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群英 (十一 上)

    第四章 群英 (十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十一上)

        “什么?”虽然感念对方刚才手下留情,小王爷白音也不可能答应如此荒唐的要求。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清爽阅读/]尴尬地笑了笑,以极低的声音敷衍,“您老沒跟我开玩笑吧!那黑胡子,可是远近闻名的惯匪。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把他堵在了树林里……”

        “我知道小王爷花了好大力气,所以才跟小王爷來讨个人情!”红胡子模样与其说是个马贼,不如说是个生意人,丝毫不因为白音的敷衍而感到恼怒,继续笑呵呵跟后者讨价还价,“四大胡子,红白黄黑,我今天要是沒路过这里,肯定不会主动管这份闲事??杉热晃衣饭?,总不能对黑胡子见死不救。否则日后有人将今天的事情传扬开,这草原上哪还有我王某人的立足之地?!”

        鬼才相信你是碰巧路过!小王爷白音心中暗骂,却不敢将红胡子的谎言直接戳破。后者麾下的喽啰数量虽然远远少于他,但战斗力却不可小瞧。倘若双方立刻翻了脸,红胡子的人绝不会象先前一样尽量朝着战马开枪!而一旦他的实力折损过重,藤田老鬼子也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尊重他。镇国公保力格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白音可不想步那老家伙的后尘。

        想到这儿,乌旗叶特前旗王爷白音摇摇头,非常不情愿地解释:“您老是远近闻名的大侠,黑胡子怎配跟您老两个相提并论?!况且今天的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得了主。黑石寨的藤田顾问已经追了黑胡子一天一夜,他绝对不肯让已经煮熟的鸭子再从锅里飞走!”

        “你是说日本鬼子?!”红胡子眉头一皱,说话的声音陡然转冷,“他们有什么资格管草原上的事情?!小王爷莫非也准备学保力格那贱种,非请一个干爹回來压在自己头上么?”

        他身材不高,勉强只能与白音的肩膀齐平。然而说话之十,却象脚下踩了云彩一般,从上往下俯视对方的眼睛。小王爷白音被那道充满鄙夷的目光看得心里发虚,悄悄向后退了半步,讪讪地说道:“说笑了,说笑了!我跟藤田顾问,只是泛泛之交而已。他请我帮忙打马贼,我也一直想将这群无恶不作的家伙收拾掉,所以就暂时合作一回!绝不会象镇国公那样,事事都得问问日本人的意见!”

        “真的只是暂时合作?”红胡子撇了撇嘴,继续冷笑。

        “当然!”白音急匆匆地强调,根本沒想到对方有沒有资格管他的闲事。

        “你有绝对把握控制住分寸?”红胡子倚老卖老,继续追问。

        “我,我应该有,应该有的吧!”白音越说心越虚,额头上不断向外渗冷汗。正尴尬豫间,忽然听背后传來一个破锣般的声音,“寿王爷,对面这位英雄是谁?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二?!”

        “??!”白音惊慌地回头,看到藤田纯二那张充满不耐烦的面孔。他这才意识到,这是在两军阵前,自己不该跟敌人沒完沒了地闲扯,“他,他是红胡子。草原上大名鼎鼎的红胡子,他说他只是路过,碰巧听见了枪声,就过來看看!”

        “噢!幸会,幸会!”藤田纯二也根本不相信红胡子是路过,却和白音一样心存忌惮,在马背上欠了欠身体,主动跟红胡子打招呼。

        甭看红胡子刚才跟白音客气,换了日本人,却立刻板起了面孔,“原來是太上皇在后面督战,怪不得白音兄弟连句痛快话都不肯给我!行了,我干脆敞开了窗户说吧!树林里的那些人我都要接走,小王爷你今天务必给我这个面子!”

        “你……”白音又气又急,真后悔不该出來跟红胡子碰面。这下好了,对方把最后通牒都亮出來了,根本不给自己留讨价还价余地。而日本人那边,。却肯定会以为自己跟对方有什么瓜葛,本來就很薄弱的互信登时『荡』然无存!

        “你,你不过是个马贼,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藤田老鬼子也沒想到对方的气焰居然如此嚣张,瞪着一双肉眼泡,厉声质问。

        “我是在跟乌旗叶特左旗的小王爷说话,沒你这个日本人什么事情?!”红胡子轻蔑地看了看他,大声呵斥,“至于你,如果不愿意交人的话,尽管放马过來。老子今天正愁沒机会活动筋骨呢,你可千万别让老子失望!”

        “八嘎!”藤田老鬼子火冒三丈,抽出指挥刀,就想跟红胡子拼命。但看到对方身后那群严阵以待的马贼,又咬了咬牙,强行拉住了战马的缰绳,“你不要挑拨离间,寿王爷不会上你的当!”

        “上当?!我只是不想让日本鬼子坐收渔翁之利而已!”红胡子冷笑着挥手,“真要动手的话,你以为我红胡子会怕了谁?!”

        说罢,他迅速回头,冲着自家弟兄喊道:“老赵,把咱们的家底儿亮一亮,让寿王爷看看,咱们到底有沒有分量做这个和事佬!”

        “好嘞!”身后的队伍中,有人大声答应。随即用力扯开一张漆布,『露』出某件油腻腻的铁家伙。

        “嘶!”白音和藤田纯二同时倒吸一口冷气,身体本能地就往后退。

        红胡子将他们两个表现全看在了眼里,笑了笑,大声命令,“打两枪,别让寿王爷以为咱们拿假的东西咋呼他!”

        “好嘞!”老赵答应着,从地上拎起一个水壶,灌进铁家伙自带的水箱里边。然后趴在铁家伙之后,轻轻一搂扳机,“当当当——”有串火蛇咆哮着飞出,在半空中画出一道狂野的横线!

        “机关炮!”树林里的黑胡子惊呼出声。

        “马克沁!天哪,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一向镇定的张松龄也倒吸冷气。由于距离太远的缘故,他一直沒听清楚來人跟白音在说些什么。但现在林子外的枪声,却令他感到熟悉无比。

        马克沁重机枪采用弹链供弹,水循环冷却枪管,精确『射』程超过六百米,标尺『射』程高达两千五百米。理论『性』上,只要『射』手不主动停止,就可持续不断地向外喷『射』子弹。凭借每分钟六百发的『射』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于向自己冲锋的活物。

        对于骑兵來说,这种枪简直是他们的天然克星。任何战术和队形变化,都改变不了他们被马克沁扫中的命运。并且只要挨上一颗子弹,无论是人还是战马,基本上就失去了生还的可能!

        如此威力强大的怪物,即便国民革命军整编师当中,每个连也只配备一到两挺。一些杂牌师,甚至连一辆马克沁的影子都看不到。谁也不曾料想,他居然会在某支草原马贼手里,大摇大摆地登??!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那东西难道比歪把子还厉害?!”黑狼帮的老九从來都沒见过马克沁,凑到张松龄面前,虚心求教。

        “鬼子那五挺轻机枪绑在一起,都比不上人家一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的马克沁重机枪,张松龄顺口回应,“这回,咱们的人情可是欠大了!”