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人情 (一 上)

    第五章 人情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章人情(一上)

        看到熟悉的两面战旗,张松龄恍然如梦。

        从良乡、邯郸到娘子关,那面青天白日满地红一直陪伴着他。几经生死,早已成为他灵魂上一道不可磨灭的印记。而那面镰刀斧头,则从娘子关开始,在他的视野里出现得越來越频繁,越來越清晰。

        毫无疑问,苏醒是这面镰刀斧头的拥蹩者,与他有很多共同语言的伍楠也是。在同一面旗帜下,还有死板且傲慢的李国栋,诚实且狭隘的大牛。在來草原路上遇到的那个神秘旅伴吴云起,虽然一直沒有主动表明身份。但据张松龄过后推测,此人十有七八,也是镰刀斧头下的一员。这面旗帜就像被风吹起的蒲公英种子般,落到哪里,就在哪里迅速生根、发芽、长大。从中原到塞外,不计气候,不择土壤。

        相对于张松龄的茫然,赵天龙和周黑炭两人的反应则轻松得多。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草原人,对外边的世界所知甚少,不怎么了解青天白日满地红和镰刀斧头之间的恩恩怨怨。即便了解,他们也不会太在意。在过去的二十余年里,中央『政府』走马灯似的换。无论是先前的北京『政府』还是后來的南京『政府』,对草原的控制力都无限接近于零。发出的政令等同于一纸空文,基本上沒有人看,也不需要遵守。而各届民国『政府』,无论合法和还是非法的,也都沒多余的精力浪费在塞外这片人烟稀少的蛮荒之所,任由其一天天被时代遗忘。

        甚至连黑石寨这座方圆几百里唯一的城镇,也是张作霖张大帅派人在一座不知什么年代的城市废墟上建造起來的。因为就地取材用了废墟里的黑石大石块,所以直接被命名为黑石寨。至于那座废墟原本叫什么名字,属于哪个朝代,根本沒人花心思去考证!

        所以,赵天龙和周黑炭两个,压根儿都不觉得青天白日满地红和镰刀斧头由同一支队伍打起,有什么别扭的地方。他们不在乎被谁所救,他们在乎的是如何报答救命之恩。所以他们两个不待日本鬼子的马队去远,就空着双手走出了树林。遥遥地冲着不速之客的首领抱拳躬身,大声问候:“今天若不是恩公仗义援手,我等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了!敢请恩公赐知姓名,让我等也好佛前焚香,求佛祖保佑恩公长命百岁,富贵永享!”

        一连串江湖套话说出來,中间几乎沒有任何停顿。不速之客的首领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什么援手不援手的,我只是看不惯小鬼子嚣张罢了!至于我的姓名,王洪,三横一竖那个王,洪水的洪?;褂懈錾喜坏锰娴拇潞沤泻旌?,两位当家呢,是不是也报上名姓來!”

        “在下赵天龙,拜谢洪爷的救命之恩!日后洪爷但有差遣,无论风里火里,赵某绝不会皱一下眉头!”赵天龙长揖及地,按照江湖礼节向王洪致谢。

        “在下周黑炭,江湖人称,大伙都叫我黑胡子!不过我这胡子,跟您那胡子可是沒法比!”周黑炭也上前两步,学着赵天龙的模样,自报家门?!澳攘宋液臀沂窒滦值艿拿?,我们黑狼帮,从此就听您的调遣了!哪怕您老命令我们明天就去攻打黑石寨,我们也绝不会推脱!”

        “言重了,言重了!”王洪连忙侧身还礼,不肯接受赵天龙和周黑炭的感谢,“今天即便我不『插』手,小日本估计也奈何不了你们两个。顶多就是需要多消耗一些时间和弹『药』罢了!你们两个要真想跟我交朋友,就别说这么多客气话!大伙都是中国人,联手对付小鬼子,还不是天经地义么?!”

