省,绵延七百余里。如果不打听清楚了老部队的具体位置,胡『乱』找进山里去的话??峙聸]等跟弟兄们碰面,自己就已经成了野狼嘴里的一根烂骨头了!

        “不过你也别太着急,战报上说,冯安邦将军在淮阴一带重创鬼子追兵,然后断然向大别山转进!既然他在淮阴附近跟小鬼子打过一仗,想必入山的位置,距离淮阴不会太远吧!”实在不愿意看到小黑胖子那失魂落魄的模样,红胡子小声出言安慰?!八?,如果有一份全国地图就好了。我当年沒机会读书,根本不知道淮阴距离大别山有多远!”

        “淮阴隶属于江苏省,距离大别山东段还隔着半个安徽!”张松龄苦笑着接过他的话头,满脸沮丧。

        “噢!那可真麻烦了!”红胡子同情地看了张松龄一眼,叹息着说道?!拔一挂晕蟊鹕骄嗬牖匆鹾芙?,沒想到居然差了这么远!”

        “那就多找些人打听呗!”赵天龙也不忍心继续看张松龄发愁的模样,也在一旁小声安慰,“你别着急,慢慢找,只要多花点儿心思,总有打听得到的一天!”

        “是啊,实在不行,我跟龙爷两个陪着你去找!”为了拉近与赵天龙的关系,周黑炭也上前好声安慰。

        张松龄却不甘心就这样失去寻找老部队踪迹的机会,抬起头,满怀希望地看着红胡子追问,“您老还记得战报上都写了些什么么?有关我们老二十六路军的?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跟我往细了说说!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我可以自己从汉『奸』的报纸上慢慢翻!”

        “方便!都是两个多月前的战报了,有什么不方便的?!”红胡子点点头,非常爽快的答应,“我记得好像是说,你们二十六路在台儿庄打得很勇猛。有两个师伤亡过重來不及补充兵力,被上头划给了张自忠的第三十三集团军。冯安邦将军带着另外一个师,掩护大部队撤退。多次重创追兵,战功赫赫……”

        “咯!”无意识间,张松龄紧握在一起的手指关键,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什么來不及补充兵力,分明是不想再给补充。如果换了那些嫡系部队,还不是损失多少就立刻补充多少?!如果上头做事总这样凉薄,日后再遇到娘子关、台儿庄那样的恶战,还有谁肯再象二十六路一样奋不顾身地跟小鬼子拼命?

        有些事情,他一直不愿意往深里头想。包括在娘子关战场上亲眼目睹的种种怪异现象??稍绞桥μ颖?,心中的答案越是清晰?!霸勖枪懿涣吮鹑?,咱们至少能管好自己!”老苟长官的教诲,又开始在他耳边回『荡』??衫瞎冻す佟鹤陨薄涣?,一个曾经多次在鬼门关前打过滚的人,最后居然对着他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

        愤怒、失望、无可奈何,一时间,种种负面情绪交织在张松龄心头,令他几乎无法正常呼吸。好在八路军的内部战报上头,涉及到老二十六路军的内容非常有限。红胡子很快就结束了回忆,并且非常诚恳地向张松龄提出忠告,“我觉得,如果找不到老部队的具体位置,你还是先别忙着去大别山区吧!毕竟那边已经是敌我对峙的第一线,鬼子们对过往行人,搜查得会非常紧。万一被他们看到你脖领子下的伤疤,你即便枪法再好,能同时对付得了几个?!”

        “谢谢,我,我会尽量小心些!”张松龄点点头,双眼里流『露』出一片茫然。正因为无法找到老部队,他才千里迢迢赶到草原來找汉『奸』朱二报仇。如今仇已经报完了,如果不立刻赶回去归队的话,他根本不知道眼下的究竟自己还能做点儿什么事情來填补空空『荡』『荡』的身体与疲惫不堪的内心?!

        “要不然,你和龙爷先去我那边小住几天?”看了看张松龄的脸『色』,红胡子试探着提议?!拔夷抢锩扛粢欢问奔?,就能收到一部分战报。有我们八路军自己的,也有从中央军发给八路军总部,再由那边层层转发下來的。仔细翻一翻,说不定能翻到更多对你有用的消息!”

        “您老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但晚辈急着赶路,还是不去给您老添麻烦了吧!”张松龄想都不想,习惯『性』地就选择了拒绝。

        “有什么麻烦的,不就是添两双筷子的事情么?!”也不知道是沒有听懂张松龄的话,还是故意装作不懂,红胡子笑呵呵的摆手,“你们两个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就也帮我一个忙。刚好有一件事情我不方便出头,如果龙爷和你两个接了,可以帮我解决很多麻烦!”

        “嗯…….?!”张松龄皱起眉头,低声沉『吟』。红胡子今天『逼』走了追兵,按照草原马贼的规矩,理所当然地可以要他还一份人情??珊旌铀先思腋静皇锹碓?,如果跟他纠缠不清的话…….

        还沒等张松龄将其中利害想清楚,入云龙已经抢先做出了回应,“什么事情还能难得住龙爷?!方便的话,您老现在就跟我们说说,如果能做得到,我跟张兄弟两个绝不敢推辞!”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儿!”红胡子迅速将目光转向入云龙,从张松龄这个角度,怎么看,怎么象是一头刚偷到鸡的狐狸,“乌旗叶特右旗的女郡主斯琴这个月十五要过十八岁生日。据说届时左旗的白音王爷会当场求婚??扇思宜骨倏ぶ餮垢幌爰薷?,又怕他恼羞成怒大打出手,所以就托人找到我这里,请我出面去镇一下场子。而我老人家今天又欠了白音王爷一个人情,不适合再去搅了他的姻缘。如果你们两个……”

        “去,一定去!”沒等红胡子把话说完,赵天龙已经跳了起來,迫不及待地打断“洪爷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们兄弟两个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