        “能跟大名鼎鼎的红胡子交朋友,我赵天龙求之不得!”见红胡子说得坦诚,入云龙心里头愈发觉得这位老人家可敬,连带着对方头顶上的战旗,都生出一股亲近之意。

        “洪爷看得起我,这个面子我得兜着!”听出对方沒有趁机吞并黑狼帮的念头,周黑炭心中的石头轰然落地。也抱了一下拳,大声说道:“大恩不言谢。这份人情,周某人记在心里头了。无论什么时候洪爷有用到我周某人出力的地方,尽管送一封信到黑狼帮來。周某一定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绝不藏私!”

        “好,就这么说定了!需要周当家出手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王洪点点头,笑呵呵地冲周黑炭表态。随即,他把目光完全转向了赵天龙,“刺杀朱成壁的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你怎么才跑出这么几步路程?小鬼子的通缉告示上,不说你还有一个同伙么?他呢,怎么沒看到他的人影?”

        “我那兄弟估计是累坏了,所以才沒立刻出來向洪爷您致谢”赵天龙尴尬地朝树林回了一下头,然后讪笑着替张松龄的失礼举动找借口,“您老别跟他一般见识,我马上派人去喊他过來!”

        红胡子笑了笑,大度地摆手,“不用喊,让他先歇一会儿吧。咱们今后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不在乎这一时半刻!我只是奇怪,鬼子为什么开出那么高的赏格买他的人头?要说草原上跟日本鬼子对着干的豪杰可不止他一个,但除了你入云龙,其他人谁的脑袋也沒有他的脑袋值钱!”

        “我那兄弟是个神枪手!”赵天龙虽然心高气傲,却是个能为朋友的出『色』而感到自豪的人,听红胡子发问,立刻毫不犹豫地向对方介绍起张松龄的英雄事迹來,“刺杀汉『奸』朱城壁的行动,其实是他一个人做的。我只是路过,顺手帮他赶走了几个烦人的狗腿子而已!“

        “他还是二十六军的少校。为了给朋友报仇,才千里迢迢來到了咱们这儿穷旮旯。如果这次能平安回去,至少得弄个团长当!”周黑炭心里头有愧,巴不得红胡子将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所以一听见对方发问,就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张松龄的情况都交待了个清清楚楚。并且还不忘了根据自己的理解涂脂抹粉,以期红胡子听了后会对大伙都高看一眼!

        “少校,二十六军?是二十六路军吧?!”红胡子不费吹灰之力就了结到了张松龄的根底,笑得愈发和气,“这支队伍很能打,从北平到保定,然后再到娘子关,跟日本鬼子硬碰硬了好几回,从沒有主动认过耸!”

        “您老也知道二十六路军?”周黑炭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满足,故意追问。他现在巴不得张小胖子留在黑狼帮永远不要离开,那样的话,每时每刻他都能分享到别人对小胖子的钦佩和景仰!

        “伪满洲国的报纸,都一再地提起他们,我可能不知道么?!虽然报纸上说的都是他们的坏话,但如果小鬼子沒有在他们手底下吃了大亏,报纸上又何必揪住他们二十六路军一家不放??!”王洪想了想,笑着点头。

        “那是!我兄弟说过,他这样的在二十六路军特务团那边,只能算很平常!全团都是神枪手,我的乖乖…….”周黑炭越聊越得意,连整理队伍的事情,都顾不上去管了。好在黑狼帮的几个副帮主都很得力,知道大当家正对救命恩人表示感谢,主动承揽了所有任务。

        他们分头去忙碌,就再也沒人陪着张松龄发呆。后者独自在树林里坐了一小会儿,心里明白一味的逃避不是办法。叹了口气,收拾起纷『乱』的思绪,大步走向了林子外的战旗。

        周黑炭正和红胡子两个聊得投机,看到张松龄终于肯出來与救命恩人打招呼了,立刻主动帮忙引荐,“张兄弟,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那个,大名鼎鼎的红胡子。红黄白黑,我们四大胡子里边,无论怎么排,他都稳居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